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二六章過年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是早先跟著我陪嫁過來的丫頭,可惜死得早……」王妃重重的、傷感的嘆了口氣,頓了頓,才看著李小暖,為難的接著說道:「這丫頭,竟跟我說,想到你院子里,去侍候小恪去。」李小暖眨了眨眼睛,王妃...

「你這什麼話?!」

春草有些生氣的說道,

「我不是貪圖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我知道,你別急,我也就是這麼一說,你這心思,唉,我勸了你這麼些年,你就是聽不到心裡去這姨娘,咱們這府里的姨娘,不是那麼好當的哪裡有好好挑個小廝嫁了,兩個人安安份份過日子的好?」

冬梅皺著眉頭,看著春草嘆著氣說道,春草往後靠到被褥上,垂著眼帘,一點點轉著手裡的帕子,半晌才低低的說道:

「冬梅,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咱們兩個一處這麼些年,比親姐妹還親,我這心思,半分也沒瞞過你,你知道,我頭一回見世子爺,就……」

春草咬著嘴唇,頓了半晌,冬梅耷拉著肩膀,重重的嘆了口氣點著頭,

「我知道,可咱們是奴婢,擱主子眼裡,不過是個物件……唉,算了算了,我不說了,你也不是不明白。」

「我都明白,我也知道世子爺對少夫人好,少夫人也不象王妃那麼好性兒,可我從來沒敢想過世子爺對我好,我只想跟在他身邊,侍候著他,世子爺身邊總要有人侍候著,少夫人總有不方便,不能侍候的時候,往後,再懷了孩子……世子爺身邊總不能不放幾個人,我也不求著姨娘的名份,做通房,做暖床丫頭都行,我只想跟著他,侍候著他,能看到他、聽到他說話,就……萬事知足了。」

冬梅往後仰倒著,一邊搖著頭一邊嘆著氣,春草抬頭看著冬梅,固執的說道:

「我就是想著能侍候他一輩子,他身邊總要有人侍候著不是?!」

「你既鐵了心,我也不多勸你,過了年,咱們就滿了十八歲了,這事不能再拖,你得趕緊找機會和王妃說了才行,過了年,若是田嬤嬤那邊的指婚單子下來了,就來不及了,主子們指婚,可沒有跟咱們商量的理兒!」

春草連連點著頭,

「嗯,我知道,明天咱們兩個當值,我就去求了王妃,你呢?」

「我那點事,哪裡算得事的?!他已經去求過田嬤嬤了,王妃若問,我就說,若不問,也不用多說。」

春草舒了口氣,笑著說道:

「長福哥人好,又能幹,你嫁了他,往後日子肯定過得好。」

兩人嘰嘰咕咕的說起閑話來。

臘月初,誠王請求舉家進京賀歲的摺子就遞進了宮裡,皇上立即照準了,這進京賀歲的摺子,臘月初才遞進宮裡,已經是極晚的了,從太原府到京城,急行軍也要七八天,驛路遞送皇上的旨意過去,誠王再帶著全家入京,帶著家眷,畢竟不比急行軍,路上再怎麼趕也要二十來天吧,等人回到京城,年也過完了。

蘊翠宮正殿,皇上臉色陰沉著歪在東廂榻上,沉默著看著程貴妃舒展和緩的分著茶,見她分好茶,在水面上調出幅花開月圓的圖畫來,直起身子,端起杯子慢慢喝了一口,閉著眼睛品了一會兒,才睜開眼睛問道:

「問過太醫了?」

「嗯,今天宋醫正進來診脈,我就問了他,如今徐盛融的病,是宮太醫診著的。」

「宮太醫?」

皇上驚訝的說道,程貴妃滿臉好笑中帶著些不忍,抬手掩著嘴,輕輕咳了幾聲,才低聲說道:

「我剛一聽,也奇怪的不行,宮太醫最擅的是傷科,治個惡瘡、無名腫痛什麼的,倒是極拿手,徐家怎麼請了他給徐盛融醫治?!宋醫正吱吱唔唔,說了半天,我才聽明白,敢情……」

程貴妃抬頭看著皇上,滿眼憐憫的接著說道:

「徐盛融被那些乞丐們挾裹了去,竟被欺負著……做了男寵兒,被欺凌得太過了,傷的厲害,宮太醫說治倒是治得,只怕得調治上半年一年才能得好,旁的,倒都還好。」

皇上皺著眉頭,半晌竟突然笑出了聲,抬手點著程貴妃,

「我一直疑惑著,這徐盛融失蹤的事,到底是誰做的手腳,如今看,也不用疑到別人頭上這是小恪弄得鬼」

程貴妃滿臉驚訝的看著皇上,皇上直起身子,看著程貴妃說道:

「等他回來,你只管問他他倒是長進了」

程貴妃不安起來,就要站起來請罪,皇上伸手拉住她,笑著說道:

「你別驚慌,只怕是這徐盛融見小恪去了北三路,以為……」

皇上輕蔑的『哼』了一聲,收了笑容,冷冷的接著說道:

「大約是覺得能找回點什麼了,只怕是惹著了小恪那個混世魔王哼,吃點虧也好,若是從此安份些,倒是好事,也不至於哪天送了命去」

「皇上,這小悱…老這麼惹事,可怎麼好?」

程貴妃憂慮萬分的說道,皇上輕輕拍拍她的手,溫和的安慰道:

「你別擔心,這小恪雖說胡鬧了些,可做事極有分寸,並不荒唐,辦差打仗也都好,不過是年少輕狂罷了,過幾年就好了,別擔心,這趟北三路的差使,就辦得很好。」

程貴妃舒了口氣,面容放鬆著笑了起來。

初八日,李小暖一大早起來,陪著王妃在二門裡接了福音寺的浴佛隊伍,忙著散了臘八粥,各個門房裡抬了成筐的銅錢過去,備著打夜胡的來討賞錢。

從這一天起,算是正式進入了過年這件大事中去了。

李小暖在議事廳的時候,從上午的小半個時辰,一直延長到要在議事廳吃了午飯,再忙上一個多時辰,才能回到清漣院。

這天,李小暖正和幾個婆子對著準備送往靖江侯家、盧家等幾家近親的禮單子,二門外頭守門的婆子稟報了進來,托著張禮單子遞上來稟報道:

「回少夫人,外頭回事處馬管事來請少夫人示下,這張禮單子,是新任御史鄒應年府上送過來的,抬頭是寫給世子爺和少夫人的,外頭的管事們不敢自專,特來請少夫人示下。」

玉板忙上前接過婆子手中的禮單子,遞給李小暖,李小暖微微眯了眯眼睛,盯著玉板手裡的禮單子看了片刻,轉頭吩咐著婆子,

「跟馬管事說,這鄒應年與咱們府上沒有半分關連,這天上掉下的禮收不得,退回去吧。」

「是」

婆子恭敬的答應著,從玉板手裡接過禮單子,退了出去。

李小暖看著婆子出了門,心裡噁心著泛起股濃濃的膩歪來,這個世間,有些事,有些理和禮,她還是無法接受下來。

忙過了一陣子,理順了,漸漸理事的時候又短了下來,李小暖在議事廳聽完了婆子回事,去了正院。

王妃吩咐著李小暖,

「也沒外人,咱們也別那麼多規矩,你坐下,陪我吃飯吧,吃了飯,我還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李小暖也不多推辭,笑著答應著,夏荷和秋桂忙帶著幾個小丫頭擺了碗筷,侍候著李小暖坐下,侍候著兩人吃了飯。

飯畢,王妃歪在東廂榻上,接過李小暖奉過的茶,抿了一口,示意李小暖坐下,屏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笑著說道:

「也不是什麼大事,你也知道,這院子里,過了年就滿了十八歲的,就有我身邊的兩個大丫頭,春草和冬梅。」

李小暖忙點了點頭,王妃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這些丫頭,侍候我這些年,一向極盡心儘力,都是懂事明禮的孩子,個個我都心疼著,如今大了,要嫁人,自然也想讓她們嫁得順心些。前幾天,我就尋空問了這兩個丫頭,冬梅也就算了,家裡有人求親,她自己也願意,我也讓人打聽了,是門極好的親,我也就放下心了,就是春草,倒把我難住了。」

王妃長篇大論的說著,李小暖凝神聽著王妃的話,笑著不停的點著頭,表示著贊同,

「春草這丫頭,脾氣溫和,人也極是細心,這些年,一直做著我這屋裡的大丫頭,別說夏荷她們幾個,就是裘嬤嬤和那些外頭的管事嬤嬤,也都敬服著她,她娘又是早先跟著我陪嫁過來的丫頭,可惜死得早……」

王妃重重的、傷感的嘆了口氣,頓了頓,才看著李小暖,為難的接著說道:

「這丫頭,竟跟我說,想到你院子里,去侍候小恪去。」

李小暖眨了眨眼睛,王妃眉頭擰了起來,更加難為起來,

「小恪那脾氣,從小身邊的丫頭,都得他自己挑了滿意才肯用,這春草的想頭,他不點頭,我就沒敢滿口應承下來,這兩天我想著,如今你管著府里這些事,她又是想到你院子里去,這人,我就交給你了,你看著安置吧,能順了她的心意最好,若是小恪實在彆扭著,你也別跟他頂著,小恪的脾氣,可沒人敢跟他頂著的若小恪真不肯了,你別勉強,只好好給她挑個好人家嫁了吧。」

李小暖滿臉為難的眨著眼睛,垂著眼帘點頭答應著,想了想,抬頭看著王妃建議道:

「母親的吩咐,我記下了,只是這人,還是先在母親身邊侍候著,爺過幾天就該回來了,我先找了機會探探爺的話,若他肯,等節后就接人過去,年節里,母親這裡事多繁雜,若她走了,新挑上的人一時接不上手,委屈了母親倒不好。」

.

昨天忙到很晚,咳,欠了一更吧,什麼時候補呢?這個問題,咳,遠目下。

今天的第一章,下午兩點前吧。

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