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六九章老人孩子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著,最近可大好了?」「大好了。」程絮儀羞澀的笑著回道,姚四小姐眼神中掠過絲憐惜,親熱的拉著她問道:「妹妹多大了?」「八歲。」「我今年十五,比妹妹大得多了,妹妹生得真是好看...

辰末時分,賀壽的人陸陸續續進了汝南王府,狄遠健和盧明輝在前院,忙得額角滲汗,往來迎接安置著客人,汝南王也往來奔波著,扶著那些已經久不出府的老王爺、老太爺們到裡面安置。

李小暖、程敏盈一左一右陪著王妃,在二門裡迎著前來賀壽的女眷,丫頭、婆子笑容滿面的引著眾女眷往各自的座位處去。

幾個小丫頭引著各府姑娘往稍後面臨河幾處連在一起的花廳、暖閣走去,程絮儀手裡擰著帕子,有些緊張的站在花廳門口,臉上帶著笑,不時的瞄著站在旁邊的竹青,竹青面容放鬆的微笑著,低聲安慰著程絮儀,

「三小姐別怕,沒事,都是和您差不多年紀的小姑娘,您只管和她們隨意說話兒,別的有我呢。」

程絮儀感激的笑著,點了點頭,面容微微放鬆下來。

婆子先引過來的,是姚國公家姚四小姐,姚四小姐身後跟著個面容俏麗的小丫頭,好奇的打量著程絮儀,竹青低低的介紹道:

「這是姚國公家四小姐。」

程絮儀微笑著曲膝行著禮,姚家四小姐忙曲膝還著禮,卻轉頭看著竹青,竹青忙上前半步,曲膝介紹道:

「姚四小姐,這是我們家三小姐。」

姚四小姐驚訝的上下打量著程絮儀,片刻間,突然意識到失禮,忙上前兩步,伸手握著程絮儀的手,連聲誇獎道:

「早就聽說程家有位三小姐,今天竟是頭一次見面!聽說你一直病著,最近可大好了?」

「大好了。」

程絮儀羞澀的笑著回道,姚四小姐眼神中掠過絲憐惜,親熱的拉著她問道:

「妹妹多大了?」

「八歲。」

「我今年十五,比妹妹大得多了,妹妹生得真是好看,和你們家大小姐、二小姐還真是象得很。」

「姚姐姐更好看,姚姐姐到花廳里坐吧,今天除了家裡點心房做的點心,嫂子還特地讓餘味齋專門給咱們這一處送了不少新鮮樣的點心來,姚姐姐嘗一嘗,別處可嘗不到。」

程絮儀臉上紅撲撲的,話也多了起來,姚四小姐忙笑著點頭答應著,打量著程絮儀,笑著問道:

「你嫂子對你真好。」

「嗯,嫂子對我最好。」

兩人說話間,小丫頭引著戴家姑娘、孟國公家兩位姑娘一起過來,姚四小姐忙上前給大家介紹著,幾個人圍著程絮儀,親熱的問著年紀、名字,敘著姐姐妹妹,說笑了起來,程絮儀心情愉快而放鬆下來,讓著眾人進了花廳,又轉回花廳門口,迎著陸陸續續被丫頭、婆子引過來的各府姑娘。

信王府大小姐周馨兒帶著小丫頭,一路觀賞著景緻,隨著個小丫頭,緩步進來,竹青示意著程絮儀,程絮儀忙緊走幾步,笑著迎了上去,周馨兒頓住腳步,有些驚訝的看著行著禮的程絮儀,竹青忙跟著上前行著禮,笑著介紹道:

「大小姐,這是我們家三小姐。」

周馨兒挑了挑眉梢,仔細打量著程絮儀,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徑直往花廳進去了,程絮儀尷尬的臉色紅漲起來,竹青上前半步,扶著她,低低的說道:

「她是王府大小姐,身份在那裡呢,再說,這人和人,也講究個緣分,哪能人人都能處得來的。」

程絮儀舒了口氣,面容輕鬆的點了點頭,正說話間,婆子引著敏王府大小姐周嫣然、二小姐周默然,後面跟著奶娘、小丫頭,一路走了過來,周嫣然拉著周默然的手,兩人指點著路兩邊累累盛開的花架、花格,走走停停。

程絮儀微笑著看著兩人過來,曲膝行著禮,周嫣然拉著周默然,好奇的打量著程絮儀,周默然仰頭看著一身粉嫩黃衫黃裙的程絮儀,甩著姐姐的手叫道:

「姐姐,姐姐,這個姐姐的衣服真好看!」

竹青忙笑著上前介紹道:

「大小姐、二小姐,這是我們家三小姐。」

周嫣然拉住妹妹,笑著曲膝還著禮,看著程絮儀,聲音脆脆的問道:

「你多大了?」

「八歲。」

「我也八歲,我是三月生的,你是幾月生的?你肯定沒有我大,你得叫我姐姐!」

程絮儀笑了起來,看著周嫣然,慢吞吞的說道:

「我是正月末生的。」

「噢!」

周嫣然重重的跺了跺腳,

「讓你佔了這便宜了!我是三月初,就差了一個月!真是的!」

程絮儀笑的止不住,周默然甩開姐姐的手,上前拉著程絮儀的衣袖,一邊搖一邊叫道:

「姐姐、程家姐姐,你的衣服真好看!」

「嗯,這是越錦繡庄的衣服,是嫂子讓人送過來的,我也喜歡的很。」

「越錦繡庄是哪裡?」

周默然轉頭看著周嫣然問道,周嫣然歪著頭想了想,搖著頭說道:

「我也不知道,咱們回去問母親去。」

周默然點頭答應著,程絮儀伸手牽著周默然,將兩人送進了花廳。

誠王府大小姐周婉若跟在一個小丫頭身後,冷著臉一邊打量著周圍,一邊往花廳過來,程絮儀和竹青迎過去,周婉若面無表情的看著曲膝行著禮的程絮儀,上下打量了一番,也不說話,抬腳往花廳走去。

竹青沖著程絮儀鼓勵般微笑著,示意她也可以進去花廳了。

程絮儀跟在周婉若身後,略落後半步,笑著說道:

「姐姐喜歡喝什麼茶?清淡些的?還是香味重些的?我去給姐姐泡茶。」

周婉若轉頭看著臉紅紅、羞澀的笑著和她搭著話的程絮儀,頓了頓問道:

「你今年多大了?」

「八歲,我是正月生的,生月大。」

「我頭一次聽說汝南王府還有位三小姐。」

周婉若話裡有話的說道,程絮儀呆了一下,聲音溫婉的解釋道:

「我一生下來,身子就極弱,一直病著,斷不得葯,母親愛惜我,只讓我在府里靜養著,現在大了,才漸漸好起來。」

周婉若斜睇著她,程絮儀羞澀中帶著絲絲膽怯,低聲說道:

「嫂子和母親她們,都極疼我。」

周婉若怔了一下,看著程絮儀,突然嘆了口氣,伸手牽著她的手,邊拉著她往花廳走,邊聲音平平的說道:

「你是個知足的。」

程絮儀詫異的回身看著竹青,竹青沖她微笑著點了點頭,程絮儀轉過頭,跟著周婉若進了花廳。

巳正時分,宮裡內侍飛奔過來傳了話,皇上和貴妃的車駕,巳末時分到汝南王府,汝南王急忙命人將信遞給了王妃,王妃急忙打發著李小暖,往瑞紫堂接老太妃出來受禮。

李小暖一路趕進瑞紫堂,老太妃歪在榻上,正手捻念珠,閉著眼睛念經,白嬤嬤侍立在榻角處,滿臉無奈的看著她。

李小暖站在榻前,看著一身半舊家常衣服,歪在榻上,不知道念著什麼經的老太妃,轉頭看著白嬤嬤,白嬤嬤無奈的攤著手,李小暖苦笑起來,拎著裙子,側著身子坐到榻上,伸手推著老太妃,

「老祖宗,姑母和皇上的車駕巳末就到,您得換了衣服過去受禮了。」

「嗯,等我念完這卷經。」

「老祖宗!」

李小暖哭笑不得,伸手奪過老太妃手裡的念珠,推著她坐了起來,

「再等您念完一卷經,太陽也要落山了!趕緊趕緊,您衣服還沒換,頭也沒梳,得趕緊著才行了!」

「急什麼!我這經還沒念完……」

「老祖宗!您就快點吧,這經,明天我替你念!念一遍,再給您抄一遍!白嬤嬤,快些,取昨天那身衣服出來,叫人進來侍候老祖宗洗漱、劉嬤嬤呢?快給老祖宗好好梳個髮髻出來,用那枝碧玉萬福萬壽簪!還有鞋子,拿那雙萬福萬壽鞋,快!」

李小暖推著老太妃坐起來,一迭連聲的吩咐著,

「讓人趕緊打發紅福梳洗,換身乾淨衣服,前兒老祖宗答應了她,要帶她看熱鬧去。」

白嬤嬤滿臉笑容的答應著,瑞紫堂的婆子、丫頭早就準備著了,一聽到吩咐,片刻功夫就端水的端水、遞帕子遞帕子,捧妝匣的捧妝匣,梳頭的梳頭,不過一刻鐘,就把老太妃打扮得裡外煥然一新,雪白的頭髮梳得整整齊齊,插著支極是水潤碧透的福壽字簪,靠近鬢角處,戴著朵小小的紅絨花,穿著深紅滿松鶴延年衫裙,腰背筆直,顯得人極是精神。

「老祖宗這一打扮,看著最多只有五十歲!」

李小暖認真的讚歎道,白嬤嬤笑著連連點頭表示著贊同,屋裡的丫頭、婆子也跟著奉承著,老太妃斜了李小暖一眼,從鼻子里『哼』了一聲,

「我可不象你婆婆那麼好哄!」

「那是,可我從來不哄老祖宗,我在老祖宗面前,只說實話。」

李小暖嘻笑著,示意著白嬤嬤,上前挽著老太妃的胳膊,拖著她往外走去,

「老祖宗,趕緊著,再不出去,紅福等急了,又得大叫大鬧,趕緊趕緊!」

老太妃被李小暖拖著,一路出了院子,上了轎,往前院正殿趕去。

王爺心裡忐忑不安著,站在大殿前,一會兒瞄瞄洞開的大門,一會兒瞄著前後門敞開著的正殿,皇上眼看著就要到了,老祖宗……可千萬別又擰了性子。

今天準時啦!慶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