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二三章生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行事,沒一處不妥當的,反正我看她,是處處滿意,今天裘嬤嬤跟我一說,我就想著,這事必有些緣故,必定也是妥當的。」王爺失笑起來,連連點了點頭。清漣院,正屋東廂,李小暖坐在榻上,一邊有一針沒一針...

第二二三章生事

裘嬤嬤小心的看著王妃的臉色,見她心情極好,暗暗舒了口氣,接過小丫頭捧過的紅棗蓮子羹遞上去,轉頭掃了眼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見只秋桂在旁侍候著,笑著說道:

「昨晚上,少夫人遣田嬤嬤請了宋太醫過府,聽說……」

裘嬤嬤為難的住了口,王妃緊張起來,

「小暖不舒服?哪裡不好?怎麼到現在也沒人跟我說起這事?到底怎麼病了?昨晚上累著了?」

「是老奴沒說清楚」

裘嬤嬤急忙笑著解釋道:

「王妃別急,不是少夫人病了,是少夫人身邊的一個婆子病了,少夫人就讓人請了宋醫正過來,給她診病,想是少夫人也不大清楚這太醫的請法。。」

王妃眉頭皺了起來,狐疑的看著裘嬤嬤,

「請太醫給身邊的婆子診病?小暖是個極明禮懂事的,一個婆子病了,怎麼會讓人去請宋太醫過府?這中間必有緣故再說,田嬤嬤一向也是個極謹慎的人,你別是聽錯了吧?」

「聽說這婆子是少夫人自小的奶嬤嬤,原一直在坊里住著,昨晚剛接進府,現住在清漣院花園後頭的小院子里,少夫人身邊的總管事孫嬤嬤,住在正屋西邊,她住東邊屋裡。」

王妃皺著眉頭,呆了片刻,看著裘嬤嬤問道:

「這奶嬤嬤生的是什麼病?這個時候,外頭傷寒可厲害」

裘嬤嬤遲疑著,到底不敢亂說,低聲回道:

「聽說是胸痹之症。」

王妃舒了口氣,垂下眼帘沉默了半晌,轉頭看著裘嬤嬤吩咐道:

「這事,我知道了,別再提了。」

裘嬤嬤忙恭敬的答應著,立即岔開話題,陪著王妃說起了閑話。

天剛剛黃昏下來,汝南王就慢悠悠的回到了正院,歪到東廂榻上,接過王妃遞過的茶,慢慢喝了幾口,王妃側著身子坐到榻沿上,看著王爺,有些憂心忡忡的說道:

「昨晚上,小暖遣人請了宋太醫過府,這事你聽說過沒有?」

「嗯,平安和我說了。」

王爺喝著茶,漫不經心的說道,王妃長長的舒了口氣,身子放鬆著往裡坐了坐,看著王爺,語氣輕快起來:

「聽說是給她自小的奶嬤嬤診脈?小暖自小失怙,和這奶嬤嬤的情份自然是極好,可這是不是……還是不大合適?我就是怕外頭,會不會覺得咱們家太過輕狂了?連個下人病了,都敢請了太醫正過府診脈」

「不必多慮,這樣的事,要看怎麼看、怎麼說,說好了,叫仆忠主慈,是恪兒媳婦念舊知禮處,若有心往別處說,也就是恪兒媳婦年幼輕狂。」

王妃聽了,輕輕拍了拍手,連連點著頭,嘆了氣說道:

「可不就是這樣我就怕有人亂嚼舌頭根子,壞了恪兒媳婦的名聲」

「不怕。」

王爺眯著眼睛,嘴角露出絲笑意,這事,早上聽平安稟過,他就細細思量過,一來,如今皇上一天天老邁,一天比一天只愛聽喜慶事,身邊的人,說誰不好他都不願意聽,二來,且看看,這種好壞兩可的事,只看看吧,看看自家這媳婦福運如何。

「先李老夫人活著的時候,最愛的就是恪兒媳婦的知恩厚道,這個奶嬤嬤說起來,算是救過恪兒媳婦的命,就是敬重些,也是人之常情,再說,恪兒媳婦也是御封的郡主,皇子、公主、郡主的奶嬤嬤病了,請太醫上門診診脈,也是常有的事,這事,你就放下吧,別再想著了,只隨她去。」

王妃忙點著頭,笑著說道:

「有你這話,我就不管了,恪兒媳婦歸家這幾個月,說話行事,沒一處不妥當的,反正我看她,是處處滿意,今天裘嬤嬤跟我一說,我就想著,這事必有些緣故,必定也是妥當的。」

王爺失笑起來,連連點了點頭。

清漣院,正屋東廂,李小暖坐在榻上,一邊有一針沒一針的做著針線,一邊和魏嬤嬤說著陳年舊事,魏嬤嬤歪在靠枕上,面上的青紫褪了很多,嘴唇也微微有了些血色,一邊笑著說著話,一邊眼睛一錯不錯的看著李小暖做針線。

李小暖將手裡的針線遞到魏嬤嬤面前,笑著說道:

「嬤嬤看看,是不是長進了不少?」

魏嬤嬤接過針線,就著燈光,眯著眼睛仔細看了片刻,笑著搖著頭說道:

「你這針線,這一年多,竟是一點也沒長進」

竹青站在旁邊,撐不住笑出了聲,李小暖嘟著嘴,從魏嬤嬤手裡接過針線,看著魏嬤嬤,認真的解釋道:

「這一年多,我哪有閑空兒做針線?先頭,老祖宗病著,後來……老祖宗沒了,我又忙著嫁人,哪有半分閑空兒,這針線,沒荒廢就算不錯了。」

「唉」

魏嬤嬤長長的嘆了口氣,眼睛濕潤起來,

「一想起老祖宗我就難受,怎麼就走了?」

李小暖放下手裡的針線,臉色也沉鬱下來,耷拉著肩膀,沉默了半晌,才勉強笑著說道:

「生老病死,誰也逃不掉,不說這個了,咱們活著的,天天都要活得好好的,才對得起老祖宗不是。」

魏嬤嬤笑著點著頭,兩人轉開話題,又說了一會兒閑話,李小暖見天色不早了,吩咐玉扣和吉姐兒扶魏嬤嬤回去歇息了。

第二天一早,李小暖起來,先去看了魏嬤嬤,才出門坐了轎子,往正院請安去。

從議事廳再回到正院,侍候著王妃吃了午飯,王妃就打發著李小暖回去吃飯,

「……你也趕緊回去吃飯去剛剛那魚極新鮮,我就多吃了兩口,得多坐一會兒再歇著才好,你趕緊回去,吃了飯好好歇歇去」

李小暖答應著,告退出來,沿著抄手游廊往院外走去。

秋桂站在西廂房門口,見李小暖從正屋出來,忙迎了上去,曲膝見了禮,落後半步,和李小暖一處緩步往後走著,笑著說道:

「昨天王妃說屋裡擺放的花草看的不新鮮了,我正想去後頭暖房裡瞧瞧,有什麼合適的新鮮樣的花草沒有,正好和少夫人一路出去。」

李小暖看了秋桂兩眼,笑著點了點頭,說著閑話,

「這個時候,倒是多放些碧瑩瑩的東西,看著倒舒服。」

「可不是」

秋桂微微上前些,殷勤的虛扶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少夫人喜歡什麼樣的花草?暖房裡若有好的,我一併要了來,給少夫人送去。」

「那倒不用了,我屋裡的幾盆蘭草極好,我倒捨不得換了去。」

「少夫人喜歡蘭草,暖房裡倒有幾品極好的蘭草,等會兒讓暖房送過去給少夫人看一看……」

秋桂眼角餘光掃著周圍,有些心不在焉的接道,李小暖滿眼疑惑的看著她,沒再接話,秋桂小心的掃了一遍,放下心來,往李小暖身邊靠了靠,聲音壓的低低的說道:

「聽說少夫人接了奶嬤嬤進府,奶嬤嬤屋裡要不要擺些新鮮樣的花草?我一併帶過來。」

李小暖眼底閃過絲驚訝,轉過頭,沉默著看著秋桂沒有答話,秋桂抬頭看了眼李小暖,咬了咬嘴唇,低聲說道:

「聽說嬤嬤生了病?我也得去看看才好,宋太醫最擅診治胸痹之症,少夫人既讓田嬤嬤請了宋太醫來給嬤嬤診病,嬤嬤的病必定無礙,本應該早些去看看嬤嬤,我也是昨天下午當值時,正好聽裘嬤嬤和王妃說起這事,才知道的,倒是失禮了。」

李小暖凝神聽秋桂零亂的低語,腳步下意識的頓了頓,隨即醒悟過來,一邊安安然然的緩步走著,一邊笑著說道:

「勞你費心了,嬤嬤屋裡如今都是藥味兒,可放不得花草,多謝你」

秋桂舒了口氣,笑了起來,抬頭看著李小暖問道:

「我若去看看嬤嬤,也不知道會不會擾了嬤嬤靜養。」

「秋桂姐姐的心意,我都知道了,姐姐且放心,嬤嬤的病也不是大事,過一陣子也就好了,等嬤嬤大好了,姐姐再去找嬤嬤說話吧。」

李小暖轉頭看著秋桂,隨意而溫和的說道,秋桂連連點頭答應著:

「我聽少夫人的。」

秋桂陪著李小暖出了正院大門,侍候著她上了轎子,看著起了轎,才轉身往後頭暖房看花草去了。

李小暖坐在轎子里,透過轎窗的厚紗看著外面隱隱約約的花草亭台,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

知道她接了魏嬤嬤進府,知道請了宋太醫,知道是田嬤嬤請的,知道診出來是胸痹之證,除了她清漣院的人,還有誰知道的這樣清楚

李小暖在清漣院門口下了轎子,進了大門,一邊沿著抄手游廊往裡走,一邊吩咐道:

「請孫嬤嬤來。」蟬翼答應著,轉身往外奔去找人了。

不大會兒,孫嬤嬤跟著蟬翼進了正屋,李小暖直起上身,讓著孫嬤嬤坐到榻上,屏退了屋裡侍候的丫頭婆子,也不寒喧,開門見山的把秋桂的話說了一遍,頓了頓,慢慢的從鼻子里『哼』了一聲吩咐道:

「這話必是咱們院子里的人遞出去的,嬤嬤給我查查清楚,真當我是泥糊紙塑的?」

下一章,下午兩點前

謝謝各位的評價噢親親再抱抱,豆腐吃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