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七四章重託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口氣來,看著肖大小姐直截了當的問道:「聽說你父親把你交給我們爺,是要我們爺給你找個婆家嫁了?」肖小小怔了怔,急忙搖著頭說道:「不用找不用找,阿爸已經替我找好了,我就嫁給程爺,我看他就...

西南戰事漸了,強宗部被一路趕出了西南夷,程恪上了摺子,中間又夾了西南諸部的稟折,西南諸部首領告了罪,哭訴被強宗部**之深之切,如今兵將全無,強宗部又未傷根本,為防朝廷兵馬一退,強宗部又過來報復,求著皇上派兵駐守西南夷,皇上當即就准了駐兵,將北三路的兵馬暫時留在西南夷駐守著。

老太妃拎著西南夷的奏摺,撇了撇嘴,

「這耍的什麼花槍?西南諸部男男女女,會走路就能拿刀,能拿刀就會打仗,人又沒死光,什麼叫兵將全無?」

李小暖看著老太妃,擔憂的問道:

「皇上會不會也這麼想?」

「怕什麼!皇上只怕心裡早就想著駐兵西南夷了,那兩個小子想火中取栗,借西南夷牽制住北三路的兵力,只怕北三路也想著藉此駐兵西南夷,往後即了位,也就不用怕那兩個小子在南邊搗亂了,真是各有各的打算!」

李小暖輕輕咳了幾聲,

「老祖宗,您說話,也忌諱些。」

「咱們娘倆說話,還有什麼好忌諱的?」

「老祖宗,那您說,誰的勝算大?」

「皇上。」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景王和誠王。」

老太妃斜瞄著李小暖,伸手拍著李小暖的頭,

「這還要問?當然是小景!那是咱們家人,咱自己都信不過自己,別人還能信得過你?」

李小暖失笑起來,連連點著頭,

「老祖宗說得太對了,咱先得自己信得過自己才行。」

沒隔幾天,程恪的信兒就送到了府里,他十一月底趕回京城,王妃接到信兒,就開始數日子,一天天越數越慢,李小暖被她煩得乾脆天天理好家事,就借口老太妃叫她過去,天天到瑞紫堂躲清靜。

有盼頭的日子過得慢著也極快,轉眼就到了十一月底,到程恪返京前一天晚上,王妃下午起就指揮著眾管事婆子,準備這個點心、那樣菜品,直把廚房和點心房指揮著忙了一夜。

王爺一大早就去兵部喝茶去了,程恪回來,到宮裡交了差使,下一處就是到兵部交還用兵勘合。

這天一大早,王府家丁流水般回來報著程恪的行程,到城外三十里了,到城外十里了,快到城門了,進城門了,去宮裡請見了……

李小暖侍候在正院,陪著焦急萬分的王妃聽著兩刻鐘一趟的通傳,滿心的無奈,再怎麼通傳,不到午初也回不到家裡,就是不通傳,午初過後也一樣回到家了。

李小暖給盼得心焦的王妃重又泡了茶,正想找點什麼事分散分散她這份焦躁,小丫頭在門口通傳著,蘭初進來稟報道:

「王妃,少夫人,洛川求見少夫人,說是世子爺的交待,有東西要先交到少夫人這裡,還說,一定要少夫人親自去收了才行。」

王妃忙推著李小暖,

「趕緊去趕緊去,必是極要緊的東西,趕緊去吧。」

李小暖忙曲膝告了退,出了正屋,一邊沿著抄手游廊往外走,一邊轉頭看著蘭初問道:

「到底什麼事?」

「就是這事。」

李小暖微微怔了一下,這程恪,有什麼東西要這樣鬼鬼祟祟的?李小暖坐著轎子回到清漣院,洛川遠遠迎過來,磕頭見了禮,李小暖頓住腳步,轉頭看著周圍,

「辛苦你了,什麼東西這麼重要?」

「回少夫人,爺吩咐,這事一定得先跟少夫人稟報清楚了,才交東西。」

李小暖挑了挑眉梢,轉身進了清漣院,徑直往前院花廳走去,進了花廳,李小暖在扶手椅上坐定,看著洛川吩咐道:

「好了,你慢慢說吧。」

「回少夫人,爺回來前,受肖大頭領之託,要給肖大小姐找個婆家嫁了,爺在南邊實在找不到合適的人家,又趕著回來,只好先把人帶回來了,吩咐小的趕緊帶過來交給少夫人,請少夫人趕緊找個人家把她嫁了。」

李小暖愕然睜大了眼睛,急忙轉頭看向蘭初,蘭初也一臉愕然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擰著眉頭,看著洛川問道:

「你家爺怎麼會接了這給姑娘找婆家的差使?」

「回少夫人,也是一時話趕話說了那麼一句,誰知道肖大頭領就記到心裡了,趕在爺臨行前,硬是把肖大小姐和行李,一鼓腦兒塞給了爺,這肖大頭領家,說起來和咱們府里的老太妃還有點拐彎親戚,爺實在推脫不得,一進京城,就趕緊讓小的把肖大小姐送到少夫人這裡,讓少夫人趕緊把她嫁了。」

洛川仔細的解釋著,李小暖眯著眼睛沉默了半晌,看著洛川吩咐道:

「肖大小姐如今在哪裡?」

「在二門外候著。」

「嗯,你去帶她進來吧。」

洛川答應著,垂手退出花廳,急忙出去叫人了,蘭初看著洛川出了門,轉過頭,滿眼憂慮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擺了擺手,

「先看看人吧。」

蘭初憂心忡忡的點了點頭,跟著李小暖往裡面進去了。

不大會兒,洛川引著肖大小姐進了清漣院,沿著抄手游廊往裡走去,蘭初站在正屋門前,遠遠穿著大紅斗篷,裡面一身緊身紅色騎裝的肖大小姐帶著兩個面孔圓圓、同樣身著騎裝的小丫頭,轉進垂花門,腳步雀躍著,轉著身、轉著頭打量著周圍,不時停下來,驚叫著「這金鋼鸚鵡怎麼養成這樣了?」「這是什麼鳥?我怎麼沒見過?」「這個花真好看,要是紅色的就好了,真可惜!」……

蘭初微微舒了口氣,心情放鬆下來,這樣的小丫頭,跟少夫人,連一個照面都不用,不等她看清楚人,就被少夫人打發處置完了。

蘭初客氣的引著肖大小姐和兩個丫頭進了屋,李小暖隨意的靠在榻上,正慢慢的著塊帕子,肖大小姐一腳踏進西廂,看著李小暖,半張著嘴、直怔怔的呆在了那裡,一時恍不過神來,兩個丫頭也直直的看著李小暖,移不開眼睛,李小暖緩緩直起身子,微笑著看著肖大小姐,

「是肖大小姐吧,快請坐。」

蘭初有些好笑的上前推了推呆怔怔的肖大小姐,

「肖大小姐,我們少夫人請你坐呢。」

肖大小姐恍過神,也不理會蘭初,三步兩步衝到李小暖面前,側身坐到榻上,探著身子,直直的看著李小暖,連聲驚嘆道:

「你長得真好看!我還從來沒見過長得這麼好看的人!我就喜歡長得好看的人!程爺長得也好看,我就喜歡他,不過,你比他好看一百倍,不不不,是一萬倍,我現在喜歡你了!你幾歲?我今年十七,過了年就十八了,你肯定沒我大,你做我妹妹吧……」

李小暖眨了幾下眼睛,轉頭看著屏著笑意的蘭初,伸手取了榻几上的果脯碟子塞到肖大小姐懷裡,指著跟著肖大小姐進來的兩個小丫頭,轉身吩咐著竹青,

「你帶她們兩個下去,好好招待著。」

竹青會意的笑著答應著,上前引著兩個看起來有些怔怔的小丫頭出去了。李小暖轉過身,笑著讓著肖大小姐,

「肖大小姐吃塊蜜餞吧。」

蘭初忙接過小丫頭奉上的茶,也遞給了過來,

「肖大小姐請喝茶。」

肖大小姐一手抱著蜜餞碟子,一手接過蘭初遞過來的茶水杯子,左右看了看,捧著蜜餞碟子,把茶水杯子塞給蘭初,轉頭看著李小暖,

「我叫肖小小,你叫什麼名字?往後咱們做姐妹吧。」

李小暖一口氣嗆在喉嚨里,連連咳了起來,蘭初接過杯子,滿臉好笑而又無奈的看著肖大小姐,李小暖咳了兩聲,順過口氣來,看著肖大小姐直截了當的問道:

「聽說你父親把你交給我們爺,是要我們爺給你找個婆家嫁了?」

肖小小怔了怔,急忙搖著頭說道:

「不用找不用找,阿爸已經替我找好了,我就嫁給程爺,我看他就挺好,不用再找了。」

李小暖深吸了口氣,平息著心底的鬱悶,看著肖小小說道:

「肖大小姐,那個程爺,他已經成過親,娶了妻了,哪,就是我。」

「我知道,沒事,我不計較。」

肖小小從碟子里取了塊蜜餞,一邊用力咬著,一邊毫不在意的說道,李小暖嘆了口氣,耷拉著肩膀,看著肖小小問道:

「你要給他當妾么?你知不知道什麼是妾?」

「我阿爸說,可以兩頭大,你住東院,我住西院,不過,我真是喜歡你,是真喜歡你!比喜歡程爺還喜歡,咱們一個院子里住著吧,我喜歡你,肯定不會欺負你的,你放心。」

「嗯,我會欺負你的。」

李小暖慢吞吞的說道,肖小小哈哈笑了起來,伸手捏了捏李小暖的手,

「你欺負我?看你這嬌嬌氣氣的樣子,你練過功夫?我功夫很好的,你欺負我?」

肖小小一邊說著,一邊愉快的咬果脯,想了想,笑得前仰後合,李小暖滿腹無奈的看著肖小小,程恪怎麼惹下了這麼個十竅通了九竅的大小姐,還甩給了她!

這帳,回來得好好算!

..

那個,先自砸板磚,今天就一更吧,希望、盼望,下不為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