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五二章又被欺負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鄒應年沒再續娶,天禧二十四年,妾唐氏生子后,鄒應年就將唐氏扶了正,唐氏育有三女一子,長女給了金志揚為妾,次女、三女尚待字閨中,其子今年十一歲。」千月一口氣說道,李小暖滿意的點了點頭,誇獎道:

千月耷拉著眼皮,翻開了冊子念道:

「鄒應年幼孤,與母至貧無靠,其母甚愛之,乳其至七歲……」

李小暖咬著果脯笑出了聲,忙擺著手說道:

「這一段跳過跳過,從他成親念起。」

千月耷拉著眼皮,還是面無表情,翻了幾頁,繼續念道:

「初娶同縣劉氏,劉氏家富,妝奩甚豐,鄒始得凝神於學……」

「劉氏生了几子幾女?成親後幾年死的?」

李小暖打斷了千月,千月又翻了一頁,

「劉氏無出,成親五年後病去。」

「然後又娶了誰?」

「劉氏死後次年,由上司作伐,於杭州府任上娶繼妻文氏。」

「也是大富之家?」

「是,原是杭州府餘姚縣首富。文氏妝奩極豐。」

「文氏几子幾女?成親後幾年沒的?然後呢?」

「文氏只有一女,嫁給了同僚之子,如今隨夫在福建路任上,文氏是生女時難產死的,之後鄒應年沒再續娶,天禧二十四年,妾唐氏生子后,鄒應年就將唐氏扶了正,唐氏育有三女一子,長女給了金志揚為妾,次女、三女尚待字閨中,其子今年十一歲。」

千月一口氣說道,李小暖滿意的點了點頭,誇獎道:

「這樣就對了,要問一答十才好!」

千月抿著嘴,垂著頭,只當沒聽到李小暖的誇獎,李小暖示意著蘭初,拿了千月手裡的冊子過來,翻了翻,擰著眉頭想了一會兒,轉頭看著千月問道:

「文家現在還有誰?如今境況如何?」

「回少夫人,文家人丁單薄,文氏只有一個弟弟,叫文清貴,今年二十九歲,因是獨子,又是老來之子,自小慣得厲害,外號文大傻子,吃喝嫖賭俱全,天禧二十六年,文清貴父母死於那場疫病,父母死後沒兩年,文清貴就敗光了家產,其妻訴到官府,求了和離,如今無子無女,窮困潦倒,在杭州府以幫閑為生。」

李小暖微微眯起眼睛,

「這唐氏,是什麼來歷?」

「唐氏是文氏的表妹,因家貧,自小依附於文家長大,文氏懷孕后,就替鄒應年納了唐氏為妾。」

「文氏之女出嫁時,妝奩如何,把文氏的嫁妝都帶走了沒有?」

千月怔了一下,苦惱的長揖告著罪,

「回少夫人,這一處,小的沒有留心,小的回去就讓人去查。」

「嗯,讓人去查查,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事,文氏那個弟弟,那個清貴,窮困成那樣,就沒找過鄒應年和他這個唐表妹打過秋風?」

「表姐。」

千月先糾正道,再接著說道:

「找過,因他只要手頭有點銀子,不是嫖就是賭,鄒應年給過幾次,就沒再接濟過他了,鄒應年是官身,親姐姐又沒了,文清貴倒不敢糾纏。」

「嗯。」

李小暖垂著頭,緩緩翻著冊子,凝神思量了半晌,抬頭看著千月問道:

「你說,文清貴要是聽說他姐姐的死,也許有些個不明不白,他姐姐的妝奩本來是要留給他的,現在卻被別人佔了,會怎麼做?」

千月抬起頭,看著笑眯眯的李小暖,直截了當的說道:

「他沒那個膽子!」

「那就交給你了,一,讓他覺得他姐姐的死,不明不白,得討個說法,二,他姐姐的妝奩,被人佔了,得要回去,那是他的銀子,他沒膽子,你就想法子讓他有膽子,接他進京,越快越好,杭州府離這裡,不過幾天的路程,我給你十天,怎麼著也夠了。」

千月悶悶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歪著頭看著他,卻吩咐著蘭初,

「把那枚『財』字章給他。」

蘭初立即從荷包里取了極小的一枚赤金牡丹花樣的小章出來,托在手心裡遞到了千月面前,李小暖抬了抬下巴,

「拿著吧,若要用銀子,也不必過來稟我,就憑這個章,到通海錢莊支銀子就是,這事,不能讓人看來或是猜出跟咱們府上有半點牽連。」

千月接過赤金章,托在手裡看了片刻,袖到了袖子里,李小暖看著一直耷拉著眼皮,幾乎毫不動容的千月,惡作劇之心驟起,

「你們爺光顧著使喚你,就沒想過給你尋門好親?你也不小了,也該娶個媳婦,成個家,只是你長成這樣,往後娶了媳婦,你媳婦看你長得這樣,可怎麼受得了?!對了,平日里,你穿門越戶的也慣了,若是看中了哪家姑娘,跟我說,我替你求親去。」

千月低垂著頭,緊緊抿著嘴,咬著牙悶『哼』了一聲,抱拳過頭告退道:

「少夫人若沒有別的事,小的就告退了。」

李小暖不說話,只笑著點了點頭,千月等了片刻,沒聽到聲音,忍不住抬頭看向李小暖,李小暖見他抬起頭來,嘆了口氣說道:

「我都點了半天頭了,你怎麼還不走?」

千月一口氣堵在喉嚨里,逼著手往後退了幾步,出了屋,大步往院外走去。

千月在汝南王府門口上了車,端坐在車上,思量了半晌,抬手敲了敲車廂板,

「去戶部。」

車子掉了個頭,往戶部方向疾駛而去。

小廝進去請了見,回來稟報著:

「回爺,景王爺已經回去吃飯歇著了。」

「嗯,去景王府。」

千月沉聲吩咐著,小廝跳到車前橫板上坐了,車子掉轉頭,往景王府去了。

周景然正滿臉疲倦的躺在內書房搖椅上,看著面前長揖見著禮的千月,打了個呵欠問道:

「出了什麼事了?這麼大白天的來找我。」

「回王爺,是少夫人的事。」

周景然呵欠打了一半就收了回去,直起身子問道:

「你家少夫人出什麼事了?」

「少夫人沒出什麼事,是少夫人吩咐小的去做點事,爺臨走前吩咐過,小的若是吃不準少夫人的吩咐該做還是不該做,就來請了王爺的示下。」

「這麼快就吩咐了讓你不知道是該做還是不該做的事了?」

周景然挑著眉梢,滿臉興緻的問道,千月點了點頭,

「說說!是什麼事?」

周景然興趣盎然的問道,千月將李小暖的吩咐,連同一個月前的吩咐,簡單的說了一遍,周景然摸著下巴,疑惑了半晌,轉頭看著千月問道:

「最近京城有什麼和金家、古家,或是這鄒家有關的什麼傳言沒有?」

「有!也不算傳言,古家大姑爺金志揚抬了鄒應年庶長女為貴妾,擺了三天酒,用了轎子,鄒氏進門后,處處賢良難得,除了鄒氏賢良之處無法查證,余都是實情。」

「那古家大姐呢?怎麼個意思?」

「沒聽說過。」

千月搖了搖頭,周景然扶著搖椅扶手站了起來,揉著下巴來迴轉了幾圈,站在千月面前,擰著眉頭問道:

「你說,小暖這是想幹什麼?你們少夫人……」

周景然咽回了後面的話,小暖一肚子鬼心思,出手就沒好事,這回是要做什麼?和古家大姐有關?嗯,只有這一條對的上,那丫頭護短!

「小的也不知道,才來請王爺示下。」

千月拱了拱手說道,周景然一隻手背在背後,一隻手捏著下巴,來回又轉了幾圈,點著千月吩咐道:

「你家少夫人既吩咐了,就去做吧,用心做事,你家少夫人心思靈動,可半分也糊弄不得,趕緊去吧,有什麼事,叫個人過來跟我說一聲。」

千月舒了口氣,答應著退了出去。

周景然看著往院外走去的千月,慢慢思量著,看樣子,必是因金志揚納了個處處賢良的貴妾,讓古家大姐受了委屈了,小暖這是要為古家大姐出這個頭,可就算是要出這口氣,也得找那金志揚,或是收服、或是打發了那賢良貴妾才是,怎麼動到了鄒應年頭上?

這鄒氏也真是,一個小官之妾,要那麼賢良做什麼?!

長青縣離京城不遠,也不過十來天功夫,古雲姍遣去接鄒氏的丫頭婆子就回到了京城,自然是空手而返,古雲姍當天就病倒了,丫頭婆子一片慌亂,忙著往古家、汝南王府和鄭府古雲歡處報了信。

嚴氏接了信就帶人趕到了金宅,張羅著四處請大夫,又忙著坐了車回到嚴家,找了嚴丞相,一路哭一路說古雲姍氣惱太過,一口氣沒上來,這會兒還沒清醒過來,讓祖父趕緊請相熟的太醫過府去看,『遲了就來不及了!』

李小暖接了信,慌慌張張的稟了王妃,急急慌慌的讓人請了太醫,坐了車奔往金宅,去看突然病倒了的古雲姍。

古雲歡得了信兒,大哭起來,只叫著肚子痛,鄭府里一時也忙亂成一團,鄭季雨忙著請醫問葯,鄭夫人和鄭家媳婦圍著古雲歡,噓寒問暖著。

可不管誰問,古雲歡流著眼淚搖著頭,咬著嘴唇就是不肯說,問急了,就哭著念叨『姐姐活不了了』。

鄭夫人和鄭家媳婦們一臉的瞭然明悟,彼此交換著明了的眼神,極力找話勸著古雲歡。

看來,古家大姐又折在了那賢良的妾侍手裡。

.

嗯,今天有三更,只是,第三更要晚些,六點左右吧,也許還要更晚些。

為了表揚閑的加更,賞張粉吧,賞塊糖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