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二五章回歸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漆的不知身在何處了,只知道是車上,只知道車子在動,卻聽不到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動靜,直到半夜被扔進乞丐群,被乞丐們日夜**,最後跌進靖北王府的粥桶里,才算跌了回來。將近一個月的擔憂折磨,徐正虎和妻子...

第二二五章回歸

周圍的乞丐瞬間興奮起來,急忙爬起來,爭搶著圍了上來,嘯叫著,喝著采,流著口水,熱熱鬧鬧的圍觀著小少爺的長一聲短一聲的慘叫。

離這團乞丐們的風水寶地不遠,是靖北王府的粥棚,早幾天就搭好了蘆棚,今天是靖北王府開粥的日子,這會兒,蘆棚里粥已經熬好,盛到了幾隻極大的鐵桶里涼著,只等著王府大管事過來主持這開粥儀禮了。

京城各府開粥棚施粥的時辰和地兒,若非有極特殊的緣由,年年都是固定著的,靖北王府的粥棚,已經在這一處設了幾十年了。

這也是這塊地方成了乞丐們眼中最好的一處風水寶地的緣由之一,畢竟,靖北王府的粥稠得立筷子不倒,能用手捧著吃,隔天還有紅豆、綠豆的豆粥吃。

遠遠的,乞丐頭兒跟在一個矮胖的黑衣男子身後,笑得不知道怎麼笑才好,矮胖男子全神貫注的盯著靖北王府的粥棚,遠遠看見幾個衣著光鮮的隨從簇擁著一個四十歲左右、看起來極有威儀的男子下了車,往粥棚里進去了。

矮胖男子轉過頭,極乾脆利落的抬了抬下巴吩咐道:

「去若差了半分,爺跺了你喂狗」

乞丐頭兒哈著腰,點著頭,退了幾步,才轉過身,往自己的乞丐群狂奔而回。

乞丐頭兒奔回丐群,一路拳打腳踢著踢開圍觀的乞丐,衝到破車前,看著被一個形容兇狠、興奮的喘著氣的乞丐壓著,膿血順著屁股,沿著腿,一路流到地上的小少爺,和後面幾個還在拎著褲子排著隊的青壯乞丐,咂巴著嘴,提了提褲子,暴喝了一聲:

「都給老子滾開這是老子的玩意兒」

幾個排著隊的乞丐看著黑壯異常的丐頭,『噢噢』叫著,提著褲子散開,往粥棚方向聚了過去。

乞丐頭兒盯著還在興奮努力著的兇狠乞丐,抱著雙手,站在旁邊,抖著腿看起熱鬧來。

過了好一會兒,兇狠乞丐才嚎叫著放開小少爺,彎腰提起了破爛不堪的褲子,轉頭看著乞丐頭兒,眥牙笑著說道:

「今天最爽」

乞丐頭兒努努嘴,示意著粥棚方向,

「去,帶他吃頓飽飯」

「好」

兇狠乞丐痛快的答應著,彎腰抓著痛苦的蜷在地上的小少爺半邊頭髮,拖著他往粥棚走去,乞丐頭兒下意識的回身往矮胖男子剛才站立的地方瞄了眼,小心的綴在了兩人後面,也往粥棚走去。

兇狠乞丐拖著小少爺,橫衝直撞的闖進粥棚前排著的隊伍里,一直走到最前面,點著兩個剛才提褲子排隊的年青乞丐,

「滾」

兩個年青乞丐哈著腰,陪著笑讓出來,又到後面排著去了。

拎著鞭子,站在粥棚前來回走動著的靖北王府家丁,見有人願讓,也就不再理會。

粥棚里,敬天敬地的儀式結束,幾個粗使僕從抄起長柄木勺,開始散粥。

乞丐頭兒隔著幾個人,瞄著被兇狠乞丐拖在後面的小少爺,見他搖搖晃晃、半暈半醒的站到了粥桶前,突然大叫著:

「走水啦」

邊狂喊著,邊猛的推著前面的乞丐,又從人縫中抬起腳,用力踢著小少爺,踢得他一頭跌進了粥桶里。

靖北王府的家丁們急忙上前,揮著鞭子抽打著狂成一團的乞丐,拚命想維持住,乞丐頭兒又大喊起來:

「快逃啊,他真是個少爺啊快跑氨

亂成一團的乞丐群更亂了,兇狠乞丐站在粥桶前,塞了滿嘴的稠粥,甩著頭來回看著,見粥棚里湧出無數衣著光鮮的長隨來,才突然醒悟過來,眼睛瞪得溜圓,直直的瞪著跟出來的大管事,猛的抬手捂著嘴裡的粥,另一隻手指著在粥桶跌著、一動不動的小少爺,突然轉身,狂奔而逃

靖北王府大管事幾步出來,順著兇狠乞丐的手指看向光著半截身子跌在粥桶里的小少爺,急忙吩咐道:

「拖他出來」

幾個粗使僕從上前,拖著小少爺的兩隻胳膊,架了起來,靖北王府大管事愕然張著嘴,看著面前糊著滿頭滿臉滿身粥米,已經暈迷過去的人,眨了半天眼睛,才恍過神來,轉過身,也不知道點誰,只胡亂點著,叫了起來,

「這是徐少爺徐少爺快,快……」

大管事一時不知道快到哪裡才好,嗆了口口水,才快了下去,

「快送到徐家的粥棚去」

丙個僕從急忙上前,抓起徐盛融的兩隻腳,四個人扯著徐盛融的胳膊腿腳,一路狂奔著,穿過小半個城,將徐盛融抬進了徐家粥棚。

剛進臘月,京城就有了頭一場熱鬧事,失蹤了將近一個月的徐盛融,以無比鬨動的方式,回到了京城,回到了徐府。

靖北王替徐家轉了請罪摺子,呈給了皇上,徐盛融發配太原府戍邊,卻出現在了京城,這是大罪。徐正虎的摺子里,也只好說徐盛融不幸被丐群挾裹,流落至京城,如今病得極重,求皇上恩准,允其養好病,再回太原府戍邊。

皇上未置可否,將摺子留中了,徐盛融就這樣糊糊塗塗的留在京城養起病來,誠王府里沒有主事的人,周世遠被國子監祭酒鄭振德拘在國子監,連大門都不准他踏出半步,靖北王只好一力應承下徐府的事,替徐盛融請太醫診治著,畢竟,人是靖北王府發現送回去的。

徐盛融暈迷了兩三天,才清醒過來,卻無論如何也說不清楚自己是怎麼被人掠去的,又是被誰掠去的,只知道睡著時還和周世新在一處,醒來時已經黑漆漆的不知身在何處了,只知道是車上,只知道車子在動,卻聽不到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動靜,直到半夜被扔進乞丐群,被乞丐們日夜**,最後跌進靖北王府的粥桶里,才算跌了回來。

將近一個月的擔憂折磨,徐正虎和妻子已經是白髮滿頭,也不願再多生任何枝節,只求著盼著能守著徐盛融,得個平安就是萬福。

徐盛融的歸來,和汝南王府自然沒有什麼影響,汝南王府議事廳里,田嬤嬤帶著兩個婆子,各自捧著本厚厚的冊子,正恭謹的和李小暖回稟著:

「……少夫人,依著世子爺八月里定的規矩,府里的婢女,年滿十八歲,就得出嫁配人,這過了年,府里上下年滿十八歲的婢女總計三十七人,年滿二十的小廝總計三十三人。」

田嬤嬤頓了頓,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這年滿十八歲的婢女裡頭,就有王妃身邊的大丫頭春草和冬梅姑娘,王妃一向待下寬厚,待這些近身侍候的丫頭更是極好,多是讓她們自己擇人嫁了的。」

李小暖笑著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這些婢女小廝,嬤嬤就費些心力,就是配,也要讓他們彼此歡喜了才好,春草和冬梅,嬤嬤就放到一邊,回頭我和母親商量了再說吧。」

田嬤嬤答應著,捧著冊子,又細細的和李小暖說著年紀大到不能當差,要回去榮養的下人,和生了病,需要府里接濟的下人們……

直商量了大半個時辰,才算粗粗定了下來,田嬤嬤帶著婆子告了退,李小暖歪在榻上吃了幾粒桃脯,才起身往正院去了。

正院,王妃居住的正屋後頭,有個極小極精緻的院落,住著春草等四個大丫頭,今年是夏荷和秋桂當值,春草心事忡忡的隨手拿了件針線活,去了冬梅的屋子。

她和冬梅自小一處長大,又一處進了這正院當差,兩人幾乎是無話不談。

春草敲了敲冬梅的房門,推門進了屋,冬梅正歪在床上,凝神著只鞋面,見她進來,也不起身,只揚揚下巴,示意她自己隨意。

春草挨著冬梅歪到床上,探頭看著冬梅手裡的針線活,皺了皺眉頭說道:

「你真要做這樣費眼睛的活計?說不定少夫人也就是隨口說說罷了。」

「嗯,」

冬末心神集中在手裡的針線上,也不知道聽沒聽清楚春草的話,只隨意答應著,春草伸手奪過冬梅手裡的針線,嗔怪道:

「我跟你說話你聽到了沒有?這活,就慢慢做也來得,也不用這樣趕」

冬梅將手裡的牛毛細針插到棚上,抬手揉了揉眼睛,笑著說道:

「聽到了,你不就是說少夫人是隨口說說,讓我不要當真嗎」

「嗯。」

春草將針線活小心的放到旁邊的高几上,轉頭看著冬梅,嘆了口氣說道:

「你還有閑心做這個,我這幾天都愁得睡不著覺」

冬梅臉色也陰鬱下來,看著春草,皺著眉頭說道:

「我還是那句話,你那心思還是收一收」

春草扭過頭,固執的看著窗外,冬梅重重的嘆了口氣,伸手拉了春草的手,傷感的說道:

「咱們也不是沒偷著去看過那院里的楊姨娘和陳姨娘,你看看,你就沒點想頭?還要這麼一頭扎進去?」

「不還有許姨娘么?」

春草低低的說道,冬末伸手重重的拍了下春草的頭,恨恨的說道:

「跟你說過多少遍你多大,少夫人多大?你要做許姨娘,就該打王爺的主意才是呢」

今天的兩更,閑等會就要出去,回來時間不定,所以,對手指,第二章的更新時間不定,也許會很晚,親愛滴,別等了,明天一起看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