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八九章月圓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事,就這樣更好,也不用再多糾纏去,嗯,今天一早,錢繼遠就上了摺子,要辭官回家潛心讀書去。」程恪驚訝的看著周景然,「這麼快?就為了昨天那點子事?」「錢繼遠文人性子,名士脾氣,昨天的事,...

李小暖又笑了一陣子,拉著程恪,想了想,笑聲裡帶出絲曖昧來,

「那個,我聽說,你讓人把他放到了乞丐群里折磨他,後來又聽說,他也好好的,別的都沒什麼,就是……後面傷的厲害,」

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眨了兩下眼睛,正要說話,,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他接著說道:

「你也別問我怎麼想到的,再明白不過的事,你問問,那群乞丐有什麼名頭沒有?先讓人嚇嚇他去,蒙了他的頭,只說要再把他送給那幫乞丐玩去,正好看看上回的事,他到底怕了點沒有,若他一點不怕,再打斷他的腿也不晚。」

程恪眉飛色舞,叫了遠山和洛川進來,交待了下去,遠山和洛川答應著,退出去,帶了幾個貼身小廝,放了條小船上了岸。

程恪和李小暖探著頭,看著明亮如戲台的勾欄內的動靜,不大會兒,一個幫閑模樣的人進來,哈著腰請了徐盛融出去。

徐盛融轉身出了門,兩人轉過頭,失望的相互看了看,這場熱鬧是看不到了。

過了一刻鐘左右,遠山和洛川就趕了回來,進來稟報道:

「回爺、少夫人,小的過去,找了個幫閑就把他叫出來了,照爺的吩咐,蒙了頭,只說熊丐頭在到處找他,要把他送給熊丐頭去,剛說了兩句,他就抖成一團,癱在了地上,小便都流出來了,人也翻了白眼,小的們就扔下他,趕回來複命了。」

「那徐正虎也算不差,怎麼養出這麼個沒用的東西!」

程恪滿臉不屑的譏笑道,揮手屏退了遠山和洛川,

「這事做得利落,下去吧。」

遠山和洛川垂手退下,回去了後面船上,船娘起了錨,船又緩緩往前飄流著,李小暖打了個呵欠,嘟嚷著,

「這熱鬧看得一點也不熱鬧。」

「那咱們趕去城外看煙花去?」

「嗯。」

李小暖答應著,程恪圈著李小暖,伸手關了窗戶,揚聲吩咐船娘撐船快走。李小暖懶懶的將手搭在程恪肩上,貼著他,吻了過去,程恪上身往後躲著,氣息不穩的哄著李小暖,

「小暖,咱們說話,今晚上忍一忍,你沒用那個葯,萬一……」

李小暖將臉貼著程恪的臉,聲音柔軟含糊的說道:

「嗯,那你忍著。」

一邊說著,一邊輕輕咬住了程恪的耳垂,程恪被她咬的頭暈目眩,渾身發熱,李小暖兩隻手一點點探進程恪衣服里,用指甲慢慢往下划著,程恪如何忍得住,抱著李小暖倒在榻上,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手忙腳亂的扯去自己的衣服,又褪下李小暖的衣服,身子緊貼著她,溫柔的頂了進去。

城外的煙花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完了,程恪摟著李小暖,再次推開窗戶時,外面已經是靜謐一片,坷中停著的無數畫舫也都掩了燈火,靜靜的睡著了。

巨大的圓月墜在天際,微黃的銀輝溫柔卻清冷的籠著大地,岸邊枯黃的蘆葦叢隨風微微起伏著,遠處的河面泛著粼粼的波光,李小暖披著件粉紫綾短衫,靠在程恪懷裡,出神的看著窗外,程恪低著頭,一隻手慢慢理著李小暖散亂下來的黑髮,看著她半裸身子上的點點青紫,鬆開李小暖的頭髮,溫柔的撫著青紫處,憐惜的低語道:

「小暖,我太用力,傷著你了。」

李小暖恍過神來,低頭看著程恪撫在自己身上的手,手指白皙,細長而有力,李小暖鬆開拉著衣服的手,握住了程恪的手指,送到自己唇邊輕吻著,聲音慵懶的呢喃道:

「你手上有薄繭呢。」

衣服滑了下去,李小暖上身幾乎全裸了出來,程恪吸了口氣,從李小暖手裡抽出手,輕輕撫著李小暖的肩膀,一路撫到了胸前,滑到腰間,托著她緩緩倒在榻上,

「小暖,這次咱們慢慢的,讓我好好看看你,看著你慢慢的……」

第二天辰末時分,兩人才回到汝南王府,宮裡內侍已經在王府等著程恪了,皇上要召見他,程恪別了李小暖,在二門裡就匆匆換了件衣服,就跟著內侍趕往宮裡去了。

直到午初時分,程恪才從宮裡出來,在宮門口上了馬,剛走了幾步,青平就迎了過來,

「世子爺,我們爺請您過府,中午一起吃飯。」

程恪挑了挑眉梢,收了急著回家的心,跟著青平往景王府去了。

景王府內書房,溫暖如春,周景然穿著件淡黃長衫,站在內書房窗前,半閉著眼睛,晃著摺扇,搖著頭,彷彿在默念著什麼,青平在門口稟報了,程恪掀簾進了屋,屋裡已經擺好了飯菜和一隻明爐鍋子,周景然轉過身,笑眯眯的看著程恪讓道:

「我想著你昨晚上一定沒時候吃東西,今天早上只怕也忙,早就給你備好了,先吃了飯再說話吧。」

程恪嘿嘿笑著,也不客氣,讓了讓周景然,坐下來掂起筷子,吃得極是香甜,周景然和程恪對坐著,盛了碗湯慢慢喝著,看著程恪痛快的吃著飯菜。

青平帶著人收拾了東西下去,又多送了兩個炭盆進來,將各處窗戶都推開,散著屋裡的飯菜氣味。

程恪舒服的倒在搖椅上,眯著眼睛,端著杯茶,慢慢喝著,周景然也喝著茶,看著程恪,沉默了片刻,低聲問道:

「真是古志恆的手稿里看到的?」

「她倒沒明說過,只說是小時候看過的,她是進了古家才開始上學識字的,這小時候看的,只能是在古家看到的,古家,也沒別人了不是。」

程恪放下杯子,坦誠的回道,周景然疑惑的皺著眉頭,

「古家書樓里的書,咱們也算翻遍了。」

「古家還有個外書房,是原來古大人讀書的地方,聽說古大人的手稿筆記都收在那裡,小暖小時候一直是在那裡找書看的,古大人看過的邸抄,也是收在那一處,那裡咱們倒從來沒去過。」

程恪仔細的解釋著,周景然點了點頭,

「也是,小暖的聰明靈透,倒真不在這詩詞上頭,算了,這事,就這樣更好,也不用再多糾纏去,嗯,今天一早,錢繼遠就上了摺子,要辭官回家潛心讀書去。」

程恪驚訝的看著周景然,

「這麼快?就為了昨天那點子事?」

「錢繼遠文人性子,名士脾氣,昨天的事,在你是那點子事,在他,就是天大的事,我原想著要他辭官只怕還要誘一誘,這樣倒也好。」

周景然閑閑的往後靠著,

「今天早上二哥氣色就不好,想是錢繼遠遞摺子的事,他早就知道了。」

周景然微微眯起眼睛,程恪仔細看著他,沉默了片刻,低聲問道:

「那禮部尚書的缺?」

「還不知道呢,二哥手裡的人不多,又是措不及防,一時只怕也找不出合適的人推出來,大哥一來離得遠,二來更是想不到,等他得了信,再推了人出來,哼!」

周景然聲音冷冽起來,

「咱們以有心算無心,若再讓別人撈了便宜,那你我也沒臉再活著了。」

程恪失笑起來,

「你也說得重了,咱們也算不上以有心算無心,昨晚的事,誰能想得到?不過這便宜倒真不能讓別人撈了去,那禮部尚書,你心裡有人選了沒有?」

「皇上還讓你領了戶部差使?」

「嗯。」

「我如今管著工部,你領了戶部差使,吏部尚書是汝南王府姻親,」

程恪皺著眉頭,看著周景然正要說話,周景然抬手止住了他,接著說道:

「盧家的事你說過,不過打著兩頭看的主意罷了,也怪不得他,只要他肯兩頭看,也就夠了,兵部是大哥的天下,刑部尚書是湯丞相的門生,如今這禮部,咱們推的這人,就有講究。」

程恪凝神聽著,周景然悠然往後靠去,笑著說道:

「靖北王世子,那個楊遠峰,也算替你這美滿姻緣出了大力,這便宜,就讓他佔了去。」

程恪挑著眉梢,想了片刻,連聲贊同道:

「這主意好,一來,他也擔得起,二來,雖是咱們推的,誠王也必是要贊同的,皇上必定也覺得好。」

周景然眯著眼睛,喝著茶,不知想到什麼,看著程恪笑著說道:

「聽說昨晚上徐盛融撞了邪,徐家亂了一夜才救了回來,添了小便失禁的毛玻」

程恪眉梢飛動著得意起來,

「算他倒霉,昨晚上,我和小暖坐船經過鴛鴦樓,正好看到他在喝醉酒罵人,我是想打斷他的腿,小暖嫌斷腿不好,就讓人去嚇了他,沒想到這麼不經嚇。」

周景然也起了興緻,探身問道:

「怎麼嚇他的?你細說說。」

程恪輕輕咳著,眼神飄忽起來,

「這個,其實是我的主意,不是小暖的主意,你也知道,上次千月把他扔進乞丐堆里,不是把他折磨得生死不如么,我就讓人問問他,還要不要再去丐頭那兒住幾天。」

「少跟我打馬虎眼兒!你的主意就是斷人腿!小暖怎麼知道的?千月?不可能,小暖是個知禮的,這話千月肯說,小暖也不會聽,是你說的?你跟小暖說這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