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三七章家有難經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忙謙辭道,王妃嘴角往上挑著,平淡著聲音說道:「我聽你父親說過,你弟妹陪嫁過來的鋪子,原也不是間間都掙錢的,倒有一半是虧著的,你弟妹接手后,管了一兩年,這間間鋪子就都有了利錢,你父親說了,這做生意...

程敏盈和王妃說著話,不知不覺就說到了針線,又說到了品,程敏盈轉頭看著李小暖,滿臉笑意的說道:

「我也是前一陣子才知道,那家越錦繡庄,竟是弟妹的陪嫁鋪子。」

李小暖微笑著,還沒來得及答話,程敏盈就轉過了頭,看著王妃,撇了撇嘴說道:

「四房老三媳婦的嫁妝品,都是在越錦繡庄訂做的,鋪嫁妝那天,那些帷幔帘子,枕頭被褥的,也不管用得著用不著,竟一件不落、層層疊疊的全掛上擺了出來!幾個婆子,也不管人家問不問,聽不聽,見人就得誇幾句越錦繡庄的品!配色如何如何雅緻,針角如何如何細密,唯恐人家不知道那幾件東西值多少銀子,真真是小家子氣!」

程敏盈頓了頓,轉頭看著李小暖,忙笑著解釋道:

「倒不是說越錦繡庄的品不好,就是這樣小家子氣的炫出來,惹人嫌罷了。」

李小暖滿眼笑意的點著頭,

「我知道,越錦繡庄是咱們自家的鋪子,就是不好,大姐姐也覺得比別家好!」

程敏盈滿眼笑意,

「是真好!這庄說是開了好些年了,我也是這兩年才知道這家坊的,沒想到活竟做得那樣好!針角細密不說,我就喜歡莊裡出來的花樣、配色,看著清清淡淡的,穿在身上,偏就好看的出奇,越是燈影下越好看!不管多少件堆在一處,都能一眼看到!真真是好!」

「那是!」

王妃眉梢飛揚著得意起來,

「這坊是開了可是好多年了,原是在李老夫人手裡開出來的,只是往年繡的東西,可入不了你的眼,你自然不知道京城還有這麼家坊!說起來,也就是從小暖接手這兩年,才做出了這樣的活計!」

王妃轉過頭,愛憐的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小暖的母親,可是遍地錦繡的連家姑娘,有個從小的奶嬤嬤,針線活就不用說了,你說這越錦繡坊的東西好,哪能不好的?那是得了錦繡連家的真傳的,你姑母,就最愛連家的品,重陽節的時候,小暖了幅小插屏呈進去,你姑母愛得什麼似的,現就在她日常起坐的東廂牆上掛著呢!」

「我也愛越錦出來的東西!」

狄君容文文氣氣的接道,李小暖轉頭看著她,狄君容臉色微微泛起絲紅意來,程敏盈愛憐的看著女兒,笑著說道:

「阿容最喜歡越錦的品,前兒越錦的管事婆子送進來幾件大紅大綠的衣服,阿容竟愛得不行!」

程敏盈轉頭看著王妃,接著說道:

「母親知道,阿容一向不喜歡那些紅紅綠綠的艷顏色,偏越錦出來的大紅大綠,她就愛上了!」

「那樣的紅配那樣的綠,想著必是俗極,誰知道配出來,竟雅到極致。」

狄君容文靜的解釋道,

「大俗即大雅,不過那樣的大紅大綠,你氣度嫻靜雅緻,穿著倒不好看,前天坊剛試了幾種新花樣,倒正正合適你,回頭我讓管事婆子送幾件過去,算是補了那幾件衣服的錯處。」

李小暖頓了頓,轉頭看著程敏盈,笑著陪禮道:

「這就是坊管事婆子的不好了,她既管著往你們府上送東西,就該知道府里的夫人小姐們穿什麼樣的衣服才最好,這樣亂送,是沒用心思!」

程敏盈眼底閃過絲尷尬,忙笑著說道:

「我也是說那大紅大綠阿容穿著不好看,就沒留,倒不用再補什麼去。」

狄君容端起杯子,低頭喝起了茶,李小暖看著王妃,笑著說道:

「大姐姐眼力好,往後坊里出了什麼新鮮花樣,我讓人送到府上,大姐姐也幫我掌掌眼。」

「就是這個理兒!」

王妃忙笑著點著頭,程敏盈滿眼笑意,也沒答話,只笑著轉開了話題,

「聽說弟妹陪嫁過來的,還不只這一處鋪子,如今都是弟妹自己掌總管著的?」

「也算不上掌總管著,我懂什麼?都是那些掌柜、管事們幫著管著的,我不過年底看看帳,收收銀子罷了。」

李小暖忙謙辭道,王妃嘴角往上挑著,平淡著聲音說道:

「我聽你父親說過,你弟妹陪嫁過來的鋪子,原也不是間間都掙錢的,倒有一半是虧著的,你弟妹接手后,管了一兩年,這間間鋪子就都有了利錢,你父親說了,這做生意,也不是誰都能做得好的,兩浙路李家姑娘,都是天生的富貴命!」

李小暖幾乎要失笑起來,忙接過了話頭,

「母親也真是的……哪有這樣的事,都是那些掌柜們用心,才有了盈利的。」

程敏盈若有所思的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這做生意,還真不是誰做都能掙銀子!」

李小暖溫婉的笑著,沒再接話,程敏盈盯著她看了片刻,才和王妃又說起了別的家常。

一家人吃了飯,直到申正時分,程敏盈才帶著狄君容等,依依不捨的和王妃告了別,王妃直送出正院很遠,程敏盈再三勸著,才勉強止住腳步,又抱著狄永文狠狠的親了親,目送著一行人轉個彎,再也看不見了,長長的失落的嘆了口氣,無精打採的回去了。

李小暖把程敏盈一行人送到二門外,看著車子駛出了二門,才轉過身,扶著竹青,緩緩往回走去。

程敏盈的車子在大門口停了停,狄遠健上了車,車子重新動起來,往靖江侯府回去了。

程敏盈掀著帘子,依戀的看著汝南王府的大門越來越遠,直到轉過彎看不到了,才放下帘子,轉頭看著狄遠健,皺著眉頭問道:

「盧家出什麼事了?敏清和孩子都沒過來。」

「明輝說敏清這一胎不大穩,幾個孩子身子又大爽利,就沒過來。」

狄遠健端坐著,沉穩的說道,程敏盈眉頭擰得更緊了,輕輕『哼』了一聲說道:

「母親遣了田嬤嬤過去看了,敏清好好兒的,孩子也好好兒的,田嬤嬤跟小暖回話時,我正好在邊上,聽得清清楚楚!指定是盧明輝又出什麼妖蛾子了!敏清那脾氣,也太賢惠的過了!盧明輝說什麼,她都當聖旨捧著!這也……」

「好了好了,這是她們夫妻的事,人家家裡的事!」

狄遠健語氣溫和的打斷了程敏盈的話,程敏盈長長的呼了口氣,

「你說的也是,我也是多管閑事,算了,這事,我也管不了,我跟你說!」

程敏盈眼睛亮著,往狄遠健身邊挪了挪,聲音里透著些興奮說道:

「我就說吧,那李小暖陪嫁的鋪子,都是她自己打理著的!我都探問明白了,母親說,還是父親的話呢,說那李小暖是個真正會做生意的,她陪嫁過來的鋪子,聽母親那意思,還不只一家兩家,只怕至少也有十家八家的!間間都不少掙銀子!」

狄遠健微微皺了皺眉頭,沒有接話,程敏盈又往前挪了挪,接著說道:

「前些日子聽說王府要再修間銀庫,我就納悶著,府里的鋪子、莊子,沒哪一處是我不知道的,也就那些,雖說不少,可也不多哪裡去,小恪又是個漫手花錢的,哪裡突然多出項進益來,要再修間銀庫的?!」

「銀子再多,那也是你弟妹的。」

狄遠健悶著聲音說道,程敏盈挑著眉梢,

「這個我還不知道!你不懂!我是說,那李小暖既然這麼會做生意掙銀子,我陪嫁里那三間鋪子,若是能讓她幫著照管照管,還不知道多生出多少銀子來!」

「你那三間鋪子,又不是不掙錢,非要煩勞人家做什麼?!」

「一年才掙那麼點銀子,貼補家用都不夠!越錦繡庄就不說了,東西賣得貴得嚇死人,就是她那間點心鋪子,我細算過,一年的銀子就不知道掙了多少去!那鄭家媳婦,就靠著這鋪子,倒比咱們還闊氣……」

狄遠健悶悶的「哼」了一聲,程敏盈斜瞄著他,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你哼哼什麼?家裡的境況,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家子四五房人,家家兒女成群!一年到頭,不是娶就是嫁,好了,如今這孫子孫女眼看著也大了,不過三五年間,就又是成親的成親,出嫁的出嫁,都有上百號的人了,你倒說說看,哪來的銀子?!這且不說,就是平常吃穿用度,每個月的月錢,月月都是虧空著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家裡的幾處莊子、鋪子,不說一年比一年好,倒是一年不如一年……」

「好了,我知道,都知道,可這是咱們家的事,也沒有讓你弟妹幫著打理的理兒不是。」

狄遠健有些喪氣的說道,程敏盈呼了口濁氣出來,輕輕『哼』了一聲,

「這一大家子的事,有老爺子,還有父親母親呢,我倒不犯著操這個心去!也輪不著**心!」

狄遠健看著程敏盈,沉重的嘆了口氣,沒有反駁,程敏盈看著他,聲音溫軟下來,低聲說道:

「咱們也一大家子兒女,你看看,阿容今年都十二歲了,也就明後年,就該動手準備嫁妝了,光靠家裡那些定例嫁妝,夠什麼的?只怕連個脂粉銀子都不夠!還不得咱們自己想法子,就是娶親,公出能出的銀子也就那些,夠什麼的?!」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當家人都不容易。

鞠躬,感謝各位的粉,嗯,閑好象好長時候沒鞠躬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