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三六章回門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書院陪狄遠健說話去了。王妃擔憂起來,看著程敏盈說道:「前兒我和小暖商量著,本想過了年,再過一陣子到盧家看看她去,這幾步路,她都不敢過來,會不會……這一胎,坐得不大安穩?」程敏盈擰著眉...

兩人收拾停當,匆匆吃了早飯,出了門,急急的趕往正院請安去了,今天這請安,可比平時晚了好大一會兒了。

王妃滿臉驚喜的看著跟著李小暖同來的程恪,忙直起身子,伸手拉了他過來問道:

「這麼晚還沒出去?今天還是跟小景一處?這大過年的,也別凈想著差使的事,過年了,出去松泛松泛,愛玩什麼就去玩去。」

李小暖不易覺察的挑了挑眉梢,接過冬梅捧過來的茶,奉了過去,程恪悶聲說道:

「今天大姐姐和二姐姐不是都要回來?不出去了,就在家裡,一年到頭,我也難得在家,大姐姐和二姐姐一年裡頭,也難得幾回一家人一起回來。」

王妃呆了一呆,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拉著程恪的手,又是哭又是笑的說道:

「我的小恪到底是懂事,又孝順,又體貼,你姐姐等會兒來了,還不知道多高興。」

李小暖低眉順眼的垂手站立著,嘴角一點點翹了上去,程恪無奈的耷拉著肩膀,不耐煩的說道:

「母親別總把我當小孩子,我都……唉,好了,我去門口迎迎她們去。」

王妃一把拉住程恪,帶著眼淚,眉開眼笑的說道:

「好孩子,哪裡要你去?有的是人迎著,再說,今天外頭陰著天,風又大,冷得很,別去了,就是屋裡等著吧,你早飯吃了沒有?都吃了什麼?吃得可好?還要不要再吃些點心?」

程恪悶悶的『哼』了一聲,甩脫王妃的手,站起來說道:

「我還是去看看父親去。」

說著,也不等王妃答話,徑直出了屋,大步往外面走去,王妃忙吩咐著:

「趕緊,取個手爐來,叫人好好侍候著……」

李小暖忙趕出去,接過竹青捧過的斗篷,低著眉給程恪系著斗篷帶子,程恪稍稍猶豫了下,低低的說道:

「等一會兒,她們來了,我陪大姐夫、二姐夫說幾句話再進來。」

李小暖抿嘴笑著,似有似無的點了點頭,接過小丫頭遞過的手爐,遞了過去,程恪看著手爐,鬱悶的搖著頭,

「我要它做什麼?母親也真是的!」

說著,接過手爐,轉手又塞給了旁邊侍立著的小丫頭,轉頭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我過去啦。」

李小暖眯眯笑著點了點頭,程恪出了屋,徑直往外書房去了。

不大會兒,程敏盈帶著長女狄君容,長子狄永彬,次女狄月容,奶娘抱著最小的狄永文,一家人熱熱鬧鬧的進了屋。

相互見禮畢,王妃眼睛只盯著活潑可愛的狄永文,愛不釋手的一把抱起,摟在懷裡親個不住,一時也顧不得理會別人,程敏盈笑容燦爛的盯著摟在一處的母親和兒子看了一會兒,轉頭看著李小暖,目光往下移著,直停在了李小暖腰腹部,直爽的說道:

「你跟小恪也得趕緊生個孩子,你看看母親,想孫子都快想瘋了。」

李小暖微微有些尷尬的陪著笑,垂著眼帘曲了曲膝,以示答應著,王妃抱著狄永文,也不回頭,只揚聲說道:

「這事急不得,前一陣子,我和小暖去福音寺求過簽了,佛祖說了,這兩年小恪犯災星,若有孩子,只怕不利父子,唉,你說……」

王妃說著說著感慨起來,忙將撐著雙手,死命掙扎著,要往外掙脫出來的狄永文放到榻上,轉頭看著程敏盈感慨道:

「這事還真不由人不信,后一次,我又悄悄問過空秀方丈,方丈透了句,生不得就不生,生得就生,回來我整整想了半個多月,你說方丈這意思,是不是說小恪犯的這災星,就應著這一兩年裡頭,小暖懷不上孩子?等小暖懷上孩子,那這災星就是過了!」

李小暖一口氣窒在喉嚨里,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在心裡悶笑著,這方丈不過是說了句大實話,竟讓這信男善女想了這麼半個多月!唉,這樣最好,最好不過。

程敏盈擰著眉頭,仔細思量了半晌,轉過頭,上下打量著李小暖,緩緩點了點頭,滿臉贊同的說道:

「母親說的極有道理,我也是這麼想的!這孩子的事,可千萬不能強求,再說,他們兩個,都是難得的福相,往後還能少得了孩子?母親大可不用愁!」

王妃舒了口氣,面容輕鬆歡喜著又轉頭逗起亂抓亂爬的狄永文來。

狄永彬安安穩穩的坐在椅子上,目光卻時不時的瞄著門口,狄君容微微笑著看著他,轉頭看著李小暖問道:

「姨母她們什麼時候到?」

「咦,這倒是,敏清怎麼還沒到?她府上可比我離得近多呢。」

李小暖還沒來得及答話,程敏盈先奇怪起來,

「二姐姐懷著身孕,晚些出來也是常理。」

李小暖忙笑著說道,狄君容瞄著狄永彬,把杯子往他一邊推了推,

「先喝杯茶吧,一會兒志賢來了,你們兩個再說話兒。」

狄永彬點了點頭,端起杯子,和狄君容一起,慢條斯理的喝起了茶。

外書房裡,狄遠健跪在墊子上,給汝南王行了跪拜禮,賀了歲,起來和程恪彼此長揖見了禮,讓著坐下,剛說了幾句話,小廝通傳著,盧明輝滿臉笑容的進了屋,一樣跪拜,給汝南王賀了歲,起來和狄遠艦程恪團團見了禮,也不落座,只陪著笑解釋道:

「還請岳父見諒,敏清懷了身子,怕胎兒不穩,不敢出門,今天就不能回來給岳父岳母拜年了。」

「嗯,是要好好養著,志賢和洛瑩去他外祖母院里了?妙瑩來了沒有?她年紀小,小心受了風。」

王爺哈哈笑著,有些瑣碎的問道,盧明輝笑容更加熱烈起來,躬了躬身子,聲音有些虛浮的解釋道:

「志賢早就和幾個同窗約了,今天一早就出去給幾位師長拜年去了,洛瑩和妙瑩這一陣子身子不大好,敏清不大放心,就沒讓幾個孩子跟著過來。」

王爺眼底閃過絲冷意,笑容半分不減的哈哈笑著,連聲說道:

「這天冷,孩子們既然不大好,可不能再出來吹了冷風,倒是你想的周到!你是留下來喝杯水酒再回去,還是……還有旁的事?」

「岳父明鑒,可不是還有別的事,小婿……」

「有事就去忙!你們年青人,就是要有些雄心壯志才是!趕緊去吧,有空再來喝酒!」

王爺爽朗的打斷了盧明輝的話,毫無芥蒂的揮手催促著,盧明輝面容輕鬆下來,暗暗舒了口氣,程恪站了起來,讓著盧明輝笑著說道:

「我送二姐夫出去。」

王爺點著頭,盧明輝長揖告了辭,程恪陪著盧明輝出了外書房院子,往二門外走去。

程恪親熱的讓著盧明輝上了車,目送著車子出了大門,緩緩往前行去,程恪眯著眼睛,臉色漸漸陰沉下來,抬手叫了遠山過來吩咐道:

「告訴千月,盯著他,去了哪裡,見了誰,一星半點也不能漏了。」

遠山答應著,垂手退了兩步,轉身奔出去傳信了。

程恪親自進到正院傳了盧明輝的話,又和程敏盈說了幾句閑話,才離開正院,去外書院陪狄遠健說話去了。

王妃擔憂起來,看著程敏盈說道:

「前兒我和小暖商量著,本想過了年,再過一陣子到盧家看看她去,這幾步路,她都不敢過來,會不會……這一胎,坐得不大安穩?」

程敏盈擰著眉頭,頓了片刻,才笑著寬解道:

「母親別擔心,敏清這都第四個孩子了,哪還要擔心的?不過還是多小心好罷了,母親要是不放心,乾脆遣個婆子過去看看就是。」

王妃連連稱是,忙轉頭吩咐著李小暖,

「趕緊讓人去看看敏清去,嗯,就讓田嬤嬤去吧,她經事多,眼光好,敏清好不好,她也能看出來些,再讓人到庫里挑幾根老山參,再挑些別的配上,趕緊去。」

李小暖忙曲膝答應著,出來吩咐叫了田嬤嬤進來吩咐了,看著人挑了老山參和其它幾樣養胎保生的藥材、吃食,拿進來給王妃看過了,才吩咐田嬤嬤換了衣服,去盧府看望程敏清去。

李小暖回到屋裡,給王妃和程敏盈換了茶,垂手站在榻前,狄永彬坐在狄君容下首的椅子上,有些無聊起來,李小暖瞄著他,趁著王妃和程敏盈的話空兒,笑著建議道:

「永彬跟咱們在一處,只怕不耐煩聽這些家長里短的話,要不,讓他去外書房陪陪外公吧。」

狄永彬臉上活泛起來,王妃忙點頭答應著:

「想去就去吧,都說男女七歲不同席,你今年九歲了,就讓你舅舅帶你玩去!」

狄永彬眼睛亮了起來,忙轉頭看著程敏盈,程敏盈看著兒子,愛憐的吩咐道:

「去吧去吧,讓你聽我們說話,也是無趣了些。」

狄永彬忙站起來,雀躍著團團揖著告了退,隨著丫頭婆子,往外書房奔去。

程敏盈和王妃一邊看護著狄永文,一邊東家長西家短的說著家長里短的閑話,李小暖一邊不停的奉著茶水、點心,一邊照顧著狄君容,不時和她說幾句話。

.

閑現在就要出去了,回來的時間不定,今天的第二更,也是時間不定。晚上再上來看看吧。

親親各位,閑表示想過年,不想過年前。

那個,閑想要粉啊,有的話,那個那個對手指*!~!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