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七零章壽禮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去。李小暖扶著老太妃進了花廳,大長公主率先迎出來,曲膝見著禮,笑著打趣道:「往日里,我還能倚老賣老些,今天見了老祖宗,也只好認個『攜字了。」老太妃頓住腳步,看著大長公主滿頭的銀髮問道...

皇上的車駕前鋒從街巷轉角處閃出來,精神十足的錦衣衛士騎在馬上,一對對緩步行到汝南王府正門前,動作整齊的跳下馬,牽著馬,昂首挺胸,沿著街道兩邊一動不動的侍立警戒著。

緊跟在的後面的,是一對對捧著帕子、果盤等物的內侍,再往後,就是皇上的車駕,貴妃的車駕緊跟在皇上的車駕後面。

汝南王微微掂起腳尖,焦急萬分的往殿後探看著,殿角處,李小暖扶著老太妃下了轎,步履不急不慢的往殿前走了過來。

汝南王長長的舒了口氣,抬手拭了拭額頭上的汗水,忙奔著老太妃迎了過去,李小暖見王爺奔過來,鬆開老太妃,微微曲了曲膝,後退幾步,往後面花廳等著去了。

王爺虛扶著老太妃,白嬤嬤緊跟在後面,一行三人往正殿前黑壓壓站著的人群最前面走去。

大門口,皇上的車駕已經停了下來,內侍扶著皇上,從車上下來,皇上微微頓住腳步,等著程貴妃下了車,背著手,緩步進了汝南王府大門。

汝南王緊挨著老太妃,已經跪倒在地,皇上緊走兩步,上前扶起老太妃,滿臉笑容的說道:

「老祖宗快請起來,您是先皇都敬重的人,又上了年紀,朕是來給您賀壽的。」

汝南王居首,領著跪了滿院的百官群臣行了兩磕六拜禮,恭恭敬敬的起身,引著皇上和低眉垂首跟在後面的程貴妃,往正殿走去。

皇上讓著老太妃,率先半步,一起進了正殿,皇上坐了上首左邊,往左手第一張椅子上讓著老太妃,老太妃笑著回道:

「這是皇上的聖德,可禮不可廢。」

說著,告了坐,坐在了右邊第一張椅子上,程貴妃垂手侍立在皇上側后,眼睛一錯不錯的看著滿頭銀髮,精神卻極好的母親,只覺得心底眼底酸澀無比,她上次見母親是什麼時候?已經二十二年前了,從母親避進瑞紫堂之後……母親老了……

皇上回頭看著獃獃的,不知道是喜還是悲的程貴妃,示意著旁邊侍立的女官和內侍,溫和的吩咐道:

「你給老祖宗拜個壽吧。」

女官輕輕推了推程貴妃,示意著她,程貴妃眼裡只看著老太妃,往前走了半步,曲膝行著福禮,

「給老祖宗賀壽!母親……」

老太妃忙站起來,扶著程貴妃往後送了半步,聲音微微有些暗啞的說道:

「貴妃多禮了,老婆子……心領……知道貴妃這一片心。」

程貴妃忙用帕子按住不停涌著眼淚的雙眼,點著頭,卻說不出話來,皇上憐惜的看著程貴妃,女官忙上前扶著程貴妃,白嬤嬤扶著老太妃重又坐回到椅子上,皇上抬了抬手指,站在側后,捧著支雕刻精緻的龍頭拐杖的內侍忙上前兩步,將手裡的拐杖托到老太妃面前,皇上看著老太妃,笑著說道:

「這龍頭拐杖,是沉香木做的,就當朕的壽禮吧,往後,老祖宗若見那不孝之人,用起來也比那佛珠什麼的要順手些。」

程貴妃扭過頭,用帕子掩著嘴失笑起來,汝南王看著拐杖,臉上露出絲絲苦笑,這拐杖,擺明了是給他準備的,老太妃伸手拎起拐杖,掂了掂,笑著謝道:

「還是皇上想得周到,這拐杖輕重正好,極稱手。」

皇上捻著鬍鬚,暢快的笑了起來,轉頭間,看到站在汝南王旁邊的周景然,招手叫了他過來問道:

「老祖宗過壽,你可輕慢不得!給老祖宗送了什麼壽禮?」

周景然上前兩步,長揖到底,恭敬的答道:

「回皇上,送了一匣子各式佛珠,兩本珍本佛經。」

皇上挑了挑眉梢,似笑非笑的看著周景然,又轉頭看向老太妃,笑著說道:

「到底是小一輩的孩子,不知道老祖宗的脾氣性子。」

一邊說,一邊轉頭看著周景然吩咐道:

「給老祖宗磕個頭吧。」

周景然滿臉笑容的答應著,轉過身,撩起長衫,就要跪下去,老太妃忙站起來,伸手托住周景然,周景然掙扎了兩下,竟半分也跪不下去,皇上高高的挑著眉梢,失笑起來,老太妃穩穩的托著周景然,上下打量著他,突然問道:

「你這功夫,沒練下來?」

周景然滿臉通紅,吭吭嗤嗤的說道:

「老祖宗,我從文,學文了……」

「老祖宗,這個頭,您受得起,讓他儘儘孝心吧。」

皇上忙替周景然解著圍,老太妃鬆開手,周景然忙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個頭,

「願老祖宗壽如南山、福如東海!」

汝南王忙上前扶起他,皇上又和老太妃說了一會兒話,就起身回宮了,程貴妃滿眼不舍的只看著老太妃,臨上車前,總算找了個空,拉了老太妃的手,急急的低低的說道:

「母親保重!女兒想你……」

老太妃閉了閉眼睛,微微點了點頭,轉過身,不去看她上車,白嬤嬤上前扶著老太妃,看著程貴妃一步三回頭的上了車,車駕緩緩回去皇宮了。

汝南王將老太妃送到正殿轉彎處,李小暖帶著紅福,忙從後面花廳迎出來,扶著老太妃,不等她說話,笑盈盈的安排著,

「老祖宗,咱們到後頭花廳聽戲去,紅福都要等急了,靖北王妃一大早就來了,掂記著給您拜壽呢,還有,我讓人準備了上好的荔枝酒,加了一半米酒,早上我偷偷嘗了嘗,味道真是好,我答應紅福了,讓她也喝兩杯,咱們趕緊走。」

李小暖一邊說,一邊示意著白嬤嬤,白嬤嬤滿眼的笑意,也跟著拖著老太妃,一路往二門內的花廳過去了。

程敏盈陪著王妃,正翹首以盼的站在二門口,往這邊張望著,見紅福一馬當先沖在前頭,李小暖和白嬤嬤扶著老太妃,後面一群丫頭婆子緊跟著,一路往這邊過來。

王妃和程敏盈急忙迎過去,曲膝見了禮,引著老太妃進了正中的花廳。

程家二房顧二奶奶帶著兩個媳婦,站在離正中花廳極遠的一處暖閣處,遠遠看著滿頭銀髮的老太妃,只覺得腳後跟發軟,呆站了片刻,轉身往外走去,兩個媳婦怔怔的相互看了看,急忙跟了上去。

李小暖扶著老太妃進了花廳,大長公主率先迎出來,曲膝見著禮,笑著打趣道:

「往日里,我還能倚老賣老些,今天見了老祖宗,也只好認個『攜字了。」

老太妃頓住腳步,看著大長公主滿頭的銀髮問道:

「你那小閨女,身子好了沒有?」

「好了,吃了七八年的葯,也算大好了,如今孩子也七八歲了,和他**小時候一樣,也有迎風咳嗽的毛玻」

大長公主和老太妃一路絮絮叨叨,並排往裡走著,兩旁站著的年長年少的夫人們曲膝見著禮,打著招呼,老太妃看著靖北王妃,頓住腳步,招手叫著她,

「顏家丫頭,你過來。」

靖北王妃忙緊走了兩步,滿臉笑容的上前曲了曲膝,李小暖鬆開老太妃,往後退了兩步,靖北王妃忙上前扶著老太妃,大長公主大笑起來,

「不光我賣不成老了,你在老祖宗面前,就更小得很了!」

「這是老祖宗疼我,說實話,一聽老祖宗這麼叫我,我這心底就酸得難受,一眨眼的功夫,幾十年就過去了。」

靖北王妃笑著,眼睛卻濕潤起來,忙用帕子拭了拭眼角,扶著老太妃往上首正座走去。

湯丞相夫人、嚴丞相夫人和福清長公主等人迎上來,迎著老太妃在上首落了座,王妃垂手侍立在旁邊侍候著,李小暖站得遠了些,眼觀六路的照顧著各處,程敏盈站在更遠些的角落處,照顧著花廳各處。

孟國公夫人、姚國公夫人、威遠侯夫人、鎮寧侯夫人等人一一上前曲膝見著禮,說著賀壽的吉祥話,老太妃有的叫住說幾句話,有的只點頭示意。

一時見禮畢,老太妃也不理會旁人,只拉著靖北王妃,細細的和她說著話,李小暖指揮著小丫頭送了調好的荔枝酒上來,汝南王妃捧著壺,一杯杯給老太妃和靖北王妃添著酒。

二門外正殿前後,四面通透的蘆棚里熱鬧非凡,汝南王心情極好的大笑著四下勸著酒,周景然站起來,找了機會拉著汝南王問道:

「舅舅,皇上那話是個什麼意思?是不是嫌我送的壽禮不合適?」

汝南王苦笑著攤著手說道:

「年年不都是這些東西?老祖宗的意思,你還是找人去問問恪兒媳婦,她最知道老祖宗的脾氣喜好。」

周景然挑著眉梢,呆了片刻,轉身出來,叫了青平過來吩咐道:

「你去二門裡,找世子妃身邊一個叫蘭初的陪房嬤嬤,跟她說,爺給老祖宗準備一匣子佛珠、兩本珍本佛經做壽禮,讓她問問她家少夫人是否合適。」

青平答應著出去了,不大會兒就回來回了話,

「回爺,蘭初去問了少夫人,少夫人說,老祖宗只念那本多心經,旁的經書,收進來,都是拿去給紅福引火用的,那佛珠,若是能當暗器用,倒是合適。」

周景然呆了半晌,一口茶『噗』了出來,趕情他年年送的那些珍本孤本佛經典籍,都做了紅福的引火物。

最近,更新時間總是晚,咳,最不願意過的,就是春節前兩個月啊,忙得臭死,還沒銀子,哭

今天兩更,第二更,下午5點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