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八三章喜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上前半步,陪著笑回道:「回少夫人,依常例,廚房多出來或是撤下來的菜,挑些好的給他們吃。」李小暖遠遠看著戲台,暗暗嘆了口氣,轉頭吩咐著婆子,「那都是些冷盤了,你去廚房傳話,讓他們做幾個...

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程恪正睜大眼睛,滿臉嘆服的聽著簾外千月的回話,這千月,還真把人家屋裡的丫頭都打聽清楚了!見李小暖看向他,忙轉過頭,笑著說道:

「這林懷業我見過幾次,是個難得的,配得上。」

李小暖舒了口氣,挑著眉梢,努努嘴,示意程恪吩咐千月,程恪興緻一下子高漲起來,輕輕咳了一聲,沉聲吩咐道:

「辛苦你了,還有件差使,極重要,也得趕緊辦,還得辦好了,遠山和洛川該成親了,兩個人也都有了中意的人,就是少夫人身邊的竹葉和竹青,這兩件喜事,就交給你張羅去,你記著,不是指婚,是依著平常人家婚嫁規矩,三媒六禮,一道也不能少了,這大媒人,你也一起做了吧,等會兒出去,就先去和遠山、洛川說一聲去,出了十五,就趕緊張羅起來吧,換庚帖、下小定,正經不少事,就辛苦你了,回頭你成親的時候,讓他們兩個好好謝你。」

千月猛的抬起頭,睜大眼睛,愕然看著綃紗簾內模糊的程恪和李小暖,瞬間就反應了過來,急忙叫道:

「讓我做媒人!?這不行!這怎麼行?!我……」

「你最合適!趕緊先去傳話,這事一定要辦好,去吧去吧。」

程恪打斷了千月的話,斷然揮手吩咐道,

「能做媒人的,可是結親兩家都敬重的人,你看看,王爺還做過好幾回媒人呢,這事不委屈你。」

李小暖笑眯眯的接了一句,

「爺!不是為了這個,我……」

「你什麼你?還有誰能比你合適?好了,趕緊下去傳話吧,大喜的事,讓他們兩個好好請你喝一杯。」

程恪不容千月再分說,連連揮著手,千月重重的咽著口水,滿臉苦惱的蹭出了清漣院,垂頭喪氣往外院找遠山和洛川傳話去了,唉,這接的都是什麼差使?!越接越不上路。

初五日,是汝南王府待客的日子,李小暖天不亮就起來,先帶著蘭初、田嬤嬤,坐著轎子各處查看妥當了,回到清漣院,程恪已經走了,李小暖一個人吃了早飯,換了件粉紫素鍛緊身小襖,一條白底滿深淺紫色碎花寬幅曳地裙,系了條深紫宮絛,外面穿了件深紫底緙絲面白狐里斗篷,出了清漣院,往正院去了。

辰末時分,各家女眷的車子陸續到了二門外,李小暖帶著丫頭婆子站在二門內,微笑著客氣的迎接著各家夫人小姐。

鎮寧侯夫人到的最早,下了車,看見李小暖,忙親熱的迎了過去,拉著李小暖的手,熱熱絡絡的說了幾句家常話,瞄見姚國公夫人、嚴丞相夫人的車子到了,忙示意著李小暖,自己跟著待客的婆子往裡面花廳進去了。

嚴丞相夫人的車子在前,李小暖忙上前幾步,扶著嚴丞相夫人下了車,嚴丞相夫人滿眼笑容,上下打量著李小暖,

「有一陣子沒見著你了,前兒還想叫你到我們府上玩一天去,可一想,你那婆婆是個最會偷懶的,這大過年的,只怕你一步也走不開。」

「夫人想到了,就該打發人來叫我才好呢,也好讓我借著這個到夫人身邊躲一天懶去!」

李小暖扶著嚴丞相夫人,滿是遺憾的回著話,嚴丞相夫人高聲笑了起來,伸手拍著她的手臂,

「可不是這個理兒,往後你想躲懶了,就跟我說,我天天接你過去玩去,你這孩子,比婉兒還可人疼。」

李小暖笑著送了幾步,看著待客的婆子引著嚴丞相夫人進去了,才回過來,迎著姚國公夫人曲膝見著禮,客氣的謝道:

「前兒勞您空跑一趟,那幾本書極好,我看的都放不下呢。」

姚國公夫人眼睛里閃過絲亮光,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明朗起來,伸手拉了李小暖,

「世子妃喜歡我就放心了,來,」

姚國公夫人回身叫了緊跟在自己身後的姚四小姐,

「快給世子妃見禮,這都是世子妃疼你。」

姚四小姐滿臉歡喜的深深曲膝見著禮,李小暖笑著抬手示意著,轉頭看著姚國公夫人,

「四小姐這樣的好姑娘,誰見了都愛呢,夫人先進去喝杯茶,等會兒有空了,咱們再說話。」

姚國公夫人滿眼喜色的連連答應著,別了李小暖,跟著婆子往後面花廳進去了。

李小暖站在二門裡,迎了各家女眷,讓著大家往花廳進去,直到巳正時分,看看人到的差不多了,才腿腳酸軟的帶著眾丫頭婆子往花廳進去了。

花廳前面搭著戲台,正熱熱鬧鬧的演著出新出的雜劇,李小暖遠遠看著台上小丑扮相的戲子曲著腿,擠眉弄眼賣力的裝著侏儒,微微頓住腳步,竹青順著李小暖的眼神,笑著解釋道:

「這叫矮子功,聽說極難練,咱們府上請的這個戲班子,最擅長這個。」

李小暖輕輕『嗯』了一聲,轉眼看著台後一個個手臉凍得通紅的琴師鼓手,轉頭看著竹青問道:

「廚房裡給戲班子這些人準備了什麼吃食?」

竹青稍稍怔了怔,轉頭看向身後跟著的婆子,那婆子忙上前半步,陪著笑回道:

「回少夫人,依常例,廚房多出來或是撤下來的菜,挑些好的給他們吃。」

李小暖遠遠看著戲台,暗暗嘆了口氣,轉頭吩咐著婆子,

「那都是些冷盤了,你去廚房傳話,讓他們做幾個鍋子給戲班子送過去,多出來的菜可以用,剩菜就不要用了,做豐盛些,還有,讓柴炭房多送幾個炭盆到戲台上去,往後府里過年再請戲班子,就照這個例。」

婆子恭敬的答應著,急忙奔下去傳話了。

竹青歪著頭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戲子同娼,他們在外頭,還有其它府里,比咱們府上還差遠了呢,少夫人總比別人慈悲些。」

「我也不是慈悲,就是眼睛所及處,不想讓自己看到苦難罷了。」

竹青有些不解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耐心的解釋道:

「比如剛才,咱們看著那些戲子,冷成那樣,再吃些冷盤,臉色必定不好,與其這樣,不如送兩個炭盆,送些熱飯菜,讓他們舒服些,那氣色必定要歡喜的多吧?咱們又不在乎那幾盆炭、一點吃食,用不在乎的東西換了滿眼喜色,哪裡不好了?!」

竹青一邊笑一邊點著頭,

「少夫人說的極是,倒是咱們賺了。」

一行人進了喧鬧的花廳,李小暖一路微笑著、客氣的打著招呼,往花廳東邊最里處的主桌進去了。

李小暖站在主桌旁邊,一邊留神侍候著王妃和主桌上的老夫人們,一邊留意著其它各處,緊張忙碌著侍候招待著眾人。

一時宴席結束,丫頭婆子們來回穿梭著,飛快的收拾好花廳,重又擺了桌几,奉了茶水點心上來,有些女眷就開始陸續起身告辭,李小暖忙著送出各家女眷去,有點頭別過的,有送到花廳門口的,有的直送到出了花廳幾十步……

留下來的幾家女眷三五成群,一多半圍著王妃團坐著,說著閑話,有些找了處舒適的角落,負暄坐著說著閑話,有些聚在戲台前,專心的看著雜劇,大概是想看完這齣戲再回去了。

李小暖看著一片安閑的花廳,緩了口氣,忙轉到旁邊的倒座間里,竹青早就帶人備好了飯菜,李小暖坐下來,喝了半碗湯,吃了幾口飯就放下了,竹青一邊探頭關注著花廳里的動靜,一邊笑著勸道:

「少夫人歇一歇再過去不遲,我讓蟬翼、玉板在花廳聽著動靜呢。」

「嗯。」

李小暖答應著,慢慢喝了杯茶,稍歇了一會兒,站起來往花廳進去了。

姚家四小姐坐在戲台前,專註的聽著戲,一會兒擰眉一會兒歡笑,李小暖遠遠看著,微笑起來,到底是小姑娘家,就是有心事,也不過就那一會兒。

姚國公夫人附在王妃那一圈人最外邊,手裡端著杯子,彷彿在極專心的聽著眾人的閑話,眼神卻不停的溜向花廳門口,見李小暖進來,忙放下手裡的杯子,剛要站起來,又急忙頓住,彷彿只是挪動一下般又安穩的坐回去,端起空杯子,一邊盯著李小暖,一邊將杯子放到嘴邊抿著。

李小暖遠遠看著幾處看戲、說閑話的女人堆,吩咐丫頭婆子上了幾壺新茶,換了幾樣點心,又讓人送湯水進來,張羅完了,才緩步往王妃處走過來,隔著人群,看著王妃和幾家老夫人說得正高興,也不近前,彷彿隨意的挨著姚國公夫人坐下來,笑著陪她說起了閑話。

「……前兒我們爺回來,說是見到了跟唐家三公子交好的那位林家大少爺,誇了好幾句,什麼人品好,才學好,脾氣好,人長得也好,竟是處處都好。」

「林家?」

姚國公夫人一時反應不出這林家是哪家,

「就是威遠侯林家,這位林大少爺說是二房嫡長子,叫什麼林懷業,我們爺平時可是難得誇獎誰。」

李小暖一邊說著話,一邊仔細的看著姚國公夫人,姚國公夫人凝神仔細想了想,看著李小暖笑了起來,

「我也想起來了,就是刑部侍郎林大人家長公子。」

..

這會兒,閑家窗外陽光燦爛,冬天裡能曬在陽光下,真是幸福埃

嗯,如果再有粉有賞,那就更是錦上添花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