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三五章尋歡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彩棚比剛才的彩棚小了許多,依舊是用鏤空屏風隔開著,屏風前後,放著擦得發亮的長几,擺了許多盛開的水仙花,整個彩棚里,都彌散著水仙花的香味兒。彩棚里只隔成了三處,圍著三張長條形木桌的,各有二三十個衣...

程恪拉著躍躍欲試的李小暖,看著中年男子問道:

「有什麼新鮮的玩法沒有?」

「回爺,哪能有什麼新鮮玩法?這關撲上頭,可不作興新鮮玩法,人家也信不過不是。要不,我引爺到聚水棚看看?那裡有幾個局,倒也能看看。」

中年男子建議道,程恪轉頭看了看李小暖,見她點了點頭,才轉過頭,抬了抬手,中年男子眼裡閃過絲驚訝,忙答應著,側著身子引著程恪和李小暖往隔壁的棚子走去。

遠遠的,在彩棚有另一頭,敏王妃一身男裝,和敏王並肩著,遠遠看著程恪和李小暖往旁邊的彩棚進去,轉頭徵詢般看著敏王,敏王臉上帶著依舊溫和的笑意,低聲說道:

「咱們去聽小唱吧,那對小夫婦,看來是好熱鬧的,今晚上,熱鬧處咱們就不去了。」

敏王妃笑著點頭答應著,兩人轉身出了彩棚,在小廝、隨從的簇擁下,往不遠處的玉芙蓉樓走去。

李小暖隨著程恪進了隔壁彩棚,這個彩棚比剛才的彩棚小了許多,依舊是用鏤空屏風隔開著,屏風前後,放著擦得發亮的長几,擺了許多盛開的水仙花,整個彩棚里,都彌散著水仙花的香味兒。

彩棚里只隔成了三處,圍著三張長條形木桌的,各有二三十個衣飾講究、年齡不一的男子,也零零星星坐著幾個衣飾華美的女子。

中年男子引著兩人往最裡面的一張桌子走去,邊走邊笑著說道:

「我記得爺最愛撲骰子,這桌一撲一千貫,爺先試試手?」

程恪徵詢般看著李小暖,兩人正躍躍欲試間,彩棚帘子掀起,周世新在幾個十來歲的貴家子弟的簇擁下,昂然走了進來。

「是周世新。」

程恪貼近李小暖,聲音裡帶著絲鄙夷,低低的說道,李小暖往程恪身邊靠了靠,仔細打量著抬著下巴,從眼角往下掃視著周圍的周世新,一件極合身的大紅緙絲面紫貂斗篷,頭上戴著攢八寶紫金冠,五官生得極好,就是那股子不可一世,讓他有些破了相的感覺。

李小暖皺了皺眉頭,拉了拉程恪,低聲說道:

「咱們走吧,他身邊也沒個大人,萬一……倒象咱們欺負小孩子似的。」

程恪眉梢抽動了下,正要說話,李小暖示意著他,低聲說道:

「他這銳氣正盛,咱們避著才好,何必挫了他的銳氣,倒讓他學了乖,平白佔了便宜。」

程恪心念微轉,悶聲笑著點了點頭,昂然站著,等周世新等人看到兩人,一群人膽怯的看著程恪,遲疑著頓住腳步,才垂下眼皮,往後退了幾步,攬著李小暖從另一個門退了出去。

周世新怔了片刻,轉頭環顧著左右,緊挨著他站著的是林家二房次子林懷業,忙陪著笑,眨著眼睛奉承道:

「爺,他哪敢惹您不痛快,他能在京城稱霸,那還不是因為您和大哥都沒在京城!」

旁邊圍著的幾個紈急忙或含糊或清楚的奉承著,一群人興高采烈的坐到最裡面的桌子上,吆五喝六的撲起骰子來。

程恪牽著李小暖出了彩棚,轉頭看著中年男子,

「進去侍候著吧,那位爺,可是任誰也不敢得罪的。」

中年男子驚訝的看著程恪,忙躬身致了謝,躬著身子,直看著程恪和李小暖走遠了,才直起身子,擰眉思量著進了彩棚。

「現在看噴火還早些,不如咱們先去玉芙蓉樓聽段小唱?要不去聽小說也行。」

程恪低頭徵詢著李小暖的意思,李小暖歪頭想了想,

「去聽小唱吧,小說一聽就是一部,還不知道聽到什麼時候呢。」

「嗯,好,玉芙蓉樓離這裡不遠,咱們走過去吧。」

兩人慢慢往前走著,程恪轉頭掃了眼在兩人周圍圍了好幾圈的丫頭僕婦,小廝長隨,低聲說道:

「這周世新,這麼個年紀,就跟徐盛融一道,在太原府成了禍害!」

李小暖仰頭看著程恪,沉默著沒有接話,程恪也沉默下來,半晌,才輕輕笑著說道:

「也是個沒腦子的蠢貨!不足為慮,往後,只要他在,我就處處讓著他,讓著他做這京城的霸王霸主!」

「他能住幾天?也不過出了十五,就該返回太原府了,時候太短,想縱也縱不起來什麼。」

「嗯。」

程恪又掃了眼周圍,微微俯下頭,貼近李小暖耳邊低聲說道:

「姑母說,皇上的意思,只怕是要留誠王妃和誠王家眷在京城,讓誠王一個人回去太原府駐防。」

李小暖驚訝的轉頭看著程恪,遲疑了半晌,低聲說道:

「對各家,都是好壞各半。」

「嗯,就看各人的手段了,誠王這兩個兒子,心眼都嫌少了些。」

兩人低低私語著,慢步走著,不大會兒,就看到了掛滿了粉紅淡綠的絲帶,和大紅燈籠的玉芙蓉樓。

兩人住了話,順著洛川的前引,從樓後上去,往位置最好的幾個雅間走去。

洛川打起墨綠彈花帘子,李小暖緊挨著程恪,好奇的往裡打量著,正看到戲台右邊的雅間,坐著敏王和一身男裝的敏王妃。

李小暖頓住腳步,拉著程恪往後躲了躲,笑容滿面的示意著他看敏王和敏王妃。

「這趟出來的真是巧!」

程恪看著會神的聽著小唱,用手指輕輕拍著節奏的敏王,和滿臉陶醉投入的敏王妃,笑著說道:

「這兩個人,原來愛聽這個金盼兒唱小唱。」

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程恪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李小暖,正要說話,李小暖笑著說道:

「咱們去看雜劇吧,我倒覺得那個好看。」

程恪忙點著頭,低聲說道:

「看雜劇,倒是西四瓦子里的海棠樓,才最好。」

李小暖點頭答應著,兩人出來,上了車,往西四瓦肆去了。

西四瓦肆里,沒再碰到其它人,程恪帶著李小暖,興緻盎然的聽了出雜劇,出來在邊上的酒肆吃了飯,又去看了噴火、吞刀,李小暖又無限好奇的拖著程恪看了回幻術,直到快交了子時,李小暖才打著呵欠,被程恪拖著出來上了車。

車子緩緩行在依舊熱鬧繁華著的大街上,李小暖掀著帘子,看著外頭三五成群,提著燈籠跑來跑去,叫著別人的名字,要把自已的懵懂和不吉都賣與別人的孩子們,轉頭看著程恪笑著說道:

「咱們的懵懂,還沒賣出去呢!」

「你哪有懵懂賣?我也沒有,倒不用賣了。」

程恪伸手從後面圈住李小暖,下巴抵在她肩上,和她一起透過帘子,看著外面開心的跑來跑去的孩子們,認真的說道,李小暖笑得手軟著放下了帘子,

「你也太自大了一點,這自大加一點……」

「嗯。」

程恪含糊的答應著,借著車廂一角暈黃晃動的燈光,看著懷裡鬢髮微微有些蓬鬆,笑如春花,嘴唇紅潤得彷彿瑩出水光的李小暖,低頭吻下來,輕輕咬住了李小暖的嘴唇,李小暖伸手圈著他的脖頸,探出舌尖,熱烈的回吻著他。

程恪頭腦暈亂,低頭用力吻著、吸吮著,半晌突然鬆開李小暖,長長的透出口氣來,用力壓著李小暖翻倒在車廂里,一邊輾轉吸吮親吻,一邊探出手,摸索著李小暖腰間的絲絛,李小暖臉色紅得鮮艷欲滴,努力扭過頭,聲音軟軟的低低說道:

「唉,這裡,車上……你要做什麼呢……」

程恪氣息紊亂著,貼到李小暖耳邊,咬著她的耳垂,含含糊糊的說道:

「車上,怎麼啦……」

程恪的手已經摸到絲絛拉開來,李小暖急忙想掙紮起來,抬手拍著程恪的面頰嗔怪道:

「這車……唉,不行,回去……你鬆手,等回去……今夜裡,我隨你意還不行嗎?」

李小暖軟軟的請求著,程恪手往李小暖裙子里探著,微微頓了頓,曖昧的笑著,

「你說話算數,今天夜裡,要隨我的意。」

「嗯,隨你的意就是。」

李小暖溫軟的答應著,程恪抽出手,頭埋在李小暖肩窩裡,半晌才長長的出了口氣,

「小暖,我還是現在就想要你……好好,忍一會兒,夜裡,咱們好好玩個夠!」

程恪說著,抬手踢了踢車廂前面,大聲吩咐道:

「趕緊回府!越快越好!」

車子頓了頓,猛的往前竄著顛簸起來,往汝南王府狂奔而去。

第二天辰初時分,李小暖腰膝酸軟著壓在程恪身上,抬腳往下踢著他抱怨道:

「都是你害得我,今天要忙一天,站一天,我要是站不下來,失了禮,你怎麼替我描補回來?」

「沒事沒事,有那些丫頭婆子呢,哪要你忙的?今天我哪也不去,陪你站著好不好?你哪兒失了禮,我就站在那兒立即描描補補,立時補好,你放心!」

程恪伸手抱著李小暖,一邊笑一邊哄著她,李小暖『哼』了一聲,推開他坐了起來,

「還是算了,要你描補,沒錯也得補出錯來。」

程恪眯眯笑著,揚聲替她叫著丫頭,自己也跟著起來,緊跟著李小暖往凈房走去,一邊走一邊笑著說道:

「今天我就跟著你,在家待一天客,做一天孝順兒子、懂事弟弟,行不行?」

唉,真是過年了,閑開了一天的會,悲了個摧的,為什麼過年前要多出那麼多事呢?想不通啊想不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