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八一章一起做媒人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去,又翻了翻其它幾本,不經意的問道:「姚國公府上送過來的?」「你知道這事?」「嗯,小景今天和我說的,他說姚國公求到了他那裡,他就指點到了你這裡。」「姚家四小姐的親事?」「...

四個人說笑著,嚴氏起身叫了丫頭婆子進來,換了茶水,又送了幾道點心、湯水,說話間,天色漸晚下來,外頭婆子進來稟報,程恪和鄭季雨已經在二門外等著了,幾個人到春渚院和周夫人道了別,嚴氏陪著,奶娘、丫頭、婆子跟在後頭,一路往二門去了。

古雲姍、古雲歡看著奶娘帶著孩子上了車,李小暖轉頭看著嚴氏,低聲問道:

「古蕭送大姐姐回去?」

「嗯,本來二姐姐要送大姐姐回去的,我想著二姐姐孩子小,再兜一圈不合適,倒不如讓古蕭送送的好。」

嚴氏笑著解釋道,李小暖笑著『嗯』了一聲,沒再說話,嚴氏轉頭看著李小暖,想了想,低聲問道:

「你明年還能回來不?」

「哪能年年回來的,明年若沒什麼事,初二我就不回來了,挑個合適的時候,我接你們三家過去說話就是。」

「嗯,那我明年初二回趟娘家。」

「極是應該,嚴丞相可是一趟也沒接過回門姑娘呢!」

李小暖抿嘴笑了起來,嚴家上下兩代人,可就嚴婉這麼一個姑娘!嚴氏也跟著吃吃笑起來,兩人讓著古雲姍、古雲歡上了車,嚴氏扶著李小暖上了車,一行幾輛車緩緩出了二門,往外行去。

程恪在大門口上了車,兩人一路低低說著話,回到府里,到正院請了安,略坐著說了幾句話,就告退回清漣院歇下了。

初三日黎明時分,李小暖陪著王妃,啟程往福音寺燒香去,程恪將兩人送出城門,看著車隊走遠了,轉回來去了景王府。

從福音寺燒香回來,天已落暮,李小暖侍候著王妃歇下,轉回清漣院時,程恪還沒有回來。

蘭初在院門口迎著李小暖,李小暖裹著斗篷,一邊沿著抄手游廊緩步往裡走著,一邊疲倦的問道:

「孫嬤嬤怎麼樣了?」

「身子還好,今天一早說想回去看看,我就讓蟬翼帶著幾個小丫頭,陪著她去了趟古府,聽蟬翼說,嬤嬤陪著周夫人說了大半個時辰的話,又在老祖宗靈位前坐了大半天,回來時神情歡喜,少夫人放心。」

「嗯。」

李小暖舒了口氣,孫嬤嬤去年秋天裡病了一場,好了之後就有些力不從心,她就免了她的差使,讓她和魏嬤嬤搬到一處住著去了,她是李老夫人自幼的婢女,和李老夫人這個情份,沒人比得了。

「孫嬤嬤和魏嬤嬤,若是想到哪裡去,你只管安排妥當的人跟著,讓她們去就是。」

蘭初答應著,笑著說道:

「還有件事,得請了少夫人示下,今年上午,姚國公夫人到咱們府上,說是專程來拜望少夫人的,聽說你和王妃去了寺里,就強留了份禮單下來,我想著咱們府上和姚國公府上也是常來常往的,姚國公夫人又是年長之人,若是硬退回去,倒傷了姚國公夫人的臉面,就先收下了,少夫人看?」

李小暖怔了下,姚國公夫人專程拜會她?還帶著禮單來,有什麼事?出什麼事了?

「你先把東西拿進來我瞧瞧。」

蘭初答應著,掀起帘子,李小暖進了暖意融融的室內,舒服的嘆了口氣,由著竹青去了斗篷,先進去沐浴洗漱了,鬆鬆綰了頭髮,換了身蔥黃素綾半舊衣裙出來,接過茶喝了幾口,玉扣抱了只黃花梨箱子進來,

「少夫人,這是蘭初姐姐送進來的。」

李小暖示意著,玉扣將箱子放到榻上,打開來,李小暖探過頭去,箱子里整整齊齊的放著十來本黃舊的古籍舊本,李小暖伸手取出來,一本本翻看著,疑惑起來,姚國公夫人怎麼想起來送這些東西給她?

正慢慢翻看間,外頭小丫頭稟報著,帘子掀起,程恪一身寒氣,大步進了屋,李小暖忙起身下了榻,程恪伸手制止著她,

「我身上都是寒氣,你穿得單薄,別凍著你。」

李小暖笑著頓住腳步,心底微微升起股暖意來,程恪扔了斗篷,脫了外面的長衫,這才伸手攬著李小暖坐回到榻上,

「回來多長時候了?累著了沒有?」

「早回來了,你看看這個。」

李小暖靠著程恪,用手指點著榻上的箱子和那十來本古籍,程恪伸手取過一本,翻了幾頁,放回去,又翻了翻其它幾本,不經意的問道:

「姚國公府上送過來的?」

「你知道這事?」

「嗯,小景今天和我說的,他說姚國公求到了他那裡,他就指點到了你這裡。」

「姚家四小姐的親事?」

「嗯。」

程恪答應著,轉頭看著李小暖,聲音隨意中帶著幾分傲然,

「這不過一句話的事,你若覺得這幾本書還好,只管收著,到時候就幫她出個頭,她願意嫁誰家,你給保個媒就是,咱們又不在乎那個王府。」

李小暖歪著頭想了一會兒,輕輕挑著眉梢,往程恪懷裡擠了擠,莞然笑了起來,

「我倒有戶好人家,你把千月借給我用用。」

程恪嚇了一跳,

「你要把她許給千月?這可不合適!」

「你想到哪兒去了?千月的親事,我是一直想著,還沒頭緒呢,等有了頭緒再和你商量,我讓千月幫著查些人。」

程恪舒了口氣,

「現在就叫他過來?」

「太晚了吧?」

李小暖遲疑起來,

「不晚。」

程恪揚人叫了竹青進來吩咐了,看著竹青答應著出去了,突然笑了起來,低頭看著李小暖問道:

「千月竟然戴起簪子、玉佩來,你是怎麼勸動他的?」

「哪裡勸他了,我就是和他說,他連個簪子也不戴,定是因為生得太好,若戴了簪子、玉佩這些俗物,怕污了他那天生的顏色,隔天他就戴上了簪子。」

程恪高高的挑著眉梢,抱著李小暖,笑倒在榻上,李小暖伸手攬著他,也跟著他笑成一團。

程恪笑了好大一會兒,才舒過口氣來,

「千月自小孤苦,又跟了那麼個怪師傅,就長成現在這樣,性子清冷,脾氣古怪,往後你留心些,給他娶房好媳婦。」

「嗯,」

「說到這個,還有件事,得跟你商量。」

程恪抱著李小暖坐起來,話還沒說出來,又笑了起來,

「都是喜事,你身邊的兩個大丫頭,竹青和竹葉,今年都滿了十八歲了吧?」

李小暖仰頭看著他,也不答話,只等著他說下去,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

「有人比你我還清楚著呢,洛川前兒求了我,說想求了竹青回去,我看他還算誠心,就答應他,替他求求你。」

李小暖驚訝的眨著眼睛,伸手點著程恪眉間,

「往日你做賊,都是洛川做幫凶的?」

程恪低頭頂著李小暖的手指,笑著只不答話,李小暖收回手指,窩在程恪懷裡,懶懶的說道:

「我的丫頭嫁人,都得自己看著中意了才行呢,這事,只看竹青自己的意思,明天我讓蘭初去問問她。」

「你那個丫頭,叫竹葉的,也該嫁人了,不如一起問問,南海和昆河一個家裡給看好了一個,一個也是自己有了中意的人,就剩遠山了,這四個小廝裡頭,就數遠山最老成,要不你一起問問,把竹葉嫁給遠山算了。」

程恪牽線牽出興緻來了,李小暖頭頂在程恪懷裡,笑出了聲,連連點著頭答應著,兩人又說一會兒話,程恪起身往凈房沐浴洗漱去了,李小暖叫了蘭初進來,笑著交待了下去,又吩咐她和竹青、竹葉商量著,出了十五,好好挑些小丫頭進來侍候著。

程恪散著頭髮,穿了件淡黃長衫出來,坐到榻上,由著李小暖胡亂綰了頭髮,剛喝了幾口茶,外頭小丫頭稟報著,千月已經候在院子外頭了。

程恪轉頭看著李小暖,

「讓他進來在帘子外聽吩咐吧,今天外頭冷得很。」

李小暖笑著應了,命人放下廂房門口的綃紗簾,自己進去取了件長衣穿了,小丫頭引著千月站在廂房簾外,程恪隔著帘子吩咐道:

「少夫人有事要吩咐你,安排妥當的人,用心做好。」

「是。」

千月躬身答應著,李小暖看了程恪一眼,聲音和緩的吩咐道:

「你讓人去查查威遠侯林家嫡支的幾房中,有幾個還未議親的適婚子弟,都叫什麼,多大年紀,生得如何,脾氣性格如何,才情如何,父母兄弟如何,外頭口碑如何,有什麼傳言沒有,有幾個通房丫頭,貼身侍候的丫頭,是從小侍候的,還是隔兩年就換的……」

程恪嘴裡的茶水『噗』的噴了出來,拉過李小暖手裡的帕子,一邊擦著手,一邊揚聲吩咐著千月,

「你家少夫人要當媒人,你看著打聽去,越細越好,少夫人的脾氣你也知道,去吧去吧。」

「是。」

千月擰著眉頭,耷拉著肩膀,悶悶的答應著,跟著少夫人乾的活,越來越不象個殺手。

千月告退出去,程恪一邊想一邊笑一邊搖著頭,李小暖斜睇著他,程恪擺著手說道:

「我沒笑你,真沒笑你,姚家若能和林家結成親,自然是再好不過,就是林家那一頭,有些難辦,咱們和林家,搭不上話。」

今天提前啦,捂嘴笑,鼓勵下吧!

明早9點更,能準時更新,真是幸福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