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四三章出征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四處劫掠,也算兵強馬壯,倉促間,西南夷是要吃些虧,可若說降了都有些勉強,怎麼會反了?西南夷不會反!」程恪斷然說道,周景然上下打量著他說道:「你也別這樣就下了斷言,世事難料!」程恪抿...

「你既然不打算跟我說,那還把我叫過來做什麼?!」

程恪歪到周景然旁邊的搖椅上,懶洋洋的問道,周景然窒了口氣,咳了兩聲,才揮著手說道:

「好了,就不讓你著急了,今天一大早,皇上就召了我進去,西南夷,反了。」

周景然語氣淡然的說道,程恪一下子直起了身子,

「西南夷反了?出了什麼事了?西南夷怎麼會反?不可能!」

「你急什麼?要有大將之風,大將之風!」

周景然用扇子點著程恪教訓著,程恪擰著眉頭看著周景然,等著他往下說,

「年前年後就反了,十五燈節前就收到了摺子,皇上壓下了,大過年的,再說,反正反也反了,也就不急在這幾天了,先過個好年,誰知道今天一早又收到八百里急報,前天,黔州城失守了。」

「西南夷怎麼會反?」

程恪打斷了周景然的話,焦急的問道,周景然長長的嘆了口氣,往後倒在了搖椅上,

「年前,西邊的強宗部攻打西南夷,西邊各部騷擾攻打西南夷,也是常事了,可這次,竟然說西南夷乾脆跟著反了,皇上生氣得很,我看了摺子,那幾份摺子,都是夔州路和荊湖北路等鄰近州縣呈上來的,畢竟只是一家之言,難保沒有把事都推給西南夷,推脫責任的嫌疑。」

「強宗部這十幾年崛起的極快,四處劫掠,也算兵強馬壯,倉促間,西南夷是要吃些虧,可若說降了都有些勉強,怎麼會反了?西南夷不會反!」

程恪斷然說道,周景然上下打量著他說道:

「你也別這樣就下了斷言,世事難料!」

程恪抿著嘴,點了點頭,周景然扶著椅子扶手站起來,背著手走到窗前,眯著眼睛看著窗外的艷陽,半晌才轉過身來,看著程恪說道:

「我和皇上薦了你去平叛,統領西南五路兵馬禦敵,另外,皇上再調北三路三分之一的兵馬給你,事情緊急,最多兩三天,你就得啟程,京城這邊,西南路大軍糧草輜重,我統總調度,你只管放心。」

「十四日陷了黔州,也不知道強宗部過了涪水沒有,若是過了,就算我後天一早啟程,日夜兼程趕到那裡,若是一路順利,強宗部只怕都要攻進忠縣了,北三路的兵馬調到西南五路,還得更晚些。」

「你放心,我出來時,皇上已經叫了大哥進宮,北三路的兵馬,日夜兼程,十日內就得趕到。只是,你要理順北三路這些兵馬,得花些時候。」

周景然坐到搖椅上,看著程恪,擔憂的說道,程恪笑了笑,

「你放心,難不倒我,只要你管著糧草輜重,只要後面跟得上,就難不倒我。」

周景然舒了口氣,笑著點著頭,

「糧草輜重,還有京城這邊,你放心就是。」

程恪長長的嘆著氣,往後倒到了搖椅上,傷感的長嘆道:

「這一去,沒個一年都回不來啊!」

周景然眯著眼睛笑了起來,程恪瞄著一臉笑意的周景然,恨恨的說道:

「我還沒生兒子呢!這一去,又耽誤我一年!」

「呸!」

周景然憤憤的『呸』了一聲,

「是誰跑到我這兒,死皮賴臉的找方子,說小暖年紀小,這兩年不能懷孕生孩子的?!這會兒,跟我這兒得了便宜又賣乖了!哼!」

程恪抬手摸了摸額頭,連連點著頭說道:

「你說得對,這事兒,跟你說沒用,我得到皇上面前哭去!」

周景然悶了口氣,瞪著程恪,半晌才舒出口氣來,吩咐青平取了西南夷和西南五路的詳圖過來,兩人細細的計議起來,直到午飯後,傳旨的內侍找到程恪,一路往宮裡去了。

程恪從宮裡出來,又去了景王府,在景王府吃了晚飯,直到戊正時分,才回到汝南王府,一路直奔內書房,和汝南王爺關著門說了小半個時辰的話,才回去了清漣院。

李小暖已經沐浴洗漱好,正穿著身家常衣褲,悠悠閑閑的歪在裡間羅漢床上看著本新出的話本。

聽了通傳,李小暖忙迎了出來,程恪帶著滿身寒氣進來,將斗篷甩給小丫頭,拉著李小暖坐到榻上,也不接竹葉奉上的茶,揮手屏退了屋裡的丫頭婆子,摟了摟李小暖,低聲說道:

「強宗部打過西南夷,往夔州路一線打起來了,皇上點了我領兵,後天一早就啟程,要……」

程恪滿眼不舍的看著李小暖,嘆了口氣,

「要一年,只怕要整整一年才能回來!」

李小暖愕然抬頭看著程恪,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到底怎麼回事?怎麼說打就打起來了?」

程恪攬著李小暖,將西南夷的情況細細說了一遍,貼到她耳邊,低低的說道:

「西南夷那裡,必有蹊蹺,只要咱們程家好好兒的,西南夷不會反,這中間必有緣由。」

李小暖仰著頭,滿眼擔憂的看著程恪,低聲交待道:

「皇上既讓你領兵,是信你,也是信西南夷,不管什麼緣由,你去了,也就能清楚明白了,這倒是小事,我聽母親說,你打仗時最愛衝到前頭,這趟去,不要這樣逞一時痛快,你是一軍主帥,若有一星半點的閃失,軍心動搖,就*煩,你別去冒險,別逞英雄,總之別往險地兒去,你得平安,一點也不能傷著!」

程恪低頭看著憂心忡忡的李小暖,心裡軟得如水般不能提不能拉,忙用力摟著李小暖,溫和安慰著,

「你放心,就是為了你,我也要平安,你放寬心。」

李小暖低著頭抵在程恪胸前,半晌沒有說話,程恪輕輕笑著哄著她,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你看事明白,說不定還能幫我呢!」

「真的?真能去?那我和你一起去!我會看地圖!我會算數!我還看過好多兵書!說不定真能幫著你呢!」

李小暖一下子興奮起來,拉著程恪的衣袖,滿眼渴望的說道,程恪一口氣嗆進喉嚨里,眼神閃爍著,連聲咳嗽著吱唔起來,

「小暖,這個……我就是說說……就是說說,沒有……這個例……皇上……」

李小暖肩膀耷拉了下來,嘟著嘴看著程恪,看得程恪心虛起來,忙摟了李小暖過來哄著她,

「等我回來,我帶你出去玩去,就咱們兩個,咱們去泰安府爬山去,過了山,就是海,一人多長的海魚從船上拖下來時,還活著呢,還有海膽、生吃最好,鮮美無比,回來……回來我就帶你去。」

「你說話,什麼時候算數過?!還是算了吧,你只要平平安安、好好兒的回來,就好了。」

李小暖嘆了口氣,仰頭看著程恪,聲音低落的說道:

「明天我給你收拾東西,你趕過去,必是要急行軍的,衣服什麼的,你隨身只帶夠路上用就是,其餘的,我讓車馬行里的腳夫走一趟,給你送過去,就當是行商了,也會不惹人閑話。」

程恪連連點著頭,李小暖推著程恪進去凈房沐浴,自己站在屋裡,獃獃的出了會兒神,突然想起件事來。

程恪沐浴洗漱好出來,兩人躺到床上,李小暖支起胳膊,看著程恪猶豫著說道:

「這一兩個月,我有些事,說不定要用人,你走前派個人給我用用好不好?」

「嗯,你要做什麼事?讓平安去辦就行,他在京城人頭熟,就是各個衙門裡,也都給他幾分薄面。」

程恪隨意的答道,李小暖輕輕咬著嘴唇,低聲說道:

「我這事,平安不行,你那個別院里的人,借個給我用用。」

程恪轉過頭,驚訝的看著李小暖,

「別院里的人?你知道……咳,你用別院里的人做什麼?」

「也許用得著,也許用不著,不過怕萬一用著了,備著罷了。」

李小暖有些含糊的說道,

「都是小事,沒有大事,我哪能有什麼大事的?不過,你得挑個靠得住的人給我用。」

程恪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著李小暖,猶豫了片刻,點了點頭,

「明天我讓千月進來見見你,我走後,有什麼事,你直接吩咐他。」

李小暖大喜過望,連連點著頭,千月是別院的諜報首領,他讓她吩咐他,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第二天天剛黎明,程恪就出了門,趕往宮裡領了旨,往兵部調了用兵勘合,往戶部交接了,和周景然一處,細細商量著糧草輜重等等大事,整整忙了一天,在景王府吃了晚飯,正要趕回去,突然想起前一天晚上答應李小暖的事,遲疑了下,看著周景然請求道:

「我走後,有件事,得讓你幫著……幫一幫。」

「你說就是。」

周景然滿口答應著,程恪挑著嘴角,一邊笑一邊嘆了口氣說道:

「昨天小暖和我借別院的人用,我問她什麼事,她吞吞吐吐的也不肯細說,只說也許用得著,也許用不著,我一來不忍心駁了她,二來,你也知道,小暖骨子裡,最是無法無天,我就算不答應她,她想做的事,也會自己想法子做去,還不如乾脆答應了她倒更好些,好歹也知道她要做什麼事不是。」

..

下一章,下午兩點前吧。

十一月過去,就是十二月,然後就是2012了啊,2012年,要好好的過,跟愛的人說愛他/她,沖不喜歡的人抬起下巴,都2012了啊!

最後,粉票啊,有的趕緊投吧,噢,點點的新規定,一天一文只能投2張粉,所以,粉多的娃,不能等到最後一天啦,趕緊趕緊,把粉點給你喜歡的文吧!

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