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四九章商議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唉,你看你,急什麼?小暖必是有了主意,你只管照小暖說的去做就是。」古雲歡伸手拉著嚴氏,哭笑不得的打斷了她的話,嚴氏醒悟過來,縮了縮肩膀,忙用手捂著嘴不敢再說話,李小暖轉頭看著她,<...

「大姐姐要置宅院?你現住的那處宅子,等孩子再大些,也是有些校」

古雲歡看著臉上還泛著些紅暈的姐姐,笑著接過了話頭,嚴氏心頭微動,滿眼熱切的轉頭看向李小暖。

「大姐姐要和金志揚析產分居,這宅院,是大姐姐帶著孩子往後的居處。」

李小暖轉頭看著古雲歡和嚴氏,彷彿在說一件極尋常的事,古雲歡眼睛睜得大大的,滿眼愕然的看著李小暖,又急忙轉頭看著滿臉平靜的古雲姍,嚴氏呆怔的半張著嘴,突然眼睛亮著,興奮的有些坐不祝

「昨天我才想明白,我也是那容不得人的不賢惠人,如今我也想穿了,往後倒不如守著孩子,清清靜靜過過自在日子,倒也不犯著再和誰惹閑氣去。」

「就是太便宜了那個什麼二太太照我說,先提腳把她賣了再說別的!」

嚴氏忿忿不平的說道,李小暖一口氣茶嗆在喉嚨里,連聲咳了起來,古雲姍伸手拍了拍嚴氏,笑著說道:

「咱們只求咱們自己過得舒心自在,別人的事,管她做什麼?」

古雲歡反應了過來,直起上身,著急起來,

「析產分居是大事前兒還好好的,怎麼說分就要分了?連宅子都看中了?沒有丈夫納妾,你就能析產分居的理兒!大姐姐說的那些,不是那個理兒!上不得檯面!你們兩個,這是打的什麼主意?」

「金志揚納了個貴妾,這事你知道的,」

李小暖抬手止住了正要說話的古雲姍,轉頭看著古雲歡問道,古雲歡點了點頭,

「這我早就知道……」

「若是二姐夫納了這麼個貴妾,兩個人天天郎情妾情的在你面前晃來晃去……」

李小暖拖長了聲音,打斷了古雲歡的話,古雲歡眨著眼睛,半晌才轉頭看著古雲姍嘀咕道:

「可是,大姐姐又不是我……」

「大姐姐也是人,這事,是人都受不了」

嚴氏搶著斷然說道,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嚴氏,閑閑的端起杯子,一口口抿起了茶,古雲姍看著古雲歡,苦笑著說道:

「我算是想明白了,那樣的賢惠人,也不是誰都能做得來的,至少,咱們姐妹,都不是那樣的賢惠人,這會兒,我也算看得極明白了,他心裡眼裡,只有他的前程,他的宦途,半分夫妻情份也沒有,我還有什麼好留戀的?我有兒有女,有娘家有姐妹,離了他,一樣活得好好兒的,何苦再跟他淘這個閑氣去?」

「大姐姐說得對」

嚴氏連連點著頭,極力表示著贊同,古雲歡眨著眼睛,獃獃的想了半晌,長長的嘆了口氣,

「倒也是,這事……要是換了我……我可沒姐姐這麼厲害,只怕我就只好一根繩子弔死算了。」

李小暖手抖了下,急忙放下杯子,一邊擦著手的茶水,一邊轉頭看著古雲歡,恨恨的擰著眉頭訓斥道:

「說什麼混帳話呢?你一根繩子吊了命,那孩子呢?你母親呢?我們呢?都還活不活了?」

「就是,二姐姐抹了自己的脖子有什麼用,倒不如一刀閹了他去」

嚴氏立即探過頭,恨恨的說道,李小暖一口氣悶在喉嚨里,轉頭點著嚴氏,

「你也是別動不動就一刀閹了的萬一閹錯了,後悔了,可接不回去」

古雲姍『撲哧』一聲笑出了聲,放下杯子,轉頭看著嚴氏,一邊笑一邊說道:

「古蕭是個老實孩子,他不敢,必定不讓你閹了他去,你只放心。」

嚴氏反應過來,瞄著古家姐妹和李小暖,尷尬的嘿嘿笑了起來,李小暖轉頭看著嚴氏,也不客氣,直截了當的說道:

「析產分居,必是要娘家人出面的,夫人和古蕭那邊,回頭就交給你了,夫人年紀大了,女兒受了這樣的欺負,必定是傷心太過,就讓她靜養著吧,凡事,你和古蕭多出面支撐著才好。」

「你放心,母親和古蕭都交給我還要做什麼?」

嚴氏摩拳擦掌的答道,古雲歡也看向李小暖,李小暖轉頭看著三人,笑眯眯的說道:

「嫂子別急,夫人和古蕭這邊,你心裡先有個數,一時半會的,還不會讓她們知道這事,到該說的時候,我再告訴你,這一陣子,這邊也沒什麼大事好做,只有一件事,得先一點點放出風去……二姐姐和嫂子回去,把金志揚納了這鄒氏的前前後後都散出去,一是貴妾,是鄒御史如今的夫人當妾時生的大女兒,二是擺了三四天酒席的,坐花轎抬進來的,三是要誇這鄒氏,才情品貌,樣樣出色,又賢惠、又知禮、又大度、又懂事,處處都是個尖兒,就沒個不好的地方,總之就是誇,怎麼好就怎麼誇。」

嚴氏眉梢豎了起來,

「她哪點好?那做妾的,就沒個好人照我說,就該一頓暴打……」

「唉,你看你,急什麼?小暖必是有了主意,你只管照小暖說的去做就是。」

古雲歡伸手拉著嚴氏,哭笑不得的打斷了她的話,嚴氏醒悟過來,縮了縮肩膀,忙用手捂著嘴不敢再說話,李小暖轉頭看著她,

「做妾的,也不見得就沒有好人,不過她好不好,咱們都不管,咱們只管著大姐姐過得好就是,這事,你先別多問,照我說的去做,千萬別說這鄒氏一句不好,這析產分居,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一點不好,大姐姐的名聲可就毀了,往後,硯兒和墨兒他們,就得受牽連,那個金志揚,是個有心計的,也能放得下身段,豁得出去的,咱們得趕在他五月進京前,把事情做老了,等他進了京,再撕擄起來,也就事半功倍了。」

古家姐妹和嚴氏連連點著頭,李小暖嘆了口氣,低低的接著說道:

「二姐姐說得對,大姐姐析產分居的緣由,可拿不上檯面,只要一說出來,就是咱們的不是,咱們又不能、也不想擔了這樣的不是,這事,就得轉著圈、用些手段才好。」

李小暖轉頭看著嚴氏和古雲歡,慎重的交待道:

「這事,一絲一毫都大意不得,老鼠要打,玉花瓶不能傷了半分!你們兩個,只聽我調度,萬事謹慎才好!「

古雲歡面色凝重的點頭答應著,嚴氏頭點得如同磕頭蟲般,

「小暖你只管說,這事,嫂子決不錯了半分去!你放心!」

古雲姍看著興奮不已的嚴氏,簡直有些哭笑不得,李小暖接著鄭重的交待道:

「這一個月,除了這些,旁的什麼也別做,讓大姐姐趕緊先買了宅子,把東西搬過去,下個月,我這頭就就有些頭緒了,若是發動起來,大姐姐可不能摻進來了,大姐姐那個時候得閉門不出,或是病一病才好,二姐姐身子笨重,你自己的身子最重要,也不要再理會這些煩心的事,只有你,」

李小暖看著嚴氏交待道:

「雖說守著孝,可親戚間走動走動,也還說得過去,外頭,就只能指著你了。」

「你放心若要打聽個事,散個話什麼的,不用二姐姐,只我就行!我在這京城略走幾家親戚,再請人喝幾回茶,這要打聽的事,要傳的話,也就都有了」

嚴氏興奮著,自信滿滿的說道,李小暖看著她,忍不住笑了起來,想了想,收了笑容,面容極鄭重的交待道:

「大姐姐準備析產分居的事,這會兒,千萬可不能漏了半分風聲去,就是父母夫君,也不能漏了半個字若是讓人知道是咱們先起了心思,這事可就糟了」

三人急忙點著頭,古雲歡臉色凝重的看著姐姐,卻和李小暖說著話,

「你放心,這事,往大了說,件件都是關著姐姐和孩子身家性命的事你放心。」

「小暖你放心,就是祖父,我也不跟他說,半個字也不會透給他,你放心」

李小暖舒了口氣,四個人湊到一處,又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些細務,外頭竹青高聲稟報著,小廚房的飯菜準備好了,四個人止了話,吩咐竹葉帶著玩得滿頭是汗的硯兒姐弟進來,小丫頭們侍候著兩人凈了面、洗了手,幾個人聚在榻上,熱熱鬧鬧的吃了飯。

飯後,古雲歡睏倦的歇下了,玉書也被奶娘哄著睡了,李小暖、古雲姍和嚴氏一起,帶著兩個孩子,到後園里玩了大半天才回來。

直到傍晚時分,古雲姍等才告辭回去。

李小暖將幾個人送到二門裡,看著車子一輛輛出去了,才帶著人去了議事廳,大後天是靖北王妃的生辰,這生辰禮今天平安剛採買好讓人送了進來,她得去看一看,明天讓王妃過過目,就打發人送到靖北王府去了。

隔天,到了靖北王妃生辰的正日子,李小暖一大早起來,挑了件白底著深深淺淺紫藤花的齊腰薄襖,一條紫藤花色曳地長裙,戴了那支紫色東來的鐲子,外頭穿了件深紫色緙絲氈絨斗篷,出了清漣院,往正院給王妃請了安,辰末時分,兩人出了門,坐了車往靖北王府賀壽去了。

下一章,半小時后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