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七一章父母心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金志揚接了信,直帶人迎出了一天的路程,晚上接到了父母,細細說著種種過往緣由。李小暖接了信,只遣來人去古府轉告嚴氏,別的話,一句也沒說,金家父母的到來,必是要勸和的,這事,只看古雲姍自己的意思了,...

二門花廳前的戲台前,紅福喝了兩碗荔枝酒,就腳步斜歪,面紅耳赤,流著口水,手舞足蹈的在戲台前和戲台上的雜劇藝人搶著唱起『嗷嗷』歌來,靠近戲台的女眷都不看台上的雜劇,只看著又唱又跳的紅福,笑得前仰後合。

紅福自得自樂的又唱又舞了大半晌,酒勁湧上來,一頭倒在廊柱旁,呼呼大睡,幾個婆子上前架起她,抬著回去瑞紫堂睡覺去了。

老太妃和靖北王妃說著話,一杯接一杯的喝著荔枝酒,不覺也薰薰然起來,站起來,拍了拍靖北王妃的肩膀:

「往後常來,咱們娘倆說話解悶,今天就不多陪你了,我這酒勁兒上來了。」

老太妃邊說邊站起來,王妃忙上前扶住她,靖北王妃也不敢多留,忙站起來,大長公主等人也跟著站起來,往外送著老太妃。

李小暖出了花廳,掀著轎簾,侍候著老太妃上了轎,和王妃一起,將老太妃送回瑞紫堂,侍候著她歇下了,才轉回花廳,遣人給汝南王送了信,王妃入了坐,和眾人又聽了幾齣戲,直到未末時分,眾人才陸續散了。

送走了眾人,程敏盈吃了點熱茶飯,和狄遠健一起告辭回去了,李小暖送了她出去,回來忙著清點壽禮、入庫,看著人收東西,直忙了四五天,才算收拾完了。

知了聲中,已經是六月初,古雲姍讓人捎了信來,金家老爺奶奶,接了信就坐船啟程趕了過來,隔天就到京城了。

金志揚接了信,直帶人迎出了一天的路程,晚上接到了父母,細細說著種種過往緣由。

李小暖接了信,只遣來人去古府轉告嚴氏,別的話,一句也沒說,金家父母的到來,必是要勸和的,這事,只看古雲姍自己的意思了,別人說不上話,更幫不上忙。

隔天,金志揚接了父母進城,古雲姍帶著孩子迎到了城門外,見了禮,一路侍候著公婆進了金宅,鄒氏病著,金志揚吩咐不要驚動她,張羅著擺了宴席,要吃頓團圓飯。

古雲姍接了公婆進府,也不隱瞞,將要析產分居的事明白稟報了,

「……雖說和他斷了這夫妻情份,可媳婦還是金家媳婦,公婆還是媳婦的公婆,往後,媳婦還是往日一般孝敬二老。」

金志揚的母親張太太眼淚涌了出來,伸手拉著古雲姍,

「你這孩子,哪能說這樣賭氣的話,志揚有什麼不好,你跟我說,我教訓他,這小夫妻,有些爭爭吵吵也是常事,哪裡就要析產分居了?那可是大事!雲姍,你是個好孩子,我知道,這事,我也不用問,必是志揚的不是,必是他傷了你的心!」

金老爺盯著金志揚怒目而視,厲聲呵罵道:

「你個糊塗東西!反了你了?!這樣好的媳婦你到哪裡找去?竟給老子惹出這樣的禍事來!看我不打死你個糊塗東西!」

金老爺一邊說著,一邊順手抄起只杯子,沖著金志揚砸了過去,砸完了杯子,乾脆站起來,抬腳踹了過去,金志揚也不躲閃,伏在地上,老老實實的挨著父親的踢打。

張太太拉著古雲姍,滿眼心疼的說道:

「好孩子,我知道你委屈了,若不是委屈得緊了,哪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好孩子,你放心,有我呢,還有你父親呢,斷不會讓你再受半分委屈去,以前的事,都是志揚不好,讓你父親重重的打他,給你討回來!」

古雲姍垂著眼帘,也不看正被金老爺連踢帶踹著的金志揚,沉默了片刻,才抬頭看著張太太,聲音冷靜的說道:

「母親,析產分居是大事,媳婦斷不敢拿這個賭氣拿喬,這事,是媳婦仔細想了這半年才定下來的主意,媳婦和他緣分已盡,還請母親見諒。」

古雲姍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

「母親,媳婦該回去了。」

張太太也跟著站了起來,滿眼焦急的拉著古雲姍,

「雲姍,這些年,你跟志揚在外頭,吃了多少委屈,把你傷成這樣!都是母親疏忽了,是母親委屈了你。」

古雲姍止住張太太,

「母親千萬別這麼說,這都是我的命,母親止步,媳婦先回去了。」

古雲姍一邊說著,一邊示意婆子去叫在院子里玩耍的硯兒和墨兒姐弟,張太太追出來,一把抱住玉書,滿臉不舍的連連親著,

「就讓孩子先留下吧,可想死我了。」

古雲姍躊躇著,輕輕咬著牙,

「母親既想孫子、孫女了,若不嫌煩,就讓他們留下來陪著您老吧。」

硯兒咬著手指,看著抱著玉書不肯鬆手的祖母,又轉頭看著母親,想了想,拉著墨兒走到古雲姍身邊,伸手拉住古雲姍的衣袖,

「母親,我要跟母親一處,母親在哪我就到哪兒!墨兒你呢?」

硯兒轉頭看著墨兒問道,墨兒不停的點著頭,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

古雲姍蹲下身子,笑著撫著硯兒和墨兒的面頰,笑著說道:

「硯兒放心,墨兒也放心,還有玉書,往後都跟母親在一處,咱們有外祖母,有小姨母呢,祖母從台州趕過來,想你們了,那你們就留下來替母親儘儘孝心,過兩天,我就讓人來接你們,好不好?」

硯兒搖著頭,

「不好,我就跟母親在一處,母親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我也是我也是。」

墨兒跟在後面,歡快的跳著、叫著,古雲姍直起身子,笑著和張太太商量著,

「母親,幾個孩子從沒離過我半步,又是自小的嬌養著的,若是……我就多留幾個婆子在這裡,若是實在哭得厲害,就讓讓人送回去吧,不然哭病了……」

張太太張了張嘴,到底沒開口讓孩子隨著古雲姍回去,古雲姍蹲下來,慢慢哄著硯兒姐弟,半晌,才直起身子,徑直往外走去,硯兒轉頭看著張太太,搖著墨兒的手,大哭起來。

古雲姍後背挺直,頭也不回的出了院子,上了車,用帕子捂著臉,痛哭失聲。

張太太看著哇哇大哭著,仰頭看著她的硯兒和墨兒,抱著看著姐姐哥哥大哭,也跟著大哭起來的玉書,轉身進去,往金志揚身上狠狠踢了兩腳,氣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你這是被鬼上身了?!那是堂堂的世家小姐,嫁了你那都是你燒了高香!你真是豬油蒙了心,混了頭了,納個什麼貴妾!這進門不過半年功夫,就懷了身孕,你讓你媳婦怎麼忍得下這口氣?要是真生了兒子,那就是禍端!禍端你知道不?」

玉書哇哇哭著,四下扭著頭,硯兒和墨兒一邊一個拉著張太太的衣袖,一邊哭一邊吵著要跟母親走。

金老爺鐵青著臉跌坐在椅子上,抬手點著金志揚,一時說不出話來,又轉頭點著張太太罵道:

「你也糊塗!你把孩子留下來幹什麼事?若是唬著了孩子,越發沒法回頭了!趕緊送過去,你若想孫子,就跟過去住幾天去!」

張太太連聲答應著,急忙抱著玉書出了門,高聲吩咐著準備車子,硯兒聽了,拉著墨兒,哭聲漸漸低了下來。

張太太帶著孩子,匆匆上車往城南古雲姍住處趕去,金老爺看著張太太出了門,有些無力的點著金志揚,

「你起來。」

金志揚急忙爬起來,面色灰暗的垂手侍立著,金老爺抬頭看著他,半晌才重重的嘆息了一聲,聲音低落的說道:

「你祖父讓我問你,他給你寫的信,你都細細讀過沒有?」

「讀過了。」

金志揚低聲答道,

「既然細細讀過了,你怎麼做出這樣的糊塗事來?」

金志揚垂著頭,沉默著沒有答話,金老爺又長嘆了一聲,

「你自小看著就是個聰明的,誰知道這聰明就是在臉上,你這心裡,糊塗得竟是個不通竅的,你就沒想過,你一試而中,做外官還是做京官,由著你選,做了外官,一路順風順水,年年卓異,這後頭是個什麼緣由?」

金志揚頭垂得更低了,低聲說道:

「父親,我一直處處敬著雲姍,真沒委屈過她半分,就是納鄒氏,也是跟她商量了,得她點了頭才納的,我哪裡也委屈她,她說要回家侍候您二老,也是好好的回去的,來京城前,也寫了信給我商量,我回了京城,才聽說鄒氏母親由妾及妻的事,父親,您看,這事?」

金老爺閉了閉眼睛,難過了半晌,才看著金志揚問道:

「我問你,當初古家老夫人選了你做孫女婿,有一條緣由,你可知道?」

金志揚不解的抬頭看著金老爺,金老爺盯著他,慢慢的說道:

「這話,我跟你說過,不止一遍,你竟沒聽到心裡去!那古家老夫人選中你,選中咱們金家,其中一條,就是你父親……我,沒有妾侍,家裡除了你遠在南邊的二叔,沒有庶齣子女,你怎麼不用眼睛看看,不用心想想,那古家二姐兒,嫁的那鄭家,有條家規,四十無子,方可納一妾,若無子,也不可再納,你就沒想想這其中的緣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