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三八章祈福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心看上幾十年,心裡有了幾分歡喜之意罷了。」唯心大師端起杯子,一邊悠悠然喝著茶,一邊輕鬆的說道,李小暖上下打量著他,這唯心大師怎麼著也五十往外了吧,還幾十年安穩日子,想得倒長遠,嗯,這願望是美好的...

狄遠健肩膀漸漸耷拉了下來,程敏盈發愁的嘆了口氣,停了半晌,才接著說道:

「你也別怪我光顧著自家,家裡那麼多人,誰能顧得過來?就是有個十萬八萬兩銀子,分到各人手裡,也不剩幾個錢了,其它幾房,哪個不是只顧著自家的?就說老三吧,家裡花了那麼些銀子給他保了個外差,又是肥得流油的地方,你看看,這過年,就送了兩千兩銀子和幾車破爛回來,我倒沒什麼,二房、四房,還有五房,可話里話外的說過好幾回了。」

狄遠健惱怒的鎖著眉頭,程敏盈仔細看著他,小心的接著說道:

「要是二房他們鬧著分家,我是沒話說的,你也別做了沖頭,擋了人家去。」

「老爺子還在!」

狄行健惱怒的說道,程敏盈輕輕『哼』了一聲,

「不就是老爺子還在,這個家,才只好這麼撐著。」

狄遠健抿著嘴,半晌,才嘆出口氣來,程敏盈瞄著他,暗暗舒了口氣,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你是長子長孫,又是封了世子的,無論如何也不好象三房那樣明著暗著置私產,到底說不過去,我是想著,把我陪嫁的兩處莊子和三間鋪子好好打理打理,多生息些銀子出來,這些,可實實在在是咱們自家的,往後阿容、阿月,還有永彬、永文幾個,這一嫁一娶,有了這個做貼補,也就有了體面。」

狄遠健半晌才點了點頭,沉默了片刻,又長長的嘆了口氣,沉悶的說道:

「這話,哪裡好開口?她到底是位郡主。」

「無妨,我先和母親說,那個李小暖不是一直說是個極孝順的嗎,母親有了話,她總不好違著的。」

程敏盈微微撇了撇嘴,語氣輕鬆的說道,狄遠健看著程敏盈,皺了皺眉頭,張了張嘴又閉上了,程敏盈也停住了話頭,眼睛看著輕輕晃動著車帘子,出神的慢慢盤算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李小暖就侍候著王妃,一起在二門裡上了車,程恪騎馬跟著,一行人往福音寺祈福去了。

李小暖陪著王妃進了香,又聽了一遍經,就侍候著王妃上了車,先送她回了王府,她和程恪還要去看望唯心大師。

程恪和李小暖在寺后的林子邊上低聲說笑著,逛了小半個時辰,回到寺里吃了素齋,又歇息了小半個時辰,留下丫頭隨從,從福音寺後門出去,沿著林間小徑,往密林深處的院落走去。

院落大門應手而開,院子里乾乾淨淨,卻空無人跡,程恪猶豫了下,到底沒敢自專著跟進去,站在門廳里,看著李小暖又進了一道門,才轉身進了門房裡,門房裡,早就生了火盆,準備好了的熱茶和素點心。

李小暖沿著院子正中的甬路,徑直到了正院,侍立在門口的中年僧人溫和的笑著,雙手合什,極少見的打了聲招呼,

「施主今天氣色極好。」

李小暖驚訝的挑了挑眉梢,忙合什還著禮,

「多謝師父吉言。」

唯心大師站在正屋門口,手裡抱著只比平常手爐大了足足一圈的黃銅席紋手爐,面容比前幾次輕鬆恣意了些,隱隱還帶著幾分喜色。

李小暖更加驚訝的看著唯心大師,驚奇的問道:

「大師有什麼喜事不成?這氣色,真真是……」

李小暖笑得眯起了眼睛,頓了片刻,才慢吞吞的說道:

「少見。」

唯心大師嘴角挑著,竟露出絲笑容來,側過身,半讓半示意著李小暖進了屋。

屋裡溫暖異常,李小暖解了斗篷,隨手扔到一張扶手椅上,舒適的伸了伸胳膊,笑著說道:

「大師最會享受,冬天裡就是要這樣暖和著才舒服呢,大師到底有什麼喜事?說來我也陪大師高興高興。」

李小暖追問道,唯心大師臉上的笑意更濃了,讓著李小暖坐到榻上,泡了茶,才慢條斯理的說道:

「我一個方外之人,哪有什麼喜事。」

「方外?」

李小暖打量著大師,想了想,笑著搖了搖頭,

「我不過見今天的朝陽好,想著這樣的朝陽還能安心看上幾十年,心裡有了幾分歡喜之意罷了。」

唯心大師端起杯子,一邊悠悠然喝著茶,一邊輕鬆的說道,李小暖上下打量著他,這唯心大師怎麼著也五十往外了吧,還幾十年安穩日子,想得倒長遠,嗯,這願望是美好的。

唯心大師看著上下打量著他的李小暖,嘴角扯了扯,象是笑,又象是無奈的問道:

「是不是想著我已經這個年紀,還想著再活幾十年,有些奢望了?」

「哪有!」

李小暖立即斷然否認著,

「九十年是幾十年,二十年也是幾十年,大師再活上二十年,也還年青著呢,就是再活上九十年,年紀也不大呢。」

李小暖眼珠微轉,認真的說道,唯心大師盯著她,帶著絲笑意『哼』了一聲,

「你那眼睛一轉,心裡就必定沒想好事!」

李小暖輕聲笑著,堅定的搖著頭,

「大師可不能冤枉我!」

不等唯心答話,李小暖忙轉開了話題,

「大師也該收個徒弟了。」

「收什麼徒弟?收來做什麼?要不,你跟我學分茶吧,學棋也成。」

唯心大師放下手裡的杯子,看著李小暖說道,李小暖嘆了口氣,放下手裡的杯子嘆息道:

「看來我今天來的不是時候,原來大師的心性,是高興的時候,就必得要讓別人不高興,大師要教也行,你就教教我如何看天命,測運程吧,也不必學到您那樣高深,懂一點皮毛就成了,只要每天卜一卦,能讓我天天趨吉避凶,知道哪裡有銀子揀就好了。」

唯心大師瞪著李小暖看了半天,

「你在外頭,也這麼疲賴的?」

「外頭又沒有大師。」

李小暖嘟嚷著,唯心大師盯著她看著沒有說話,李小暖掂了塊素點心咬了一點點,看著大師說道:

「象大師這樣,能看懂天命的,必是生下來就不同凡響的,是生而知之,大師,下一個這樣的人,生了沒有?生在哪裡?大師可知道?」

唯心大師搖了搖頭,看著李小暖,緩緩的問道:

「譬如你,下一個你,在何處,你可知道?」

李小暖輕輕打了個寒噤,拿著點心的手僵在了半空,滿眼驚愕的看著唯心大師,呆了片刻,才膽怯的低聲問道:

「大師看明白了小暖的來歷么?小暖一直糊塗著,大師能不能給小暖解解惑?」

唯心大師眯起眼睛笑了起來,伸手端起杯子,一邊喝茶,一邊看著李小暖,似是而非的說道:

「你的來歷我不知道,我和來歷,我也不知道,你和我一樣,都是這個世間的異數,我連自己都看不明白,自然也看不明白你,糊塗就糊塗著吧,太過明白,也不是什麼好事。」

李小暖狐疑的看著與往常大不一樣的大師,他心情好了,話多了,也隨和了話多,能讓他變化這樣大的,能有什麼?李小暖一時有些想不明白,唯心大師動作舒展的往兩人的杯子里續了水,看著李小暖,彷彿很隨意的說道:

「你戒心太重,要放開些,門房裡的那個傻小子,是個好的。」

李小暖歪著頭看著他,半晌才慢慢點了點頭,兩人沉默著又喝了杯茶,大師起身叫著李小暖,

「後園里前些日子跑進來幾隻小鹿,我讓人圈住養著了,我帶你看看去。」

李小暖欣然應承著,跳下榻,從椅子上拿起斗篷穿了,跟著大師往後園走去。

程恪無聊之極的歪躲在門房間的椅子上,直喝得茶葉泡成了白水,才看到李小暖從院子深處出來。

程恪忙跳起來,奔出去接了李小暖,也不多問,只牽著她的手,往林外回去了。

兩人上了車,車子顛簸著,往城裡疾馳回去了。

程恪歪在車廂里,攬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晚上咱們不回府吃飯,我帶你去德福樓聽朱七彈琴去,明天就初四了。」

李小暖忙點頭答應著,靠到程恪身邊,看著他,笑眯眯的低聲說道:

「大師說要見見景王,讓你捎個信,讓他一個人去,別驚動了人。」

「真的?!」

程恪一下子坐了起來,滿眼驚喜,李小暖被他突然竄起帶得跌著滾到了車廂板壁旁,程恪忙伸手拉起她,李小暖扶了扶頭上的簪子,惱怒的踢了程恪一腳,

「不過一個身份高些的老和尚,你看看你!」

「是我不好,傷著哪裡沒有?讓我看看!」

程恪忙攬過李小暖,從頭頂往下查看著,李小暖理了理衣服,嘆了口氣說道:

「別看了,遍體鱗傷。」

程恪一直看到李小暖的手指尖,才舒了口氣,嘻笑著接道:

「回去我給你治傷,一寸一寸好好的治。」

程恪頓了頓,摟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你不知道,這世間,大師肯見的人極少,象你這樣能隨意出入大師那片林子,那個院子的,幾乎沒有,就是隨雲師長,我聽他說過,他也是要等通傳的,就你是個異數。」

第二更,繼續不定時,今天要去趟蘇州,唉,抱抱各位,閑盡量趕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