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六三章又發脾氣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上的理,只有勸人和,哪有勸人分的?這是古家大姐姐自己的主意,我也勸過……」「哼,你當我是你那白長著兩隻眼睛的糊塗婆婆?你這話,只好騙騙她去!」老太妃打斷了李小暖的話,李小暖一口氣噎在喉嚨里...

回事的婆子比往常小心了很多,三言兩語說完了事,領了吩咐就趕緊小心的退出去。

李小暖心神不寧著,時不時的瞄瞄外面,再瞄瞄屋角的水漏,偏偏時辰過得極慢,水滴緩緩、緩緩的滴著,半個時辰,彷彿是過了大半年。

老太妃一頭白髮、一隻手甩著念珠從垂花門轉進來時,李小暖的心彷彿停了半拍,扔了手裡的杯子,跳起來急忙往外迎去。

蘭初、竹青、玉板等人微微有些慌張零亂的跟在李小暖身後,一起急急的出了門,兩邊廂房裡等著回事的幾個婆子直怔怔的看著老太妃,一時沒法反應過來。

老太妃陰著臉,步履矯健沉穩,奔著議事廳直衝過去,白嬤嬤面色發白、緊張不安、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

李小暖沿著抄手游廊迎著老太妃,笑容燦爛的曲膝行著禮,

「給老祖宗見禮。」

老太妃從鼻子里『哼』了一聲,也不理會李小暖,徑直進了議事廳,也不等人讓,盤膝在榻上坐了,斜睇著笑意盈盈的奉著茶的李小暖,也不接茶,只轉頭掃著蘭初等人問道:

「都是你的丫頭?」

「是!」

李小暖笑著答應著,順手將茶放到了老太妃面前的榻几上,老太妃瞄了眼杯子,看著李小暖直直的問道:

「那古家大姐兒,是你出了主意讓她析產分居的?」

「咳!」

李小暖被老太妃一句話嗆得咳嗽著,臉色紅漲起來,蘭初急忙示意著竹青等人,帶著人輕手輕腳的退出屋子,垂手在門口守著,李小暖咳了兩聲,陪著笑解釋道:

「老祖宗,我哪是那樣不知禮的人,這世上的理,只有勸人和,哪有勸人分的?這是古家大姐姐自己的主意,我也勸過……」

「哼,你當我是你那白長著兩隻眼睛的糊塗婆婆?你這話,只好騙騙她去!」

老太妃打斷了李小暖的話,李小暖一口氣噎在喉嚨里,尷尬的笑著,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老太妃呼了口氣,輕輕『哼』了一聲,

「你也是個糊塗東西!析產分居!這叫不戰而退!這事,我替古家大姐兒作主!你去,跟那姓金的說,就說我說的,給他三天時候,給我處置了姓鄒的那賤人!再到古家請罪去!讓他跪到古家門口,什麼時候古家大姐兒氣消了,什麼時候再讓他起來!古家大姐兒若不消氣,那就讓他跪死在府門前!」

李小暖這口氣噎得更厲害,連咽了幾口氣,半晌才透出氣來,哭笑不得的看著老太妃,輕輕咳了幾聲,往前蹭了蹭,低聲說道:

「老祖宗,您先別急,聽孫媳婦說,這事吧,真是古家大姐兒不想要那姓金的了,我才幫著她想法子析產分居的,老祖宗,您別急,聽孫媳婦仔細跟您說!」

李小暖見老太妃眉梢猛的挑了起來,急忙解釋道,老太妃盯著李小暖,李小暖心思轉得飛快,又往前湊了湊,低低的說道:

「老祖宗,這事吧,是這樣,唉,老祖宗,您老這麼明白,孫媳婦可不敢騙您半個字,只是,這話若是說了,您老人家還得多擔待才好,孫媳婦吧……」

「好了!我不怪你,你趕緊說!」

老太妃不耐煩的打斷了李小暖的期期艾艾,李小暖萬分為難的又往前蹭了蹭,貼到老太妃身邊,輕輕拉了拉老太妃的袖子,低低的說道:

「老祖宗,這事吧,跟外頭傳的不大一樣,姓金的吧,是納了個妾,也是寵得過了那麼一些,倒沒到外頭傳的那樣,就是吧,古家大姐姐,其實不是個賢良人,當初嫁到金家,是想著……」

李小暖心虛的含糊起來,老祖宗眉頭皺了起來,

「你給我好好說!」

「是!」

李小暖急忙答應著,心虛著、底氣不足的接著說道:

「是想著……想著一生一世一雙人,當初選金家,也是因了這個,誰知道……唉!」

李小暖傷感的、長長的嘆著氣,

「按外頭的理說,古家大姐姐成親多年,兒子也生了兩個了,姓金的就是納再多的妾進來,那些個妾,能翻出什麼大花樣來?可古家大姐姐那性子……唉,看著往日恩恩愛愛的丈夫,當著她的面,和別的女人情深款款的,心裡這份苦,哪裡受得住?二十多歲的人,生生熬的比四十歲的人還憔悴!老祖宗,您說,我能不心疼嗎?可這事,按這三從四德的禮兒,哪裡上得了台盤?若說出來,就是古家大姐姐的不是,犯了個『妒』字!唉!」

李小暖長長短短的嘆著氣,

「老祖宗知道,孫媳婦在古家長大,古家大姐姐就是孫媳婦嫡親的姐姐,就是再有什麼不是,哪怕全是古家大姐姐的不是,孫媳婦看著她苦,也得先幫著她去了這苦處!再說別的,自家人總要幫著自家人不是?那個……我就使了一點點小心思,就這麼……就這樣……」

李小暖擰著手,期期艾艾的說不出話來,老太妃眯著眼睛打量著她,

「聽說那嚴氏也是個不賢的?」

「嗯。」

李小暖垂著頭,低低的答應著,

「古家二姐兒呢?挑鄭家,就因為他家那破規矩?」

「嗯。」

李小暖頭垂得更低了,擰著手,低低的說道:

「老祖宗,我知道錯了,往後,我跟著您抄經,往後,我聽老祖宗教導,慢慢改。」

老太妃伸手端起杯子,品了口茶,正要說話,外頭腳步急促,蘭初在門口稟報著:

「稟老祖宗,王爺來了。」

話音剛停,又接著稟報道:

「老祖宗,王妃來了。」

李小暖瞄了老太妃一眼,忙走到門口,掀起了帘子。

王爺額角滲著汗,大步進了屋,王妃喘著粗氣,緊跟在王爺身後進了議事廳,李小暖悄悄的往後退到榻腳處,垂手侍立著,王爺看著端坐在榻上的老太妃,長揖到底見了禮,抬起頭,百感交集中滲著絲茫然,

「母親,有事叫兒子進去吩咐……」

李小暖心裡咯蹬著鬱悶起來,這王爺,那麼圓滑明白會說話的人,怎麼一到老太妃面前就盡說蠢話,『叫兒子進去』,這是什麼話?!這意思是不讓老太妃出來了?

老太妃斜了王爺一眼,從喉嚨里『哼』了一聲,不耐煩的揮著手說道:

「出去出去!我就有事也犯不著找你!你也出去!」

老太妃抬手指著緊跟在王爺身後、陪著滿臉笑容的王妃說道,王爺舒過口氣來,陪著滿臉笑容,

「母親是兒子的母親,有事不吩咐兒子,還能吩咐誰去,母親……」

老太妃突然憤怒的『哼』了一聲,順手抓起榻几上的杯子,沖著王爺,連茶帶杯子砸了過去,

「你個混帳東西!還知道我是你母親?你什麼時候替你母親說過一句話?!做過一件事?你什麼時候體諒過你母親的苦?我是你母親,就是再錯,你就不能先幫著你母親,再說別的?你幫過沒有?我怎麼養出你這麼個混帳東西!」

老太妃越說越氣,將手裡的念珠狠狠砸了過去,砸完了還不解恨,喘著粗氣,四下轉著身子尋找著趁手的東西,王妃睜大了眼睛,呆怔怔的站著,愕然看著暴怒起來的老太妃,她上次看到她暴怒發火,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王爺也忙著轉著身子,替老太妃尋找著趁手的東西,老太妃連轉了兩圈,也沒找到合適的東西,抬手指著王爺罵道:

「出去!滾出去!」

王爺滿臉笑容的連連長揖著,示意著王妃,兩人恭敬的垂手退出了議事廳。

蘭初帶著竹青等人,眼觀鼻,鼻觀心,一動不動的垂手侍立著,彷彿沒看到、更沒聽到老太妃剛才的怒罵。

王妃跟著王爺出了議事廳,走了幾步,王爺頓住腳步,回身看著王妃,眉開眼笑的說道:

「母親又發脾氣罵人了!」

王妃還在怔神中,聽了王爺的話,又憂慮起來,

「母親年紀大了,這麼大脾氣,沒事吧?」

「嗯,沒事,恪兒媳婦不是在屋裡的,瑞紫堂的人說了,母親是來找恪兒媳婦的,回頭你跟恪兒媳婦說,只要哄得母親高興,肯出來走走,怎麼著都成。」

「嗯。」

兩人低聲說著話,王爺走到垂花門處,回過頭,滿眼依戀的看著議事廳,呆站了片刻,才轉身出去了。

李小暖看著王爺和王妃出了議事廳,小心的打量著還在怒氣中的老太妃,想了想,重又泡了杯茶奉上來,笑著說道:

「老祖宗潤潤喉。」

老太妃伸手接過杯子,隨手又放到榻几上,拍了拍榻沿吩咐道:

「你坐,接著說。」

「後來,古家大姐姐傷痛中,也想明白了,這男人若變了心,就再也要不得了,老祖宗想,今天打發了鄒氏,明天說不定還有周氏、吳氏、鄭氏、王氏,一串兒的氏!哪有個頭的?與其跟他鬧這些閑氣、傷這個心,倒不如棄之不要得好!可惜這律法規矩上,沒有女休男的,不然,咱們就休了他!若和離吧,古家大姐姐還有三個孩子,哪裡捨得下,不還得替孩子們想著,唉,也只好析產分居了。」

李小暖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傷感的說道。

咳,本想偷個懶,今天就一更了,可素,那麼多粉,那麼多賞,閑實在懶得不安心,今天忙得頭暈,就晚到現在了。

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