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八五章平等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程恪雙手從背後摟在李小暖腰間,一邊往外看,一邊低聲說著閑話,「……你那半闋詞,可把錢繼遠害苦了,只怕他這一年裡頭,沒做別的,就琢磨這半闋詞去了,還真是,這一年真沒聽說他寫出過什麼新詩新文。」<...

元宵節前兩天,周婉若打發人正正式式的送了張帖子給程絮儀,邀她正月十五那天到誠王府燈樓上看燈去,程絮儀惴惴不安著,尋了空找了李小暖,期期艾艾的將帖子遞給了李小暖,李小暖笑著替她應了,叫了蘭初進來,吩咐了那天的車子和隨過去侍候的婆子、丫頭,以及打賞等一應要用的物什,想了想,又叫了田嬤嬤進來,挑了個老成知禮的嬤嬤,到時隨著程絮儀過去,以便貼身指點一二。

程絮儀眼睛亮亮的辭了李小暖,興奮的紅著臉,歡喜異常的回去了。

到了元宵節,李小暖看著人打點好各處,打發程絮儀去了誠王府燈樓,送王妃出了門,就回去換了衣服,和程恪一起上車顧自閑逛去了。

程恪和李小暖頭擠在一處,透過綃紗車窗往外看著熱鬧,程恪雙手從背後摟在李小暖腰間,一邊往外看,一邊低聲說著閑話,

「……你那半闋詞,可把錢繼遠害苦了,只怕他這一年裡頭,沒做別的,就琢磨這半闋詞去了,還真是,這一年真沒聽說他寫出過什麼新詩新文。」

程恪一邊說,一邊笑了起來,

「我跟你說了沒有?前幾天,他讓人在大慈雲寺四處貼了告示,懸賞千金求那下半闋詞,看來想了這一年,也沒想出合意的來,他也太過挑剔了些,前兒我拿給你看的那幾闋詞,我看著哪一首都極好,偏偏他說什麼沒翻出新意來,什麼轉的不好,小暖,你那下半闋詞到底是什麼,念給我聽聽。」

李小暖轉過頭,斜了眼程恪,

「你這話真是越來越多了。」

「嗯,我也就跟你話多,你念給我聽聽。」

「讓我想想,」

李小暖用食指抵著下巴,仔細想了想,俯到程恪耳邊,低低的念道: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

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程恪仔細聽著,慢慢跟著念了一遍,呆了半晌,才嘆了口氣,低下頭,若有所思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急忙擺著手,

「我告訴過你,不是我寫的,真不是我寫的,我哪裡寫得出這樣的詞來?真是我從書里看到的。」

程恪滿眼笑意,低著頭,額頭頂著李小暖的額頭,彷彿想起什麼般,低聲說道:

「那一年,我去上里鎮看你……」

「怎麼是看我?我那時又不認識你!」

李小暖低低的嘟嚷著,程恪笑了一陣子,輕輕咳了一聲,接著說道:

「好吧,不是看你,是去看荷花,那一年,我去上里鎮,在上里鎮旁邊那個什麼山上,古蕭說了一句詩『人面桃花相映紅』,說是你念給他,讓他畫出這句詩來,回來我找了好幾年,也沒找到這人面桃花的出處,你也念全了給我聽聽,我知道,肯定不是你寫的,是你從書里看到的,你念給我聽聽。」

「真不是我寫的,我都告訴你了,我連個對聯都對不出來,哪會寫什麼濕啊乾的。」

李小暖扭過頭,抬手掀著帘子,就要往外看熱鬧去,程恪伸手摟過她,低著頭,湊到她耳邊,

「外頭有什麼好看的,咱們說話,我知道肯定不是你寫的,我記下了,你念給我聽聽。」

李小暖轉頭看著他,想了想,低聲念道: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就這四句,我只喜歡人面桃花相映紅這一句,後面兩句太悲了,不好。」

程恪臉貼著李小暖的面頰,默默念了幾遍,突然笑了起來,

「都說姻緣天定,果然果然!咱們兩個就是天生的一對,上里鎮那個門裡,也就種種桃花,小暖,咱們兩個,生生世世都做夫妻。」

李小暖失笑起來,抬手拍著程恪的臉,

「這輩子怎麼樣還說不好呢,還生生世世呢!」

「這輩子有什麼說不好的?全是好的。」

「你看看老祖宗,當初和老太爺不也是恩恩愛愛,好的不能再好了,後來竟鬧到了那一步……」

李小暖不願意再說下去,轉過頭,伸手又去掀車帘子,程恪一把抓回她的手,看著她,認真的說道:

「小暖,我不會象老太爺那樣,你也不是老祖宗那樣的脾氣,咱們兩個,一輩子都跟現在這樣,你放心。」

「我放心。」

李小暖仰頭看著滿臉認真的程恪,突然嘆了口氣,轉過頭,從程恪手裡抽出手,又要往外看去,程恪拉回李小暖,滿眼固執的看著她,

「你沒放心,小暖,我對你的心……」

「我知道,我都知道,這會兒,你這心裡,只有我,只有李小暖,可往後的事,往後的事誰知道呢,連天道都會變……你也別再糾纏這個了,那心要變,自己就變了,也由不得你,唉,你怎麼老是糾纏起這個來?」

李小暖微微蹙著眉頭,看著程恪,有些無奈的說道,程恪抬手撫著李小暖的面頰,

「小暖,你心裡若是不安寧,我也不安寧,你且放心,我知道你跟別人都不一樣,我也跟別人不一樣,這輩子,我就守著你一個。」

李小暖抬手圈著程恪的脖子,頭稍稍往後仰著,眼珠微轉,不知道在想什麼,想著想著,突然笑了起來,直笑得倒在程恪懷裡,笑了好大一會兒,才抬起頭,看著程恪,認真的說道:

「我心裡安寧著呢,我有什麼不安寧的?往後若我年老色衰,你也別守著我,雞皮鶴髮的看著多難看、多沒意思啊,你去找水靈靈、鮮嫩的小姑娘去,我也去找幾個象千月那樣的美人回來看著,咱們兩個,各得其所,你說好不好?」

程恪愕然睜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著李小暖,片刻間反應過來,幾乎跳了起來,

「不行!你敢?!你若敢打了這樣的主意,我……我就……我……」

程恪口齒黏連著,一時不知道如何威脅才好,

「我告訴你,你再雞皮鶴髮,我也願意看!你……除了我……你也只能看著我!千月!」

程恪錯著牙齒,李小暖笑得撲倒在程恪懷裡,聽他發著狠,

「回去我就毀了他那張臉!」

連連點頭,極力附和著,

「就該這樣!記得毀乾淨些!我一看到他,心裡就不舒坦,竟然生得比我還好,早就想毀了他那張臉了!」

程恪低頭看著她,半晌才輕輕『哼』了一聲,

「你這是威脅我呢!我能做的,你都敢做是吧?」

李小暖窩在程恪懷裡,只笑,不答話也不抬頭,程恪吸了口氣,又吐出來,長長的嘆了口氣,

「你也太無法無天了些,我說咱們是天生一對,換了別人,哪裡容得下你?哪裡知道你的好?往後就咱們兩個一處守著,聽話,啊?千萬就再轉那些無法無天的念頭了,聽到沒?」

李小暖一邊笑一邊在程恪懷裡點著頭,

「這話也就跟你說說,換了別人,我規矩著呢。」

程恪想了想,臉上露出粲然笑容,低下頭,咬著李小暖的嘴唇正要吻下去,車子頓了頓,停住了,洛川在外頭稟報著:

「爺、少夫人,大慈雲寺到了。」

李小暖忙推開程恪,轉過身,急急忙忙的找著靶鏡,理著頭髮妝容,程恪悻悻然的鬆開李小暖,沉聲答應著,看著李小暖匆匆忙忙的整理好了,才跳下車,回身扶著李小暖下了車。

大慈雲寺前,彷彿比去年還要熱鬧幾分,遠山帶著眾小廝、長隨,圍在七八個丫頭婆子外面,一起簇擁著程恪和李小暖,往大慈雲寺走去。

時候還早,可寺內已經到處是穿著長衫、四下看著燈籠的士子文人。

婆子、丫頭略落後幾步,跟在程恪和李小暖身後,遠山等人圍在外圈,小心拱衛著,李小暖握著程恪的手,轉頭打量著周圍,見周圍男男女女,牽著手成雙成對者滿目皆是,這才放下心來,握緊了程恪的手,趕了半步,靠近程恪些,一齊邊走邊看著,往寺里走去。

剛走了幾步,迎面就看到周景然穿著件銀白緙絲面銀狐里斗篷,背著手,站在前面一叢燈籠旁,臉上帶著笑容,正遠遠看著兩人,側妃戴氏穿著件銀紅織錦鍛灰鼠斗篷,站在周景然側后,溫婉的笑著,看著周景然,又隨著周景然的目光,看向程恪和李小暖,身形轉動間,頭上的嵌金鋼石步搖閃爍出璀璨的光芒來。

李小暖怔了一下,輕輕拉了拉程恪,程恪頓住腳步,看著李小暖,輕輕咳了一聲,低低的說道:

「我,剛才忘了和你說了,小景要跟咱們一處……看燈。」

李小暖笑著點了點頭,程恪捏了捏李小暖的手,兩人迎著周景然走了過去。

戴氏仔細的打量著李小暖,李小暖鬆開程恪,恭敬的深曲膝給周景然見了禮,又和戴氏見著禮,戴氏站在周景然身後,微微曲膝還著禮,周景然從眼角瞄了戴氏一眼,轉頭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小暖妹妹比前年長高了不少。」

咳,真不怪小閑,點一直抽,一登錄就說出錯了,唉,收磚頭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