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四五章返京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著李小暖,這話雖說挑不出什麼不妥來,可怎麼聽怎麼不對味兒,嫁到古家這幾個月,她時時處處都能感受到這位表小姐的影子,『這是表小姐定的規矩』『表小姐說過,這樣的事能寬則寬才好』『連表小姐都說她帳頭清』……...

王妃傷心了幾天,李小暖送了府里今年足歲數要婚配的丫頭小廝名冊進來,和王妃細細商量著,一來要給春草挑個好人家嫁了,二來,別的丫頭小廝,也要讓他們都和美才好,裘嬤嬤的兒子,也在今年的小廝名冊里,裘嬤嬤進來了兩三回,想求了春草回去,王妃上了心,拉著李小暖,兩人將裘嬤嬤的兒子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王妃看著倒滿意,春草卻沒大看中。

沒幾天,上里鎮讓人送了信來,二月初,周夫人就要帶著古蕭和嚴氏回到京城了,古雲姍也和她們搭伴一起回來,幾個管事、婆子先進了京,到鎮寧侯府、嚴府和汝南王府等極親近的幾家磕了頭、傳了話,就忙著回去收拾宅院了,王妃又期待起來,遣人過去古家看了幾趟,又遣人探問著行程。

從過了年,李小暖就讓孫嬤嬤挑了些有眼力會說話的婆子,往瑞紫堂來往使役,一天幾趟的往瑞紫堂取東西、送東西,送了東西,也不急著走,將外頭家長里短、大大小小的閑話逸事說給在瑞紫堂當差的丫頭婆子們聽,也是傳給老太妃聽。

程恪走後沒幾天,老太妃就聽說了西南夷反了的事,當晚就有些不自在起來,王爺、王妃兩人忙了起來,半夜起來請了太醫,白天又請了宋醫正和胡太醫一起過府診脈,日日過去院子里侍候著。

老太妃的病,倒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吃了幾劑化淤去火的葯,就漸漸好了起來,王爺和王妃放下心來,王爺繼續去兵部喝茶,王妃和李小暖細細商量著給古家接風的事,再有一兩天,古家和古雲姍一家四口,就能進京城了。

這麼來來回回一忙碌起來,王妃的心情漸漸疏散開來,也顧不得天天因為程恪出征的事抹淚了。

李小暖暗暗舒了口氣,上回程恪出征,去了三年,聽說王妃就病了三年,唉,要是有個孩子就好了,把孩子丟給她,她就什麼也顧不上了!

隔天一大早,李小暖遣了管事平福,和孫嬤嬤一處,接出城外十里,迎了古家一家三口和古雲姍一家四口進京,和王妃商量著,在鎮寧侯府和嚴府後,請古家過來玩一天,接風洗塵,第二天,她再請古雲姍一家過來。

周夫人帶著古蕭和嚴氏,一大早就到了汝南王府。

相較於離京前,周夫人略清瘦了些,精神卻極好,和王妃兩人長篇大論的直說了一天的閑話,古蕭送了母親和嚴氏到了汝南王府,給王妃磕頭見了禮,就趕去講堂巷唐家去了,王府里,程恪出征,汝南王去了兵部,連個能說話的人也沒有。

李小暖和嚴氏在外間坐著說著話,等著聽婆婆吩咐。

嚴氏細細說了李老夫人入葬的種種細節,提起上里鎮的偏僻和冷清,嚴氏仍是心有餘悸:

「……什麼都買不到!不管要買什麼,不是到杭州府,就是得遣人進京城採買……」

「……在家住了這幾個月,一趟門也沒出過,就沒個地方能去,也見不到人……」

李小暖微笑著聽著,慢慢的仔細的做著針線,嚴氏隨口說著閑話,眼神裡帶著探究,看著滿臉沉靜的做著針線的李小暖,想說什麼,又咽了回去,咬了咬嘴唇,張了張嘴又想說,又咽了回去,來來回回猶豫了好半天,才小心的看著李小暖,期期艾艾、含含糊糊說道:

「大姐姐,瘦得很,老祖宗走的時候,大姐姐路上那麼趕,看著雖說憔悴些,也還好,如今竟老得厲害,大姐姐說她生小兒子玉書的時候,月子沒做好。」

嚴氏一邊說,一邊小心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心裡微微往下沉了沉,停了手裡的針線,轉頭看著嚴氏問道:

「大姐姐什麼時候趕過去的?初二回娘家,就她帶著孩子去的?這年裡年外,大姐夫遣人到家裡送過年禮、拜過年沒有?」

「初二那天,大姐姐一個人帶著孩子回來的,連行李一併帶過來的,就沒再回去,我們初六就啟程了,路上走得慢,年前大姐夫倒是遣了兩個婆子過來,送了一車土儀做年禮,我看那些東西準備得極細心周全,就問了婆子,婆子說是二太太親手準備的,一份送來了下里鎮,一份送到了京城。」

嚴氏急忙詳詳細細的答著話,李小暖眼睛微微眯了眯,

「二太太?」

「就是大姐夫新納的那個小妾,大姐姐說是個貴妾,聽說大姐夫還鄭重其事的擺了三四天酒席呢。」

嚴氏忙解釋道,李小暖轉頭看著她,笑著說道:

「我知道,大姐姐寫信告訴我了,說金志揚納了上司庶出之女為貴妾,看樣子,這個二太太倒是極賢惠的,金志揚是有大福氣的,要享了這妻賢妾賢的齊人之福了。」

嚴氏狐疑不定的看著李小暖,這話雖說挑不出什麼不妥來,可怎麼聽怎麼不對味兒,嫁到古家這幾個月,她時時處處都能感受到這位表小姐的影子,『這是表小姐定的規矩』『表小姐說過,這樣的事能寬則寬才好』『連表小姐都說她帳頭清』……

祖父說,以前的古家,掌舵的是那位故去的李老夫人,當家的是眼前這位看著溫婉非常的李小暖,現在的古家,掌舵的是這位未來的汝南王妃,當家的,是自己。

這個能決定古家態度的李小暖,對那個讓古雲姍憔悴成那樣的貴妾鄒氏,對古雲姍,對金志揚究竟是個什麼態度?對納妾呢、對婦德呢……

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古蕭納了任何人的!

李小暖瞄著臉色變幻不定的嚴氏,微笑著說道:

「明天我請了大姐姐一家過來玩一天,說起來,也有好一陣子沒見到大姐姐了,還有玉書,我還一趟沒見過呢,過幾天,等大姐姐收拾好,安定下來,我再請你和大姐姐,還有二姐姐一起過來說話兒。」

嚴氏忙點著頭,熱情的接過了話頭,

「二姐姐又懷了身孕,真真是福氣!也快有四個月了吧?我和母親說了,明天過去鄭府看看她去。」

「快四個月了,這一胎倒不象上一胎害喜害得那麼厲害,這幾天胃口更好,精神也好,前幾天還想著要出城踏青呢。」

李小暖笑著說道,嚴氏挑著眉梢,表達著驚奇和喜悅,和李小暖輕輕鬆鬆的說著閑話。

周夫人婆媳在汝南王府吃了晚飯,直到夜幕垂落,古蕭接著兩人,一家人才回去了府里。

王妃說了一天的話,興奮了一天,也勞累了一天,第二天就有些懶懶的。

古雲姍帶著孩子過來,磕頭見了禮,王妃愛不釋手的抱著玉書逗了一會兒,和古雲姍家長里短的說了幾句閑話,問著家裡一切都好,就放下心來,打發她跟李小暖回去院子里說話,自己歪在榻上歇著了。

李小暖引著古雲姍和三個孩子,告退出來,上了轎子,一路進了清漣院。

孫嬤嬤、魏嬤嬤和蘭初早就迎在了清漣院門口,硯兒扶著奶娘的手,穩穩重重的下了轎子,奔到後面的轎子前,懂事的牽著弟弟墨兒的手,照著母親的吩咐,曲膝還著孫嬤嬤和魏嬤嬤的禮。

孫嬤嬤和魏嬤嬤一人一個的拉著硯兒和墨兒,滿臉笑容的連聲誇獎著,小心的牽著兩人進了院子,沿著抄手游廊,往正屋進去了。

李小暖讓著古雲姍在正屋廂房榻上坐了,竹葉過來見了禮,給古雲姍奉了茶上來,又給硯兒和墨兒捧了杯茶,放到了榻几上,李小暖示意著抱著玉書的奶嬤嬤,吩咐她把玉書放到榻上。

玉書還只有十一個月,手舞足蹈著,興奮的飛快的在榻上爬來爬去,硯兒小心的看著小dd,墨兒也隨著硯兒,拿東西逗著弟弟玩兒。

竹青從裡間託了只托盤出來,送到李小暖面前,李小暖從托盤裡掂了只金鋼鑽鐲子出來,給硯兒戴在手腕上,笑著說道:

「硯兒性子明快爽利,又生得這樣好,就跟這金鋼石一樣。」

硯兒忙看向母親,古雲姍笑著示意她收下,硯兒站起來,規規矩矩的曲膝福著道著謝,李小暖笑著拉起她,又從托盤裡取了只羊脂白玉的寶瓶玉佩,給墨兒系在了腰帶上,取了另一塊小些的蝙蝠形狀的羊脂玉掛件,抱過正抓著只空杯子,要往嘴裡送的玉書,把玉掛件掛在了他脖子上,玉書興奮的盯著玉掛件,隨手扔了杯子,五根胖胖的手指頭搖晃著,笨笨拙拙的抓住蝙蝠掛件,利索的塞進了嘴裡。

古雲姍慢慢喝著茶,沉靜得體的微笑著,看著李小暖和幾個孩子玩笑。

李小暖抱著玉書,拿布偶逗著他,玉書咯咯笑著,流著長長的口水,撲著李小暖手裡的布偶,硯兒湊在旁邊,用手裡的帕子不停的給玉書拭著口水。

李小暖逗著玉書玩了一會兒,見他連打了兩個呵欠,不再逗他,把布偶塞到玉書手裡,轉頭看著硯兒和墨兒,笑著問道:

「弟弟困了,一會兒要睡覺了,你們兩個,是在這裡陪著我和你母親說話呢,還是睡一會兒,要不,讓人帶著你們兩個到後頭園子里玩去?」

下一章,下午兩點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