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九一章喜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叫住了他,盯著他看了半晌,低聲吩咐道:「你暗中照應些,別讓他陷得太深,好歹留條命吧。」程恪看著父親,想了想,低聲答應著:「我儘力就是。」「唉!算了,算了!我也管不了了,不管了,...

徐氏又心疼的寬慰了父親幾句,又細細囑咐母親好好照顧父親和自己,就起身告辭回去了。

范姨娘引著唐氏和顧二奶奶出來,往二門外送著兩人,唐氏轉著心思,拉了拉顧二奶奶,滿臉笑容的建議道:

「我這些天就想著要去趟越錦繡庄,給我那二丫頭挑幾條裙子去,今天天色還早,要不二奶奶和我一起去吧,也好幫我掌掌眼。」

顧二奶奶心情極其舒暢的點頭答應著,

「正好,我也要去挑幾件新鮮樣的衣服去,明天去誠王府,也要整整齊齊的才好呢!」

「可不是!誠王府可不是別處,那是半分也馬虎不得的。」

唐氏陪笑奉承著,兩人在二門裡上了車,往越錦繡庄去了。

越錦繡庄的管事婆子接了兩人進去,流水般送了十幾件新鮮樣的衣裙過來,唐氏拎著條淡綠底滿各色折枝花卉的八幅裙,連聲感嘆著:

「你看看,也就這越錦繡庄,敢這麼用顏色,這滿條裙子,顏色都用遍了,可偏偏看著就雅緻異常,我家二丫頭,二奶奶是見過的,我就愛給她穿這樣新鮮別緻的衣裙,她也穿得出來,壓得祝」

「可不是,二姑娘長得水靈靈的真是可人,氣度也極好,往後也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去。」

顧二奶奶心情愉快的挑著衣裙,順著唐氏的話誇獎道,唐氏忙笑著接道:

「要不,就給你做媳婦吧,你家三公子,和我們家二丫頭,若站一處,那可是真真正正的金童玉女。」

顧二奶奶呆怔了下,瞥了眼唐氏,抬著下巴,斷然拒絕道:

「這門戶可對不上!差著天地呢!憫海是個極挑剔的,多少公侯之家的小姐他還看不上呢,你也別想得太高,還是安安份份給二姑娘找戶合適的人家吧。」

唐氏臉漲得通紅,握在手裡的裙子抖動著,半晌說不出話來。

顧二奶奶也不理她,徑自挑好了衣裙,吩咐管事婆子當晚一定要改好送到府里,就上車回去了。

顧二奶奶和程沐風商量了小半夜,細細備了份不顯眼的厚禮,第二天辰末時分,就到了誠王府上,求見徐氏。

徐氏春風滿面的讓著顧二奶奶坐了,笑著客氣道:

「都不是外人,二奶奶往後可不要這樣客氣,也太過了些。」

「這也是我們爺的一點孝心,昨天我回去跟我們爺說了誠王爺還能記得他的話,我們爺眼淚都下來了。」

二奶奶用帕子按著眼角,感動的彷彿說不下去了,徐氏端起杯子,抿著茶,滿眼笑意的瞄著她,見她帕子放下了,才笑著說道:

「說起來,你們府上,還就是二爺最有老王爺的形容風範,一看就是嫡嫡親親的血脈,若和汝南王站一處,二爺倒更象王爺呢!」

二奶奶手裡緊緊抓著帕子,滿眼激動的看著徐氏,努力顯得雍容淡然的回著徐氏的話,

「您不知道,我們二爺脾氣性子上也跟老太爺一個模子,也是個恬淡性子,一心只在學問上頭。」

徐氏抿嘴笑著,兩人你來我往說了一會兒閑話,二奶奶猶豫著說道:

「還有件事,想求了夫人恩典,」

「有什麼事,只管說就是,都不是外人。」

徐氏放下手裡的杯子,看著二奶奶爽快的說道,二奶奶鬆了口氣,

「夫人,我生了三個兒子,最數小兒子憫海最聰明不過,這讀書上頭,教過他的先生,就沒有不誇的,今年十九了,去年下場考了頭一回,可憐入場的時候偏偏病了,這就沒考出來,他是一心要進學的,我就想著,若是能求著夫人恩典,讓他到國子監讀讀書去,那就是天大的福份了。」

徐氏輕輕笑了起來,滿口答應道:

「這樣的小事,算不上恩典,嗯,」

徐氏彷彿想起什麼來,看著顧二奶奶,遲疑著問道:

「問句不該問的話,你家爺是汝南王嫡嫡親親的弟弟,你這三個兒子,也是汝南王嫡親的親侄兒,這到國子監讀書,擱哪家,都不過一句話的事,怎麼你倒求到我這裡來了?」

「不敢瞞夫人,那一處說起來是嫡親的兄長,可何曾管過問過我們一句半句?老太爺走的時候,我們爺那樣小,他都能忍心不管不問,何況別的?這些年,若不頂著這嫡親兄弟的名兒,只怕還好些!」

徐氏滿眼笑意的看著被憤恨沖的臉上泛紅的顧二奶奶,同情的重重的嘆著氣,

「你們爺倒真真和老王爺一個模樣脾氣。」

「可不是!誰見了不這麼說?可憐我們老太爺走得太早,要不然……何至於此!」

顧二奶奶撫掌懊惱道,徐氏滿眼滿臉的笑意,乾脆的說道:

「這也不提了,憫海要是想到國子監去念書,回頭我拿爺的稟帖讓人過去說一聲就是,也算不得事兒!要不……」

徐氏彷彿剛想起來,親熱的笑著建議道:

「就讓你家憫海和我家世新一處讀書吧,世新年紀小,憫海年紀大些,又是個懂事的,日常一處伴著,若看著世新有什麼不妥之處,就提點一二,我也就念他這份情了。」

顧二奶奶大喜過望,眼裡放出光來,連連點頭答應著,能給誠王府二爺做伴讀,這是她做夢也不敢想的好事。

程憫海跟著周世新做伴讀當天,信兒就傳到了汝南王府里,王爺氣得臉色鐵青,程恪悠然坐在椅子上,屏退了回事的長隨,瞄著暴怒的王爺,不以為然的勸解道:

「和這事關著的那幾家,哪家不知道咱們府里的那些事兒?您也別因為這事生氣上火,隨他去吧。」

「隨他去?!他失心瘋了?敢一腳踩到這裡頭來?這是什麼事?多少兇險?外頭且不說,就是那誠王府裡頭,也是死人無數,他蠢成那樣,又沒個依仗,出頭就是個死字!」

程恪攤著手看著父親,笑著只不說話,王爺看著事不關已的程恪,悶出口氣來,

「那是你二叔!」

「父親,老祖宗都七十多了,好不容易化了點心結,肯出來走動一二……」

程恪看著父親,慢吞吞的說道,王爺悶了片刻,頹然倒在椅子里,胡亂揮著手,

「好了好了,我年紀大了,管不了了,隨他隨他,隨他去!」

程恪笑著站起來,抖了抖長衫,

「那我先進去了。」

王爺『哼』了一聲,煩惱的揮著手,

「去去,趕緊去!慢著!」

程恪抬腳正要出屋,王爺又忙叫住了他,盯著他看了半晌,低聲吩咐道:

「你暗中照應些,別讓他陷得太深,好歹留條命吧。」

程恪看著父親,想了想,低聲答應著:

「我儘力就是。」

「唉!算了,算了!我也管不了了,不管了,不管了。」

王爺盯著程恪看了片刻,傷感的揮著手,程恪答應著,大步出了內書房,回去清漣院了。

正月下旬,千月進來稟報了,遠山和洛川兩邊都已經求人合過了八字,都是大吉大利之姻,他和遠山、洛川商量過了,準備兩件喜事合一處辦,出了正月就下小定,依著四個人的八字,挑了幾個吉日,最早的一個日子是三月十六,小暖和程恪商量著,遠山和洛川也都不小了,還是早日讓他們成家的好,就定了三月十六的日子。

清漣院喜慶一片,滿院的丫頭婆子恭賀著竹青、竹葉,李小暖吩咐兩人不必再上來當差,只全心準備出嫁的種種件件,打點嫁妝的事交給了蘭初,要給人厚厚的備出兩份嫁妝來,又讓越錦繡庄準備嫁衣和陪嫁品,必務要風風光光的打發兩人出嫁。

進了二月,李小暖神情懨懨的一天比一天犯懶,這天早上,剛喝了幾口燕窩粥,竟全嘔了出來,程恪嚇得臉色發白,抱著李小暖急得一迭連聲的吩咐著:

「趕緊去請宋太醫,快去!讓遠山騎著馬去!」

李小暖伸手拉著程恪,一邊乾嘔著,一邊示意著他,

「我沒事。」

蟬翼和玉板侍候著李小暖漱了口,李小暖滿臉難受的靠在程恪懷裡,舒了幾口氣,低聲說道:

「我沒事,你別這樣張張惶惶。」

「都這樣了,還說沒事?好好的怎麼嘔起來了?這病看著極是兇險!」

程恪緊張的摟著李小暖,急得聲音裡帶著絲顫意,

「呸呸呸!你才病的兇險呢!」

李小暖惱怒的一腳踩在了程恪腳上,程恪忍著痛,摟著李小暖,擔憂萬分的看著她,蟬翼和玉板相互看了看,眼裡閃過絲歡喜的明了,

「我寧願自己病得兇險。」

程恪嘀咕道,擰著眉頭,猛的轉頭盯著滿臉笑意的蟬翼和玉板,目光漸漸陰冷起來,李小暖忙拉了他,低聲說道:

「讓人去請胡太醫吧,聽說他最擅這個。」

李小暖聲音低了下來,拉了拉程恪胸前的衣服,湊到他耳邊,低低的含糊的說道:

「我大約是有了。」

「有了?有什麼了?」

程恪楞楞的問道,李小暖悶悶的『哼』了一聲,轉頭吩咐著蟬翼和玉板,

「把東廂的羅漢床收拾了,等會兒就在那兒診脈吧。」

.

今天順利的極其出乎意料,閑這會兒就到家了,真是幸福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