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三一章歡愁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眼淚,指著哈哈笑著、哼著『哼哼』調,還在興奮的轉來轉去的紅福,感嘆著說道:「這些年……這孩子跟了我這些年,就今天最痛快!也怪不得她什麼都忘了,還能記得她的糖妹妹。」「可不是她雖愚了些,心裡...

第二三一章歡愁

李小暖笑眯眯的答應著,王妃急忙命人抬荔枝酒進來,抬陳米酒進來。

王爺陪坐到老太妃身邊,笑著說道:

「今年的荔枝酒,足足在地下埋了二十年,我記得那年母親帶著我飲酒,是十年陳的荔枝酒,味道就極香醇,這二十年的,還不知道多少香醇呢。」

老太妃面色微微沉了沉,沉默著沒有接話。

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程恪湊過去,挨到老太妃身邊,笑著說道:

「老祖宗,今天孫飫籩酒,這荔枝酒再調上米酒,還不跟蜜水一樣,哪裡還有酒味?老祖宗,咱們兩個,今天就拿它當水,喝個夠」

老太妃轉頭看著程恪,聲音裡帶出些和緩來,

「當水喝?你是不知道輕重這荔枝酒若是吃醉了,三天三夜也醒不過來」

王爺不敢再多說話,只陪笑坐著,滿眼笑意的看著兒子和母親說笑著,喝起了那蜜水般的荔枝酒。

李小暖站在榻前侍候著,想了想,出門叫了鄒嬤嬤過來,將雜耍單子和唱小曲、講小說的單子取過來,仔細挑了半天,揀了出紅拂女,吩咐等會兒呈上去。

喝了兩三巡酒,婆子引了兩個講小說的中年藝伎進來,取凳子坐了,一人拉著二胡,一人執板邊敲邊唱,唱起紅拂女的傳奇故事來。

老太妃出神的聽著,一杯杯慢慢喝著荔枝酒,李小暖垂手站在燈影下,小心的看著老太妃,暗暗舒了口氣,這一回,又賭對了

程恪緊挨著老太妃坐著,殷勤的一杯杯斟著酒,聽了紅拂女,老太妃已經微微有了些醉意,李小暖忙吩咐了田嬤嬤,準備燃放煙花,命人將花廳前面的門全部打開,又吩咐玉板帶著紅福坐到花廳正門口的檐廊下,準備看煙花。

程恪接過丫頭遞過來的斗篷,直起身子給老太妃披到身上,老太妃抓著斗篷裹了裹,眯著眼睛看著外面,程恪笑著說道:

「今年的盒子花多了不少新鮮花樣,也不知道到底好了好,等會兒,老祖宗品鑒品鑒。」

「盒子花要遠遠的才好看,這小院子里,也就看看桶子花。」

老太妃駁道,程恪笑著說道:

「又讓老祖宗看穿了,今天看桶子花,到了十五日,孫兒陪老祖宗去燈樓看盒子花去。」

老太妃沉默著沒有答話。

院子里,一圈三十六支桶子花已經點了起來,噴著極亮的五色光線光點,劃破漆黑的夜空,綻放著華麗而熱鬧的絢麗色彩。

紅福一下子跳了起來,高聲叫著興奮異常,手伸過頭,極有節奏的抖動著,拚命扭著屁股,跺著腳,手、臀、腳三處各管各的扭著,極不搭調卻又和諧異常,花廳里的人都睜大了眼睛,也不看煙花了,只盯著她。

一直沉著臉的老太妃高高挑著眉梢,一口酒噴了出來,笑出了聲,程恪笑得前仰後合,抬手指著李小暖,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這……煙花……竟不過是個……引子!」

王妃用帕子掩著嘴,笑得臉色紅漲著,王爺看著笑得止不住的老太妃,也跟著暢快的大笑起來。

花廳內外,院子里站著的丫頭婆子們,看著手舞足蹈的紅福,跟著笑成一團,紅福哈哈大笑著,自顧看著、舞著,樂得早就忘乎所以。

欣賞著煙花的絢麗綻放的,除了汝南王府,還有威嚴的皇宮,今年宮裡的除夕宴擺在了福佑殿,殿內殿外飄紅搖綠,站滿了身著吉服的內侍、宮女,遠處,喜慶的弦樂隨著風傳到了殿里。

殿內溫暖如春,皇上和程貴妃居上首坐著,誠王和誠王妃坐在左邊第一張矮几后,信王和信王妃坐在右手邊第一張矮几后,敏王和敏王妃,坐在了誠王妃下首,周景然獨自一人,悠然自得的坐在信王妃下首。他的正妃在寺里清修,兩個側妃都懷了身孕,皇上已經特命不用進來參禮了。

誠王長子周世遠、長女周婉若、次子周世新,信王長女周馨兒、長子周世慶、次子周世平,敏王長女周嫣然、次女周默然分別坐在信王妃和敏王妃下首,個個正襟危坐著,瞄著左右一點點吃著東西,小心的聽著皇上和貴妃說著話。

敏王長子周世寧只有三歲,也由奶娘侍候著入了席,只有他,坐在周世平身邊,興高采烈的揮舞著雙手,抓那個拿那個。

誠王和信王身後,各擺了張小几,分別坐著側妃徐氏和錢氏。

皇上環顧著殿內的一片光鮮熱鬧,面容柔和、神情隨意的和幾個兒子說著話,酒過幾巡,大家漸漸顯得隨意起來,兩個最小的男孩子,五歲的周世平和三歲的周世寧,相互拉著手站起來,探著身子,研究起桌子上的看菜來。

敏王妃急忙示意著奶娘丫頭,皇上一眼瞥見,笑著說道:

「你別多管,就讓他們玩玩又能怎麼樣,隨他們玩去。」

敏王妃恭謹的答應著,也不敢再多管多看兩人,只陪著笑,聽著幾個人說話。

周世平和周世寧研究完了看菜,乾脆離了座位,奔跑著、打鬧著玩耍起來,皇上目光隨著童趣畢顯的兩個頑童來迴轉著,滿臉的愛憐和得趣。

周世平似模似樣的吼吼哈哈的打著太平拳,周世寧嘻笑著一邊圍著他跑來跑去,一邊學著他踢一下腿,揮一下拳,兩人打鬧著、玩笑著,周世平推著周世寧重重的靠到了周世遠身上。

僵直的端坐著周世遠痛苦的大叫了一聲,猛的回身,一把把周世寧重重的推倒在地,周世寧一下子仆倒在地,額頭蹌到地上,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皇上猛的直起上身,緊盯著周世遠,眼神驟然凌利起來,周世遠打了個寒噤,急忙站起來,忙著從內侍手裡搶著周世寧,手足無措、慌亂萬分的哄著他,周世寧大哭著,用力踢著推著周世遠,周世遠滿臉痛楚,咬著牙,腰躬著,眉頭擰到了一處。

敏王和敏王妃焦急的來回看著兒子、皇上、誠王夫婦和周世遠,急著就站起來,誠王妃滿眼痛苦的盯著兒子,移不開眼睛,誠王緊緊抿著嘴,臉上帶著層惱怒來,皇上眯著眼睛掃著誠王和敏王夫婦,抬手制止道:

「沒你們的事」

皇上一邊說著,一邊緩緩站了起來,背著手走到周世遠身後,冷冷的吩咐道:

「把你弟弟給奶娘抱著。」

周世遠手指微微顫抖著,將哭叫掙扎著的周世寧遞給了扎著手站在旁邊、恐慌萬分的奶娘,垂著手,轉過了身子。

皇上眯起眼睛,盯著他看了片刻,又轉過頭,慢慢掃過面色蒼白中帶著惱怒的誠王和面如死灰的誠王妃,越過兩人,又看向滿臉恐惶、呆若木雞的敏王夫婦。

皇上嘴角閃過絲冷笑,轉頭看著周世遠吩咐道:

「把衣服脫了」

周世遠咬著牙,解開腰帶,袒出了上身,皇上盯著周世遠胸前背後,交錯密布,深淺不一,還在滲著血水、黃水的鞭痕,眉頭快速的抖動了幾下,緊緊抿著嘴,猛的轉過身,抬手點著誠王,聲音陰冷的說道:

「朕的孫子,朕還沒捨得動一根指頭,你就下了這樣的狠手?養不教,父之過這話你就沒聽過?該挨鞭子的,不是他」

誠王急忙膝行往後退著,遠離了矮几,重重磕頭請著罪,皇上氣息急促的閉了閉眼睛,猛然轉身,徑直拂袖而去。

程貴妃急忙站起來,吩咐近身內侍趕緊跟上,又一迭連聲的吩咐著,趕緊叫太醫來給周世遠診治,看著內侍奔了出去,轉頭看著眾人,長長的嘆著氣,無奈的揮著手吩咐道:

「就算散了吧,先回去吧,你看,世遠是先留在宮裡讓太醫診治,還是跟你回去診治?」

程貴妃看著誠王妃,懇切的徵詢道,誠王妃躊躇了下,也不看誠王,曲膝謝道:

「多謝貴妃費心,我帶他回去診治吧,這幾天一直用著葯,已經好得多了。」

程貴妃滿眼心疼的看著滿身傷痕的周世遠,點著頭吩咐道:

「若要用什麼稀罕的葯,只管打發人到我宮裡去要,千萬別委屈了孩子。」

誠王妃答應著,程貴妃面容匆忙的遣了眾人回去,站在福佑殿門口嘆了半天氣,才回了蘊翠宮。

看了煙花,老太妃用帕子拭著笑出來的眼淚,指著哈哈笑著、哼著『哼哼』調,還在興奮的轉來轉去的紅福,感嘆著說道:

「這些年……這孩子跟了我這些年,就今天最痛快!也怪不得她什麼都忘了,還能記得她的糖妹妹。」

「可不是她雖愚了些,心裡可明白,知道小暖對她好,也就小暖,清清楚楚記著她脾氣性格兒、愛吃什麼、愛玩什麼。」

王妃忙笑著接道,老太妃感慨的看著抖落著滿身歡快的紅福,沉默了片刻,轉頭看著王爺,淡淡的說道:

「我累了,要回去歇著了。」

「是,我送母親回去。」

王爺急忙答應著,拖著鞋下了榻,王妃忙蹲下身子,給老太妃穿著鞋子,老太妃轉頭看著頭髮已經有些花白的兒子,垂下眼帘,擺著手說道:

「讓小恪送我吧,你也上了年紀,別熬夜守什麼歲了,去歇著吧。」

讓人心傷的會啊

人老了,不過求個平安喜樂,其實最見不得孫輩受苦挨累,隔代教育,總是溺愛。

順便,求個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