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八八章情話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她可不是個大度的!哪天心情不好,就得兜底翻出來,這把柄,無論如何不能留!程恪打定了主意,含糊著說道:「早就忘了,,當時也沒留心過,不過隨便玩玩罷了,誰有功夫管她哪裡好不好的?咱們不說這個,這個沒...

李小暖呆怔住了,周景然溫和的笑著,神態自若的轉過身,看著程恪吩咐道:

「外頭冷,照顧好小暖,我先回去了。」

說著,裹了裹斗篷,轉過身,緩步往寺外走去。

李小暖眨了幾下眼睛,看著周景然走遠了,才怔怔的轉頭看著程恪,兩人面面相覷了片刻,程恪伸手牽了李小暖的手,揮了揮另一隻手說道:

「別理他,咱們去坐船玩去。」

李小暖露出粲然笑容,和程恪一路笑著說著,往寺外走去,兩人出了寺,上了車,徑直往流晶河邊駛去,在河邊上了船,船娘收起蹺板,將船撐到河中間,就收起竹蒿,照著程恪的吩咐,任船極慢的順水飄流著,沿著繁華熱鬧、流光溢彩的流晶河,繞著路往城外緩緩流去。

船艙里早就烘得溫暖如春,茶爐挪到了船艙外的小隔間里,船艙里的簾帷全部換成了深粉紫綃紗,靠著船艙一側的寬大矮榻上,鋪著厚厚的粉紫坐褥,榻上沒有放榻幾,緊靠著矮榻一邊,放著張比矮榻稍高的寬幾,所有的燈燭都籠了輕紗罩,貼著地板放著,只有矮几上,放著盞矮燭,上面籠著燈罩,將光線壓在了矮几上。船艙里看得清清楚楚,從外面看,卻是黑漆漆一片。

竹青指揮著小丫頭,正往寬几上放著點心、明爐小火鍋,溫酒的暖壺等物。

李小暖去了斗篷,轉頭打量著四周,程恪帶著滿臉的得意問道:

「好不好?我看著人收拾的。」

「嗯,怪不得看著就讓人舒服,等會兒,咱們自斟自飲?」

「對對對,我就是這麼準備的,不用她們侍候著,咱們慢慢飲著酒,說著話,看著景兒,多少自在!」

兩人說著,李小暖乾脆去了外面的大衣服,只穿了裡面的桃紅撒花小襖,一條大紅綾闊腿袷褲,去了鞋子,盤膝坐到了榻上,程恪眉開眼笑,也脫了長衫,跳到榻上,伸手取過杯子,斟了兩杯酒,遞了一杯給李小暖,李小暖嫣然笑著,舉了舉杯子,看著程恪一飲而荊

竹青瞄著兩人,示意著丫頭婆子,手腳加快些收拾好,悄悄退了出去,帶上了艙門。

兩人也不說話,又對飲了兩三杯酒,程恪將杯子收到几上,蹭過來,攬了李小暖,笑著說道:

「咱們慢著些喝,不然一會。」

李小暖晚飯吃得早,這會兒幾杯酒下去,已經微微有點熏熏然,伸手抱著程恪,將頭埋在他懷裡,胡亂點著頭,程恪笨手笨腳的取下她頭上的簪子,低頭看著她笑了起來,

「你這酒量可真是不行。」

李小暖頭埋在程恪懷裡,往他懷裡擠了擠,臉在他胸前來回蹭了蹭,笑著只不說話,程恪攬了她,拉過被子把她裹住些,探著身子,將窗戶推開些,河岸邊掛著的無數明亮燈籠照亮了河水,也照進了船艙,搖曳在李小暖黑亮的髮絲間。

李小暖抬起頭,岸邊連成片的華宅間間雕樑畫棟,處處掛著奢華熱鬧的大紅燈籠,朝河的窗戶幾乎都是大開或是半開著,屋裡衣香鬢影,人影晃動,傳出陣陣絲竹聲和婉轉的小曲聲。

李小暖睜大眼睛,仔細看著岸邊,興緻一下子高漲起來,拉著程恪的衣服興奮的問道:

「這岸邊人家,都是做什麼營生的?」

「你還看不出來?」

程恪失笑起來,

「你以前是不是常來這裡?」

「咳,」

程恪捂著嘴咳了起來,

「小暖,今天這個象是鹿肉鍋子,咱們吃些?」

「就是常來,那也是從前,我又不計較你從前的事,你讓船靠近些,我想仔細看看。」

李小暖一邊笑一邊說著,程恪警惕的看著她,揚聲叫了丫頭進來,吩咐了下去,船立即穩穩的往岸邊靠去,離岸邊一丈來遠,又順水飄流起來。李小暖探著頭,滿眼興趣的看著那一間間勾欄里的熱鬧,一邊看,一邊拉著程恪,

「你跟我說說,這裡,哪家最熱鬧,哪家最奢侈,哪家的姑娘最好,哪家有哪些好處?仔細說。」

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心思轉的飛快,這會兒嘴上說著不計較,心裡會不計較?不可能!她可不是個大度的!哪天心情不好,就得兜底翻出來,這把柄,無論如何不能留!程恪打定了主意,含糊著說道:

「早就忘了,,當時也沒留心過,不過隨便玩玩罷了,誰有功夫管她哪裡好不好的?咱們不說這個,這個沒意思,你今天念的那幾首詞,我最喜歡『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這一句,小暖,我就為你消得憔悴了好些年。」

李小暖眼波盈盈的仰頭看著程恪,言笑晏晏的說道:

「那年在上里鎮見到你,我七歲那年,就那一年你最瘦,再往後見你,就一次比一次胖了。」

程恪瞪著李小暖,伸手捏著她的臉頰,

「你又胡說,明明是一次比一次瘦!」

李小暖直起身子,伸手取了杯子,倒了杯熱熱的黃酒,自己喝了一口,餘下的送到了程恪唇邊,程恪就著李小暖的手,喝了酒,兩人不再說話,擁在一處看著岸邊的如煙繁華。

李小暖眯著眼睛,看著閃爍的燈光,突然想起戴氏頭上那璀璨的金鋼石步搖來,輕輕拉了拉程恪的衣袖,

「今天戴氏頭上那支步搖,真是亮得晃人眼睛。」

「嗯。」

程恪頭靠在李小暖脖頸間,沉默了片刻,才低聲說道:

「小景說,戴氏因為生了女兒,一直鬱鬱不樂,他就挑了那支步搖賞了她,安安她的心吧。」

李小暖轉過頭,看著程恪,擔憂的低聲說道:

「這是他內宅的事,怎麼也跟你說?」

「關著點外頭的事,才說到這事的,小景那個內宅,哪一處不是牽著外頭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小景,」

程恪頓住話,想了想,斟酌著言詞,

「內宅裡頭端得很平,也許以後年紀大了,老了,會在哪一處多留些情份,現在必定不會,再說,往後宮裡有姑母呢,咱們也不必理會,再過些年,姑母老了,那就是下一代人的事了,讓咱們的兒子管去。」

程恪說著,手探到李小暖小腹部,低聲問道:

「小暖,那葯,你沒再用過?」

「嗯。」

李小暖偎在程恪懷裡,懶懶的答應著,程恪直起了身子,有些著急起來,

「這怎麼行?!你還小呢,咱們不急,晚兩年再生兒子。」

「說不定,已經有了呢。」

李小暖抬頭看著程恪,滿臉憂慮的說道,程恪一下子跳了起來,

「真的假的?哪個太醫診的脈?」

李小暖從程恪懷裡往前撲去,忙伸手扶住窗欄,穩住身子,回過身,惱怒的踢著程恪,

「你這是要把我扔到河裡去呢?!」

程恪急忙抱住李小暖,滿臉緊張不安的看著她,正要說話,李小暖一邊笑一邊抬手拍著他的臉,

「我說的是『說不定』,你也不仔細聽話,昨天太醫剛診了脈,說的是沒有,你又不是不知道!」

程恪舒了口氣,抱著李小暖倒在了靠枕上,

「小暖,往後不要這麼嚇我,今天咱們且忍一忍,明天那個葯,還得用起來,這孩子,咱們晚兩年再說,我就不想要孩子,你要是懷了孩子,我可怎麼辦?這孩子的事過兩年再說,還是多過幾年再說吧。」

李小暖趴在程恪身上,笑眯眯的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攀著他的脖子,往上蹭了蹭,溫柔的吻了下去,程恪環著李小暖,意亂神迷的回吻著她,兩人糾纏著,程恪突然推開李小暖,喘著氣坐起來,把頭伸到窗戶處,嘆著氣說道:

「小暖,今晚上,咱們忍一忍,要不,咱們回去,現在回去?」

李小暖堅定的搖著頭,拉著程恪,往他懷裡蹭了進去,笑著說道:

「那咱們看外面,也許能看到什麼好玩的東西也說不定。」

程恪咽了口口水,忙指著岸邊建議道,李小暖笑著點著頭,又往他懷裡擠了擠,程恪猶豫著,伸手把李小暖重又圈到懷裡,李小暖伸手將窗戶推得開些,兩人一齊看向外面。

裝飾豪奢的勾欄里笑語歡歌,衣飾華美的歌伎輕敲雲板,唱著柔靡艷麗的小曲,酒醉的尋歡客不知為何高聲叫罵起來,程恪身子突然頓了頓,李小暖忙回頭看著他,程恪擰著眉頭,抬手指著不遠處勾欄內拎著酒杯,正點著歌伎高聲叫罵著的青年男子,低聲說道:

「徐盛融,他還敢出來?!」

程恪輕輕錯著牙,李小暖一下子來了興緻,直起身子,忙推著程恪,

「快快,讓船停下來!先讓船停下來。」

程恪忙叫了人進來,吩咐了下去,船悄無聲息的下了錨,彷彿一隻伏在黑暗中的狸貓般泊在了勾欄窗外。遠山、洛川從後面船上過來,垂手站在船艙門口等著聽吩咐,李小暖拉著程恪,滿臉興奮的問道:

「你打算怎麼辦?」

「打斷他的腿!」

程恪狠狠的說道,李小暖一下子笑倒在程恪懷裡,拉著他胸前的衣服,笑得眼角帶著淚,

「你真是,從小就常聽說你今天打斷這個的腿,明天又打斷那個的腿,還真是……」

.

第二更,下午兩點左右吧,親愛滴們,看看有粉沒,要是有,嗯,還有啊,現在規則改了,一天只能投2張粉了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