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四零章看燈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青平遠遠的迎過來,引著兩人進了樂棚旁頂上敞開,用帷幔隔著的隔間里。李小暖疑惑的看著程恪,程恪擁著她上了台階,進到隔間里,低聲解釋道:「我找小景討了這一處,反正他這燈樓上也是空著的,他府上今...

「盧明輝是錢繼遠的入室弟子,平時來往的就頻繁。」

程恪解釋道,

「初二那天,錢繼遠請了幾個交往多年的老友飲酒,其中就有徐盛融的父親徐正虎。」

「他要撇清什麼?他能撇清什麼?」

李小暖擰著眉頭問道,程恪抽出枕在腦後的手,摟了摟李小暖,輕聲笑了起來,

「就是有這種人,自以為聰明,總想著要八面玲瓏!」

李小暖伏在程恪胸前,沉默了一會兒,低低的嘆了口氣,

「到底中間還夾著二姐姐,萬一……母親不知道得多難過,二姐夫年紀也不小了,到現在也沒領個差使,不然乾脆打發他遠遠的避開,倒更妥當。」

「不用擔心他,盧尚書是出了名的泥鰍掉進油缸里,滑得捏不住,盧明輝也是深得其父真傳,萬事都不肯涉足稍深,只站在邊上看著等著,既不想擔一絲風險,又想著要揀了最大的便宜去!」

「嗯,因著二姐姐…母親疼孩子又是出了名的,只要咱們家過得去,總不至於讓二姐姐吃了苦去,咱們這一處,只要二姐姐在,他根本不必放在心上,只管打點好另兩處,也就立於不敗之地了。」

李小暖慢慢的說道,程恪重重的『哼』了一聲,有些無奈起來,

「唉,這人算計太多,就是個『笨』字!他也不想想,難道人家都是傻的,就只有他一個人聰明?」

「怎麼辦?」

李小暖支著下巴,看著程恪,發愁的問道,程恪眼裡閃過絲冷意,

「隨他去!萬一有什麼不好,二姐姐的平安,咱們還能護得住!」

程恪說著,伸手抱著李小暖,坐了起來,李小暖忙跟著坐起來,暗暗嘆了口氣,這程恪,從來都不會設身處地的替別人想想,丈夫孩子若不好,二姐姐縱平安又能如何?!

「我早點過去,辦完了事趕緊趕回來,晚上咱們看煙火去。」

程恪從背後抱著李小暖,笑著說道,兩人起來,吃了飯,李小暖和程恪一起出了院門,一個出府,一個往正院,各忙各的去了。

李小暖一直忙到未正時分,才安置好各處,回去清漣院歇息了一個多時辰,起來洗漱,重新梳了頭,換了件蓮青暗雲紋鍛面小襖,一條白底妝花鍛百花飛蝶曳地裙,去正院接了王妃,一起出門往汝南王府燈樓去了,和往年一樣,王府請了幾家沒有搭燈樓的親朋故舊過來燈樓看燈。

不大會兒,一行幾輛車到了燈樓下,李小暖扶著王妃下了車,上到了三樓,依著慣例,二樓是男子們賞燈的地方,女眷都在三樓。

從三樓望出去,視野極好,往東,皇宮方向,高高的搭著官府的山棚,架著幾座燈山,燈山已經點亮,在薄暮中流光溢彩、金碧輝煌、錦繡輝映,李小暖微微眯著眼睛,看著遠處的亮麗,幾乎流出眼淚來,這樣的璀璨奪目,曾經,她天天都能看到。

李小暖移開目光,順著各家大大小小的燈山看過去,緊挨著官府燈山的,左邊第一家,是誠王府,依次下來,是信王府、敏王府和景王府,再往後,就是宗室之家了,右邊第一家,是靖北王府,第二家就是汝南王府了,汝南王府隔壁,是湯丞相家。

各家燈山,以誠王府的最高大華麗,燈山旁的樂棚前,擠的人也最多。

李小暖微微側過頭,看著自家的樂棚,平安請了家專演踏索上竿的班子和幾個胡地來的演幻術的過來,這會兒,樂棚里,一個胡地來的枯瘦老者把一枚桃核放在台上,澆著水,念叨著,眼看著桃核發芽、抽葉,成樹,開花,又結出果來,李小暖仔細看著,歪著頭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這幻術,還有魔術,就是最簡單的那種,她也弄不明白關竅在何處,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

「別靠那欄杆太近!小心火炮飛上來,看嚇著了。」

王妃招呼著李小暖,李小暖忙往後退了退,轉過身,退到了王妃身旁侍立著,看著人上著茶水點心,照顧著幾位年高的長輩和羞澀而又興奮的小姑娘們。

來看煙火的女眷陸陸續續進了樓,相互寒喧著、禮讓著坐了下來,李小暖讓著、招呼著各家夫人、小姐,眼角正好瞄見樓下侍候的婆子提著裙子急步上來,走到王妃身邊,低低的稟報著,王妃連連點著頭,招手叫了李小暖過來吩咐道:

「你別在這裡侍候著了,趕緊下去,小恪說找你有急事呢!趕緊去吧!別耽誤了!」

李小暖微微挑了挑眉梢,遲疑著說道:

「母親,那這裡……」

「這裡都安頓妥當了,還能有什麼事?你趕緊下去,小恪的事,都是大事,可不能耽誤了,趕緊去,他等急了,又要發脾氣!」

李小暖忙曲膝答應著,竹青捧了紫貂斗篷過來,李小暖穿了,和燈樓里的夫人、小姐們團團告了退,扶著竹青的手下了樓。

程恪正站在一輛看著極普通的青油車前,伸長著脖子,有些焦躁的往裡張望著,見李小暖下來,急忙迎過去,伸手拉了李小暖的手,笑著說道:

「我趕回府里,說你過來燈樓了,你也不在府里等我。」

「等你做什麼?你的話,又作不得數。」

李小暖笑眯眯的說道,程恪臉上閃過絲尷尬,轉眼又嘻嘻笑著說道:

「事出有因,都是事出有因,往後不會了,你放心。」

說著,程恪退後半步,仔細打量著李小暖身上穿著的白底蓮花初綻緙絲斗篷,又看了看她頭上的珍珠攢綠寶石發簪,滿意的點了點頭,拉了她,笑著說道:

「咱們走著去逛吧,坐車倒不方便。」

李小暖連連點著頭,跟著程恪,轉出燈樓,匯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寬闊的街道上,擠滿了盛裝的人群,有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有帶著孩子的婦人,有陪著老人的孝順子孫,有夫妻同行,有兄弟姐妹結伴……

李小暖只覺得眼睛不夠用,一路打量著周圍的人群,仔細看著穿行於人群中,高聲叫賣著的小商小販,欣賞著街道兩邊,各家店鋪門口掛著的心思各有其巧的燈籠,看著一切讓她好奇的東西。

程恪牽著李小暖的手,看著她,和她看著、打量著的人或東西。竹青帶著玉扣、玉板等丫頭和四五個婆子,緊跟在李小暖和程恪身後,遠山帶著眾小廝、長隨,在人群中努力維持著隊形,幾乎是緊緊的圍在程恪和李小暖前後左右,隔開著擠來擠去的喧囂人群。

「聖駕快出來了,咱們站到那一處去,從那裡看戲龍最好!」

程恪擁著李小暖,指著景王府燈樓旁的樂棚處說道,遠山忙示意著眾人,圍著程恪和李小暖,往景王府旁的樂棚處擠去。

「什麼是戲龍?」

李小暖一邊轉頭看著周圍的熱鬧與稀奇,一邊問道,程恪低頭看著滿臉喜悅與興奮的李小暖,心情也跟著飛揚喜悅起來,笑著說道:

「等會兒你看了就知道了,你看,景王府燈樓和敏王府燈樓,中間隔開了一丈多,就是因為小景要佔這處最好的地方看戲龍,那處地方,是我和小景挑了好幾年才看準了的,這元宵節,看了戲龍,旁的也就無所謂了。」

汝南王府燈樓和景王府燈樓離得極近,兩人說了幾句話,一行人就擠到了景王府燈樓下的樂棚旁,青平遠遠的迎過來,引著兩人進了樂棚旁頂上敞開,用帷幔隔著的隔間里。

李小暖疑惑的看著程恪,程恪擁著她上了台階,進到隔間里,低聲解釋道:

「我找小景討了這一處,反正他這燈樓上也是空著的,他府上今年沒人過來看燈。」

「景王也不來的?」

「嗯,他說一個人沒意思,我可沒空陪他!」

李小暖轉頭看著後面燈火通明的燈樓,微微蹙了蹙眉頭。

燈樓陰暗處,周景然捏著只酒杯,站在欄杆角落處,正低頭看著樂棚旁那處用帷幔圍著的高台,透過敞開著的隔間頂部,看著擁著李小暖,低頭說笑著的程恪,和程恪身邊笑顏如花的李小暖,慢慢喝了杯里的酒,鬱郁的嘆了口氣,轉身下了樓,往宣德樓去了。

不遠處的皇城內,傳來厚重緩慢的鼓點聲,程恪挑著眉梢,忙示意著李小暖,

「聖駕要出來了。」

李小暖忙站起來,往前走了半步,越過滿街擠擠挨挨的人群,看著宣德樓方向,宣德門緩緩推開,一對對大紅帖金燈籠從門口整齊而飛快的向外流出,往外延伸著,一層層站定,將喧囂的人群,和即將出來的聖駕隔離開來。

紅燈籠出完,宣德門外各家的樂棚一起住了聲,宣德樓上細樂響起,大門裡,一對對騎在馬上的英俊侍衛穿著紅錦衫,花裝襆頭一側戴著顫巍巍的紅絨花,一手握韁繩,一隻手提著琉璃玉柱燈,馬蹄聲整齊劃一的成對出來,往燈山方向行去,緊跟在後面的,是提著紅紗珠絡燈的侍衛,再往後,是捧著金交椅、果盤、宮扇等等皇上出行所用東西的內侍們。

好累的一天噢,今天就一更吧,明天會正常,閑爬走躺著了。

嗯,雖然很是不好意思,但是,咳,那個,粉啊,閑還是喜歡粉啊,對個手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