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四一章不抄白不抄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是覺得不入仕比入仕更好罷了。」程恪一邊對著紅燈籠上的詩句不屑一顧著,一邊和李小暖說著閑話,李小暖仔細想了想,贊同道:「這倒是,隨雲先生是高人名士,這逸士隱士,若隱得名動天下,就成了笑話...

緊接著,一對一對身穿大紅官服的年青官吏,端莊的騎在馬上,手執珠絡球杖出了宮門,程恪忙推著李小暖,示意她看向西側街道盡頭的空檔處,

「皇上要出來了!皇上一出宮門,戲龍就要點亮頭一盞燈,看那邊,別錯過了!」

話音剛落,只聽到宮門方向傳來一聲清亮的嘯聲,信號煙花如流星般飛到高空,『啪』的一聲炸開。

街道盡頭,亮起了第一盞紅燈,彷彿一眨眼的功夫,一盞接一盞的紅燈亮起,從龍尾起,飛快的連成了兩條蜿蜒滾動的巨龍,紅燈明滅閃爍著,看起來彷彿巨龍正飛快的往宣德門方向狂卷而來,

飛舞中的巨龍做著各種撲、斗、滾、跳等動作,漸漸越來越小,最後化成星星點點的萬千紅點,往宣德門方向飛一般傳去,紅點傳到宣德門前不遠,紮成觀音、文殊等菩薩模樣的五彩花燈驟然同時亮起,菩薩們轉動著,觀音手裡的凈瓶傾倒著,隨著轉動不停的將瓶中清亮水流灑向人群,花燈下的人群聲動十里的念著佛,爭搶著上前接著觀音凈瓶里流出的水。

李小暖看呆了,拉著程恪,驚奇起來,

「那水,是真的水?怎麼弄上去的?」

「是真的水,用絞水車絞上去,一晚上要用掉幾百車水,要上百人輪著絞水才行。」

程恪低頭看著李小暖,細細的解釋著,李小暖長長的嘆了口氣,轉頭看著程恪感嘆道:

「怪不得雲歡總是念念不忘京城的元宵燈節,果然……太……震憾!」

「我就知道你喜歡!」

程恪開心的笑了起來,攬了李小暖建議道:

「看完這個,這裡就沒什麼好玩的了,你既喜歡看稀奇熱鬧,我帶你去大慈雲寺逛逛去,那裡的燈,與別處不同,倒也算是有些意思。」

李小暖忙點頭答應著,程恪擁著她,下了台階,順著人流,邊走邊看邊玩,轉過最熱鬧繁華的幾條街,路上不那麼擠了,程恪和李小暖上了車,往城南的大慈雲寺過去了。

兩人將車簾高高掀起,一路看著、議論著兩旁掛著的各色花燈,不大會兒,車子頓了頓,停了下來,竹青掀起帘子,程恪跳下車,回身扶著李小暖下車。

李小暖站在車旁,轉著頭,驚訝而好奇的打量著周圍,這裡,人聲鼎沸,竟不比宣德門前遜色半分。沿著寺門兩邊,搭著無數大大小小的樂棚,樂棚上高掛著的大紅燈籠上寫著張府敬現、居士敬呈等等字樣,看來,這些樂棚,都是信男善女們對菩薩的無限敬意。

「咱們就從正門進,這個時辰,裡面的燈會也該開了有一會兒,走吧。」

程恪鬆開李小暖的腰,牽著她的手,跨過高高的門檻,進了山門。

山門內,如同天幕倒掛,紅紅的燈籠如天上的繁星般,星星點點的閃爍密布著,無數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穿行其間,或停或走,卻沒有外頭那般喧囂。

「那些燈,裡頭用木版刻出來,再在外頭蒙上紗的,都是前朝或是本朝公認寫的好的詩詞雅句,這叫詩牌燈,是只能看,不能動的,還有些凈素紅紗燈,是留給前來觀燈的文人雅士用的,若覺得自己的詩句還好,就找盞燈寫上,那燈下還掛著只小匣子,看燈的人,若覺得這字句好,就投一枚銅錢進去,到明天早上,哪盞燈下的銅錢多,寺里的僧人就把這盞燈上的詩句抄出來鐫刻到山門旁邊的石牆上去,餘下的詩句,按銅錢多少排好順序,抄錄下來,放在大殿里留著人翻看抄錄。」

程恪細細解釋著,李小暖驚訝的挑著眉梢,

「那豈不是知詩不知人了?」

「哪裡會!刻在牆上的詩,寫的人哪肯不來告了姓名的?就是詩錄上排在前幾頁的,也都必要過來說了姓名的!」

「噢!這是賽詩會了?那得了第一的人,除了能把詩句鐫刻到石頭牆上,還有旁的好處沒有?」

「還要什麼好處?!一舉成名天下知,還能有比這更大的好處?」

程恪失聲大笑起來,李小暖撇了撇嘴,

「一舉成名天下知有什麼好處?這名聲,最是牽絆害人。」

「隨雲師長年青時,有一年掙了個鐫刻,從那往後,他說他再沒來寫過詩,可我和小景就見過他好幾回,想是和我和小景一樣,隱了名字來寫了,見沒有彩頭,就不肯說出來罷了,倒是那個錢繼遠,得過兩年的頭名,他是個真性情,只要在京城,年年都來寫,不管得了多少銅錢,第二天都必來說了真姓名,今年必定也來了。」

程恪沒有接李小暖的話,又說起了詩燈的趣聞軼事來,李小暖一邊和程恪一起一盞盞看著寫著詩句的紅燈籠,一邊笑著說道:

「錢繼遠的文章詩句,嶙峋料峭,詭異華麗,這人也必是個極固執有風骨的,我倒覺得他應該做高人逸士去,隨雲先生倒應該入仕才對。」

「錢繼遠若是做了逸士,他那脾氣性格,就真逸得連個知道的人也沒有了,隨雲師長是高人,可算不得逸士,他是名士,他不入仕,不過是覺得不入仕比入仕更好罷了。」

程恪一邊對著紅燈籠上的詩句不屑一顧著,一邊和李小暖說著閑話,李小暖仔細想了想,贊同道:

「這倒是,隨雲先生是高人名士,這逸士隱士,若隱得名動天下,就成了笑話。」

程恪大笑著連連點著頭,

「你這話說得有意思,隱得名動天下!」

兩人說笑著,一邊看著、笑著、議論著紅紗燈上的奇詩怪句,一邊往寺里走去,寺裡面,各處掛著的紅紗燈籠越來越多,人也越來越多。

李小暖輕輕拉了拉程恪,低聲問道:

「會不會遇到認識咱們的?」

「遇到又怎樣?理他呢!」

程恪隨口答道,李小暖歪著頭看著他,猶豫著,程恪見她頓住腳步,忙伸手攬了她,笑著寬慰道:

「是真沒事,你看看,這寺里來遊玩的女子不也多的是?你又跟我一處,怕什麼?要不,我讓遠山留意著,若看到相熟的,咱們就讓一讓,好不好?」

李小暖急忙點了點頭,程恪吩咐了下去,兩個人繼續往裡閑逛著,又過了一道門,門內偏殿門口,燈火通明處,錢繼遠高坐於上,正擰眉苦思著,旁邊或坐或站著幾十個同樣的擰眉苦思者。

兩人頓住腳步,往陰影處移了移,程恪眯著眼睛,聲音里透出絲譏笑來,

「錢繼遠這是憋足了勁,想再上一回石牆了!」

「這錢繼遠,倒真是個認真執拗的性子。」

李小暖感嘆著說道,程恪回頭看了她一眼,垂著眼皮低低的說道:

「信王以儒雅博學,敬重文士,善作養文風稱著,也最肯在這些事上花銀子,你看,那些人里,一半是信王府養著的清客文士……這幾年,也是得了不少彩頭。」

李小暖微微仰著頭,看著程恪,失笑問道:

「你和景王,還有隨雲先生,年年隱著姓名來這裡,是不是也想拿個彩頭?至少不讓彩頭都讓信王拿了去?」

「原先都是為了好玩,倒沒想過,這兩年,知道在這上頭比不過,也就不動這心思了。」

李小暖眯著眼睛,輕輕拉了拉程恪,示意他稍稍俯身下來些,貼到他耳邊,笑著說道:

「我倒記得些好詞句,要不寫上試試去?」

程恪挑著眉梢,好笑的看著李小暖,正想跟她說這中間的難處,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何必拂了她的興緻,不過是個玩意罷了,程恪點了點頭,

「那咱們找處隱蔽的地方寫去?」

李小暖輕輕笑著,和程恪一處,悄悄退出來,沿著牆邊,在一處女牆后,找到了只孤零零掛著的素凈紅燈籠,程恪示意遠山帶人警戒著,洛川捧了筆硯上來,李小暖提起筆,濡了墨,轉頭看著程恪認真的說道:

「這詩句,可不是我寫的,是別人寫的。」

程恪笑不可抑的點著頭,雙手托著燈籠,示意著李小暖,李小暖吸了口氣,懸腕運筆,在紅紗上寫下了那首極其有名的元宵詞: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蕭聲動,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李小暖退後半步,看了看紅紗燈上寫了字的兩面,和空著的另兩面,將筆遞給竹青,看著程恪笑眯眯的說道:

「就寫這兩句吧,后一半,不用寫了。」

程恪放開紗燈,驚訝的看著紅紗燈上的詞句,又念了一遍,轉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急忙擺著手,

「我告訴過你,不是我寫的!是別人寫的,都是別人寫的,你可別想多了!」

程恪吸了口氣,一邊笑著一邊點著頭,轉身示意著遠山,

「把這盞燈,掛到顯眼處去,小心著別讓人認出你來。」

遠山答應著,摘下燈籠,抬手叫了南海,小心的捧著燈籠奔了出去。李小暖看著遠山走遠了,轉頭看著程恪,低聲說道:

「我有些餓了。」

程恪呆了一呆,彷彿想起了什麼,立即眉開眼笑的建議道:

「咱們吃鵪鶉兒去!」

下一章,下午兩點前,

嗯,有粉投粉噢,今天已經二十號了,這日子過得,真是逝者如斯夫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