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二九章新桃舊符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汝南王府。剛在王府門口下了馬,回事處馬管事急奔出來,長揖見著禮,笑著稟報道:「回世子爺,新任御史鄒應年午末剛過,就到了咱們府上求見您,小的說您出去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可鄒御史非要...

兩人上了轎子回到清漣院,程恪下了轎子,站在清漣院門口,伸展著腰身,滿足的感嘆著:

「還是回家好」

李小暖抿嘴笑著看著他,伸手推著他說道:

「趕緊去洗洗歇著吧,歇好了再感慨,你看看你,眼睛都摳了。」

程恪一邊順著李小暖的推動往裡走著,一邊慢慢挑起眉梢,輕輕笑了起來,猛然頓住腳步,伸手拉了李小暖,攬著她的腰,低頭俯到她耳邊,吐著熱氣,低低的說道:

「趕緊……歇著?那是當然,我都想了整整兩個月了,是要趕緊你也是這麼想的?」

李小暖扭過頭,只笑著不理他,進了正屋,竹青早帶著小丫頭備好了熱水等,程恪舒舒服服的洗了澡出來,拖著李小暖進了內室,說什麼也不肯放她離開半步。

晚上,兩人吃了飯,程恪滿足而愜意的靠在靠枕上,看著穿著件繡花薄夾襖,一條粉紫裙子的李小暖,笑著說道:

「你還是穿精緻的衣服好看,越精緻越好」

李小暖正看著玉板放著套茶具,聽了程恪的話,笑著嘆了口氣,轉頭看著程恪說道:

「人家都說,若人好看,不在乎穿什麼,就是裹塊爛布,也一樣風姿綽約,若資質一般,就只能靠著衣服首飾和胭脂水粉了。」

「這就是胡說了,我見過的美人多了,越是人好看,越是要打扮的好。」

程恪反駁道,李小暖挑了挑眉梢,轉頭看著程恪,程恪忙擺著手解釋道:

「都是從前,沒成親前,很久以前,都是陪著小景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景就愛這個。」

玉板擺好了茶具,低著頭,忍著笑意退了下去,李小暖也不理會程恪,坐到放著茶具的幾前,慢慢泡起茶來,程恪往前湊過去,好奇的問道:

「你也學會分茶了?」

「分茶那麼難,我怎麼學得會?不是分茶,我讓人做了些鮮果茶,泡給你嘗嘗。」

李小暖從琉璃瓶里取著濃濃粘粘的蜂蜜果醬出來,加了開水化開,端起來嘗了嘗,滿意的點了點頭,遞給了程恪,程恪接過喝了一口,品了片刻,笑了起來,

「這哪裡叫茶?分明就是蜂蜜和蜜餞混到一處罷了,不過倒也酸甜可口。」

李小暖又泡了一杯遞給他,

「我倒想起件事來,要聽聽你的意思呢。」

「嗯,你說。」

程恪接過杯子,慢慢喝著,點頭示意著李小暖,李小暖歪著頭看著他,將春草的事和王妃的話,一字不動的說了一遍,看著程恪,笑眯眯的說道:

「只看你的意思,你若覺得好,過了年,我就替你把人領回來,若覺得不好,我就打發她嫁了別人去,回頭再細細替你尋好的來。」

程恪滿臉狐疑而警惕的看著李小暖,搖著頭說道:

「不要這會兒要她們做什麼?這事你別管了,明天我讓平安去安置這事你也不用替我尋什麼好的,我一個都不要,咱們不是說好了么,就咱們兩個一處。」

李小暖舉著杯子放在嘴邊,慢慢喝著可口異常的果子茶,笑盈盈的沒有答話。

第二天,程恪又替李小暖告了病,自己也是直睡到日上三桿,才悠悠然出了清漣院,到了外院,吩咐人叫了平安過來吩咐道:

「從今天起,這府里,爺還要再立條規矩,府里的丫頭,凡想到爺身邊侍候著的,都先送到福音寺,落髮修行十年去,靜靜心積積福,什麼時候心如古井,無欲無波了,再回來侍候吧」

平安聽的一口氣悶在了胸口,滿臉古怪的看著程恪,程恪皺起了眉頭,不耐煩的問道:

「怎麼了?爺的話,沒聽清楚?」

「是」

平安急忙躬下身子,重重的答應著,剛說出口,又反應過來,急忙更正道:

「不是,是爺的話,小的聽明白了,府里凡想到世子爺身邊侍候的丫頭,都先送到福音寺修行十年,靜好了心才能回來侍候著。」

「嗯,這規矩,就從今天起」

程恪說完,抬腳出了大門,上了馬,往景王府疾馳而去。

平安看著程恪出了門,垂著頭在大門裡站了半晌,重重的嘆了口氣,往內書房請王爺示下去了。

兩個時辰后,程恪的新規矩就一個不漏的傳達到了府里上上下下幾千號人耳朵里。

王妃聽了田嬤嬤的稟報,呆怔著眨了半天眼睛,嘆了口氣說道:

「小恪這脾氣,怎麼還是這麼牛心古怪?這是什麼理兒?」

田嬤嬤一言不發的垂手侍立著,王妃重重的嘆了口氣,揮著手說道:

「唉,他這脾氣,也是沒法子,都彆扭著他,若再象前兩年那樣擰著了,還不知道怎樣呢你留心挑個好的,把春草嫁了吧。」

田嬤嬤恭敬的答應著退了出去。

程恪在景王府里吃了午飯,直耽誤到申正過後,才辭了周景然,悠悠然然的回到了汝南王府。

剛在王府門口下了馬,回事處馬管事急奔出來,長揖見著禮,笑著稟報道:

「回世子爺,新任御史鄒應年午末剛過,就到了咱們府上求見您,小的說您出去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可鄒御史非要等著不可,現在回事處坐著喝茶呢,世子爺,您看……」

「鄒應年……」

程恪沉吟著,一下子想起來這鄒應年是誰了,這人可關著小暖……程恪微微皺起了眉頭,馬管事留神著程恪的神情,忙笑著稟報道:

「前些天,鄒御史給您和少夫人送了節禮過來,小的請了少夫人示下,少夫人說鄒御史與咱們府上沒有半分關聯,天上掉下的禮不能收,吩咐小的退了回去。」

程恪舒展開眉宇,揮了揮手吩咐道:

「打發他回去吧,就說我路上累著了,要靜養,不好見人。」

馬管事躬身答應著,目送著程恪轉進了影壁,才直起身子,轉身回去打發鄒應年去了。

第二天就是臘月二十八了,李小暖偷了一天懶,事情可都還積在那裡等著她呢,隔天又是小年夜,李小暖直忙了一整天,晚上回到清漣院,還有婆子因事急不得不跟過來請示下的。

程恪在景王府上又呆了整整一天,臨近年關,他和周景然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二十九,程恪倒是沒出去,可天還沒亮,田嬤嬤就替平安在清漣院外守著程恪了,第二天要演儺戲,合族吃年夜飯,要祭祖……要安排裁定的事太多,王爺吩咐了,他年紀大了,身子不好,這些事,從今年起,就讓程恪主持操辦去。

兩人各自忙著,直到半夜才歇下了。

除夕日一大早,天剛蒙蒙亮,程恪和李小暖就起來洗漱乾淨,程恪穿了件大紅緙絲長衫,李小暖穿了件淡灰短襖,一條大紅石榴褲。

滿府上下,早就準備好了五色紙錢、酒果,門神、桃符等物,程恪徑直去了大門處,平安正引著眾管事翹首盼著,見他出來,急令人放起鞭炮,程恪取下大門左側掛著的桃符,放到平安托著的紅漆托盤裡,又從托盤裡取了新桃符掛上。

見程恪掛好了桃符,從大門起,汝南王府各處的門神、桃符片刻間就更換一新,五色紙錢、桃符鍾馗、狻猊虎頭、珠翠百事吉等等各色吉祥物件喜喜慶慶的掛滿了各處。

從這會兒,這年就正式開始了,過年的種種規矩、避諱都得鄭重遵守起來,若錯了一星半點,可都是會不利於明年一年的呢!

李小暖坐了轎子,往正院接了王妃,程恪接了王爺,一起往瑞紫堂給老太妃更換門神、桃符,請老太妃移步,與子孫同樂一天。

王爺和程恪親自動手,李小暖捧著盛著桃符的托盤,王妃接著舊桃符,四人忙了半天,換下了瑞紫堂里裡外外的門神桃符,老太妃也不出來,只讓中年僕婦傳了話,祭祖的時候,她再過去也不遲。

王爺滿臉失望,耷拉著肩膀,難過異常的在院子里呆站了半晌,才勉強長揖答應著,帶著王妃等人往院子外退去。

李小暖扶著王妃,小心的跟在後面,還沒跨出院門,就聽到院子里傳來一陣急促的驚天動地的奔跑聲,中間夾著一聲聲狂叫:

「糖妹妹、糖妹妹、糖妹妹,等我,等我等!」

李小暖滿眼笑意的頓住腳步,王妃失笑起來,忙轉過身,看著一身嶄新紅衣紅褲,彷彿一隻通紅的綢鍛花球一樣沖著李小暖滾過來的紅福,邊笑邊說:

「好孩子,別跑了,看摔著,你糖妹妹等著你呢。」

紅福呼著熱氣,奔到李小暖身邊,「呼呼」著說道:

「呼……糖妹妹,呼……嬤嬤說,燒得好!」

紅福一邊說著,一邊驕傲而渴望的仰頭看著李小暖,李小暖笑盈盈的抬手撫了撫紅福的面頰,從荷包里掂了塊杏脯出來,塞到她嘴裡誇獎道:

「紅福最近活幹得好,火燒得好,嬤嬤們誇你了,是不是?」

紅福流著口水,用力嚼著杏脯,頭點的跟磕頭蟲一般。

王爺背著手,滿眼笑意的看著李小暖和紅福象模象樣的聊著天,程恪滿臉古怪的看著李小暖,又看看紅福,這兩個人,站在一處,真是太有趣了。

快過年了,想想,還是從前的年好啊,隆重而熱鬧,可憐現在的小孩子,無處體味過年的那種喜慶與歡欣,咱們的傳統啊,泯滅的讓人痛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