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九四章明理之人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的香甜味兒流口水,只好眼巴巴的盼著夏天的到來。程憫海跟著周世新一處讀書,書讀得如何倒看不出來,這銀子卻花得如流水一般,程沐風和顧二奶奶對這銀子毫不吝嗇,反正家裡有的是銀子,能攀上誠王府,攀上最有...

「還能做什麼,老祖宗一早上就過來,看著我在院子走了大半個時辰,母親過來了兩趟,讓人送了一堆吃食,又陪孫氏說了會兒話,下午睡了一覺,看了會兒書,你就回來了。」

「那你還有什麼想吃的,想玩的,想看什麼書?我給你找去,前兒我已經讓遠山去幾家大書肆說過了,只要有新書,先送一套過來給你看。」

「嗯,」

李小暖答應著,拉了拉程恪,低聲說道:

「我想吃些新鮮的瓜果,就是沒敢說,怕老祖宗和母親知道了,又要忙得雞飛狗跳,你出去悄悄找找看,若有,就買些回來,若沒有就算了,別折騰出動靜來!」

「你想什麼吃,想到了就該和我說!你放心,我這就讓人找去。」

程恪直起身子,就要揚聲叫人,李小暖忙拉了他,

「我就是不想驚動人,才這麼悄悄和你說的,你也這麼張羅著吩咐下去,我還不如和母親說呢,你明天出去,讓人悄悄尋一尋,有就有,沒有也就算了。」

程恪擰著眉頭,低頭看著滿臉堅持的李小暖,只好點頭答應著,

「好好好,都依你,你放心,我肯定給你找得來,你想吃哪一樣?」

「都行,只要是新鮮的瓜果。」

程恪答應著,不大會兒,蟬翼帶著眾丫頭婆子擺了飯上來,李小暖沒有胃口,只看著程恪吃了飯,兩人各自看著書,說了一會兒話,就歇下了。

第二天,程恪出了門,轉頭看著遠山等人吩咐道:

「你們四個,去,給爺找新鮮的瓜果去,若找不到,別回來見我!」

遠山和洛川等人面面相覷,南海正要開口,洛川拉了拉他,遠山瞄了洛川一眼,躬身稟報道:

「爺,這倒不用我們四個都去,只我和洛川就成,爺身邊也離不得人。」

「爺放心,只要有,必給爺尋了來。」

程恪擰著眉頭想了片刻,『嗯』了一聲答應了,南海和昆河依舊隨著程恪去了戶部,遠山和洛川帶著小廝,縱馬先往城內幾處菜市場奔去。

傍晚時分,遠山和洛川搜了幾籃子櫻桃回來,直接送進了清漣院,隔天,程貴妃遣人送了幾籃子南方貢進來的山竹、芒果等物,卻都被老祖宗攔下了,李小暖悶悶的聞著芒果的香甜味兒流口水,只好眼巴巴的盼著夏天的到來。

程憫海跟著周世新一處讀書,書讀得如何倒看不出來,這銀子卻花得如流水一般,程沐風和顧二奶奶對這銀子毫不吝嗇,反正家裡有的是銀子,能攀上誠王府,攀上最有前程的皇孫,花多少銀子都是合算的。

鄒應年夫人唐氏在家生了大半個月的悶氣,到底耐不住,備了禮物,又往前門大街程宅找顧二奶奶說話去了。

顧二奶奶如今也算是誠王府的常客了,隔個十天半個月的,就去給徐氏請安說話,隔三岔五的,就尋些時新樣的吃食、玩物、用具孝敬給徐氏,徐氏待她很是親熱客氣,唐氏連去了幾趟,送了上千兩銀子的厚禮,總算求著顧二奶奶答應帶著她,一處往誠王府請安去。

唐氏回來和鄒應年細細商量了一夜,精心備了份厚禮,第二天午後,和顧二奶奶一起去了誠王府,見了徐氏,吞吞吐吐的求了徐氏,想給鄒應年補個實缺,徐氏乾脆的滿口答應了下來。

沒想到,不過隔了三五天,吏部的文書就下了,鄒應年補了利州路巴州知州,雖說從正五品降到了從五品,可這知州卻是實打實的肥缺,鄒應年喜得不知如何是好,急忙備了份厚禮,讓唐氏拿著自己的投名帖,送到了徐氏手裡,唐氏跪在地上,誠心誠意的磕了幾個頭,一家人感激不荊

程恪當天就得了信兒,惱怒的捏著抄了鄒應年名字官職的紙條,揉成一團,狠狠的扔進了焚紙盆里。

這鄒應年,是小暖要壓下的,盧文隆竟憑著徐氏一句話,補了這麼個實缺給他!小暖如今懷著身子,可生不得氣,可這事,邸抄上必是要寫的,瞞也瞞不過去,唉,早知道,從她懷孕起,這邸抄就不該再讓她看。

程恪煩惱不已的回到清漣院,對著氣色一天比一天好起來的李小暖,猶豫了半晌,到底不敢瞞著,仔細斟酌著言詞,將鄒應年新領的差使說了,笑著保證道:

「這事是我疏忽了,你放心,這事交給我,這知州我讓他半年也做不了,你別往心上去。」

李小暖掂著只櫻桃咬著,看著程恪奇怪的問道:

「他領什麼差使,跟咱們有什麼相干的?」

程恪看著李小暖眨了眨眼睛,一時怔住了,李小暖吐了櫻桃核出來,看著程恪笑著說道:

「我那時候揭他的底子,不過是想把大姐姐析產分居的事順順噹噹的辦下來,他後來因這個被彈劾丟了官職,跟我可是風馬牛不相及,我就是想做,也沒有那麼長的手腳不是,如今他該領什麼差使,不該領什麼差使,朝廷自有法度,我哪能管這個的?」

李小暖伸手又掂了只櫻桃,一邊咬,一邊含糊的說道:

「再說,金志揚納鄒氏寵鄒氏,要怪也只能怪金志揚不是個東西,自己喜新厭舊愛人家美色,回頭再怪人家是禍水害了他,抱怨人家以美色誘他,這是你們男人的想頭,我可不這麼想!」

程恪抬手撫著額頭,半晌才笑了起來,

「是我想左了,我還怕你聽了這信兒生氣呢,既然這樣,那就隨他去,你這話說得極有道理,這個理兒,就跟打仗一樣,你中了計踩了伏,只能怪自己太笨,可不能抱怨人家不守兵道用詭計騙了你。」

李小暖斜睇著程恪,慢吞吞的說道:

「我是說,往後你若做了什麼事,也別跟我說什麼一時糊塗、不得已、上了當什麼什麼的,你做了就是你的錯。」

程恪一口氣嗆進喉嚨里,連聲咳了起來,忙擺著手說道:

「小暖,你放心,咳,我這麼聰明,哪會讓人騙了去,咳,姑母送來的那些果子,老祖宗還是不讓你吃?」

「嗯,」

李小暖長長的嘆著氣,

「說是寧可錯殺,決不漏過,一個也不讓吃。」

程恪同情的看著李小暖,湊近了些,低聲建議道:

「要不我去偷幾個過來給你吃?」

「算了,老祖宗知道了要生氣的,我就吃這個算了。嗯,對了,有件事要找你,我要再借千月用用。」

李小暖咬著櫻桃,看著程恪說道,程恪忙應道:

「你要用他,只管叫他進來……咳,你還是跟我說吧,我去吩咐他。」

李小暖眼裡滲著笑意,挑著眉梢看著程恪,笑倒在程恪懷裡,程恪攬著她,也跟著笑了起來,

「你先說說,什麼事。」

「也沒什麼大事,二姐姐前天過來看我,說金家捎了信給大姐姐,要舉家遷居到京城來,大姐姐大約是不想讓我操心,來了幾趟,這事提也沒提過,我擔心著又要生出什麼煩心事來,大姐姐又不肯跟我說,所以想讓千月找兩個人幫我盯著大姐姐、金家和金志揚這三處,有什麼事,不用大姐姐來說,我也能知道。」

程恪皺著眉頭,低頭看著李小暖,想了想,答應了下來,

「嗯,明天我就和千月交待下去,能有什麼事?你也別擔心太過,有我呢。」

李小暖笑著只不說話。

第二天一早,程恪剛到戶部,周景然就找了進來,坐在椅子上一邊喝著茶,一邊瞄著程恪問道:

「鄒應年補了實缺這事,你知道了?」

「嗯,」

「小暖知道了?」

「嗯,」

程恪悠然喝著茶,隨意的答應著,周景然放下手裡的杯子,疑惑的看著程恪,程恪迎著他的目光,笑著解釋道:

「私不及公,小暖當初揭他老底,一來是他自己私德不修,二來,不過是想給古家大姐析產分居這事造勢,豈敢以私廢公。」

周景然瞄著程恪,半晌才曬笑著問道:

「昨晚被小暖教訓了?你可沒這麼明理!」

程恪攤著手,

「我也是極明理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何曾跟人計較過?!」

周景然『哼』了一聲,面容輕鬆的站起來,程恪忙跟著站起來,送著他往外走,到了門口,周景然頓住腳步,轉頭看著程恪,

「你回去跟小暖說,她若不想明理,就別委屈自己明什麼理去,我就她這麼一個妹妹,委屈誰也不能委屈了她去。」

程恪忙笑著答應著,目送著周景然上了馬,轉個彎看不到了,才慢悠悠回部里處理公務去了。

程沐風和顧二奶奶熱情的將鄒應年一家送到了京城外十里長亭,羨慕的看著一行幾十輛車走得遠了,才上了車,往京城趕了回去。

隔天,顧二奶奶和程沐風細細商量過,備了份極重的禮,去誠王府上給徐氏請安去了,鄒應年補這麼個肥缺,在徐氏,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既是這樣,也該給大兒子程憫山求個一官半職才好。

徐氏收了禮,過了大半個月,程憫山就補進了侍衛親軍步軍司做了名八品帶刀侍衛,顧二奶奶一家大喜過望,對徐氏更是巴接的無以形容,一家人進進出出也是行走帶風,非比尋常起來。

這一周,閑吃了頓年夜飯,又出趟遠門,幾乎熬了兩個通宵,周末就不行了,今天一直睡到快中午才起,年紀大了,唉。

今天就一更吧,明天正常,九點一更,

背筐收磚頭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