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九零章也是程家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問道:「都在裡頭呢?」「都在,姨娘有什麼事?」春紅轉頭問道,「顧二奶奶和唐夫人來了,現在外頭偏廳里候著,說是,」范姨娘為難的頓住話,嘆了口氣,才接著說道:「想見見姑...

「不是!這樣的話怎麼能跟小暖說?是她自己猜出來的,」

程恪鬱悶的說道,周景然抬了抬下巴,急著追問道:

「接著說啊,從哪一處猜出來的?」

「說他在乞丐堆里受折磨,回來別處都好,只後面傷得厲害。」

程恪悶悶的說著,往後靠去,周景然挑著眉梢,眨了幾下眼睛,定定的看著程恪,突然長長的嘆了口氣,點著程恪,

「這丫頭自小就是個無法無天的,只怕是什麼書都敢看,心思轉得又快,你往後就守著她吧,別再生出旁的心思,不然,可瞞不過她去,我也幫不了你!」

程恪懶散的躺在搖椅上,半閉著眼睛,回味著圓月下的旖旎風情,嘴角露出滿足的笑意來,擺著手說道:

「生不出來,我有了她,旁的哪裡還看得入眼?弱水三千,吾只取一瓢足矣!」

周景然瞄著程恪,輕輕『哼』了一聲,往後靠到搖椅上,閉著眼睛,彷彿睡著了一般。

徐盛融再次病倒,讓剛被林姚兩家聯姻擊了一棒的徐正虎又受了沉重一擊,一夜間彷彿老了許多,不過五十齣頭年紀,卻已經是鬚髮花白,看著彷彿已經到了風燭殘年。

徐氏焦慮不已,吩咐周世新去看了幾趟,自己到底放不下心,和誠王妃說了一聲,準備回去徐家看望老父和弟弟。

徐氏要歸省的信兒送到徐家,中午時分,門房換班,徐福急急的趕回家裡,打發媳婦悄悄去了程家二房程沐風家,將信兒遞給了當家人顧二奶奶,顧二奶奶興奮的眼裡閃出光來,拿了塊足有七八兩的銀元寶賞給了徐福媳婦,徐福媳婦大喜過望,撲倒在地,磕頭謝了賞,歡喜不盡的回去了。

顧二奶奶搓著手,急奔進書房,和程二爺細細商量了大半天,出來打發人去了鄒應年府上,將徐氏下午要歸省的信兒遞給了唐氏,唐氏也是喜之不盡,打發了送信的婆子,立即和鄒應年細細商量了,到庫房挑了些人蔘鹿茸等大補之葯,又挑了幾件細巧的古物,包在帕子里隨身帶了,中午吃了飯,算著時辰,先坐車子到了程家,會了顧二奶奶的車子,一起往徐府看望生病的徐盛融去了。

徐府婆子迎了兩人進去,客氣的讓到偏廳,徐正虎的姨娘范氏滿臉笑容的迎出來,客氣的陪著禮,

「顧二奶奶、唐夫人,先請裡面坐,今天不巧,我們家姑奶奶歸省,老爺太太話呢,兩位先坐一坐,一會空,我就稟了我們老爺太太。」

「咱們姑奶奶今天回來了?唉喲,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也是我們兩個的福氣,竟趕得這樣巧!」

顧二奶奶一邊說,一邊回頭看著唐氏,唐氏忙隨聲附和著,

「可不是,這真是我們的大福氣,早就聽說咱們姑奶奶生得天人一般,若是能偷偷看上一眼,都是天大的福氣呢。」

顧二奶奶微微皺了皺眉頭,彷彿有些不滿的掃了唐氏一眼,回身接過丫頭手裡捧著的禮盒,親熱的遞了過去,

「聽說大少爺病了,這裡頭是幾支百年老參,還有包品相極好的蟲草,煩勞范姨娘拿給老爺太太,看看合不合用。」

唐氏也忙從丫頭手裡接過禮盒,遞了過去,

「我這裡還有些鹿茸,就勞范姨娘一併遞進去,還求范姨娘代稟一聲,若能給咱們姑奶奶磕個頭見見禮,就姑奶奶給咱們的天大臉面了。」

說著,唐氏從衣袖裡順了只荷包出來,硬塞到了范姨娘手裡,顧二奶奶忙跟著遞了只荷包過去,陪著笑附和道:

「范姨娘就多費心了。」

范姨娘遲疑的收了荷包,拘謹的笑著說道:

「我這就把兩位這心意帶進去,只是,你們也知道,我們姑奶奶是個驕傲性子,又正為我們大少爺的事煩惱著,肯不肯見人就說不定了,若是不肯,兩位還得多見諒才是。」

「那是那是,咱們姑奶奶是什麼身份?若她不驕傲,還有誰驕傲得起去?你只管傳了話,姑奶奶肯不肯見,只看我們的福運吧。」

顧二奶奶忙笑著答道,范姨娘曲膝別過兩人,帶著小丫頭,捧著禮盒進去了。

小丫頭奉了茶上來,顧二奶奶和唐氏落了坐,喝著茶,心神不定的等著信兒。

范姨娘進了正院,手腳放輕了,走到正屋門前,招手叫了門口侍立著的大丫頭春紅過來,低聲問道:

「都在裡頭呢?」

「都在,姨娘有什麼事?」

春紅轉頭問道,

「顧二奶奶和唐夫人來了,現在外頭偏廳里候著,說是,」

范姨娘為難的頓住話,嘆了口氣,才接著說道:

「想見見姑奶奶,姑奶奶那脾氣,今天這趟氣色又不好,這話怎麼回?」

「這話有什麼不好回的?!那東西先遞進去,話再遞到,見不見是姑奶奶的事,也不過說你一句半句罷了,有什麼要擔心的。」

春紅瞄著拘謹膽怯的范姨娘,直直的說道,范姨娘陪著笑,

「你說的極是,可不是這個理兒,你就幫我通稟聲,這話總要帶到。」

春紅點了下頭,掀簾進去稟報了,片刻功夫,就掀著帘子,示意范姨娘進去。

范姨娘恭謹異常的進了屋,接過小丫頭手裡的禮盒奉了上去,恭敬中帶著膽怯,傳了顧二奶奶和唐氏的請求。

徐氏一身淡藍衣裙,端坐在榻上,轉頭看著父親問道:

「顧二奶奶?哪家的?我怎麼沒聽說過。」

「是汝南王程沐然庶弟程沐風的媳婦,那個唐氏,是因以妾為妻被奪職的那個御史鄒應年的夫人。」

徐正虎聲音緩慢的解釋道,徐氏蹙著眉頭,

「鄒應年還沒派了差使?」

「沒有,賦閑在家。」

「嗯。」

徐氏端起杯子,將杯子放到嘴邊,垂著眼帘想了片刻,抬頭看著范姨娘吩咐道:

「叫她們進來吧。」

范姨娘眼裡閃過絲歡喜,忙曲膝答應著,小心的退出去傳話了。

顧二奶奶和唐氏緊張的跟在范姨娘身後進了正院。春紅掀起帘子,兩人小心的進了屋,也不敢抬頭多看,急忙跪在地上磕頭見著禮,徐氏垂著眼帘,慢慢喝著茶,半晌才慢吞吞的說道:

「起來吧。」

顧二奶奶和唐氏爬起來,堆著滿臉笑容,曲膝又福了福,轉過身,又給徐正虎夫婦見了禮,徐氏緩緩放下手裡的杯子,目光清冷的打量著兩人,半晌,才帶著得體的微笑,客氣的說道:

「顧二奶奶、唐夫人,坐吧。」

小丫頭忙搬了兩隻圓凳放到榻前,顧二奶奶和唐氏謝了座,小心的側著半邊身子坐下,顧二奶奶抬頭看著徐氏,堆了滿臉笑容奉承道:

「夫人真真是……我真是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從沒見過夫人這般美貌,這通身的氣度,讓人看了,這話也不會說了。」

「可不是,就沒個詞能形容!」

唐氏急忙跟著奉承道,徐氏目光深深的看著兩人,笑容漸漸溫婉起來,看著顧二奶奶,客氣的說道:

「我聽我們爺提過程二爺,說是音容形貌,極似老王爺,就是為人處事,也極有老王爺的風範,我也仰慕得緊,今天回來得太過匆忙,也沒時候陪顧二奶奶多說話了,顧二奶奶哪天空閑,就到王府再尋我說話吧。」

顧二奶奶滿臉驚喜的看著徐氏,急忙站起來,不停的曲膝福著答應道:

「誠王爺也知道我家爺?!真真是我們全家的福祉!夫人若不嫌棄,明天我就到府上給夫人磕頭去。」

唐氏羨慕異常的盯著喜的幾乎不能自抑的顧二奶奶,又轉眼看著徐氏,心裡飛快的轉著,找著搭話的因由。

徐氏微笑著,客氣的說道:

「我還有些話要和父親母親說,今天就這樣吧,明天你若空閑,就到王府尋我說話就是。」

顧二奶奶連聲答應著,跪在地上磕了個頭,告了退,恭敬的退了出去,唐氏也只好跟著告了退,極其不舍的跟在顧二奶奶後頭出了正屋。

徐正虎看著兩人出了正屋,擰著眉頭,轉頭看著徐氏,低聲問道:

「這顧二奶奶有用?」

「嗯,總也是程家。」

徐正虎深吸了口氣,想了片刻,點了點頭,看著徐氏說道:

「等會兒我讓人細細跟你說說這程二家的情形。」

「嗯。」

徐氏答應著,滿眼擔憂的看著父親,接著剛才的話頭說道:

「要不先給盛融納個妾吧,挑戶清白人家,姑娘要生得要、性情也要好,先納進來侍候著盛融,過個一年半年,若能生下一男半女,也是好事,這親事,如今一時半會的也難挑,畢竟咱們家現如今沒了爵位,門第高的,這會兒咱們配不上,門第低些的,過了這陣子,又太委屈了盛融,就先放一放吧。」

徐正虎嘆了口氣,點頭答應著,

「就這樣吧,這妾也不用外頭找去,就把盛融身邊的大丫頭承露開臉做了姨娘就是,外頭納進來,往後媳婦進門,總不大妥當。」

「嗯,那也行。」

徐氏嘆了口氣答應道。

明天,嗯,大家看到的時候就是今天了,閑應該已經坐在火車上了,要出趟遠門,辦點私事,是否兩更不能確定,更新時間不能確定,唉,其實明天到家的時間,閑都沒法確定。

揮淚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