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七八章憂喜間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青了幾十歲,老祖宗戴兩枝還是三枝?」「一枝就夠……」老太妃話沒說完,就反應過來,坐直身子,抬手點著李小暖,「我這把年紀了,戴什麼花?不用!」李小暖笑得坐到榻上,轉頭吩咐著白嬤嬤...

春節一天比一天臨近,各家收齊了莊子里的年貨,你送我我送你的來回饋贈著,各府門前來來去去、裝滿了各色土產的車輛,給春節平添了無數喜氣。

可姚國公府門前停著的幾輛大車,卻給姚國公一家送來了滿府的陰霾,徐府大管家拿著大紅稟帖,恭敬客氣卻極其強硬的留下了幾車節禮,徑直回去了,姚國公拿著紅通通熱炭般燙手的稟帖禮單,苦得臉都團成了一團。

這帖子、這禮單,處處照著未婚女婿的的講究來,可人家畢竟沒有明說,這禮,若退回去,就是擺明與徐家無交無往,徐家背後,可站著徐側妃,徐側妃後頭,站著誠王……

姚國公耷拉著肩膀,拖著腳步進了正院,將稟帖禮單扔到桌子上,垂著頭唉聲嘆氣的思量著,姚國公夫人掂起稟帖,翻開看了兩眼,又拿起禮單急急翻開看了兩眼,唬得眼淚都出來了,急忙扔了稟帖禮單,衝到姚國公面前,兩隻手抓著他的肩膀搖著叫道:

「我告訴你,女兒是我的!誰敢把女兒往火坑裡推,我就跟他拚命!我拼了這條老命,也不能讓人害了我的女兒!」

「好了好了!我這不是正想法子的么?你叫什麼叫?叫什麼?」

姚國公推開夫人的手,『啪啪』的拍著桌子訓斥道,姚國公夫人忙鬆開手,從旁邊抄起把摺扇,一邊給姚國公急急的扇著,一邊陪著笑說道:

「好好,你慢慢想,好好想好好想,一定要想出法子來,啊?」

「你給我扇這涼風有什麼用?!」

姚國公不耐煩的揮著手,姚國公夫人忙收了扇子,小心醫旁邊,滿眼期盼的看著姚國公。

姚國公垂著頭,思量了半晌,重重的嘆了口氣,抬手點著稟報禮單,

「先收著吧,讓人放到庫房裡收好,千萬別動,這事,還得去求求景王爺,也只有他能有法子了。」

姚國公夫人急忙點著頭,

「大丫頭就是託了他的福,唉,你說,當初若是大丫頭和汝南王府的親事能成了,咱們家哪還有這樣的事?唉!都是咱們沒這個福份!」

「你也是老糊塗了!提這個做什麼?」

姚國公不耐煩的訓斥道,姚國公夫人也不理他,自顧自嘆著氣,

「也是,你看看如今這位世子妃,模樣就不說了,我就愛她那份溫和得體,讓人看著心裡就舒服,大丫頭到底差著不少。」

「好了好了,別說這些廢話!趕緊讓人把這些東西收起來,還有,你去趟庫房,找幾樣看得過眼的好東西出來,添到景王府的節禮里去,沒有白求人的理兒。」

姚國公夫人傷心的嘆了口氣,點了點頭,起身出去了,姚國公垂頭喪氣的坐在椅子上嘆著氣,他就小四這一個未嫁女兒了,若是這個女兒也順順噹噹的嫁出去了,他總可以省些心了吧?!

祭了灶,轉眼就是除夕了,雖說老太妃還是不肯在除夕晚上程氏族裡的家宴上露面,可過後的守歲,卻是願意出來的,汝南王心情比哪一年都輕快愉悅,一點點小事都能高興的哈哈大笑起來。

程家今年的除夕團圓宴比往年結束得都早,李小暖陪著王妃,剛把族內女眷送走一小半,婆子就過來傳了話,程恪已經在外頭等著李小暖,要一起往瑞紫堂請老太妃出來守歲去。

王妃急忙打發著李小暖趕緊過去,李小暖穿了斗篷,跟著婆子轉出花廳,程恪穿著件大紅緙絲面紫貂斗篷,背著手站在路中間正等著她,見她過來,程恪迎了兩步,伸手拉了李小暖的手,

「手有些涼,怎麼沒拿手爐?」

竹葉忙從後面遞了只紅銅席紋四方手爐過來,笑著稟報道:

「少夫人趕著過來呢。」

「嗯。」

程恪伸手接了手爐,用手試了試,遞到李小暖手裡,伸手攬過她,把她裹在自己斗篷里,笑著說道:

「還早呢,咱們走過去吧。」

「嗯。」

李小暖答應著,抱著手爐,往程恪身邊靠了靠,兩人偎依著,沿著掛滿了紅燈籠的林間石徑,往瑞紫堂走去。

竹青帶著眾丫頭婆子落後十幾步,遠遠跟著,今天是除夕夜,依規矩這一夜各家各戶家裡都要處處有光有火照到,明年一年家裡才好明亮興旺。

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突兀的說道:

「小暖,你好象長大了不少。」

李小暖呆了一下,挑著眉梢失笑起來,

「過了年我就十七歲了。」

李小暖彷彿想起了什麼,抬頭看著程恪,慢吞吞的說道:

「我從小就想著,嫁人一定不能早,要越晚越好,最好二十歲再嫁,我小時候就這麼一個願望!」

程恪睜大了眼睛,看著嘟著嘴,傷感的看著他的李小暖,眨了幾下眼睛,

「這個……這個……小暖,你看咱們兩個在一起多好,這幾天你想去哪兒玩?咱們今年還坐船看燈去好不好?你還想去哪裡?聽小曲?看雜劇?幻術?要不咱們打獵去?你看看,咱們在一處多少有趣,可比你年年過年在屋裡吃果脯看書有意思多了。」

李小暖頓住腳步,仰頭看著程恪,眯著眼睛說道:

「這話,我早就想問你了,怎麼往年我在家的事,你象是知道看到一樣,這裡頭有古怪,你倒跟我說說。」

程恪抬手捂著嘴,轉過頭一邊咳嗽著,一邊拖著李小暖只往前去,

「小暖你看,時候不早了,咱們得趕緊請老祖宗去,這事,說來話長,回頭再說,你看看,這滿府掛著的燈籠,象不象滿天星星落下來?今年的煙花聽說出了不少新鮮花樣,要麼今天晚上就讓人放了給你看?」

李小暖眯眯笑著,由程恪擁著,一邊往前走著,一邊不依不饒的追問著:

「你倒是說說啊?還有啊,每年夏天,我屋裡窗戶上糊的綃紗,都要整整齊齊的破上好幾回,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程恪左右轉著頭,李小暖抬腳踩在程恪腳上,用力轉著,

「我問你話呢?」

程恪手下用力,往上抱著李小暖,一邊笑一邊岔著話,

「這事……小暖,輕點輕點!這事真是怪……我也覺得怪,這事,咱們晚上回去再說,晚上回去細說,也不是大事不是,你還有什麼願望?你再想想,肯定還有別的願望,再好好想想。」

李小暖眯著眼睛笑著,正要說話,前面遠遠的狂奔過來一團反著光的紅色綢鍛,程恪和李小暖頓住腳步,呆看著越滾越近的反光紅球,離得近些了,才看清楚是紅福。

紅福遠遠看到李小暖,興奮的大叫著:

「糖妹妹!糖妹妹!糖妹妹!」

直衝過來,程恪忙摟著李小暖往旁邊閃過去,微微側著身子擋在李小暖和直衝過來的紅福之間,心底長長的舒了口氣,這紅福來得真是時候!

紅福衝過程恪和李小暖,連沖了七八步,才收住腳步,再轉回來,奔到李小暖面前,渾身熱氣騰騰的喘著氣叫道:

「糖妹妹,急急……了!」

「你等我等急了?」

李小暖從荷包里取了果脯,塞進紅福嘴裡,笑著問道,紅福重重的點著頭,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笑著說道:

「咱們得趕緊些了,紅福自己可出不了門。」

程恪笑著應著,李小暖示意著紅福,紅福咬著果脯,一邊走一邊圍著李小暖和程恪轉著圈子,一行人加快腳步,往瑞紫堂趕去。

到了瑞紫堂門口,紅福衝到前頭用力拍著門,還沒等拍到門上,門就從裡面打開了,白嬤嬤一身新衣,頭髮梳得溜光,簪著朵紅絨花,笑容滿面的曲膝見著禮,程恪和李小暖還了半禮,徑直往正屋進去了。

正屋還和往年一樣,到處是紅通通一片喜氣,只是今年屋裡錯落有致的放了許多盛開的水仙,和暖房裡養出來的紅艷艷的山茶花,襯得屋裡多了無數生機。

老太妃歪在榻上,捻著念珠,閉著眼睛念著經,李小暖抿嘴笑著,也不去斗篷,曲了曲膝,走到榻前,探著頭,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老太妃,老太妃睜開眼睛,看著李小暖訓斥道:

「你看什麼?」

「看老祖宗收拾好了沒有,這大過年的,老祖宗也要戴朵紅絨花才好看,您看看白嬤嬤,這花一戴,多少精神,一下子年青了幾十歲,老祖宗戴兩枝還是三枝?」

「一枝就夠……」

老太妃話沒說完,就反應過來,坐直身子,抬手點著李小暖,

「我這把年紀了,戴什麼花?不用!」

李小暖笑得坐到榻上,轉頭吩咐著白嬤嬤,

「嬤嬤把紅絨花拿過來,我侍候老祖宗戴上。」

白嬤嬤一邊笑著一邊用一隻極小的托盤託了只精緻的紅絨茶花上來,李小暖取過,遞到老太妃面前,笑著說道:

「老祖宗您看,這花扎得倒比真的還要好看,是茶花呢,您看,戴在左邊好,還是右邊好?」

程恪笑著接過小丫頭手裡的靶鏡,舉在老太妃面前,李小暖拿著花兒,在老太妃左右鬢角比劃著,老太妃來回瞄了兩眼,示意著讓李小暖戴在了右邊鬢角處。

白嬤嬤捧了深紅緙絲面紫貂斗篷過來,李小暖接過,侍候著老太妃穿了,和程恪一左一右的扶著老太妃出了院子,上了轎子往花園湖邊的臨水暖閣去了。

嗯,本來是想早點更的,可素,今天有第二更,晚一些,八點前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