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二七章一拖二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王妃極贊同的說道,這銀子,進也是進了汝南王府的門,那品倒是賣的越貴越好「嬤嬤吃的苦多,這些年,又一直盡心儘力的教導坊的娘們,前些日子,這身子就有些撐不住,得了胸痹症,我就讓人接了她進...

第二二七章一拖二

「還是你想的周到,這事也不急,過了年再說最好!」

王妃忙笑著答應著,李小暖心念微轉,看著王妃,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我也想起件事來,說給母親聽聽,母親幫我拿個主意。」

王妃神情輕鬆的往後靠到靠枕上,笑著示意李小暖接著說,李小暖理了理,彷彿極隨意的說道:

「我有個從小跟著的嬤嬤,姓魏,母親也是知道的,魏嬤嬤其實是先母的奶嬤嬤,跟著先母陪嫁到李家,後來,先父先母折賣家產進京趕考,遣散了家裡所有的僕從下人,就只帶著魏嬤嬤進了京,其實,先父先母心裡,是拿嬤嬤當自家親人看的。」

李小暖聲音里透出濃濃的傷感來,王妃眼圈一紅,伸手拍著李小暖的手,哽著聲音感慨道:

「我知道我知道。」

李小暖忙端起几上的熱茶遞給王妃,見王妃接過喝了兩口,才微笑著接著說道:

「天禧二十六年,因了那場疫箔…先父先母染了病,一直是嬤嬤日夜照看著,後來,也是嬤嬤變賣了所有的東西,才沒讓先父先母蘆席裹身,就是我這命,也是嬤嬤拚死救下來的。」

李小暖頓住話,垂著眼帘平息了片刻,才平和的接著說道:

「先母是兩浙路連家的姑娘,原在家時,針線上就極精,在連家姑娘里,也是數一數二的,先母的針線,都學自魏嬤嬤,說起來,」

李小暖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嬤嬤從小就盯著我學針線,學到現在,前兒嬤嬤看我的針線,又嘆氣了,說我這一年半載的又是沒個長進」

王妃傷感難過著,又被李小暖說的失笑起來,李小暖嘟著嘴說道:

「母親不知道,嬤嬤就沒誇過我從學針線到現在,就是說我針線活粗糙」

王妃忙拍著李小暖的手安慰道:

「粗糙就粗糙了,咱們這樣的人家,百般東西不過都要懂些,不至於讓人欺瞞拿捏了去也就是了,難不成真讓你做針線去?再說,我看你那針線,也算極好了連家的針線我知道,最重精細,也不是誰都能學得出來的,這樣就好,往後,若閑了打發時辰,想做兩針就做,若嫌累,就別做了」

李小暖笑著點了點頭,

「還是母親疼我」

王妃笑得眼睛眯成了一線,李小暖看著王妃,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魏嬤嬤人本份,從來不肯閑著,前些年在古府住著時,先李老夫人一來敬重嬤嬤老實本份,二來,也實在是愛嬤嬤一手好針線,就讓她到坊里教導那些娘們,母親也知道,上里鎮和京城的兩家坊,原因為品粗糙了些,也只好做些中等人家的生意,從嬤嬤到坊后,我就讓坊掌柜寧少也要精,凡坊出來的東西,件件都是極精緻才好,這生意倒一天比一天好起來。」

「這我知道,從你們進了京,那間坊的東西就貴起來了,貴成那樣,可還是一天比一天難買」

王妃挑著眉梢,一邊笑一邊說道,

「嬤嬤極挑剔,娘們活出得比以前慢多了,這價錢再不上去,哪裡掙銀子去?」

「那倒是」

王妃極贊同的說道,這銀子,進也是進了汝南王府的門,那品倒是賣的越貴越好

「嬤嬤吃的苦多,這些年,又一直盡心儘力的教導坊的娘們,前些日子,這身子就有些撐不住,得了胸痹症,我就讓人接了她進府,她也五十幾歲的人了,我想著,不讓她再到坊去操心,想讓她跟著我養養老。」

「這樣倒極是」

「唉」

李小暖重重的嘆了口氣,攤著手說道:

「可她偏偏就是閑不住這兩天剛好了些,能坐得住,夜裡也能睡得沉了,竟又到庫房裡挑了兩匹綃紗料子、要了針線,要給我繡衣服母親說說看,我那麼多衣服,哪裡要她再給我繡衣服的?」

「這你就不懂了」

王妃直起身子,看著李小暖,笑盈盈的教導道:

「這人老了,還就是不願意讓人當成沒用的東西你想讓她什麼也不做的閑著,這是你的孝心,可老人家就傷心了,是不是嫌我老了,沒用了?」

王妃聲調輕快的說道:

「我教你個法子,你這嬤嬤,一路跟著你這樣過來,你說的這些,我想想,又是心酸、又是敬重,對主子這樣盡心竭力的人,老了,咱們府里一向是當長輩供奉著的。」

「這供奉不是個敬職么?前兒田嬤嬤和我說起府里的幾個老供奉,都是跟著老太爺出過兵、放過馬的呢」

「你說的也不錯,這供奉是咱們府上的敬職,現在府里的幾個老供奉,都是從刀槍叢里掙出來的,這嬤嬤們做供奉,從前府里也有過不少,先前跟著老太妃陪嫁過來的黃嬤嬤,就是府里的供奉,敏盈、敏清小時候,我從貴妃那裡討過兩個教導嬤嬤,也是當供奉待著的,這也不稀奇。」

王妃耐心的解釋道,李小暖眼睛亮亮的,輕輕拍了拍手說道:

「若是這樣,倒不如讓魏嬤嬤教導教導府里的小丫頭們學學針線活這倒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李小暖開心的看著王妃,笑容滿面的說道:

「魏嬤嬤的針線,是得了兩浙路連家精髓的,若是教給了咱們府上的小丫頭們,往後,咱們府的針線活,也能和點心房的點心一樣了,這是一,二來,兩浙路連家的針線,也不至於遺失泯滅了去。」

李小暖看著王妃,笑盈盈的接著說道:

「貴妃說過好幾次,最愛連家的針線品,若是這樣,往後,貴妃什麼時候想要,咱們隨時都能呈上了。」

王妃連連點著頭誇獎道:

「你說得極是這樣最好就這麼著」

李小暖暗暗舒了口氣,點頭答應道:

「嗯,我聽母親的。母親,」

李小暖彷彿想起什麼來,擰著眉頭,低聲說道:

「前一陣子,冬至家宴上,絮儀……到底過於拘謹了,回來我就細問了春院的幾個管事婆子,她平時竟什麼也不學的,這樣……往後大了,總要嫁人,這樣嫁出攘嗽勖歉上的臉面,要不,讓她跟著魏嬤嬤,好好學學針線,若能學得好,往後也總有份能見人之處。」

王妃微微蹙起眉頭,眼睛閃過絲厭煩,看著李小暖說道:

「照理說……唉,我年紀大了,也沒心思教導小孩子去到底和敏盈、敏清那時候兩樣,往後,她的事,你就看著辦吧,她娘倒也算是個知道分寸進退的,侍候王爺也侍候的好,我如今年紀大了,沒耐心聽小孩子吵鬧」

「嗯。」

李小暖點頭答應著,一句話也不再多說,岔開話題,和王妃說起程恪什麼時候能回來,如今該走到哪裡了,諸如此類的閑話來,王妃心情明麗起來,一會兒擔憂、一會兒心疼,一會兒又驕傲的和李小暖長篇大論的閑話起來,過了午睡時辰,夏荷連催了四五遍,王妃才依依不捨的住了口,打發了李小暖回去。

晚上,王妃想起李小暖提過的事,叫了許氏過來,淡淡的吩咐道:

「絮儀也不小了,老這麼懶著不學點東西怎麼行?我年紀大了,身子也不好,你也不是不知道這事,若不是你們少夫人提醒著,竟差點忘了你也是的,到底是你生的,也這麼不上心著?凡事還都得我替你們娘倆個想著不成?」

許氏忙跪到了地上,磕頭請著罪,王妃舒了口氣,帶著絲厭煩,接著說道:

「我這個年紀,最煩聽孩子吵鬧你也知道我這脾氣你告訴絮儀,往後多跟她嫂子親近親近,若是能跟她嫂子學個一星半點的,也就受用不盡了她嫂子身邊有個從小的奶嬤嬤,出自兩浙路連家,從明兒起,讓她跟著去學學針線去吧。」

許氏重重的磕了幾個頭,連連謝了,見王妃不耐煩的抬了抬手,忙爬起來,殷勤異常的侍候著王爺、王妃吃了飯,歇下了,才小心的往春院急步走去。

程絮儀已經歇下了,許氏小心翼翼的叫開門,閃身進了院子。

正屋裡,燈很快亮了起來,許氏走到門口時,薔薇已經披著衣服開了門,讓著許氏進了屋。

程絮儀已經披了衣服坐了起來,許氏滿臉笑容,側著身子坐到床沿上,伸手撫著程絮儀的臉頰,一邊笑一邊流下眼淚來,

「姑娘,大喜的事,王妃今天發話了,從明天起,就讓你跟著少夫人的奶嬤嬤學針線去,還讓你……多跟你嫂子親近親近……」

許氏淌著眼淚,說不下去了,喉嚨僵硬著哽了半晌,乾脆哭出聲來。程絮儀一時呆怔住了,看著許氏泣不成聲,也跟著心酸的落起眼淚來。

薔薇忙遞給帕子過來,笑著勸道:

「姨娘你看你,這樣大喜的事,你倒哭起來了」

許氏接過帕子,拭著眼淚,連連點著頭,半晌才透過口氣,

「我是高興的。」

許氏又拭了拭眼淚,看著程絮儀,鄭重的交待道:

「姑娘,你聽我說,這都是你嫂子幫你說的話,都是你嫂子給你的恩澤,你得記心裡,你記牢,往後,對你嫂子要象對……唉,要敬重、打心眼裡敬重著她,你可記住了?」

生死時速這事難受了,下次可不能這樣了抹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