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三二章暗槍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這也是元徽朝的命婦們一年中唯一的一次可以象百官一樣朝賀皇上,這人比冬至節足足多出幾倍來。李小暖虛扶著王妃,帶著溫婉的笑意,沿著眾命婦讓出的通道,往殿內走去,她和王妃,都是一品夫人,位置在殿內最前...

第二三二章暗槍

老太妃說著,起身下了榻,李小暖忙捧了斗篷過來,王妃接過侍候著老太妃穿好,王爺也不敢堅持,送到花廳門口,看著老太妃上了轎,程恪扶著轎桿,出了院門,才輕輕嘆了口氣,轉回了花廳里。

花廳里,李小暖看著丫頭婆子們撤下已經冷了的酒菜,重新上了熱菜,又吩咐多加薑絲、少放些綿糖,熱熱的熱壺黃酒送進來,斟到小酒壺裡,送到王爺面前的几上。自己轉到檐廊下,看著人在院子四處掛起燈籠來,預備著等會兒看雜耍百戲取樂,以熬過這除夕之夜。

王爺盤膝坐下,拿起盛著薑絲黃酒的銀壺,斟了一杯,仰頭喝了,看著王妃,笑著說道:

「母親肯出來喝兩盅酒,看看煙花、樂一樂,已經極難得了這也是小恪和恪兒媳婦一片孝心。」

王妃長長的嘆了口氣,點頭應承著:

「可不是,母親這些年……唉,往後讓小恪多去瑞紫堂請請安去。」

王爺喝著熱酒,開懷的點著頭,李小暖轉進花廳,笑著曲膝稟報道:

「已經快交子時了,媳婦這就讓人煮上餃子,趕著交子時吃餃子可好?」

王爺笑著點了點頭,李小暖轉身吩咐了下去,跟著交待竹青道:

「告訴各個廚房,都煮上吧,各處當值當差的,都熱熱的讓他們吃上一碗,讓鄒嬤嬤和田嬤嬤,再會上孫嬤嬤,各處巡一遍去,這個時候,人是最疲倦的時候,一定要多加小心。」

竹青答應著,下去傳話了。

不大會兒,程恪轉回來,去了斗篷,倒了杯熱黃酒,一口喝了,舒服的靠在榻上,笑著說道:

「老祖宗心情好,跟紅福說了一路子的話,我回來時已經歇下了。」

王爺舒了口氣,透出滿眼笑意來,只點著頭沒有說話。不大會兒,廚房就送了餃子進來,幾個人吃了,李小暖請了示下,吩咐演起百戲來。

院子里燈火通明著、熱鬧非凡的演著百戲、雜劇,很快就到了寅初時分,要準備祭祖的事了,王爺、王妃回去正屋,程恪和李小暖出了正院門,上了轎子,趕回清漣院換大禮服去了。

寅末時分,程氏家廟裡已經密密麻麻站滿了人,男昭女穆,隔著中間的雕畫精美的戲台,按輩分、品級各自站好了。

李小暖和王妃穿著沉重的大禮服,虛扶著同樣一身大禮服的老太妃,沿著正中間的甬道,往最前面緩步走去,程恪緊隨著王爺,稍落後半步跟著。

到了最前面的享台前,李小暖和王妃鬆開老太妃,往後退到自己的位子,老太妃昂然站在享台右邊,漠然的看著享台左邊,和她對應著的位置,那裡,空了幾十年了

老太妃的目光順著空著的位置,移到了緊挨著空位的地方,那裡,垂手站著位鬚髮如雪的老者,彷彿感受到老太妃的目光,老者下意識的往後縮了縮。

李小暖奇怪的看了眼老者,這人站在王爺上首,應該就是那位二老太爺了,是老太爺嫡親的弟弟,怎麼會……象是極懼怕老太妃,上一代,這中間,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故事,積了多少恩怨。

司儀聲音清越宏亮的唱著儀禮,眾人隨著司儀的喝禮,獻了祭禮,行了三磕九拜大禮,肅穆著一一退出去時,天邊已經透出絲曙光來,條條霞光劃破天際,預示著朝陽即將噴薄而出,來光輝這萬千世界,照耀這人生百態。

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就算是圓滿結束了。

王爺帶著一家人把老太妃送到瑞紫堂,就急急忙忙的上了轎子,一家人趕往宮裡恭賀元旦去了。

李小暖扶著王妃在宮門裡下了車,順著穿著鮮紅吉服的內侍的指引,一路往福寧殿進去了。

福寧殿前,已經站滿了諸外命婦,今天的元旦慶典,凡有誥封的命婦,不論高低,都要進宮給皇上賀這新歲,這也是元徽朝的命婦們一年中唯一的一次可以象百官一樣朝賀皇上,這人比冬至節足足多出幾倍來。

李小暖虛扶著王妃,帶著溫婉的笑意,沿著眾命婦讓出的通道,往殿內走去,她和王妃,都是一品夫人,位置在殿內最前排。一路上,王妃謙和迎著見禮的命婦們點頭致意著,腳步卻不停頓,一路進了殿內。

福寧殿門口,兩邊分列著三十六名有品級的內侍,執著拂塵,一動不玖牛透出幾分威嚴之氣來。

李小暖扶著王妃進了福寧殿,王妃步子放緩下來,一路走一路停駒詰詰鬧蠲婦道著吉祥話兒,賀著新歲,鎮寧侯夫人、靖江侯夫人和孟國公夫人、忠勇伯夫人等人聚在一處,見汝南王妃和李小暖過來,鎮寧侯夫人忙上前半步,曲膝見著禮,拉著王妃的手,笑著說道:

「這會兒見著您,正好討個話兒,初二媳婦回門,可得讓小暖到咱們家來才行」

李小暖笑著曲膝和諸長輩見著禮,忠勇伯夫人、盧尚書夫人忙曲膝回著禮,笑著連聲說著「不敢」,王妃目光掃過靖江侯夫人等幾位,微微一一打了招呼,才回頭看著鎮寧侯夫人,滿臉笑容的回道:

「倒不是我不肯,只是恪兒媳婦如今管著家裡大大小小的事,初二日,敏盈和敏清一家大小都要回來,她不在,我可就要亂了陣腳了,也別趕著初二日了,出了初五,你排個日子,我帶著她去你府上鬧上一天就是了。」

鎮寧侯夫人聽了,驚訝的睜大了眼睛,轉頭看著靖江侯夫人感嘆道:

「到底是王妃會調教人,這進門沒幾個月,就挑了家裡的大梁可不容易」

「可不是,當家人不好做,安福郡主年紀雖小,倒是個能幹的。」

靖江侯夫人轉過身,帶著絲好奇,看著李小暖誇獎道,李小暖溫婉的微笑著,轉過頭,滿眼依賴的看著王妃答道:

「哪裡真能挑了大梁,都是母親在後頭偷偷幫著我呢,母親這麼說,不過是給我長臉罷了。」

王妃眉眼裡都是笑意,靖江侯夫人笑盈盈的留神著王妃和李小暖的神情,孟國公夫人全神貫注的盯著李小暖,留神著她的一舉一動,忠勇伯夫人滿臉笑容、熱情的奉承道:

「安福郡主不光持家好,這生意上也是極精通的呢」

王妃眼底微微沉了沉,臉上笑意半分不減,鎮寧侯夫人彷彿沒聽到忠勇伯夫人的話,轉頭看著忠勇伯夫人和靖江侯夫人,指著王妃和李小暖感嘆道:

「你看看,人家這媳婦調教的,多會說話兒明兒得找王妃好好討教討教,怎麼才能教出這麼個又孝順又體貼又懂事又能幹的媳婦來」

忠勇伯夫人彷彿也覺出了不妥,忙和靖江侯夫人一起連連附和著,王妃眉眼間的笑意更濃了,幾個人越說越高興,只有盧尚書夫人,一邊陪著滿臉笑容,一邊心不在焉的偷眼瞄著站在前面的幾位皇子妃。

福寧殿最前面,嚴丞相夫人已經到了,正和福清長公主,靖北王夫人、湯丞相夫人、禮部尚書錢繼遠夫人一處,低聲說著話,聽著這邊的笑聲,轉頭看了過來,見李小暖正看過來,忙笑著招了招手,

「請你婆婆過來說話兒。」

李小暖曲了曲膝,示意著王妃,王妃忙著鎮寧侯夫人等人示意著,帶著李小暖,走到了嚴丞相夫人和靖北王夫人等人處。

嚴丞相夫人上下打量著李小暖,笑眯眯的說道:

「有一陣子沒見安福郡主了,倒是越來越好看了」

李小暖只笑著,曲膝一一見著禮,湯丞相夫人滿眼謹慎的看著李小暖,眼風掃過靖北王夫人,笑眯眯的誇獎道:

「以往總覺得徐氏就是絕色了,今天這麼看,安福郡主可不差什麼。」

靖北王夫人聽了湯丞相夫人的話,眼底隱隱閃過絲凌利,滿臉笑容的看著李小暖,贊同的點著頭誇讚道:

「長相且不說,和安福郡主,哪有什麼能比的?我就愛郡主這份氣度,這樣端莊大氣,到底差得遠,比是比不得了」

湯丞相夫人眼底放鬆著,閃過絲笑意,忙笑著連聲說道:

「可不是前兒大長公主還說呢,她看來看去,就小暖這個義女,最有皇家的風範氣度」

福清長公主臉色變了變,轉頭看著湯丞相夫人,似笑非笑的問道:

「你們兩個好好的,怎麼嚼起安福郡主的舌頭根子來?」

湯丞相夫人打著呵呵說道:

「哪裡有?不過就是說閑話……說著說著,就說到了……說到這個,我還沒問你呢,」

湯丞相夫人一邊說,一邊轉頭看著嚴丞相夫人,笑著問道:

「好好兒的,怎麼讓小暖喊王妃婆婆來了?」

「你看看你,糊塗了不是,這宮裡,可有個母親,再喊母親,倒是喊哪個呢?」

靖北王夫人笑著點著頭,

「倒是這個理兒。」

幾個人正說著話,殿門口傳來聲悠揚喜慶的通傳聲,大長公主陪著一身大禮服的程貴妃,一路點頭致意著,緩步進了大殿。

一大早,惹了一肚子不痛快,這人哪人哪,唉

鞠躬,晚了,下一章,十二點前,閑現在就要出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