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七三章添丁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糊塗!他們商量著請的,你就不能不答應?這中間關著大事呢!這盧家到底要做什麼?這事,一步走錯,可是殺頭的大罪!你也不勸勸盧明輝?」「大姐姐!我怎麼勸?明輝在外頭做什麼,從來不跟我說,他說了,我也不...

「母親!」

程敏盈又急又氣的叫道,王妃輕輕拍著她的手,安慰著她,

「敏盈,這些事,母親不懂,也不是咱們女人家該管的事,外頭,有你父親,還有遠健他們呢,你也別操這個心了,啊?」

王妃一邊說著,一邊緊走了幾步,趕上了李小暖和程敏清,程敏盈惱怒的跺了跺腳,忙跟上來,一起進了花廳。

花廳中,早就用紅綠綢圍著片一步高的檯子,檯子正中放著只柏木大盆,四周圍滿了前來觀禮的各家女眷。

程敏清從奶娘手裡接過孩子,團團曲膝見著禮,抱著孩子走到了台上,將孩子交給了在台上候著的全福婆子手裡。

李小暖扶著王妃,和眾人說笑見著禮,在台前站定,幾個婆子上前將紅棗、縛了綵線的銅錢、蔥、蒜放入盆中,盧尚書夫人從小丫頭托盤中取了纏著綵綢的赤金釵,滿臉笑容的托到了靖北王妃面前,

「就煩勞王妃了。」

靖北王妃接過釵子,轉身讓著汝南王妃,

「還是你來,你是孩子的外婆,又是個福全的,還是你來的好。」

汝南王妃滿眼笑意的推讓了回去,

「還是你來合適,也讓孩子沾沾你這英氣見識,若論這個,可沒人比你更合適了!」

靖北王妃笑了起來,也不推辭,走到檯子上,用手裡的釵子在水裡攪動了幾下,兩旁的婆子忙唱起了吉祥話。

靖北王妃隨著婆子的吉祥詞兒攪好盆,將釵子放到小丫頭捧著的托盤裡,取了塊玉佩放到盆中,算是添了盆。

靖北王妃退下來,汝南王妃和李小暖上前,分別往盆里放了只嵌寶赤金麒麟和一隻羊脂玉福壽雙全掛件,前來觀禮的女眷們一一上前,往盆里放著各式添盆禮,直把盆底鋪了好幾層,水也快滿了出來。

抱著孩子的婆子高聲唱著吉祥歌,蘸著水,往孩子額頭、脖頸、手腕和腳腕處點著,孩子倒也不哭,手舞足蹈著顧自玩得開心。

婆子用水點了各處,這洗兒就算是洗好了,汝南王妃滿臉笑容的盯著盆里豎著的幾隻紅棗,只等著婆子吉祥歌聲一落,搶先一步衝到台上,掂了只豎著在盆里搖來晃去的紅棗,回身遞給了李小暖,眉開眼笑的吩咐道:

「快吃快吃!」

「這彩頭可是極準的!吃了這豎棗,準保一舉得男,快!趕緊吃了。」

靖北王妃也跟著笑著說道,李小暖勉強伸手接過紅棗,在汝南王妃、靖北王妃和眾女眷的注目下,強忍著噁心咬了一口這洗澡盆里撈出的紅棗,忙不迭的將紅棗扔給了竹青,竹青小心的接過紅棗,低低的說道:

「我先收好,回去洗好了再給少夫人吃。」

李小暖臉上泛起青色來,往後,這洗兒會,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跟著來湊熱鬧了。

眾人熱鬧的看著落了胎髮,移好了窠,才轉到前面吃了飯,散去了。

程敏盈磨蹭著落到最後,拉著程敏清,低聲說道:

「我有話要和你說,咱們找處合適的地方說話去。」

程敏清點頭答應著,引著程敏盈進了一處亭子里,程敏盈拉著程敏清坐到木長凳上,低聲問道:

「盧家這是什麼意思?怎麼請了靖北王妃攪這個盆的?請誰不好,偏要請她?」

程敏清皺著眉頭,

「大姐姐,這是明輝他們外頭商量好了才請的。」

「你也糊塗!他們商量著請的,你就不能不答應?這中間關著大事呢!這盧家到底要做什麼?這事,一步走錯,可是殺頭的大罪!你也不勸勸盧明輝?」

「大姐姐!我怎麼勸?明輝在外頭做什麼,從來不跟我說,他說了,我也不懂,我不過一個內宅女子,能懂什麼?再說,就算我說了,明輝也不會聽我的,不象大姐夫,你能當了一半的家去,我是個沒本事的。」

程敏清有些無奈的說道,程敏盈高挑著眉梢,生氣起來,

「你也是個糊塗的!這盧家要是敗了,吃苦受罪的還是你!就算我和小恪能保了你出來,那孩子呢?孩子可都姓盧,任誰也保不出來!這是關著家族的大事,關著你和孩子,你可不能這樣任著他盧明輝亂來,你得把這話說給他聽!」

「好好好,晚上我就跟他說,大姐姐,我說了,他也不會聽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外頭做了什麼事。」

程敏清鎖著眉頭,滿臉無奈的答應著,程敏盈恨鐵不成鋼的伸手點著程敏清的額頭,

「你呀,讓我說你什麼好?!這賢惠也不是這麼個賢惠法!」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姐姐放心就是。」

程敏清心情鬱郁而無奈的一邊答應著,一邊站起來,送程敏盈出了二門,上車回去了。

七八月里,添丁之喜接連不斷,八月底,景王府側妃戴氏生下了景王府長女,隔了三天,側妃孫氏生下了景王府長子,幾天功夫,周景然就兒女雙全了。

李小暖和王妃商量著,一式一樣的準備了兩份一臘禮,送到了景王府。

景王府長女長子的滿月禮,湊在了同一天,李小暖掂記著那讓人噁心的豎棗,想尋個借口推辭了這滿月禮,思來想去,到底不合適,只好祈禱著那天沒有豎著的紅棗,就有,也不能讓王妃再搶到才好。

這天一大早,李小暖換了身銀底銀灰色蘆葦曳地裙,一件藍灰短衫,侍候著王妃上了車,一路往景王府去了。

景王府側妃戴氏、孫氏站在二門裡,滿臉笑容的迎著眾女眷,讓著眾人往偏殿後的暖閣里去。

寬敞異常的暖閣里,孟國公夫人精神極好的招待著各家女眷,李小暖微微挑了挑眉梢,這周景然,倒是會安排,請了孟夫人母親來主持這滿月禮,倒真是四角俱全了。

綵綢圍起的檯子上,並排放著兩隻柏木盆,李小暖往兩個盆里放了一模一樣的兩件碧玉佩,退下來,看著兩個幾乎分不出大小的嬰兒哇哇大哭著被洗了頭臉,這投生在皇家,是該好好的哭一哭。

與暖閣遙遙相對著的書樓上,周景然搖著摺扇,看著暖閣里的晃來晃去人影,青平垂著手,聲音平靜的稟報著:

「……還是一模一樣,都是碧玉佩。」

周景然緩緩點了點頭,她是個聰明的,自然不會做出那些讓人看得出厚薄的事來。

重陽節過後沒幾天,一天半夜,城南古雲姍宅院大門被人重重的捶著,睡得迷迷糊糊的婆子將門開了條縫,外頭兩個婆子提著燈籠,滿臉焦急恐慌的對著開門的婆子叫道:

「趕緊!快!這位嬤嬤,得趕緊稟報了大少奶奶,鄒姨娘要生了,爺去福建路傳旨去了,家裡……煩勞嬤嬤,快些請大少奶奶過去才好!」

開門的婆子皺著眉頭,上下打量著焦急萬分的兩個婆子,冷冷的說道:

「先等著。」

說著,重重的關上門,卻也不敢怠慢,提著燈籠往後院傳話去了。

古雲姍披著衣服出來,守門的婆子仔細稟報了,古雲姍皺著眉頭,沉著臉沒有答話,金志揚從利州路傳旨回來,沒兩天,就又領了去福建路傳旨的差使,婆子這話倒不假,珍珠取了件斗篷過來給古雲姍裹上,轉頭訓斥著守門婆子,

「大少奶奶早就和那邊析產分居了,他的姨娘生孩子,到這邊來做什麼?他們金家有的是人,那姨娘家也有的是人,什麼時候輪到咱們大少奶奶出面了?這事是那麼好管的?萬一有點什麼不好,還不得說咱們大少奶奶害了她?」

守門的婆子忙抬頭看著古雲姍,見她沉著臉一言不發,曲膝答應著,急忙退出去傳話了。

門口兩個婆子面面相覷,金家有的是人,可金家的人都遠在台州,姨娘家有人……兩個婆子看著早已緊閉起來的大門,想來想去,也只好去了鄒府稟報。

唐氏得了信兒,也不敢讓鄒應年知道,只偷偷帶著個心腹婆子,坐了車子,匆匆趕到金宅,鄒氏纏纏綿綿病了這四五個月,半分生孩子的力氣也沒有了,直折騰了一天一夜,才生出個貓一般大小,幾乎不會哭的孩子來,好在是個男孩子,唐氏舒了口氣,命人給鄒氏灌著參湯,這有了兒子,下半輩子也就有靠了。

鄒應年連連遣人催著唐氏回去,唐氏直看著孩子生下來,大人孩子雖說虛弱無比,可到底都是活著的,才鬆了口氣,一遍遍交待著丫頭婆子,依依不捨的上車回去了。

金志揚回到京城時,兒子已經快滿月了,可看著只有十來天的孩子大小,吃的葯倒比奶水還多,鄒氏也病得面容枯黃,宅院里到處彌散著濃濃的藥味和一股子說不出的衰敗氣息,金志揚環顧著處處零亂骯髒的宅院,只覺得從心底狂涌而出的那股子煩躁,攪得他簡直想把這宅子再次砸個稀爛!

可沒等他煩躁幾天,上官笑眯眯,極客氣卻不容推辭的又派了他一趟往上京道祭祀山神的差使,上京道是極寒之地,這會兒已經是冰天雪地,這一趟回來,只怕要到明年春天了,金志揚臉色灰敗,回到府里,連交待一聲也懶得交待,拿著還沒拆開的行李,領了祭物,啟程往上京道去了。

晚了幾分鐘,對手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