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五五章結案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邊把鄒家的官司,當成笑話說給她聽,王妃更加愁悶起來,擔憂的教訓著李小暖,「……你們沒經歷過,不知道這中間的厲害,還笑呢?!這哪是笑話?擱到你身上的時候就知道了,這可是要命的事!都說有其母必有其女...

官司剛審了一回,升了一天堂,隔天鄒應年就被人彈劾以妾為妻,私德有虧,不堪為御史台御史,皇上看了摺子,不置可否,只將摺子轉給了暫管著御史台的嚴丞相,嚴丞相細細查訪了半天,認認真真的稟了皇上,這事雖小,到底也算是私德有虧,再做御史必是不妥當的,不如撤了鄒應年御史之職,另行安置合適的職位,這樣的小事,皇上自然是抬手就准了。

鄒應年急得簡直要吐出血來,在嚴府門前連守了幾天,總算守到了嚴丞相,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哭訴著,訴說著唐氏是如何賢良、如何識大體、如何吃苦耐勞、如何和自己共渡甘苦、對前妻之女如何竭心儘力、愛如已出……雖為妾,德如何賢於妻,如何處處讓人稱讚,如此這般,自己才將她扶了正的,扶正後又是如何竭盡為妻之責,如何有主母之德、教養兒女又是如何之好……

嚴丞相極是感動的聽著,隨著鄒應年的感慨更加感慨起來,末了,一句瓷實話也沒說,客客氣氣的將他打發了出去。

看著鄒應年出門走遠了,嚴丞相才感慨萬分起來,這古家大姐,家裡納了這樣賢德之母教導出來的賢德女兒,到底是個命苦的。

文清貴隔天就晃到府衙開堂,他這個苦主,倒更象是看熱鬧的,袖著手看著他這邊的幫閑和鄒府的師爺唇槍舌箭,偶爾想起來,就高哭一嗓子苦命的姐姐和曾經玉樹臨風的自己,有一回,竟歪在地上睡著了。

曹大人也審得無趣,可又不敢就這麼結了案子,那鄒應年因了這個官司,隔天就被人彈劾,再隔天就丟了御史之職,他若就這麼結了,說不定,隔天被彈劾的就是自己了,可這案子,到底要審到什麼時候?怎麼還沒個人出頭說話的?

開堂之餘,文清貴就在鄒府對面擺了桌椅,一手茶水一手點心,對著鄒府換著法子罵,一邊罵一邊說著鄒府那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陰私事,說著唐氏以妾為妻的種種惡毒手段,竟引了無數人,每天跟聽書一般跟過來聽,到後來,連小杌子也搬出來了,站著太累,坐著聽。

鄒應年沒兩天就氣得病倒了,歇了兩天,也顧不得頭重腳輕,眼花耳鳴,從後門出去,到處拜會同年、同鄉,想託了能說話的人,一來趕緊結了這官司,二來,還得趕緊謀求個實缺才好。

唐氏也是天天出去,到處拜會,一來打聽些信兒,二來,心裡實在是苦,也要找人訴訴苦,吐一吐才好。

如今鄒府大門被文清貴堵了,一家人進出,只好都走隔了條街的后角門。

兩人天天早出晚歸,跑了七八天,這事竟是半分頭緒也沒有,鄒應年託了同年送到曹大人府上的厚禮,隔天就被悄悄退了回來,兩人愁眉相對,一籌莫展。

幸好過幾天,就下起了綿綿細雨,文清貴總算沒搭棚冒雨罵人,鄒應年和唐氏微微鬆了口氣,用心準備了林家三房長子長孫的滿月禮,到了洗三那天,唐氏仔細打扮了,帶著準備添盆的玉佩金珠,上了轎,往林家去了。

林家三房的洗三禮,到的人並不多,唐氏往洗三盆里添了塊玉佩,打量著周圍,有些無趣起來,那個該殺頭的文清貴,不過半個月功夫,就壞了她這大半年在京城的努力,半個月前,她還能在靖北王府喝王妃的壽酒,半個月後,卻只能到這種連個誥命都沒有的地方添盆!

唐氏煩躁起來,面上仍是春風滿面,親熱的笑著,站起來準備告辭回去,剛走了兩步,一位四十多歲、穿戴華麗、看著極是爽利的婦人笑著和她打著招呼,

「這位夫人?」

唐氏忙頓住腳步,極客氣的答著話,

「我姓唐,是鄒御……是前門大街鄒家……」

「唉喲,原來是唐夫人!我說呢,看這氣度就不凡,原來是唐夫人,真是幸會,我姓顧,夫家姓程,汝南王程家二房。」

顧二奶奶歡快親熱的攀著話,唐氏眼睛亮了起來,站住腳步,熱情無比的和顧二奶奶說起話來,兩人你言我語,越說越投機,臨行前,又約了隔天唐氏就到顧二奶奶處登門拜訪。

唐氏回到府里,興奮的和鄒應年說了和顧二奶奶的巧遇,連連感嘆著:

「真是天助我們鄒家!若是能見著汝南王妃,或是二爺能把你引見給王爺,還有什麼事辦不成的?!」

兩人計議了半夜,第二天細細準備了份厚禮,由唐氏帶著去了顧二奶奶處。

古雲姍搬到了城南的新宅院,病也好了,家也寧了,汝南王妃念著佛,想想那個仗著金志揚寵愛,不把古雲姍這個正妻放在眼裡的貴妾,又感嘆著替古雲姍擔憂起來,李小暖一邊勸著她,一邊把鄒家的官司,當成笑話說給她聽,王妃更加愁悶起來,擔憂的教訓著李小暖,

「……你們沒經歷過,不知道這中間的厲害,還笑呢?!這哪是笑話?擱到你身上的時候就知道了,這可是要命的事!都說有其母必有其女,那女兒家跟著母親,耳薰目染,一樣樣都學著呢!這也是大家只肯讓嫡母教導兒女的緣由!你想想,那鄒氏,跟著這樣有心計、又扶了正的生母,還不是有樣學樣?可憐雲姍,這可怎麼好?」

李小暖眨著眼睛,遲疑的勸道:

「到底只是個妾,母親擔憂的……太過了吧?」

「你不懂!那妾要是得了勢,那男人再混帳些,才是大禍害!當年咱們府里,就因為這個,家產都被人搬空了!」

王妃猛然頓住話,抬手掩著嘴,看著李小暖,連連擺著手,

「你就當沒聽到,這話是咱們府里的忌諱,你父親要是聽到……你看看,我這年紀大了,嘴巴越來越碎,真真是!」

「母親放心,我什麼也沒聽到!就聽到了,剛聽到也就忘記了。」

李小暖忙認真的表著態,王妃點了點頭,轉頭看著李小暖,繼續教訓道:

「你們年青人哪,目光就是短!這妾,進門就得先打得怕了!我這是不知道,若是知道,說什麼也不能讓那姓鄒的坐什麼花轎進門!就該讓她先站著立好規矩再說別的!你看看,唉!」

王妃長吁短嘆起來,李小暖也跟著嘆著氣,認真想了想建議道:

「母親,要不,我讓人接周夫人過來,您跟她交待交待,往後萬一有什麼事,周夫人得自己先明白了,才不至於被人家一點小意騙了去。」

王妃想了想,贊同道:

「你這話說得在理,唉,你姨母是個實心眼的傻子,我得好好交待交待她。」

李小暖笑盈盈的答應著,遣人去請周夫人了。

程二奶奶沒帶唐氏去拜見汝南王妃,卻將她引見給了徐正虎的妻子,徐家大*奶,唐氏回去和鄒應年直商量了一夜,第二天,鄒應年備了厚禮,上門拜見了徐正虎,徐正虎引著他見了周世新,遣了管事,跟著鄒府管事去了知府曹大人府上,強行留下了一車禮物就走了。

曹大人屋子裡的燈直亮了一夜,第二天升堂,就以年頭久遠、查無實據為由,強行結了案子,卻留了文清貴細細問了半晌,叫了鄒府管事進來商量道:

「你們府上這位舅老爺,也是可憐了些,都是親戚,親得不能再親了,你們老爺也不好不管不是,你們舅老爺也想留在這京城,我想也好,到底離你們府上近些,也好照應不是,你回去跟你們老爺說,給你們舅老爺置處宅院,再買兩個使喚人,每個月給些銀子,也讓他體體面面的過日子才好,唉,若是再給他娶了媳婦,往後有了孩子,承了文家的香煙,那就最好了,都是極親的親戚不是,啊?就這樣了啊,回去趕緊置了宅院,去吧去吧,就這樣了。」

鄒府管事看著晃著二郎腿,七歪八扭的坐在旁邊的文清貴,苦得臉都綠了,卻也只能應承下來。曹大人暗暗舒了口氣,直到今天,雖然還是不知道這文清貴背後是誰指使著,可這樣安置,也算是四角妥當了。

文清貴見鄒府管事答應了下來,站起來,晃著膀子走到鄒府管事面前吩咐道:

「別跟爺說到你們府上去這話!爺不去!爺在客棧等著,爺給你五天,給爺好好兒的尋處上好的宅院,一色兒的全給爺配齊全了!嗯,聽著,再買兩個美貌丫頭,算了,丫頭就算了。」

文清貴彷彿想起什麼來,機靈靈打了個寒噤,急忙更正道,穿黑衣的那些惡人給他定了規矩,一個月只能去一趟窯子,除了那一趟,他若敢碰一碰女人,立時就閹了他!

文清貴又打了個寒噤,下身彷彿已經感覺到了閹割的痛楚,忙擺著手說道:

「不要女人!一個也不要!統統不要!王八東西,廚子,爺的廚子,要三兩銀子一個月的!少一毫也不成!」

文清貴又跳了起來,手指頭點在了鄒府管事臉上,往外噴著口水發泄道,鄒府管事惱恨異常的咬著牙,轉頭看著曹大人,曹大人打著呵呵,

「都是一家人,萬事好說好說,回去吧,趕緊回去吧,有事好好說,好好說。」

閑上個月訂的傢俱,就趕著今天送到了,從一點收到現在,咳,第三更盡量早些。

頂鍋蓋遁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