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七二章避暑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不大會兒,婆子急步進來稟報著:「回夫人,大少奶奶,鎮寧侯夫人、孟國公夫人到了。」盧尚書夫人忙站起來陪罪道:「真是對不住,今天是沒法子和親家母好好說話了,親家母且寬坐,要不,敏...

金志揚咬著牙,低聲說道:

「她若真是這個想頭,古家若真是這個想頭,那就是她古家姑娘不賢!這大家男子,哪個不是三妻四妾,好替家裡開枝散葉,以求多子多孫的!她若真是因了這個,分居就分居!」

金老爺呆怔怔的看著金志揚,手指微微顫抖著,半晌才說出話來,

「你!那你的仕途呢?你的前程呢?」

「父親,我的仕途,我的前程靠的是我自己!皇上也要用有用的人!我這功名,這官位,是我辛苦掙來的,這三年,我日都在衙門辛苦,與同僚、上官周旋,靠的,不是她古雲姍!是我!我自己!」

金志揚抬頭看著父親,帶著滿臉的執拗說道,金老爺吸了口氣,睜大眼睛看著金志揚,突然失笑起來,

「靠你自己?你有本事?你比你祖父還有本事?你祖宗丁憂之後,再沒出仕,你就沒想過為什麼?你這本事,給你祖父提鞋也不配!你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了,那好,你就走走看,試試看,可憐你祖爺還對你寄了厚望!」

金志揚緊緊抿著嘴,看著父親只不說話,金老爺拍著腿長長短短的嘆息著,半晌才轉頭問道:

「你想留京,我看也別費這個力氣了,外放就外放吧。」

「不用,我到吏部交了文書隔天,任命就下了,到禮部主客司,我已經去禮部交過文書了,主官待我極客氣,跟我說了半天話,知道我家裡有點事,要先請幾天假,立時也就准了。」

金志揚帶著絲傲氣答道,金老爺呆怔著、滿眼疑惑的看著金志揚,呆了半晌,遲疑著說道:

「說到底,只是析產分居罷了,總還是一家人,這事,也別張揚,就讓她帶著孩子分著住一陣子吧,往後你陪著些小意,還是要哄著她迴轉,我告訴你,那妾,那樣的人家,根基還不如咱們家,有什麼用?古家與京城名門貴族同氣連枝,這才是根本!」

金志揚點頭答應著,金老爺站起來,背著手在屋裡來迴轉著圈,擰眉苦思著,若是這樣,倒也不是什麼大事。

兩人沉默了半晌,金老爺頓住腳步,轉頭看著金志揚說道:

「明天我和你母親去趟古家,跟周夫人陪禮去,再看看能不能見見汝南王或是王妃,再求一求,即使不能打消你媳婦這念頭,也得儘力挽回,能挽回多少就挽回多少,那個鄒氏,讓她靜養著呢,往後你也別過去她那裡了,就是這孩子,萬一要是生了兒子……唉!到時候再說吧。」

金老爺仰頭看著門外隨風晃動的樹影,重重的嘆著口氣,

「你也是糊塗到了極處!怎麼就讓她懷了孩子?!」

金志揚低著頭,沉默著只不說話,金老爺呆站了半晌,揚聲叫了人進來吩咐道:

「去接你們太太回來,就說我說的,明天一早要趕過去古府,給周夫人陪禮去。」

婆子答應著,出去叫了車,往城南古雲姍住處去了。

金家老爺太太隔天去了古家,嚴氏陪著周夫人,親親熱熱、客客氣氣的招待著金老爺和張太太吃了頓飯,卻半點口風也沒松,隔了一天,嚴氏又陪著張太太去了趟汝南王府,汝南王妃雖說沒什麼好聲氣,到底也讓著喝了杯茶才打發出來,老兩口商量了一夜,看這樣子,雖說析產分居,到底還是一家人,古雲姍還是金家的媳婦,金志揚還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也不過就是不在一處住著罷了。

兩人商量了,又讓人送了信給留在台州的老太爺,就由著古家請了幾位年長輩高的長輩,辦了析產分居的文書,三個孩子往後就由古雲姍照顧著。

李小暖舒了口氣,這事,就是算告一段落了,往後,就是要慢慢引著古雲姍多和這京城裡的名門貴族之家來往交際,一來古雲姍自己這日子過得也舒心些,二來,也是為了三個孩子的前程打算。

金家老爺太太又住了幾天,就啟程趕回台州去了,金志揚到禮部消了假,隔天就領到了到利州路祭奠一名故去的前朝老臣的差使,回家匆匆收拾了東西,交待鄒氏關著門安生過日子,就趕緊上路了,這一來一回,最少也要兩個月才能趕回來。

今年六月,彷彿比往年悶熱了許多,李小暖懷念起在古家莊子里的日子來,白天雖說也熱,可只要太陽落了山,曠野中的涼風吹來,就涼得不能只穿綃紗了,到了夜裡,更是涼爽得要蓋著被子睡才行。

若是在半山腰的閣樓里,吹著山風,聽著山溪水的奔流聲,再吃塊用井水鎮得冰涼的西瓜,就是大白天,太陽最毒辣的時候,也是暑意全消,涼爽宜人。

李小暖盤算著,往瑞紫堂打起老太妃的主意來,只要說話,就必提到往年在莊子里的日子如何舒適有趣,清晨的第一縷霞光如何絢爛,帶著露水的新鮮瓜果如何讓人可喜,午睡中的村莊如何安寧,傍晚的歸田人如何高歌,晚飯時的村子如何歡聲笑語,夜晚的蛙鳴如何靜謐誘人……以至於赤腳抓魚的歡樂,傍晚聽鬼怪仙狐故事的驚嚇……

老太妃被李小暖繪聲繪色的描述說得漸漸有些意動,李小暖瞄著她的意動,一點點誘著她、勸著她去莊子里住些日子,也好讓紅福好好跑跑,免得再胖下去走不動路。

老太妃猶豫著,到底答應了下來,李小暖忙稟了王妃,王妃又急急的轉告了王爺,王爺親自帶著人先一步到莊子里,親眼看著里裡外外都收拾安置好了,才親自帶人將李小暖和老太妃送到了莊子里。

李小暖心滿意足,天天拖著老太妃,帶著紅福,四處找樂子,哪兒舒服往哪裡去,哪兒有樂子就往兒奔,直把紅福曬得如同一塊胖大的黑炭。

李小暖陪著老太妃,在莊子里直逍遙到七月中,王妃遣人送了信來,程敏清生了個兒子,沒幾天,鄭家也遣了送了喜信過來,古雲歡也生了個兒子,李小暖忙著打點著自己給盧家和鄭家的賀禮,又私下讓蘭初準備了份厚禮,給古雲歡送了過去。

逍遙的夏天過得極快,轉眼就進了八月,李小暖侍候著老太妃回到王府,隔天就是程敏清兒子的滿月禮,王妃頭天晚上就興奮不已,自程敏清懷孕以來,她已經前前後後將近一年沒看到女兒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妃就讓人到清漣院催著李小暖了,李小暖忙換了身淡青衣裙,上了轎,到正院接了王妃,一起往盧府去了。

盧府上下喜氣洋洋,盧尚書夫人帶著程敏清直迎到了二門外,曲膝見著禮,盧尚書夫人和王妃並肩邊走邊說著話,程敏清微微落後些,靠著母親這邊,一邊仔細聽兩人說著閑話,一邊引著眾人往辦滿月禮的花廳走去。

花廳里還沒有人,盧尚書夫人和程敏清讓著王妃和李小暖坐了,小丫頭奉上了茶,幾個人坐著說起閑話來。

不大會兒,婆子急步進來稟報著:

「回夫人,大少奶奶,鎮寧侯夫人、孟國公夫人到了。」

盧尚書夫人忙站起來陪罪道:

「真是對不住,今天是沒法子和親家母好好說話了,親家母且寬坐,要不,敏清,你陪陪親家母?」

盧尚書夫人遲疑的看著程敏清,王妃忙站起來,笑著說道:

「你看看,這有什麼好客氣的?今天你和敏盈要待的客人多呢,哪能只陪我一個人說話的?趕緊去吧,我和小暖到後頭看看孩子去。」

盧尚書夫人笑著答應著,急忙叫了婆子過來,吩咐她帶著王妃和李小暖去後頭院子里看看孩子去,兩人看著李小暖扶著王妃出了花廳,才急步出去二門迎客去了。

王妃看著粉團般的孩子,疼愛的抱著只不鬆手,李小暖托著嬰兒粉嫩的小腳,看著那一粒粒小粉珍珠般、還不停的動來動去的腳指頭,愛之不盡,兩人逗著孩子,只覺得時候過得飛快。

不大會兒,程敏清陪著程敏盈進了院子,曲膝見了禮,王妃忙將孩子遞給奶娘,奶娘忙著給孩子換了身大紅衣褲,幾個人看著孩子換好衣服,奶娘抱了孩子,四個人一起出來,往花廳過去了。

程敏盈輕輕拉著王妃,落後幾步,貼到王妃耳邊,低低的說道:

「母親,今天的洗兒會上,盧家請了誰來攪盆,敏清和你說了沒有?」

「這倒沒聽說……」

「母親也真是的!」

程敏盈有些生氣的打斷了王妃的話,

「這樣的大事也不放在心上,按理說,這攪盆,得請了母親才是!可盧家居然請了靖北王妃來攪這個盆!你說說,盧家這是什麼意思?」

王妃頓住腳步,看著程敏盈,拍著她的手安慰道:

「不是大事,那靖北王妃也是個有福氣的,請她攪盆也沒什麼不好,請就請吧。」

「母親,不是這個!那靖北王妃可是誠王妃的母親!你想想!」

程敏盈滿眼無奈的看著母親,王妃轉頭看著她,拍著她的手,聲音平和的說道:

「敏盈,那是男人們的事,咱們不管。」

第二更,下午兩點前。

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