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四四章託付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能生成這樣,也不用再學什麼了,你看看,這動靜皆風情,出刀必定也是風情萬種,這風情一條,不用學就成……」李小暖打量著千月感慨道,「爺,少夫人,叫小的進來,不知道有什麼吩咐?」千月打斷...

周景然失笑起來,點著程恪,無奈的說道:

「你什麼時候這麼嗦了?別解釋那麼多,你只說要我做什麼?讓她來找我?」

「這倒不至於,她的事,能有什大事?!我讓千月晚上見見她,有什麼事,讓她直接派人到別院吩咐千月去,就是千月這頭,你得幫我把一把關,若小暖吩咐的事過於荒唐了,你得想法子阻一阻,別讓她闖出大禍來。」

周景然高高的挑著眉梢,抬手點著程恪,

「你想的倒好,自己不肯惹小暖不高興,讓我做這惡人!讓我想法子阻一阻!小暖那脾氣,我怎麼阻?你不忍心……讓我做惡人?!」

程恪攤著手看著周景然,坦白的說道:

「那你說怎麼辦?要麼不給她人用?她手裡有的是銀子,你也知道她是個有心有膽的,誰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來?!要麼給她人用,她的事,千月能攔的下來?要是讓千月跟她過這個手,她能把千月賣了,千月還感激著她呢!你說說,這事,除了你,我還能託付給誰去?」

「你!」

周景然瞪著程恪,一時說不出話來,半晌才長長的嘆了口氣,點了點頭,程恪舒了口氣,笑著拱手告辭,笑眯眯的就要出去,

「等一等!」

周景然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忙叫住程恪,

「明天我送你出城。」

程恪點頭答應著,拱了拱手,出了門,接過洛川遞過的斗篷隨手穿了,徑直往外走去。周景然背著手站在檐廊下,看著程恪出了內書房院子大門,又獃獃的出了半天神,才轉身進去了。

程恪出了景王府大門,吩咐遠山去別院,帶千月到清漣院見他。

王府里還在燈火通明著,點了跟著出征的小廝、長隨、家將,忙著收拾行李,擦試兵器、洗涮戰馬,或是和親人朋友飲著餞行酒。

李小暖送走程恪,就去了正院,和王妃商量著收拾準備著程恪要帶的東西,竟收拾了幾十箱子出來,大大小小的在清漣院里堆得如小山一般。

程恪和父親說了小半個時辰的話,回到清漣院,李小暖還在和孫嬤嬤、蘭初、竹葉、竹青對著單子,看有沒有漏掉的東西,見程恪進來,忙示意蘭初收起重重的一疊單子,

「不用對了,要是漏了什麼,再讓人送過去就是。」

蘭初答應著,和孫嬤嬤等人退了下去,程恪坐到榻上,接過李小暖端過來的茶,笑著說道:

「讓遠山去叫千月了,等會兒我交待了他,有什麼事,你只管讓人到別院吩咐他就是。」

李小暖點頭答應著,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正要說話,帘子外,蟬翼揚聲稟報著:

「回爺,少夫人,遠山在院子外頭求見。」

「帶他進來。」

程恪沉聲吩咐著,李小暖左右轉頭看了看,遲疑著問道:

「在這裡?還是到外院花廳?」

「就在這裡,往後有什麼事,他總要直接稟了你才行,我在時你見見,往後我走了,他進來見你就方便了。」

「嗯。」

李小暖低聲答應著,兩人說話間,帘子外頭,小丫頭稟報著,遠山引著千月,低眉垂目,恭謹的進了屋。

兩人磕頭見了禮,垂手低頭侍立在榻前,李小暖滿眼好奇的打量著千月,這個傳說中京城第一的孌童。

千月個子很高,身形瘦削修長,一身黑衣,腰間系著根和衣服同色的黑色腰帶,渾身上下,半點飾物也無,連根發簪也沒用,李小暖微微仰頭打量著千月,皮膚極白皙細緻,尖下巴,臉形完美,嘴唇紅艷得彷彿塗了胭脂般,眉是一字直眉,卻顯得溫柔異常,垂著眼皮,眼睫濃而長,一動不動的垂著,整個人完美的彷彿玉石雕出一般,只是隱約散發出一股陰冷之氣,微微有些破壞了整體的完美。

李小暖輕輕驚嘆了聲,程恪轉頭看著她,李小暖看著千月讚歎道:

「我頭一次看到長得這麼好看的人!」

「夫人更好看!」

千月嘴角抽動了下,微微躬了躬身子,生硬的回道,李小暖笑了起來,轉頭看著程恪,

「什麼都好,就是這氣質,太陰冷了些,要是能再和緩些就好了。」

「嗯,他身手極好,最擅用飛刀,我早就跟他說過,光長得好看不行,要有風情,一刀出去,更要風情萬種!就這一條,他到現在也沒學會!」

程恪上下打量著嘴角連連抽動著的千月,笑眯眯的說道,遠山頭垂得更低了,勉強忍著笑,少夫人胡鬧的本事,比世子爺有過而無不及,這千月,往後跟著少夫人做事,也是可憐。

「唉,能生成這樣,也不用再學什麼了,你看看,這動靜皆風情,出刀必定也是風情萬種,這風情一條,不用學就成……」

李小暖打量著千月感慨道,

「爺,少夫人,叫小的進來,不知道有什麼吩咐?」

千月打斷了兩人議論,拱了拱手問道,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程恪看著千月吩咐道:

「我明天就要出征,我走後,少夫人若有什麼事吩咐你,就當是我的吩咐。」

千月微微怔了下,忙躬身答應著:

「是!」

程恪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笑眯眯的看著千月,搖了搖頭,

「我沒什麼事。」

「嗯,退下吧,這一年,讓大家多辛苦些,盯著京城,盯緊北三路,不可疏忽大意了半分!」

千月恭謹的答應了,和遠山一起,垂著手退了出去。

李小暖一直看著帘子垂下,看不到人了,才又長長的嘆了口氣,轉頭看著程恪繼續驚嘆道:

「一個男人,怎麼能生得比女子還要好看?太過份了!」

程恪笑出了聲,摟了李小暖過來,笑著說道:

「他就是生得太好,五六歲上就被人拐了出來,賣到了京城人市,碰巧被父親買了下來,把他送到南方,跟著我師叔學藝,他武學用毒上都極有天賦。」

「用毒?」

李小暖驚愕異常,

「嗯,」

程恪點了點頭,看著李小暖,笑眯眯的說道:

「我和小景頭一回遇到刺客,是在京城,晚上看了舞出來……父親就把他召了回來,他殺人不眨眼,剛回來時,一天兩天的都不說一句話,我看他過於陰冷,也不是好事,就讓他調教諜報,後來又管著諜報,如今也能和人你來我往的說些閑話了,算是極難得了。」

李小暖呆了片刻,才嘆了口氣,

「也是個苦孩子,你師叔,脾氣古怪?」

「嗯,出了名的古怪不近人情,也就千月這一個徒弟,極疼他,把好東西都給了千月,師叔最喜歡用毒蛇,花了大半輩子功夫養了種白色花蛇,那蛇毒極又小,只有兩寸多長,咬了人,不過一個呼吸間,就毒發身亡,千月也喜歡這東西,你看他腰間那個袋子,動來動去的,裡頭裝的就是這種蛇。」

李小暖機靈靈打了個寒噤,急忙往程恪懷裡擠去,

「我最怕蛇!他那蛇,可別逃出來了!」

程恪大笑著摟住李小暖,

「哪裡能逃出來?那蛇,他寶貝得很,哪裡捨得讓它逃出來?你放心,往後你若怕,離得喳說話就是了。」

李小暖心有餘悸的點了點頭,重重的嘆了口氣,果然,這太過好看的東西,都是輕易招惹不得的。

第二天,天剛黎明,程恪已經收拾整齊,跟著出征的小廝、長隨、家將們精神抖擻,背著弓、帶著槍、刀、劍等各式武器,將王府前的街道擠得滿滿的,只等著程恪出來,就啟程趕往夔州路前線。

程恪在二門裡止住腳步,轉過身,恭敬的給汝南王和王妃長揖告了辭,轉頭看著李小暖,微微遲疑了下,伸手拉了她,也不管站在旁邊的父母和滿院的丫頭婆子,拉著李小暖走到旁邊,低聲交待道:

「家裡若有什麼難事,你若不好跟父親說,就交給平安,讓平安傳話去,外頭,小景那邊,你別去找他,只跟千月說就行,我都安排好了,還有,三天給我寫一封信,可別忘了!」

「嗯,我知道了,你都交待過了,你放心。」

李小暖有些不安的瞄著左右,

「趕緊啟程吧,別誤了吉時,等你回來,我出城接你去。」

程恪低著頭,極其不舍的盯著李小暖看了片刻,跺了跺腳,猛的轉過身,頭也不回的大步往外走去。

一家人站在二門裡,看著斗篷被風吹起、大步往外走去的程恪,等到程恪的身影轉過二門看不到了,王妃頓時淚如雨落,用帕子堵著嘴,只不敢哭出聲來。

王爺轉過頭,看著哭得透不過氣的王妃,無奈的說道:

「你看看你,這有什麼哭的?唉,恪兒媳婦扶你母親回去,好好勸勸她。」

李小暖忙上前,示意著許氏,兩人一左一右扶著王妃,拖著她上了轎,示意著婆子快走,一路回去了正院。

程恪的出征幾乎沒有聲息,可朝堂卻隨著他的啟程,驟然變得極其忙碌起來。

周景然從早到晚泡在戶部,調度著打仗中要用的無數種物資輜重,汝南王有事沒事就泡在兵部,也沒大事,就是找人喝喝茶,拖著人打打棋譜。

及時更啦!

親親抱抱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