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三三章求葯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真是讓人佩服,這一番推測,絲絲入扣這事,跟你說的倒也差不太多,臘月二十三,誠王回到京城那天,就把周世遠吊起來,用夾了鋼絲的牛皮鞭打得暈死過去,要不是誠王妃拚死護著,保不準就送進去半條命了,除夕宴上,周...

第二三三章求葯

殿內殿外的人頓時安靜下來,不動聲色的往前擠著,爭著見著禮,搶著說著話,程貴妃微笑致意著,腳步並不停留,一路進了福寧殿,徑直往裡走去。

站在最前面的幾個皇子妃見程貴妃進來,忙歸了位,垂手侍立著,程貴妃走到福寧殿最前面站定,片刻功夫,外面響起幾聲清脆的凈鞭聲,眾內外命婦由程貴妃領著,跪伏在地上恭候著聖駕。

皇上在福寧殿門口下了肩輿,穿過大殿,坐到了大殿正中的御座上,司儀官唱著禮,程貴妃引著眾內外命婦行了十六拜大禮,皇上受了諸內外命婦的賀,也不停留,站起來,出到殿門口上了肩輿,往福慶殿受百官及諸國使節朝賀並於春禧殿賜宴去了。

眾人跪伏在地上,恭送著皇上走遠了,才在司儀官的唱禮聲中站起來,這內外命婦們的元旦朝賀,就算是結束了。

程貴妃轉過身,招手叫了李小暖過來,笑著吩咐道:

「小恪從南方得過一種治皮肉撕裂之傷的藥膏,極是好用,你回去趕緊尋些給誠王妃送過去,她府里習武的人多,正用得著。」

「是。」

李小暖忙恭敬的曲膝答應著,誠王妃垂豐眼帘,曲膝給程貴妃道著謝,又轉頭看著李小暖,頜首致了謝。

李小暖微笑著曲了曲膝,心裡驚奇起來,誠王妃面色沉鬱低落,這樣的日子,這樣的地方,竟勉強不出幾分喜色來發生了什麼事?

李小暖腳步微微往後蹭了蹭,小心的打量著站在誠王妃背後,綽約得如同一枝剛出水的芙蓉般的徐氏,徐氏恭謹的低眉垂手侍立在誠王妃身後,恭謹中卻透出股說不清的傲然和冷漠來。

程貴妃轉頭和誠王妃說了幾句閑話,就命人散了。

李小暖跟著王妃,出了宮門,上了車,回了汝南王府。

汝南王和程恪直到未末過後,才回到府里,程恪回到清漣院,踢了靴子,往後仰著倒在榻上,攤著手腳,舒服的長出了一口氣。

李小暖接過玉板捧過來的茶,放到几上,屏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側著身子坐到程恪身邊,輕輕推了推他,

「有件事,問問你。」

「嗯,你說。」

程恪一隻手枕在頭下,另一隻手拉了李小暖倒在自己懷裡,心不在焉的說道,李小暖伏在他胸前,用手支著腮,看著程恪問道:

「誠王府,誰傷著皮肉了?還是撕裂傷。」

程恪忙轉過頭,滿眼疑惑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眯著眼睛笑著解釋道:

「今天朝賀結束的時候,貴妃交待我,說你手上有一種從南方得來的專治皮肉撕裂之傷的藥膏,讓我回來趕緊尋了給誠王妃送過去,說是她府上習武之人多,正用得著,她府上習武的,能讓貴妃出面找葯的,除了她,就只有誠王了吧?周世遠算不算一個?」

李小暖忙仔細解釋著,程恪挑著眉頭笑了起來,看著李小暖,示意她接著說,李小暖拍了拍他的胸口,

「我問你呢」

「你先猜猜看看,我聽聽對不對。」

程恪笑眯眯的看著李小暖說道,李小暖歪著頭看了他一會兒,想了想,接著說道:

「誠王妃臉色很不好看,是那種……灰敗,一點喜色也沒有,那個徐氏,我也見到了,人是生得國色天香,跟在誠王妃身後,倒也算規矩,連眼皮也不抬的。」

李小暖看著程恪,眯著眼睛笑著,慢吞吞的接著說道:

「貴妃讓我把葯給誠王妃送去,依著貴妃的脾氣,這葯,必是誠王妃找貴妃求的,誠王妃求葯竟求到了貴妃那裡,這受傷這人,必是誠王妃極重要的人,貴妃又說的明明白白,這用藥之人,是誠王府里的人,那誠王府里,對誠王妃極重要的人,只有三個,誠王,長子周世遠,長子周婉若,若是誠王受了傷……」

李小暖沉吟著,程恪搖著頭,李小暖笑了起來,

「那就是周世遠了,今天我見到周婉若了,面容舉止都輕鬆自若,可不象受了撕裂傷的樣子,這是葯的事,就是有一件,我想不明白,誠王妃求葯,怎麼會求到貴妃那裡去了?」

「這個我知道,你先說。」

李小暖舒了口氣,接著說道:

「其二呢,誠王妃臉色里,灰敗居多,只怕是有什麼事讓她心傷喪氣了,誠王寵徐氏,也不是這一年兩年的事了,必不是因為這個,若是有了新人,那灰敗臉色的,該是徐氏,靖北王府也沒聽說出過什麼事,那這緣由,就只有一個了,必是誠王和她生了什麼不愉快,說不定……還會殃及周世遠呢,聽說誠王極寵徐氏之子……」

李小暖越想越遠,嘻笑著,用手拍著程恪的胸口,

「說不定啊,那周世遠被誠王嫌棄了呢必是打傷了,誠王妃這是借著求葯,曲曲折折的找皇上告狀求援來了。」

程恪笑著連連點著頭,李小暖眯眯笑道:

「周世遠前一陣子累得林淑妃丟了四妃之位,誠王又是個脾氣暴躁的,若是因這個打了他,倒也是常理之中的事。」

程恪哈哈笑著,伸手攬著李小暖感嘆道:

「你這心思真是讓人佩服,這一番推測,絲絲入扣這事,跟你說的倒也差不太多,臘月二十三,誠王回到京城那天,就把周世遠吊起來,用夾了鋼絲的牛皮鞭打得暈死過去,要不是誠王妃拚死護著,保不準就送進去半條命了,除夕宴上,周世寧和周世平玩耍打鬧,撞到了周世遠身上,這事,就這麼被皇上知道了,小景說,皇上暴怒,當場就拂袖而去,還說該挨鞭子的,是誠王。」

「噢」

李小暖長長的『噢』著,

「我說呢,誠王妃怎麼會求葯求到了貴妃那裡,原來是這樣,倒不是她求是,是貴妃硬送上門去的氨

「嗯,」

程恪微微昂起頭,看著李小暖認真的交待道:

「姑母……極精明的人,可不象看著那麼……柔弱溫和,你凡事當心。」

「嗯,我記下了。」

李小暖下巴抵在程恪胸口,低聲答道,程恪笑了起來,伸手攬著李小暖抱了起來,

「小暖,你下巴抵我身上說話,我……咱們進去歇著吧。」

李小暖笑倒在程恪懷裡,拍著他說道:

「不行你不是說,要帶我出去賣懵懂的?」

「嗯,去,這會兒還早,賣懵懂要天黑了才好。」

「帶我去看關撲去吧去吧,就這會兒空閑些,明天一早,大姐姐和二姐姐一家都要回來,大姐姐和二姐姐一年裡頭,也就這一天是一家人回來的,咱們都不好出去,初三日又要去寺里,大師讓人捎了信,讓咱們初三去看他,正好母親要去上香,這一來一回,就是天黑去天黑回,初四家裡請人看戲吃年酒,初五母親要請鎮寧侯家、靖江侯家和盧家等七八家的夫人小姐到莊子里飲宴玩耍,初六起,一直排到出了十五,天天都有人家要去,你看看……」

程恪眉頭擰了起來,

「這些沒意思的應酬,讓母親去就是,母親最會做這個,要你去做什麼?」

李小暖無語的看著程恪,程恪輕輕咳了一聲,忙改口道:

「我替你告病吧,出了十五,我又得天天去衙門應差了,就這幾天在家,偏偏你又不在,我一個人有什麼意思?」

「那你往年做什麼?」

「往年……」

程恪話語含糊起來,

「往年……也沒什麼事做,就和小景一處,瞎混混……我替你告病吧,這幾天,我都安排好,等會兒,咱們出去看關撲,天黑下來,我帶你去東六瓦肆看胡人演噴火,再看出雜劇去,海棠樓的黃大前人遞了信來,新出了一本雜劇,說是不錯,看完雜劇,你陪我賣懵懂去明天我帶你去聽小曲,再到德福樓,一邊吃飯,一邊聽教坊的朱七彈琴,朱七的琴,我就沒聽過比他彈得好的,是小景發了話,德福樓才請到的人,後天……」

李小暖眼睛亮閃閃的,幾乎流起口水來,不停的點著頭,不等他說完,就著急的打斷了程恪的話,

「好告病可不合適」

「這有什麼,還能不讓人生病了?」

「你別又發霸王脾氣,哪,母親那麼疼我,要是知道我病了,肯定是又請太醫、又送補品,肯定一天跑幾趟的過來看我,還怎麼出去?這是一,二來,大過年的生病,也不吉利不是,得想別的法子才好。」

「你有主意了?」

「嗯,明天就別出去了,大姐姐、二姐姐一家人,好不容易回來了一天,咱們就留在家裡,陪陪他們,初三日去了寺里,回來嘛,就好犯了災星,不好見客,不就結了。」

李小暖笑眯眯的說道,程恪大笑著往後倒去,

「你這災星,犯了多少年了?從進了京城,就開始犯,唉,害得我……」

程恪猛然頓回了後面的話,捂著嘴,轉過頭,裝模作樣的劇烈咳嗽起來。

咳咳咳,閑也劇烈咳嗽,剛回來,那個,又食言了,果然又長了圈肉,閑的小腰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