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六五章陪禮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門進去,走了一射地,才停下來,孫嬤嬤腰背直立,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容,正站在車子不遠處看著。車子停下來,一個婆子先跳下車,回身扶著鄒氏下了車。鄒氏臉色惶然的下了車,轉頭四下看著,金志揚走後沒多...

第二天,程貴妃親自看著人收拾了些稀罕的吃食用品,叫了心腹的內侍過來吩咐道:

「把這些東西給老祖宗送過去,再跟王爺說,昨天皇上說了,下個月老祖宗生辰,若老祖宗肯出來受禮,他就親自過去賀壽。」

內侍答應著,帶著東西到汝南王府傳了話。

汝南王擰著眉頭,背著手在書房裡轉了無數圈,思量來思量去,轉身去了內院,這些年,皇上除了郊祭大典之類的大典禮,幾乎就沒出過宮,若能請得動他到府里來……這份好處錯過就太可惜了,這事,無論如何,得讓恪兒媳婦想想法子。

金志揚在床上趴了幾天,既沒心思、也顧不得看著人收拾家宅,等到勉強能走動了,就扶著小廝,去汝南王府求見王爺。

連去了三四天,王爺不是不在府里,就是已經歇下了,金志揚咬著牙,乾脆從早到晚在府門口守著,拉著架子,非要見王爺一面不可。

又連著守著四五天,這天,天近傍晚,才看到王爺在大門口下了車,金志揚急忙陪著滿臉笑容,三步並作兩步,衝到王爺身邊,長揖到底見著禮,

「舅父,志揚等了您好幾天了,今天總算見著您了。」

「噢?等了好幾天了?怎麼不早讓人稟了我?都是自家親戚,哪有這麼讓你等著的理兒?這是哪個粗心的奴才,這麼怠慢了古家姑爺?」

王爺滿臉的驚訝轉眼間轉成了怒氣,轉著身看著身邊垂手侍立著的小廝、長隨訓斥道,金志揚忙長揖著,急忙陪笑解釋道:

「這都是志揚的不是,沒讓下人們通傳,是志揚的錯。」

「嗯。」

王爺舒了口氣,

「我就說,這滿府的奴才,哪有敢這麼慢待古家姑爺的,來來來,快請進,進來說話。」

王爺說著,客氣的讓著金志揚,進了府門,一路讓著金志揚進了正殿後頭的小廳里。

金志揚暗暗鬆了口氣,恭謹的坐了,接過小廝奉上的茶,小心的品了一口,放下杯子,王爺端著杯子,連喝了幾口茶,舒服的嘆了口氣,才放下了杯子,金志揚看著王爺放下了杯子,才滿臉沉痛的說道:

「舅父,志揚是來求您的,」

王爺滿臉意外的看著金志揚,親熱的安慰道:

「出了什麼事了?別急別急,都是一家人,哪有什麼求不求的。」

金志揚神情稍稍放鬆了些,沉痛的悔恨著說道:

「舅父,照理說,志揚不該拿這些家務事來打擾您老,可這事……唉!」

金志揚沉重的嘆著氣,悔恨的說道:

「舅父,這幾天,我輾轉反側,想了又想,這事是我錯了,都是我平時修身不謹,才犯了這樣的大錯。惹苦了雲姍,求舅父看在志揚誠心認錯的份上,勸勸雲姍,就給志揚一次機會吧。」

王爺更加意外起來,

「你們一家子不是好好兒的?我怎麼沒聽人說你做了什麼錯事?」

金志揚怔了一下,看著滿臉愕然的王爺,心裡遲疑不定,想了想,將進京后的前前後後,仔細說了一遍,王爺一邊聽一邊點著頭,嘆了口氣,

「不是說了要請你家長輩了嗎?這事,就等長輩來了吧,來了就好了,也不是大事,都是小事,來了,也不過一句話的事,你且放寬心,耐著性子等一等就是,你這回來,到吏部交了文書沒有?」

「還沒有,舅父,我……」

「那還是趕緊去吏部交了文書要緊!這是大事,好男兒以業為重,趕緊去吧,以業為重,好男兒還是要以業為重,好了,有空再來找舅父說話,都是親戚,要常來往才是,往後別生份著,有空就來,好,我就不耽誤你了,你們年青人,正是做事情的時候,哪有時候陪我這糟老頭子說話的?!好了好了,我不耽誤你了,來,我送你出去,你也難得來一趟……」

王爺親熱的嘮叨著,讓著金志揚,一路把他送到影壁前,才揮著手,示意他千萬別客氣,才轉身回去了。

金志揚呆在王府門站了半晌,也沒想出個頭緒來,倒也不敢再耽誤,第二天一早,趕到吏部交了文書,回來等信兒了。

管事從經紀行雇了人手,日夜趕工收拾著宅院,鄒氏猶豫著想過去看著人收拾,可到底不敢自專,回來跟金志揚說了,金志揚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也不說行,也不說不行,鄒氏思來想去,到底不敢再多賢惠,只老老實實的在客棧里守著,連房門也不敢出。

金志揚找了個晚上,悄悄出去和鄒應年見了面,直深談了半夜,回來又仔細思量了大半天,隔天一大早,收拾乾淨,只帶了兩個小廝,上了車,往城南古雲姍的住處去了。

車子到了城南宅院門口,金志揚下了車,輕輕咳了幾聲,理了理衣服,走到緊閉的大門前,抬手拍開大門,陪著笑說道:

「跟你們大少奶奶說,我來給她陪罪了。」

裡頭開門的婆子滿眼狐疑的上下打量著金志揚,彷彿不認識他一般,語氣冷淡而警惕的說道:

「你等著,我去稟了我家大少奶奶去。」

金志揚勉強陪著笑,連連點頭答應著,婆子『』的關上門,金志揚無奈的往後退了幾步,站在院門旁的樹陰下,耐著性子等著婆子回來。

千月遣了守在城南宅院的人,趕著往王府將這事稟了李小暖,請著示下,李小暖手指抵著眉間,仔細思量了片刻,吩咐著傳話的小廝,

「放不放他進去,只聽古家大姑奶奶的意思,你跟你們爺說,讓他不管用什麼法子,找什麼借口,好好兒的把那個鄒氏接到城南宅子里去,孫嬤嬤在那邊,和孫嬤嬤說,人給她,讓她引著鄒氏,偷偷看那金志揚要做什麼。」

傳話的小廝答應著,又一個個曲著手指頭把話重複了一遍,見李小暖點了點頭,才轉身飛奔出去傳話了。

日頭越升越高,五月的天,已經熱得難耐,金志揚搖著摺扇,焦躁不耐煩的在樹陰下來迴轉著圈,這都過了快一個時辰了,那門從關上就再沒半點動靜!他又上前敲了兩回門,門開是開了,可只開了半條縫,開門的小丫頭只說回話的婆子還沒回來,就急急的關上了門。

金志揚煩躁的只想跺腳就走。

又過了半刻鐘,大門幾乎悄無聲息的從裡面打開,頭一次開門的婆子探出頭,看著金志揚吩咐道:

「我們大少奶奶讓你進來。」

金志揚連吸了兩口氣,壓著心底的惱怒,拎著長衫,幾步上了台階,進了大門。

門內影壁兩旁,一顆金桂、一顆銀桂,濃綠異常,透過月亮門,隱約可以看到院子里古樹參天,花木繁盛,一片靜謐興盛之勢。

金志揚舒了口氣,深吸口氣,又吐了出來,平息著心裡的煩躁,臉上神情漸漸平和安靜下來,搖著摺扇,跟在步履緩慢的婆子身後,一邊打量著兩邊的景緻,一邊往花園裡走去。

到了一處四面皆窗的花廳前,婆子停住腳步,回身示意著金志揚,台階前垂手侍立著的兩個小丫頭轉頭看著金志揚,靠近花廳的一個轉身進去稟報了。

片刻功夫,小丫頭出來,聲音清脆的傳著話,

「我們大少奶奶讓你進去呢。」

金志揚一口氣憋在胸口,只覺得悶的難受,連這些丫頭婆子,也這般小瞧了他!

金志揚深吸深呼了幾口氣,調整著臉上的笑容,抬腳進了花廳。

金志揚剛進大門沒多大會兒,一輛靛藍布象眼格圍子圍著的兩輪小車,直接從偏門進去,走了一射地,才停下來,孫嬤嬤腰背直立,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容,正站在車子不遠處看著。

車子停下來,一個婆子先跳下車,回身扶著鄒氏下了車。

鄒氏臉色惶然的下了車,轉頭四下看著,金志揚走後沒多大會兒,就有人到客棧,說是古府的下人,奉了金志揚的令,來接她過去,她滿肚子的疑惑和恐慌,可又不敢不來,這是哪裡?

孫嬤嬤盯著她,看著她惶惶不安的轉身四下張望著,停了片刻,才滿臉笑容的走到鄒氏面前,上下打量著她,和氣的說道:

「這位就是鄒姨娘吧?跟我來吧。」

「這位嬤嬤。」

鄒氏急忙伸手拉住轉身就要往前走的孫嬤嬤,陪著滿臉小心的笑容,從袖子里摸了只荷包塞到孫嬤嬤手裡,

「嬤嬤別嫌棄,喝杯茶吧。」

孫嬤嬤托著荷包看了看,笑著遞了回去,

「姨娘還是收起來吧,這不合禮數,哪有奴婢打賞奴婢的理兒!」

鄒氏滿臉紅漲,垂著頭收了荷包,跟在孫嬤嬤身後走了兩步,到底忍不住,緊走了兩步,低聲問道:

「請問嬤嬤,這是哪裡?」

孫嬤嬤頓住腳步,轉身看著鄒氏,關切的說道:

「姨娘走慢些,到底是懷了身子的人,萬事都要當心些才好。」

孫嬤嬤邊說,邊示意婆子扶著鄒氏,自己轉過身,一邊緩步走著,一邊溫和的說道:

「這是大少奶奶的宅子。」

鄒氏腳底彷彿打滑般趔趄了下,再不敢多問,心裡七上八下著,小心的跟在孫嬤嬤身後,一路穿花拂柳,往花園深處進去了。

真是,那個,更得太晚了,閑等會繼續收磚頭去。

非常感謝大家的粉,你們的支持,讓閑心裡暖意融融。

親親大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