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七九章聚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起來,忙點著頭誇獎道:「墨兒真懂事,不愧是哥哥,真是個好哥哥。」墨兒挺了挺胸膛,努力屏著止不住的笑容,周夫人抱著掙扎著又要往古雲歡身上撲去的鄭哲天,站了幾次沒站起來,李小暖忙幾步搶到周夫人...

今年王府守歲移到了花園湖邊的暖閣里,預備得比哪一年都豐盛,唱小曲的、演雜劇的、各類百戲,一樣不落的請了個遍,都預備著,只看老太妃喜歡看哪一樣,隨時傳喚,王爺又讓人預備了各色桶子花和盒子花,準備著用小船在湖面上放煙花給老太妃看。

一家五口人,熱熱鬧鬧的守著歲,亥初放了煙花,老太妃畢竟上了年紀,連打了幾個呵欠,困倦起來,就要回去歇著,王爺忙親自侍候著老太妃穿了鞋子,看著程恪和李小暖送了老太妃回去,轉了彎看不到了,才轉回來,讓人開了窗戶,聞著滲著硝煙味兒的冷冽氣息,慢慢喝著酒,和王妃說著閑話,直守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祭了祖,程恪和王爺一處,李小暖侍候著王妃,分別往宮裡朝賀元旦去了。

周景然下了轎子,微笑著一路拱手和眾人打著招呼進了大殿,在離大殿最近的品級柱前站住,左右轉頭尋找著程恪,姚國公早就進了大殿,遠遠瞄著周景然,見他站定了,忙緊走幾步過來,恭敬的長揖見著禮,

「景王爺,新年大吉。」

「姚國公大吉。」

周景然忙笑著客氣的回著禮,姚國公堆著滿臉笑容,左右瞄了瞄,往周景然身邊稍稍靠了靠,也不多寒喧,直截了當的哀求道:

「爺,求爺救救我家姑娘,這年前,徐家照著女婿的例送了年禮來,雖說沒說什麼,可爺知道……爺,您無論如何得救救我們一家。」

周景然臉上呆了下,皺起眉頭來,轉頭看著姚國公,姚國公滿眼哀求的看著周景然,看那樣子,要不是人多,只怕早就跪在地上磕頭不止了,周景然無奈的嘆了口氣,低聲說道:

「你這疼孩子也疼得過了些,你……」

「爺,求您了。」

姚國公身子往下曲了曲,低低的哀求道,周景然皺著眉頭,看著極遠宮門處,正往這邊走過來的汝南王和程恪,心念微動,轉頭看著姚國公說道:

「你也別求我,這男婚女嫁的事,我可沒功夫管去,我給你指條明路,汝南王世子妃,你夫人總該認識吧,去求她去。」

姚國公呆怔著,臉色更加晦暗下來,哭喪著臉,看著周景然哀求道:

「爺,我家裡那丫頭,哪裡配得上世子爺!求爺另外指條路吧。」

周景然一口氣堵在喉嚨里,哭笑不得的抬手點著姚國公,

「你!想哪兒去了!?世子爺也就世子妃配得上,你倒想呢!我已經指了路給你,求不求隨你。」

周景然抬腳就要迎著汝南王和程恪過去,姚國公也顧不得其它,急忙伸手拉住周景然的衣袖,

「爺,我去我去,爺再指點指點,送些什麼東西,才能合了世子妃心意?」

周景然頓住腳步,

「聽說世子妃愛讀書,什麼珍本古籍的,大約合適。」

姚國公鬆開周景然,躬身謝了,瞄著左右,往後退到自己的品級柱旁邊,遠遠看著神情隨意親熱的說笑著的周景然和程恪,仔細琢磨了一會兒,心底漸漸明白起來,面容也跟著舒緩輕鬆下來。

年初二是出嫁女兒回門的日子,頭天晚上,王妃親自看了一遍李小暖的回門禮,想了想,又讓人添了幾樣東西,才滿意的點頭過了。

第二天一大早,程恪陪著李小暖到正院辭了王妃,上了車,往古府行去。

古蕭和鄭季雨早就迎在了大門口,程恪跳下車,和兩人見著禮,讓著進了府,李小暖的車子繼續往裡行,到二門裡停了下來,嚴氏迎上來,伸手扶著李小暖下了車,笑著說道:

「大姐姐和二姐姐剛剛到了,就等你了。」

李小暖笑應著,和嚴氏一路說著話,起往周夫人居住的春渚院走去。

古雲姍和古雲歡接到了春渚院門口,硯兒也跟在後面,歡快的跟著似模似樣的見著禮,李小暖和古雲姍、古雲歡見了禮,伸手牽著硯兒,一行人熱熱鬧鬧的往正屋進去了。

正屋裡,周夫人坐在榻上,懷裡抱著半歲大的鄭哲天,鄭哲天流著口水,拚命蹬著腿腳,舞著雙手,極力要撲向咯咯笑著,在屋裡追著跑著的鄭哲遠和金玉書,墨兒哥哥模樣十足的跟在玉書後面,一邊跑一邊叫:

「玉玉,阿遠,你再跑,再跑,哥哥生氣啦!」

滿屋的丫頭婆子緊張的盯著三個孩子,生恐碰了磕了一星半點去。

跑在前頭的鄭哲遠看見掀簾進來的古雲歡,歡笑著撲了過來,

「母親!」

古雲歡急忙蹲下身子,伸手抱住鄭哲遠,跑在後頭的玉書也咯咯笑著,張著手往古雲姍懷裡撲去。

墨兒額角滿是汗珠,奔到古雲姍面前,咬著手指看著在古雲姍懷裡扭來扭去的玉書,轉頭看著硯兒,嚴氏蹲下身子,張著手笑著說道:

「來,讓舅母抱抱墨兒!」

墨兒搖了搖頭,把手指從嘴裡取出來,看著嚴氏認真的說道:

「我長大了,不要你抱,也不要母親抱。」

嚴氏笑得幾乎站不起來,忙點著頭誇獎道:

「墨兒真懂事,不愧是哥哥,真是個好哥哥。」

墨兒挺了挺胸膛,努力屏著止不住的笑容,周夫人抱著掙扎著又要往古雲歡身上撲去的鄭哲天,站了幾次沒站起來,李小暖忙幾步搶到周夫人面前,扶著她站起來,周夫人一邊輕輕的拍著鄭哲天的後背,一邊笑著嗔怪道:

「你個淘氣的,鬧得外祖母都抱不住你了。」

旁邊侍立著的奶娘遲疑著想上前接過,李小暖輕輕擺手制止著,周夫人抱著鄭哲天走到古雲歡面前,卻又捨不得將孩子遞給她,只靠著她,由著鄭哲天伸手去抓古雲歡頭上的絨花。

幾個人忙得顧不上見禮、說話,只顧盯著滿屋裡奔來跑去的幾個孩子,叫著、笑著、擔心著,合著孩子的咯咯笑聲,大叫聲,熱鬧得屋子、院子都顯得狹小起來。

熱鬧的時候過得極快,彷彿一轉眼間,廚房就送了飯菜上來,這頓飯也吃得凌亂而熱鬧無比,幾個孩子輪流或是同時出著狀況,滿屋的丫頭婆子團團忙著,總算侍候著眾人吃完了飯。

玩累了的孩子們吃了飯沒多大會兒,一個個就睏倦的打起呵欠來,周夫人也滿臉疲倦,看著孩子們一個個由奶娘抱下去睡了,打發著李小暖等人往嚴氏院子里說話去,自己歪在榻上睡下了。

嚴氏引著李小暖、古雲姍、古雲歡三人,一路往自己院子里走去。

三個人舒舒服服的在東廂榻上坐了,小丫頭奉了茶、蜜餞等種色小食點心上來,嚴氏屏退了丫頭婆子,站在榻前,讓著大家,古雲姍笑著止住她,

「你也別這麼忙著,坐過來咱們一處說說話,剛吃了飯,誰還能吃得下這些東西?你坐下吧。」

古雲歡、李小暖也跟著讓著嚴氏,嚴氏應了,坐到榻上,李小暖取了兩個靠墊給她,嚴氏舒服的靠著坐下,幾個人說著閑話,古雲姍笑著說了和程敏盈合夥要做的生意,李小暖微微擰著眉,仔細想了想問道:

「你把握有多少?」

「七八成吧,她那間鋪子,雖說待客是傲慢得太過了些,可勝在賣東西斤兩極足,買一斤送半斤的,可真真是王府、侯府的氣派,」

古雲姍說著,帶著絲苦笑搖了搖頭,

「再說,那鋪子里的藥材,都是汝南王府那頭幫著買的貨,都是極好的藥材,一等的貨賣二等的價,這樣子做生意的,這口碑倒真真是差不了,有這個墊底,這底氣還是有些的。」

李小暖挑著眉梢,失笑起來,微微直起身子,看著古雲姍,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這若是雜貨鋪子、點心鋪子,這麼做生意是好事,可這藥材鋪子,就講究個精準,他這葯多給了,有什麼用?那葯是能多吃的?」

嚴氏聽了,『撲嗤』一聲笑了起來,古雲歡也笑著搖著頭,

「我是個不會做生意的,看這樣子,程大姐姐乾脆就是個不管還好,越管越亂的!」

古雲姍笑了一陣子,接著說道:

「她那間鋪子,位置好,這些年,口碑也好,就是一來待客過於傲慢,二來門臉也太小了些,若能頂下隔壁的分茶鋪子,打通了,再尋個高明些的大夫坐堂,這生意不怕好不起來。」

李小暖仔細想著,點了點頭,看著古雲姍,出著主意,

「你說那分茶鋪子後頭還有處三進的院子,不用起來就可惜了,你看看這東城銀孩子藥鋪,那一味咽喉葯,賣了多少銀子去,不如這樣,我回去托程恪想想法子,看看能不能從太醫院那邊求一味這樣的成藥方子過來,你找些人,就在那院子里做成成藥來賣,過個半年一年的賣出名氣來,可不比什麼都強!」

古雲姍眼睛亮了起來,拍著手說道:

「這可是求也求不來的好事,若再有了這個,這生意,我就有了九成的把握了!」

「我再告訴你。」

李小暖也興緻勃勃起來,

「你那坐堂的大夫,診金上頭,你貼補一半出來,還有,你呀,一個月里排出那麼一天兩天來做義診,大夫的診金你來付,專給那些貧苦無著的人家診病,這藥鋪,慈悲的名聲若是有了,這銀子可就跟著來了。」

今天總算雙更啦,可還是晚了十分鐘,想要粉,又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晚了啊,唉,閑是要呢?還是要呢?還是要呢?

好糾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