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二八章回家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去了。誠王徑直前往請見皇上,誠王妃楊氏則帶著側妃徐氏等往蘊翠宮請見程貴妃。誠王妃等人的請見很順利,程貴妃迎到了正殿門口,極熱情周到的招待著一行四人,甚至一直執意的留著她們吃晚飯,誠王卻沒能...

程絮儀眼睛亮亮的,滿眼的笑容,連連點著頭,那晚的冬至家宴,是她頭一回作為程家三小姐出現在大家面前,她的嫂子、那麼美麗,那麼溫暖,站在她身後,她的手搭在她肩上,那麼溫暖,讓她身上一下子熱融融起來,她那麼隨意親熱的交待著她:「……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就交給你了,你可要幫嫂子好好照應著才是。」她的心,一下子就暖暖的安定下來。

許氏歡喜著、感慨著、絮絮叨叨的交待了半天,又和薔薇仔細挑了明天要穿的衣服,起身要走,又頓住腳步,來來回回的又細想了一遍,再想不出還能有什麼遺漏了,才起身出了屋,沿著漆黑寂靜的花園小路,去自己房裡去了。

臘月二十三日,趕在交年之前,誠王帶著家眷,一行幾十輛車,回到了京城,進了誠王府,誠王、誠王妃楊氏、側妃徐氏、長女周婉若,次子周世新匆匆換了禮服,上了車往宮門請見去了。

誠王徑直前往請見皇上,誠王妃楊氏則帶著側妃徐氏等往蘊翠宮請見程貴妃。

誠王妃等人的請見很順利,程貴妃迎到了正殿門口,極熱情周到的招待著一行四人,甚至一直執意的留著她們吃晚飯,誠王卻沒能見到皇上,內侍傳了話,皇上身子不爽,除夕宮宴再見也不遲。

誠王揣著滿懷的惴惴不安,站在宮門口呆怔了片刻,上了車,吩咐去靖北王府。

臘月二十六一大早,程恪就風塵僕僕的飛馬衝進了城門,徑直往宮門口求見皇上,呈還欽差印信。

片刻功夫,一個極利落的小內侍就奔出來,躬著身子,滿臉笑容的請著程恪,

「世子爺,皇上讓您進去呢」

程恪神采飛揚,從荷包里掂了個小金錁子出來,揚手扔給了內侍,

「賞你了」

說著,也不等內侍前引,徑直大步往裡走去,內侍接住金錁子,一邊急步跟上來,一邊笑著逗趣道:

「世子爺這一陣子沒在京城,這金錁子,小的可少接了不少,這一陣子手又背,凈輸來著,可是天天盼著世子爺早點回來呢。」

程恪心情極好的笑了起來,隨手扯下身上的荷包,丟給了內侍,

「都給你了你那不是手背,是手笨這裡頭的花頭極多,你當心中了人家的連檔模子,輸得連褲子都保不妝

內侍笑著嘆著氣,兩人一路說笑著,很快進了皇上處理政事的勤政殿,程恪在殿前站住,低頭理了理衣服,內侍轉著他看了一圈,伸手幫他撫了撫后衣襟,程恪微微垂著頭,恭敬的上了台階,侍立在門口的內侍通傳著,程恪聽到了殿內的應聲,忙垂著手,恭恭敬敬的進了勤政殿,熟門熟路的走到御榻前跪倒,響亮的磕著頭。

「起來吧,別磕了,就那塊磚底下空,你倒記得清,次次不錯」

程恪忙站起來,帶著絲賴皮之相說道:

「就這麼點小心思,皇上還得給戳破了那下次,這塊磚還能用不?」

皇上失笑起來,放下手裡的杯子,點著頭說道:

「好,朕允了你,你這趟差使辦得不錯,很是知道分寸,沒給朕處處放火,正想著怎麼賞你呢,你既看中這個了,正好,朕就讓你佔個便宜,這塊磚,賞給你專用了」

程恪忙利落的跪倒,在那塊空磚上響亮的磕頭謝了恩,爬起來,笑嘻嘻的說道:

「還以為皇上要罰呢,沒想到還有賞」

皇上斜睇著他,臉色沉了下來,重重的『哼』了一聲,

「你也太胡鬧了些那徐盛融……你跟那麼個四六不分的東西計較什麼?」

皇上重重的責備道,程恪縮了縮肩膀,正要說話,皇上抬手止住了他,

「你也別跟我狡辯,這事,除了你,斷沒有別人了」

程恪耷拉著肩膀,垂著頭不敢再說話,皇上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端起杯子喝了幾口茶,聲音和緩下來,

「這一路上,日夜兼程趕回來的?」

「是,想著趕緊回家,陪父母守歲過年。」

「嗯。」

皇上面容柔和下來,

「到底比原先懂事多了,總算能體會些父母心了,好了,這北三路後面的事,朕讓嚴相統總管著,你去,跟嚴相把差使交一交,就回去好好歇一歇吧,出了十五,再到部里視事吧。」

程恪大喜,忙跪倒磕了頭,就要退出去,皇上彷彿想起了什麼,抬手止住他,溫和的吩咐道:

「去看看你姑母再出宮,她一直擔心著你呢。」

程恪急忙答應著,垂著手退出殿門,大步溜星的往蘊翠宮趕去。

程恪從蘊翠宮出來,又急急的找嚴相交割了差使,出來上了馬,在同樣風塵僕僕的小廝、長隨、護衛的簇擁下,往汝南王府疾馳而回。

程恪在大門口下了馬,也不理會成群奔出來、跪了滿地磕頭見著禮的諸門房,隨手把馬鞭扔給遠山,頭也不回的吩咐著,

「賞」

程恪繞過影壁,徑直往二門裡奔去。

二門裡,李小暖穿著件深紫緙絲銀狐斗篷,帶著竹青、蟬翼等眾丫頭婆子,早就站在那裡等著他了。

程恪揚著眉梢,滿臉驚喜的看著李小暖,急步過來,也不管站了滿院子的丫頭婆子,這會兒,他眼裡也看不到這院子里還有別人,伸手抓了李小暖的手,心疼的說道:

「你最怕冷,這樣的天,在這裡等我做什麼?手有些涼。」

「昨天父親說你今天到家,一大早起,母親就盼著了,這會兒,等著急也急死了,你再不回來,我就準備迎到城門口去了。」

李小暖仰頭看著程恪,嘟著嘴笑著說道,

「你瘦了很多,也黑了,母親見了,只怕要心疼壞了」

「嗯,你不心疼?」

程恪鬆開李小暖的手,一隻手攬著她的腰,低頭看著她,笑著認真問道,李小暖挑了挑眉梢,也一臉認真的點著頭,

「當然,我心裡最疼」

程恪眼睛亮閃閃的,眉飛色舞,竹青已經招呼著眾人,往後退著,遠遠的綴在兩人身後。

兩人嘰嘰咕咕的說笑著,也不坐轎子,從二門裡一路走進了正院。

王妃早就等在了正屋檐廊下,焦急的往外張望著,春草陪在王妃身邊,同樣焦急的往外張望著。

李小暖陪著程恪進了正院垂花門,在王妃的淚眼注視下,程恪沿著抄手游廊,幾步就到了正屋門口,王妃一把拉住正在長揖見禮的程恪,眼淚就流了下來,

「我的兒怎麼瘦成這樣?」

李小暖忙跟上前,和程恪一邊一個扶著王妃,笑著說道:

「母親,外頭冷,進屋再說話吧。」

王妃連連點著頭,眼睛只盯著程恪,拉著他的手只不放開,兩人坐到榻上,春草忙泡了茶端上來,李小暖接過,放到了榻几上。王妃落著眼淚,伸手去撫程恪的臉頰,程恪微微挑著眉梢,上身往後躲去,慢慢往後蹭著,抽出手,伸手端起杯子說道:

「我渴了,回來面了聖,皇上讓我去看了姑母再出宮,出來又和嚴相交待了差使,趕著就回來了,連杯茶也沒顧上喝。」

王妃心疼的不行,連聲吩咐著:

「趕緊,有現成的燕窩粥、參湯沒有?還有點心,要熱的,這大冷的天,又剛奔波回來,冷東西可吃不得,還有……」

「都不用我不餓,在姑母宮裡吃過東西了,喝了茶就行,我也不陪母親多說話,父親在外書房還是內書房?」

程恪一口飲盡了杯子里的茶,起身下了榻,就要往外走,王妃又是心疼又是不舍的看著兒子,

「在內書房,讓你回來就去那裡找他,你中午在府里吃飯?還是出去吃?」

程恪遲疑著,眼光掃過李小暖,李小暖看著他,柔順的笑著說道:

「爺只管去忙就是,別擔心母親,這些日子,午飯都是我陪著母親吃的。」

「嗯,中午我在這裡吃飯,陪陪母親。」

王妃大喜過望,看著程恪告退出了門,忙一迭連聲的吩咐著:

「趕緊去小廚房,跟她們說,那魚千萬不能上了,用心炸幾隻鴿子出來,還有……」

「母親且寬坐,我去後面廚房看看去,那魚母親愛吃,哪能不上的?只放的離爺遠一些就是,我去安頓吧。」

「去吧去吧,多做些小恪愛吃的,你看看,都瘦成那樣了……快去快去。」

王妃忙應著,揮著手示意李小暖趕緊過去,李小暖笑著曲膝告退出來,往後面小廚房看著人安排菜飯去了。

中午,李小暖和程恪一左一右陪著王妃,李小暖全神貫注的照顧著王妃,王妃全神貫注的照顧著程恪,程恪瞄著李小暖,三人各自忙著吃了飯。

飯畢,王妃和程恪說了幾句話,見他打著呵欠,一臉的疲倦,忙打發著兩人,

「趕緊回去吧,好好洗一洗,趕緊歇著去」

程恪已經站了起來,告了退,瞄著李小暖也告了退,就抬腳出了屋。

程恪背著手,沿著抄手游廊,緩步往外走著,李小暖稍稍落後他半步,跟著一路出了正院。

第二更,十二點前吧。先去買菜做飯,今天天氣好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