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二四章雲泥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治的,不管怎樣,她也不能委屈了魏嬤嬤。「沒事,有我呢。」李小暖抬起頭,看著滿臉擔憂的蟬翼,微笑著說道。慢慢磨蹭了小半個時辰,李小暖才起身,出了議事廳,上了轎子往正院去了。裘嬤嬤已經離...

第二二四章雲泥

孫嬤嬤恭謹的答應著,退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李小暖到正院請了安,坐了轎子往議事廳去。

在議事廳通往內院的角門前,就下了轎,緩步走過垂手守在角門前的林嬤嬤面前,頓了頓腳步,面無表情的掃了她幾眼,徑直穿過角門,往議事廳進去了。

林嬤嬤臉色青灰,頭目森森的垂手低頭站立著,這一早上,她如件稀奇的物什般,展示在滿府管事婆子、往來使役的粗使丫頭婆子面前。

昨晚上到現在,沒人責備過一句半句她,也沒人問過她一句不管什麼話,不過來了個小丫頭,就讓她收拾了東西,搬到了后角門外的雜院通鋪間,就讓她站在了這角門處做了守門的粗使婆子。

林嬤嬤喉嚨里苦得咽不下去、也吐不出來,裘嬤嬤一早就來看了她,卻只遠遠的站著、看著,然後就直直的從她身邊過去,去了議事廳。

做了幾十年的奴婢,今天才品過來做奴婢的味道,原來是一步錯不得。

東西廂候著的管事婆子比往常安靜了很多,裘嬤嬤面容陰沉的端坐在窗前的圓凳上,出神的看著窗外抄手游廊上掛著的碧綠的蔓竹,這游廊上掛著的盆載,好象一天比一天更好了。

李小暖悠閑的沿著抄手游廊進了議事廳,片刻功夫,蟬翼出來示意著,廂房裡候著的婆子們依著畫押的次序,比平時更加謹慎小心著進去回了事,人漸漸散的差不多了,裘嬤嬤才緩緩起身,沿著抄手游廊,往議事廳求見去了。

李小暖端坐在榻上,正垂著眼帘,低頭喝著杯茶,裘嬤嬤進來曲膝見了禮,垂著手稟報道:

「回少夫人,前兒冬至節宴拿出來的東西都清點收好了,各處的打賞也依舊例發了。」

「辛苦你了。」

李小暖放下杯子,淡淡的說道,裘嬤嬤抬頭看著李小暖,稍稍遲疑了下,接著說道:

「少夫人院子里的林嬤嬤,她父親原跟著老王爺出過兵,後來為了救王爺,失了條腿,一直到死,都受著府里的供奉,她男人,現在王爺身邊得用的外管事,管著正院和清澗院採買差使。」

李小暖面無表情的看著裘嬤嬤,見她住了口,淡漠的說道:

「我知道,還有嗎?」

裘嬤嬤臉色紫漲起來,呆了片刻,才咬著牙說道:

「少夫人既然覺得她不好,老奴另行給她安排差使就是」

李小暖無語的看著裘嬤嬤,伸手端起了杯子,蟬翼左右看了看,上前半步笑著說道:

「嬤嬤真是老糊塗了,咱們府里,什麼時候有過奴兒給奴兒安排差使的理兒的?嬤嬤往後說話,可是要經心著些,這樣亂了規矩的話,嬤嬤說出來,豈不是要打了王妃的臉?」

裘嬤嬤喘了口氣,狠狠的盯著蟬翼,李小暖重重的放下杯子,直直的盯著裘嬤嬤,聲音淡漠裡帶著絲陰寒說道:

「母親的好性兒,倒把你慣出脾氣來了你大約忘了,你這脾氣,主子讓你有,你才能有呢」

裘嬤嬤惱怒異常的盯著李小暖,李小暖鬱悶異常的吐了口悶氣,聲音懶散的說道:

「嬤嬤,我念你是母親的陪嫁丫頭,跟在母親身邊侍候了大半輩子,若讓你沒了下場,也沒意思,你倒是說說看看,這會兒,我就打發人立時賣了你,滿京城,誰能替你攔回來?」

裘嬤嬤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紫,嘴唇顫抖著,一時說不出話來,李小暖上下打量著她,微笑著說道:

「別跟我說府里只知道買人,從來沒有賣人的規矩,就從你,就從我,我說有,也就有了。」

李小暖說完,轉頭看著蟬翼吩咐道:

「嬤嬤病了,有心疾,隨便找個婆子,陪著嬤嬤去母親那裡,這心疾,少說也得好好歇上半年才行呢」

蟬翼恭謹的答應著,垂手退了出去,李小暖轉頭看著臉上一片青灰的裘嬤嬤,嘆了口氣說道:

「我手裡要忙的事多得很呢,可沒功夫跟你、跟這滿府的下人奴才們淘氣,你也太高看自己了,真以為能跟我過招?我站在何處?你站在哪裡?雲泥之間,這招從何過起?」

裘嬤嬤面如死灰,蟬翼引著個婆子進來,看了李小暖一眼,笑著吩咐著婆子,

「嬤嬤心疾發了,你小心扶著嬤嬤去正院吧。」

婆子也不敢抬頭看李小暖,兩條腿微微有些打著絆子,扶著裘嬤嬤出了屋。

李小暖舒了口氣,往後靠到靠枕上,指著旁邊几上葡萄乾,示意蟬翼端過來,笑著說道:

「咱們歇一歇,等她慢慢哭好訴好,再過去正院。」

蟬翼忙端過盛滿了葡萄乾的琉璃碗,微微有些擔憂的低聲問道:

「少夫人,這樣,沒事吧?給魏嬤嬤請太醫的事,少夫人要不要先跟王妃說說?」

「不用。」

李小暖垂著頭,挑著葡萄乾,放到嘴裡慢慢嚼著,王妃已經清清楚楚的知道這事了,她若不提,自己就不必再說去,這事,若無事還好,若有事,王妃就是個不知道,這責是自己的,若等會兒,王妃提起這事,唉,提起再說吧,嬤嬤的病,是無論如何也要好好調治的,不管怎樣,她也不能委屈了魏嬤嬤。

「沒事,有我呢。」

李小暖抬起頭,看著滿臉擔憂的蟬翼,微笑著說道。慢慢磨蹭了小半個時辰,李小暖才起身,出了議事廳,上了轎子往正院去了。

裘嬤嬤已經離了正院,王妃嘆著氣,接過李小暖奉過的茶,示意她坐到榻上,傷感的說道:

「你說,這人老了,這身子骨就一天不如一天,裘嬤嬤跟著我時,多小的一個小姑娘,如今竟要告老了唉。」

李小暖微笑著看著王妃開解道:

「裘嬤嬤跟著母親,操勞了這麼些年,也是該回去享享兒孫之福、頤養天年了,往後,母親常叫了她進來說說話就是。」

「嗯,你說的也是,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

「王妃還不知道吧,裘嬤嬤的媳婦兒,已經有了身子,也就是明年,裘嬤嬤可就有孫子了,她呀,是怕是急著要回去抱孫子了」

許氏在旁邊滿臉笑容的湊趣道,王妃揚著眉梢,轉頭看著許氏,

「真的?這裘兒,也不跟我說一聲」

「跟王妃說,那不成了明著討賞了?」

許氏笑著說道,王妃笑了起來,

「倒也是這個理兒,恪兒媳婦,」

王妃轉頭看著李小暖吩咐道:

「讓人挑些孕婦能用能吃的東西送過去,就說是我的賞賜。」

李小暖笑盈盈的答應著,她只是懶得跟奴才們鬥氣,只要她走,並不會苛待她半分去。

下午,景王府傳來了喜信來,孫婉若診出了身孕,隔天,就又添了一喜,戴靜瑜也診出了喜脈,成了雙喜臨門。

程貴妃高興異常,流水般賞了無數東西出來,李小暖和王妃商量著,極其謹慎的送了兩份一式一樣的極值錢的金玉掛件、擺件過去,衣物、食材、養胎的藥物等近身近口之物,半分也沒敢送進景王府。

轉眼,已經是十一月底,快要進臘月了,宋太醫又來了兩趟,調了次方子,田嬤嬤送了配好的蘇合香酒過來,玉扣侍候著魏嬤嬤每天晚上睡前喝上一盅,到月底時,魏嬤嬤氣色已經好了很多,行動坐間,也輕鬆自在起來。

身子輕爽起來,魏嬤嬤就有些閑不住,和玉扣一起到庫房挑了幾匹凈素綃紗過來,又從針錢房要了各色上好絲線,開始給李小暖繡起衣服來,李小暖也知道魏嬤嬤的脾氣,倒也沒勸,只交待玉扣,千萬不能讓嬤嬤累著了。

將時臘月的京城,冷得幾乎是滴水成冰。

各府里施粥的棚子也陸續開到了城外,和各處城門口,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乞丐,南來北往的馬幫、商隊,也往京城聚集而來,到底是天子腳下,討飯也要容易些。

從北邊,也如逐著溫暖的候鳥般,湧來了一團團的乞丐,佔據著城牆下各處向陽背風的風水寶地,其中最大的一個乞丐群,佔了城門外最大的一處風水寶地,乞丐群中,抱著頭、蹲著個留著陰陽頭,渾身破爛、好象比別的乞丐更加骯髒不堪的乞丐。

周圍的乞丐似乎並不把他當成同類,離開他稍稍有一些距離,笑著、罵著,往他身上投著石頭,討飯回來的乞丐,也先上前踢他一下,或是曖昧的上下摸一摸他,起起落落的調笑著:

「……來,小少爺,給你爺爺再演一遍說,你是哪個皇上的小舅子來?……」

周圍的乞丐鬨笑著,這個在一天夜裡突然被人扔進他們堆里的乞丐,是個失心瘋,一直自稱是哪個王爺、皇上的小舅子,不過這身皮肉倒真是細白,從被人扔進來那天晚上起,就成了丐頭兒的新任男寵兒,天色稍一晚,就被丐頭兒弄得叫起來沒個人腔,可若不是這樣,就這麼連裝可憐討飯都不會的乞丐,早就餓死了

幾個強壯的乞丐吃飽了東西,慢悠悠的晃過來,圍著抱著頭的小少爺站住,相互擠了擠眼睛,一個乞丐突然彎腰抱起他,另外兩個乞丐飛快的脫了小少爺身上根本就遮不住屁股的褲子,把他按在旁邊冰冷的破車上……

閑剛回到公司,上班碼字的傷不起啊,淚奔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