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七五章回家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踢出了大帳,誰知道回來的時候,她阿爸硬是把她和她的丫頭行李扔下就跑,我著急回來,就讓洛川給她餵了點葯,放到馬背上,一路馱了回來,本來想讓她跟著行李走,可又怕萬一傳出什麼話來……這事,還是早點交到你手裡...

李小暖支著下巴,看著肖小小,想了一會兒,慢吞吞的問道:

「肖大小姐,你怎麼想起來要嫁給程爺,他到底哪一點好?」

「嗯……」

肖小小微微仰著頭,仔細的想了想,認真的說道:

「他長得好看,我是說男人裡面,要是跟你比,就沒法比了,他功夫好,我打不過他,嗯……還有……沒了。」

肖小小乾脆的說道,李小暖眼珠微轉,看著她問道:

「那要是有比他長得好看,比他功夫好,又是個男人,還沒成親,你要不要?」

肖小小眼睛亮了起來,遲疑了片刻,滿眼懷疑的看著李小暖,

「哪有這樣的人?不可能!」

李小暖眯著眼睛笑了起來,也不答她的話,直起上身,看著她轉了話題,

「聽說你和我們老祖宗還有些拐彎親戚,到底是個什麼親戚?」

「噢,我聽我阿爸說的,我阿**阿爸是老祖宗的同族侄兒。」

肖小小渾不在意的說道,李小暖眨了眨眼睛,看著她,認真的幫她算著輩份:

「那個程爺,是老祖宗的孫子,你外祖父是老祖宗的侄兒,你就是老祖宗的重孫女,論輩份,程爺可是你叔叔,我就是你嬸嬸!」

肖小小呆怔了下,立即點著頭,

「論倒是該這麼論的,不過我們山裡不講究這個!」

「山裡不講究,咱們京城可是極講究,你還是先叫我嬸嬸吧,來,我帶你去見老祖宗去,若是老祖宗不嫌煩,你就在她那裡住幾天吧。」

李小暖一邊說著,一邊站起來,穿了斗篷,吩咐竹青帶著肖小小那兩個圓嘟嘟的丫頭過來,一起往後園瑞紫堂去了。

李小暖將肖小小安置在瑞紫堂,出來剛走了沒多遠,正院的小丫頭就急急的找了過來,曲膝稟報道:

「少夫人,世子爺回來了,王妃催您趕緊過去呢。」

李小暖答應著,抬轎的婆子腳步加快,一路往正院過去了。

程恪心不在焉的坐在東廂榻上,一邊喝著茶,一邊躲閃著王妃摸摸這裡、拉拉那裡的手,眼睛不停的瞄著門口。

李小暖掀簾進來,程恪放下杯子,直起身子就要站起來,站到一半,又坐了回去,盯著曲膝見著禮的李小暖,滿眼的笑意。

程恪壓著性子,陪王妃又說了一會兒話,只說路上累了,就想回去好好睡一覺,一邊說,一邊站起來,誇張的伸著懶腰,打著呵欠,抬腳就要往外走,王妃急忙打發著李小暖,

「趕緊!你也回去,若實在不想吃飯,也要喝碗燕窩粥才行!可不能空著肚子睡,睡不沉,如今天冷了,看著他蓋好被子,別凍著,小恪愛蹬被子……」

這話吩咐得程恪悶『哼』了一聲,抬腳就往外走,李小暖滿臉笑容,垂著手,認真的聽著王妃的吩咐,王妃吩咐著李小暖,眼睛卻只盯著兒子,見他出了門,忙揮手催著李小暖,

「你也趕緊去吧,萬事當心些就是,快去快去。」

李小暖曲膝告退出來,程恪背著手,正站在抄手游廊拐角處等著她,見她出來,伸手拉著她,大步出了院子,上了轎,催著婆子一路快走的回到了清漣院。

兩人進了院子,程恪伸手攬了李小暖,低頭俯到她耳邊,感嘆萬分的低語道:

「可算回來了,再不回來,我都沒法活了。」

李小暖轉過頭,笑盈盈的看著他,慢吞吞的問道:

「肖家那位大小姐,可掂記著你呢。」

程恪一口氣窒在喉嚨里,急忙解釋道:

「小暖,這事,真跟我扯不上一星半點!她跟著她阿爸到我大營里來,大呼小叫的要找我打架,我一生氣,就把她一腳踢出了大帳,誰知道回來的時候,她阿爸硬是把她和她的丫頭行李扔下就跑,我著急回來,就讓洛川給她餵了點葯,放到馬背上,一路馱了回來,本來想讓她跟著行李走,可又怕萬一傳出什麼話來……這事,還是早點交到你手裡的好。」

「喂葯?」

「咳,」

程恪眼神閃爍著咳了幾聲,

「她不好好趕路,話多事也多,我就讓人喂她吃了點葯,讓她睡覺,省了好些事。」

李小暖頓住腳步,高高挑著眉梢看著程恪,程恪手下稍稍用力,一邊攬著她往裡走,一邊轉著話題,

「隨便找戶人家把她嫁了,實在不行,把她送到小景府上去,讓小景調教她,你別在她身上花什麼心思,小暖,咱們都快一年沒見面了,你跟我說說,我不在家,你天天都做什麼了?你給我寫的那信,太短了,沒說明白……」

「我每次都寫三頁紙!哪裡短了?」

「哪裡不短?一會兒就看完了,你是怎麼把老祖宗哄出來的?要不是老祖宗的指點,這仗只怕還得再打上一兩個月,那真要苦死我了,小暖,你想我沒有?」

李小暖也不再和他糾纏肖小小的事,兩人一路唧唧咕咕說著話,進了正屋。

竹葉早就帶人擺好了飯菜,李小暖推著程恪往凈房進去,

「你光顧著趕路,幾天沒洗澡了?人都臭了!」

「你陪我洗。」

程恪拖著李小暖不鬆手,一路把她拉進了凈房,竹葉跟在後面,悄悄揮手示意著凈房裡侍候的丫頭婆子退了出來。

程恪舒服的泡在大木桶里,仰著頭,由著李小暖給他洗著頭髮,眯著眼睛感嘆道:

「還是家裡好埃」

李小暖抿嘴笑著,把程恪的頭髮用水沖乾淨,取了梳子過來通著頭髮,程恪閉著眼睛,反過手來摸索著去抓李小暖,李小暖忙往後跳著,拉著程恪的頭髮吩咐道:

「好了,也換了幾遍水了,你也該洗好了,趕緊出來吃飯去。」

程恪從木桶里跳出來,也不叫人,自己抓了大綿帕子,胡亂擦著身子,李小暖上前接過帕子,給他擦乾身子,取衣服遞給他,程恪接過長衫披在身上,伸手抱起李小暖,大步往內室進去了,

「我什麼也不想,就想你,咱們先……。」

竹葉悄悄帶上門,帶著丫頭婆子退到外間,守著滿桌的飯菜,涼了撤下去,又讓人送了熱的來,又撤下去,再送上來……

直到下午過半,程恪才懶懶的揚聲叫著人,重又沐浴了,兩人才出來吃那不知道是第幾次送過來的飯菜。

李小暖臉上泛著紅暈,換了件淡粉底緙絲小襖,一條籠紗曳地裙出來,程恪懶洋洋的坐在榻上,笑眯眯的看著她進來,舒展著胳膊問道:

「你也餓了吧?我這會兒才覺得餓壞了!」

李小暖坐到榻上,接過碗湯慢慢喝著,抬頭看著吃得飛快的程恪,等他吃完了,笑著問道:

「那個肖大小姐,我把她暫時安置在瑞紫堂了,你準備把她嫁給誰?」

「隨你!誰都行,要是找不到合適的人家,就把她送到景王府去。」

程恪揮著手,李小暖眯著眼睛笑著說道:

「總是你帶回來的人,哪好隨意的,要找個合適的人家才行,我看,」

李小暖頓了頓,斜睇著程恪,程恪心裡升起絲警惕來,急忙擺著手說道:

「這事真跟我沒半點關聯!要不我現在就讓人把她送到景王府去!」

程恪說著就要跳起來,李小暖一把拉住他,被他拖得就要倒下去,程恪忙伸手抱了她,正要說話,李小暖伸手止住他,一邊笑一邊說道:

「你聽我說完,我是說,」

李小暖在程恪懷裡掙扎著要坐起來,程恪抱著她不肯鬆手,兩人往後倒到靠枕上,李小暖伏在程恪胸前,支著胳膊,慢悠悠的接著說道:

「肖大小姐剛到京城,也先別急著把人家嫁出去,不如找個人,先帶著她到京城各個好玩的地方看看、玩玩,這人家,慢慢再找也不遲。」

程恪微微抬起頭,滿眼疑惑的看著李小暖,

「你想做什麼?直說吧。」

「嗯,讓千月陪她到處走走吧。」

程恪猛的直起上身,睜大眼睛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眯眯笑著看著他,程恪一下子咳了起來,一邊咳一邊笑倒在榻上,

「這主意好!千月……來人!叫千月進來見我。」

竹葉在外頭答應著,急忙出去叫人傳話去了,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

「你先別急,咱們去瑞紫堂給老祖宗請安去,順便把肖大小姐接出來,當面交到千月手裡。」

程恪笑著點著頭,兩人起來,穿了斗篷,往後面瑞紫堂去了。

程恪仔仔細細的老太妃說著西南夷的大事小情,肖大小姐站在旁邊,一會兒看看程恪,一會兒看著李小暖,李小暖也不理她,只坐在老太妃身側,有一下沒一下的幫她捶著腿。

老太妃細細問了大半晌,面容有些悵然的看著窗外,李小暖示意著程恪,兩人轉了話題,又陪老太妃說了一會兒話,就帶著肖大小姐,起身告退了。

瑞紫堂外,小丫頭傳了話,千月已經在清漣院外候著了,程恪牽著李小暖,也不坐轎,兩人並肩一路走,一路低低說著話,緩步往清漣院走去,肖大小姐甩著帕子,東看看西看看,無聊的跟在後面。

遠遠的,清漣院門口,千月一身黑衣,頭上戴著支黑玉如意簪,長身直立,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等候著。

..

捂臉,今天又晚得厲害了,咳,啥也不說了,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