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五四章惡罵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聲說道:「這位爺,小店小本經營,從不賒欠,爺……」「不用賒欠,賒欠什麼啊?!最好的上房,多少銀子一晚?」「一兩銀子。」掌柜的狐疑的打量著文清貴,舉著一根指頭說道,文清貴豪氣的揮...

「鄒應年,你個王八東西!把我家的銀子還出來!把我姐姐的嫁妝還出來!唐文秀,你這個惡毒婆子,你個黑心人!我文家可憐你、收容你,小姐一樣養著你,你個黑心爛肺的,趁我姐姐懷孕爬姐夫床,趁我姐姐病,你要了她的命啊!

我可憐的姐姐啊!苦命的姐姐啊!你死的冤啊!天理啊!皇天啊!後土啊!」

文清貴越罵越上口,越哭越有興緻,跳著腳,拍著大腿,抹著看不見的眼淚,哭天嗆地的破口大罵起來。

圍過來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文清貴人來瘋一樣跳上竄下,換著花樣罵不絕口。

周圍的人聽著、笑著,好奇的打聽著這乞丐罵御史的前前後後,也不知道哪裡傳出來的、更不知道是不是真相的真相,風一般散開,這乞丐是御史第二個妻子的嫡親弟弟,現如今的御史夫人是第二個妻子的表妹,趁姐姐懷孕,爬了姐夫床,又趁姐姐生孩子,下狠手要了姐姐的命,連姐姐的嫁妝,也一併吞了,現在被人家娘家弟弟找上門了。

這令人興奮的秘聞被有著無限想象力的男人、女人們添油加醋,加上無數想象出來的細節,一時間,簡直比市井間流傳更傳奇、更有趣,更讓人可議論、可憤恨。

鄒應年的車子轉進府門前的街道時,看到的,正是這樣一種熱鬧非凡的場面。

鄒應年臉色鐵青的進了府門,兩個管事拚命擠進人群,擠到文清貴面前,看著雖骯髒潦倒得不堪,可還是能一眼認出來的這位舅老爺,惱怒至極卻努力擠著笑容,上前長揖請道:

「舅老爺,老爺請您進府里說話。」

「進府里?到你們府里?那我還有個活路?啊?」

文清貴聲音高亢的尖叫著,周圍的幫閑們起著哄、喝著彩、叫著好,文清貴更加得意起來,晃著肩膀轉了半個圈,彷彿在答謝著場下的觀眾,再晃回來,用骯髒的手指不停的點在其中一個管事胸前,大喇喇的吩咐道:

「跟你們家混帳王八東西說,爺!我!文大爺我!已經在府衙里遞了狀子,把他告下了!爺不是那吃素的!回去告訴那王八東西,他文大爺眼角都不瞄他!入府?我呸!這滿京城,有的是地兒,有的是客棧!告訴他,讓他等著殺頭吧!還有那個惡婆子!那個蛇蠍女人!都等著殺頭!殺頭!」

文清貴又跳起來大罵不已,兩個管事相互遞了個眼色,上前半步,一左一右挾著文清貴,笑著說道:

「舅老爺喝多了,別讓人看笑話,咱們趕緊回去吧。」

「爺會喝多?!爺飯還沒吃呢!下濺的奴才,放開!」

旁邊一群人哄然幫起閑來,

「你家舅老爺讓你放開,你還不趕緊放開?主子的話也不聽了?」

「人家都說了,你們還要殺人滅口?快放開!」

「御史家也不能隨便欺負人不是,放開,人家說了不去,哪有強請的理兒?」

……

七嘴八舌中,也不知道是誰動了手,推著搡著鄒府兩個管事,兩個管事眼皮極活,一看勢頭不對,也不多糾纏,立即放了文清貴,往外擠去。

文清貴大獲全勝,氣勢如虹的拱手團團轉著道著謝,告著別:

「多謝各位鄉親、捧了這個人場,今天就先到這裡,等爺吃飽喝足了,明天再來罵這一家王八東西!」

眾人哄然喝著采,文清貴得意洋洋的甩著手,找著繁華處往前走去,沒走多遠,就看到家極富麗的客棧,昂然走了進去。

掌柜和夥計剛看了熱鬧,為難的看著昂然而入的文清貴,掌柜連連咳著,走到文清貴身邊,陪著笑低聲說道:

「這位爺,小店小本經營,從不賒欠,爺……」

「不用賒欠,賒欠什麼啊?!最好的上房,多少銀子一晚?」

「一兩銀子。」

掌柜的狐疑的打量著文清貴,舉著一根指頭說道,文清貴豪氣的揮著手,

「這點小銀子,便宜!叫個人去鄒府支去!那滿府里都是爺的銀子,讓人準備熱水,再到這京城最好的坊,給爺買身衣服回來,嗯,給爺炒盤雀舌,再爆個肚絲,爺掂念了好多年了,快去快去!」

掌柜給旁邊一個夥計使了個眼色,夥計忙出來往鄒府奔去,掌柜滿臉笑容的招呼著文清貴,

「文大爺先坐著喝杯茶,您忙了這半天,也該渴了,先喝杯茶潤潤喉,這上房、熱水,總得準備準備,文大爺先寬坐。」

一邊說著,一邊讓著文清貴坐下,夥計端著茶和兩樣小點心上來,看到碧青的茶水,文清貴才覺得口乾難忍,忙一屁股坐下來,端起杯子一飲而進,伸手捏了塊點心扔進嘴裡,用手指連連點著杯子,示意再添茶上來,夥計乾脆拿了茶壺過來,站在旁邊,一杯接一杯的給他續水。

客棧夥計出了門,片刻功夫就奔到了鄒府門口,跟一個門房拱了拱手,笑說道:

「這位爺,麻煩通傳一聲,剛那位文大爺,你們府上的舅老爺,如今在我們客棧裡頭要住上房,一兩銀子一天,吩咐小的到府上支銀子,還煩請通傳通傳。」

門房滿臉晦氣的看著客棧夥計,悶聲答應著:

「你等著。」

說著轉身進去了,不大會兒,託了十兩銀子出來,遞給夥計說道:

「我們老爺吩咐了,我們家這位舅老爺,一向腦子不大好使,經常犯毛病,這銀子,就放你們柜上吧,也別上房,就一般客房,跟你們掌柜說,侍候著舅老爺吃飽就行。」

夥計眉開眼笑的接過銀子,答應著,轉身奔回了客棧。

文清貴就在這間客棧住了下來,吃飽飯,就坐在客棧門口,對著鄒府換著花樣破口大罵,鄒府管事一天里來了無數趟,想接了文清貴回去,或是送他回去杭州府,文清貴哪肯哪敢?管事帶了人,想強行捉了文清貴回去,可總被人攔注擋住,乾脆連文清貴的身也靠近不得。

隔天府衙開堂審文清貴案子前,府衙門前已經擠得水泄不通,旁邊的樹上也爬滿了看熱鬧的人,文清貴搖搖晃晃、得意洋洋的穿過人群讓出來的通道,一路拱著手,彷彿要最受歡迎的優伶般,出場了。

鄒應年和唐氏自然不會親自過來,只遣了個大管事過來,原本想著,幾句話就能結了這案子,可誰知文清貴這邊突然冒出個專靠打官司為生的幫閑,舌燦蓮花,竟逼得大管事無言以為,文清貴時不時的哭兩聲,叫兩聲,念一句『可憐的姐姐』再念一句『可憐自己,當年何等玉樹臨風』,這不著調的表演,讓這案子極是熱鬧有看頭。

審了小半,案子卻越審越亂,曹大人宣布,隔天再審,人群歡呼著,後天還有熱鬧看。

汝南王府議事廳,李小暖咬著果脯,仔細聽著千月的稟報,笑著誇讚道:

「這位曹大人,倒是位妙人。」

千月垂著手沒有答話,李小暖心情極好的上下打量著他,

「每次看到你,都讓我想起個典故,你要不要聽聽?」

千月垂著手沒有答話,李小暖也不用他答話,自顧自的接著說道:

「說是前朝有個絕世佳人,從來不用胭脂水粉,就是因為她生得太好,若用了胭脂水粉,那胭脂水粉倒污了她的顏色!我一直不相信,見了你才知道,原來真是這樣,你看看你,渾身上下,連支簪子都不用,必定是嫌那些庸簪俗珮,會污了你的顏色!」

千月臉色紅漲起來,咬著牙,抬頭看著李小暖,恨恨的說道:

「少夫人也從來不用胭脂水粉的么?」

「水粉天天都用的,胭脂平時倒不大用,逢年過節是一定要用的,你呢?」

李小暖認真的問道,千月『哼』了口粗氣出來,拱手告退道:

「少夫人若沒有別的吩咐,小的告退。」

說完,趕緊抬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笑著誇獎道:

「果然是個聰明的,下去吧,辛苦你了。」

千月垂手退了幾步,出了議事廳,大步出去了。

景王府,周景然聽青平細細稟報了鄒府門口的熱鬧事和鄒家的官司,擰著眉頭,一時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這是小暖的手筆,周景然站起來,背著手轉了兩圈,這是要扳倒鄒應年,去了古家大姐家那個貴妾的依持?然後……

這圈繞得也太大了些,何況這樣不著調的官司,也傷不得根本,那鄒應年不過灰頭土臉一陣子,過後,也就罷了……

這樣去不了根本的事……小暖做事,沒這麼不著調,她必是有別的打算,她要做什麼?周景然想得興緻盎然,轉頭吩咐著青平,

「去跟千月說,小暖那邊有什麼吩咐,不管大小,都來稟了我!」

「是!」

青平答應著,周景然心念微動,接著吩咐道:

「讓人彈劾鄒應年……就以妾為妻吧,旁的事,都不過捕風捉影罷了,就彈劾他以妾為妻,私德有虧,不堪立於御史台。」

青平答應著,見周景然沒有了別的吩咐,恭敬的告退出去,往兩處傳話去了。

.

第二更,下午兩點左右,不過閑這會兒就要出去,如果晚了,還請見諒,嗯,今天三更,當然,會晚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