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三四章放風了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丫頭,從外頭又叫了八個跟著出門的婆子,一行人到了二門,分別上了車,遠山等幾個小廝和七八個長隨,垂手站在馬旁,早就候在大門外了,見車子出來,忙翻身上了馬,左右簇擁著程恪和李小暖的車子,往開放著關撲的瓦肆...

「害了你什麼了?」

李小暖拉著程恪追問道,程恪忙跳下榻,揚聲叫著人,回頭看著李小暖,陪著滿臉笑容說道:

「我還給你準備了幾身衣服,你試試看看,咱們趕緊換衣服,趕緊出去,晚了可就看不成關撲了,聽說今天下午有大關撲,都是上萬貫賭注的,趕緊趕緊遲了就看不到了!」

竹青等人已經應聲進了屋,垂手侍立著等著聽吩咐,李小暖也不再這一句話上多糾纏,吩咐道:

「我和爺要出去逛逛……」

「把昨天洛川送進來的衣服取過來,侍候少夫人換上。」

程恪打斷了李小暖的話,滿臉興緻的吩咐道。竹青答應著,親自去取了幾件嫩綠粉黃、滿著折枝梅花、折枝芙蓉、折枝菊花等圖案的長衫過來,李小暖瞪著竹青等幾個丫頭手裡撐著的幾件長衫,轉頭看著程恪問道:

「你讓我穿這個?我穿了這樣的衣服,人家還不得把我當成小相公了?」

程恪捧著肚子,笑得喘不過氣來,李小暖轉過身,懶得再理會他,點著衣服吩咐道:

「拿回去,都拿回去,留著以後爺自己穿,給我取身素凈些的家常衣服,不要緙絲什麼的,普通些就行,再拿件灰鼠里斗篷來。給爺取件長衫,再拿件紫貂斗篷來。」

竹青看著手裡顏色繡花嬌艷無比的長衫,抿嘴笑著退了下去。

不大會兒,竹青和玉板一起,捧了件粉紫素綢小襖,一條正藍色粉紫碎花曳地長裙、一件正藍綢麵灰鼠里斗篷,給程恪取了件銀白銀色蘆葦長衫,和一件正攬面紫貂斗篷進來,程恪攔住,抖開李小暖的衣裙看了看,笑著說道:

「這粉紫配正藍,倒是嬌艷。」

又抖開斗篷,擰著眉頭看著竹青問道:

「這個顏色花樣的,紫貂里的斗篷有沒有?」

「回爺的話,這個顏色的沒有,倒有件粉紫底緙絲面的。」

「取過來看看。」

玉板忙曲膝答應著轉身進去了,程恪轉過頭,看著李小暖,

「你最怕冷,灰鼠里哪裡暖和,這個天,還是得穿紫貂才好,跟著我出去,沒那些忌諱。」

李小暖還沒來得及說話,竹青已經取了件和粉紫小襖一個顏色的緙絲面紫貂斗篷來,程恪拎起來,在李小暖身上比劃了下,滿意的點了點頭,

「就這件!」

李小暖輕輕嘆了口氣,笑眯眯的歪頭看著他,慢吞吞的說道:

「這件太招眼了些,又是外頭的斗篷,能穿緙絲、能穿紫貂的,外人一看也就知道是誰了!」

「無礙,這幾天都無礙,趕緊換衣服,上了車我再和你細說……知道就知道去!」

程恪一邊示意著竹青等人侍候著李小暖穿衣服,一邊伸著手臂,由著丫頭們侍候著穿了長衫,轉頭看著李小暖,眯眯笑著接著說道:

「你又不肯穿我給你準備的長衫,多好看的長衫!可惜了……能跟我一起出去的女子,還能有誰去?!都不用猜!」

李小暖也不多堅持,由著竹青和玉板侍候著換了衣服,蟬翼已經取了梳頭的家什過來,飛快的給李小暖重新綰了髮髻,取了支點翠嵌藍寶石鳳鳥步搖,取了那隻紫氣東來的玉鐲侍候李小暖戴上,程恪退後兩步看了看,滿意的點了點頭,自己穿了斗篷,伸手攔住竹青,從竹青手裡接過斗篷,小心的給李小暖披到身上,笨笨扡拙拙的系著帶子,李小暖低著頭,笑眯眯的看著被程恪系得難看無比的斗篷帶子。

兩人剛要出門,李小暖彷彿想起什麼來,轉頭吩咐著竹青,

「取個帷帽來。」

「這個好!」

程恪立即表示著贊同,微微低著頭,俯在李小暖耳邊,低聲說道:

「戴個帷帽好,省得出去讓人看到你!我一看有人盯著你看,就想剜了他的眼睛!」

李小暖哭笑不得的白了他一眼,程恪不等她說話,伸手攬著她,笑著說道:

「趕緊走趕緊走,有什麼話,咱們上了車再說。」

兩人牽著手出了院門,竹青取了帷帽,帶著玉板、蟬翼和兩個小丫頭,從外頭又叫了八個跟著出門的婆子,一行人到了二門,分別上了車,遠山等幾個小廝和七八個長隨,垂手站在馬旁,早就候在大門外了,見車子出來,忙翻身上了馬,左右簇擁著程恪和李小暖的車子,往開放著關撲的瓦肆行去。

李小暖掀起帘子,仔細看著外面的喜慶熱鬧,人來人往,程恪湊過來,越過她頭頂往外看著,笑著說道:

「京城的規矩,初一到初三這三天里,金吾不禁,關撲開放,一年裡頭,也就這三天里,各家女眷可以出來玩耍嬉戲,看關撲、觀劇、聽曲都可以,這都是多少年的風俗規矩了。」

李小暖驚訝起來,放下帘子,滿眼驚喜的看著程恪問道:

「我到京城這些年,怎麼就沒聽說過這個風俗規矩的?」

「哼,你年年都忙著避災星去了……」

程恪帶著絲抱怨嘀咕道,李小暖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線,也沒功夫細想程恪的抱怨,直著身子,興奮的大聲宣布著:

「我今天要玩個通宵!嗯,通宵還是算了,我一定要玩到過了子時再回去!」

程恪挑著眉梢,驚訝而好笑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遲疑的瞄著他,往他身邊湊了湊,鄭重的問道:

「你沒騙我吧?」

「怎麼會?!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我哪敢騙你!」

程恪連聲保證著,李小暖更加疑惑的看著程恪,程恪失笑著攬住李小暖,耐心的解釋道:

「真不騙你,騙你這個做什麼?!有一年,皇上還帶姑母出來玩過一回呢,在玉芙蓉樓聽小唱,那一年,我和小景正好也在玉芙蓉樓聽曲兒,也是我倆運氣不好,砸銀子捧一個小唱角兒時,和一個北地的商人杠上了,那商人真是有銀子,砸到一半,我和小景帶的銀子就用光了,眼看著讓人壓過一頭,顏面掃地,皇上就讓內侍送了幾千兩銀票子過來助陣。」

程恪說得眉飛色舞起來,李小暖心裡松馳下來,歪著頭看著程恪,慢吞吞的問道:

「皇上竟肯幫著你們跟人家爭這個閑氣?倒稀奇。」

程恪喉嚨發癢似的吭吭呵呵了片刻,才嘿嘿笑著說道:

「這不也關著皇家的顏面么?!皇上倒不是那一味拘泥的,新年三天,與民同樂么,總要樂一樂,能有什麼?你說是吧……就是晚上回來,讓我和小景在宮門外跪了一個多時辰,小景還被罰了一年的月錢,也是因了這個,小景窮極了,才和我商量著開酒肆掙銀子的。」

李小暖笑了好大一會兒,才止了笑,看著程恪說道:

「皇上倒好,先是送銀子給你們,讓你們砸回皇家的顏面,回來再罰你們跪,再把送的銀子扣回來,就是便宜你了!」

「哪裡便宜?我也扣了一年的俸祿!皇上還把小景和我罵得……唉,說我倆無章無法,全無算計,一點都不知道動動心眼,就是一對楞頭青,明明三兩千兩銀子就能砸下來的事,竟足足砸了一萬多兩出去!簡直把他的臉面都丟光了。」

李小暖睜大眼睛,看著程恪,眨了幾下眼睛才說出話來,

「皇上這意思……這皇上倒是有趣!」

「可不是,再往後,小景和我就留了心,再沒做過這樣的沖頭……」

兩人說著話,不大會兒,車子就停了下來,

「爺,到了。」

洛川在車外稟報著,程恪取過帷帽,笨手笨腳的往李小暖頭上套去,李小暖忙抬手護著髮髻,拉著帷帽戴好,程恪才伸手掀起帘子,自己跳下車,回身扶著戴著紫紗帷帽的李小暖下了車。

洛川在前頭引著,程恪牽著李小暖的手,竹青帶著玉板等丫頭緊跟著,小廝和長隨左右護衛著,一行人沿著後院的青石小路,從後面進了彩棚。

彩棚極大,用鏤空屏風隔成幾處,人群圍成大堆、小堆,探頭往中間看著,不時猛然暴發出一陣陣喧囂,想是有人撲贏了或是輸了。擠成一堆的人群中,雖一眼望過去看不到女子,可四處走動著、探頭張望著的衣飾講究華麗的女子,處處皆是。

李小暖心情徹底放鬆下來,眼睛瑩亮著,笑著興奮著四處轉頭張望著、雀躍著也想擠過去看,程恪忙拉著她,笑著說道:

「別急,看來這一處都是小關撲,沒什麼看頭,咱們看大關撲去。」

說著,轉頭示意著南海,南海笑應著,閃身出去,片刻功夫,引著一個一身黑綢衣,精瘦幹練、眼睛亮的發賊的中年男子,匆匆奔了過來,在離程恪兩三步處站住,逼著手,恭敬的長揖見著禮,

「世子爺,好一陣子沒見您老了,給您老請安,給夫人請安。」

「什麼您老他老的,爺不老,年青著呢。」

程恪看著中年男子,笑著說道,中年男子彷彿很開懷的笑了起來,

「爺今天來,準備撲哪一種?夫人也撲幾把嗎?」

.

下一章,下午兩點前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