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二一章心孝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左右打量著,這一排五間,西間一明一暗兩間,這一處是正屋連著一明一暗兩間房,明間朝南開著窗戶,北面的窗戶外,一片花木扶疏,屋裡床、榻、椅、凳、幾、櫃等傢俱都是齊全的。李小暖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頭吩...

第二二一章心孝

李小暖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焦急的問道:

「大夫怎麼說的?是什麼病?」

「一個說是胸痹,說是一帖葯下去就能見效,可拾了葯回來,喝了一天,一點也沒見好,后一個說是心痹,另開了方子,又吃了幾天,也不見好。」

婆子滿臉愁苦的回道,李小暖心裡砰砰跳著慌亂起來,胸痹也罷,心痹也好,就是心臟病罷了,這病急起來,不過一眨眼功夫李小暖閉著,緩緩舒了口氣,轉頭看著竹葉吩咐道:

「你趕緊去前面,去找蘭初,讓她立即來見我,要快越快越好」

竹葉看著臉色大變的李小暖,也急了起來,忙著奔了出去,蟬翼急急的追著送了件棉斗篷給她,竹葉接過,一邊往外奔,一邊穿著。

李小暖看著竹葉奔了出去,轉頭看著婆子問道:

「魏嬤嬤日常起居,都是你侍候著的?」

「是,從魏嬤嬤住到坊,一直是我和秀兒侍候著,秀兒是我的小孫女兒,這會兒在家裡守著嬤嬤呢,嬤嬤是個良善人,待我和秀兒極好。」

「嗯,等會兒我讓人跟你一起回去,這會兒就接了魏嬤嬤進來,你和秀兒若是願意跟著侍候魏嬤嬤,就一起進來,若是不想在這府里拘著,就還留在坊里,只隨你們的意就是。」

李小暖聲音溫和緩慢的說道,婆子怔了片刻,看著李小暖問道:

「魏嬤嬤病好了,還回坊不?」

「不回去了,嬤嬤年紀大了,往後我就留她在我身邊養老了。」

婆子眨著眼睛,躊躇了片刻,看著李小暖,搖著頭說道:

「少夫人,我和秀兒不想進來,這府里到處都跟畫上畫的一樣,可到底不自在,秀兒也是從小野慣的,我們祖孫兩個還是想留在坊里,就圖個自在吧。」

李小暖溫和而感慨的看著婆子,連連點著頭答應著:

「好只隨你心意,你陪著嬤嬤這些年,我心裡感激得很,嬤嬤在坊的居處,你和秀兒只管住著,想住到什麼時候就住到什麼時候,從這個月起,我吩咐坊掌柜,每個月讓他給你送一兩銀子月錢過去,等秀兒出嫁時,我給她準備整幅嫁妝。」

婆子獃獃的聽著,半晌才反應過來,急忙跪在地上,不停的磕著頭,又哭又笑的謝著恩,李小暖示意蟬翼扶起她,笑著說道:

「往後若空了,就到府里來找嬤嬤說說閑話,只跟門房說一聲就是,我都會交待下去,你只管來。」

婆子笑得臉如盛開的菊花,連連點著頭,李小暖示意著,蟬翼扶著婆子,笑著說道:

「來,我侍候嬤嬤到外頭喝杯茶,吃塊點心,等車子來了,我再侍候嬤嬤上車回去。」

婆子連連點著頭,有些頭重腳輕的跟著蟬翼出去了。

李小暖斂了臉上的笑容,眉頭擰著,凝神想了片刻,轉頭吩咐道:

「叫田嬤嬤進來。」

蟬翼答應著,疾步出去叫人了。

過了兩刻鐘,竹葉才引著蘭初,氣喘吁吁的奔進了正屋,李小暖正在屋子裡,搓著手,焦躁的來迴轉著圈,見蘭初進來,抬手止住她見禮,急急的說道:

「魏嬤嬤病了,心痹,你趕緊叫了車,立即去坊把嬤嬤接進府,我等會兒就讓人請太醫去,嬤嬤這病,心要靜,喜怒哀樂都不能有,你千萬仔細些直接接到咱們院子里來,我讓人在後院收拾間屋子出來給嬤嬤住,趕緊去」

蘭初面色凝重起來,急忙答應著:

「少夫人放心,我這就去」

蘭初告了退,出去廂房叫了幾個跟著出門的婆子,一起往院外出去了。

不大會兒,田嬤嬤也跟著蟬翼急步進了正屋,李小暖端坐在榻上,抬手止住了田嬤嬤的見禮,微微蹙著眉頭問道:

「嬤嬤可知道太醫院哪位大夫看胸痹、心痹最拿手?」

「回少夫人話,太醫院最擅長胸痹、心痹症的,是太醫正宋太醫。」

田嬤嬤沉靜的答道,竟是太醫正李小暖垂著眼帘沉默了片刻,輕輕咬了咬嘴唇,抬頭看著田嬤嬤,淡淡的說道:

「我有個從小的奶嬤嬤,患了胸痹症,請了幾個大夫,都診不準,我想請宋太醫過府給她診一診,就煩勞嬤嬤替我跑一趟,請一請宋太醫可好?」

田嬤嬤驚訝的看了李小暖一眼,極乾脆的答應著:

「是奴婢這就去」

李小暖暗暗舒了口氣,點了點頭,田嬤嬤告退出去,要了車,往宋太醫府上請人去了。

李小暖站在屋裡,呆怔怔的想了半晌,吩咐竹葉取衣服穿了,裹了斗篷,叫了幾個粗使婆子,帶著玉板、蟬翼等人,往後院給魏嬤嬤看屋子去了。

穿過正屋左邊的月洞門,後面是一處寬敞的小園子,園子最北邊有道垂花門,進了垂花門,是一個小巧簡樸的兩進院子,垂花門兩邊依著花園牆壁建了歇山廊,東西各有三間廂房,正面正中是間穿堂,左右各一明一暗兩間正層,穿過穿堂,後面也是一式的東西各三間廂房,正中卻是一溜五間正屋。

這就是孫嬤嬤等幾位管事嬤嬤居住的院落了。

院子里燈火通明著,林嬤嬤正站在頭進院子東邊正屋檐廊下,端著杯茶,正和站在東邊廂房門口的一個婆子說著閑話,見眾人簇擁著李小暖進來,兩人一時呆住了,過了片刻才反應過來,急忙將手裡的東西放到窗台上,奔出來曲膝行著禮,林嬤嬤陪著滿臉笑容說道:

「少夫人怎麼有空到這裡來?有什麼事該叫了奴婢們過來才是。」

「我來看看。」

李小暖站在狹小的天井裡,轉頭打量著四周,東西廂房裡的人影聽到李小暖的聲音,晃動著急忙奔了出來,擠著上前曲膝行著禮,李小暖微笑著抬了抬手,示意眾人起來,輕輕緊了緊斗篷,轉頭看著林嬤嬤問道:

「這院子里現住了多少人?都是怎麼住著的?」

林嬤嬤遲疑著,心裡有些沒底起來,忙小心的回道:

「回少夫人,這前院住了七個人,奴婢住正屋東間,管小廚房的隨嬤嬤住正屋西間,小廚房三個紅、白案婆子住了西邊三間廂房,管著前院值夜、洒掃的兩個婆子住在西邊兩間廂房,還有一間廂房,現如今空著。」

李小暖隨著林嬤嬤的解釋打量著周圍,沉默著點了點頭,徑直往後面一進院子進去了。

林嬤嬤急忙跟著進到後面一進院子,笑著解釋道:

「這一處現住的人不多,正面西間是孫嬤嬤住著,東邊廂房住的是管庫房的陳婆子和劉婆子,西邊廂房住的是金婆子。」

李小暖轉頭看著顯得安靜異常的里進院子,點了點頭,這裡面一進院子,住的都是她的陪嫁婆子,和外頭王府的婆子,不知道平時是不是也是這樣涇渭分明著。

李小暖穿過小小的天井,徑直走到正屋東間門口,轉頭示意著竹葉,竹葉忙接過婆子手裡的鑰匙,開了門,往邊上讓了讓,幾個粗使婆子進去,各處點起燈燭,李小暖進了屋,左右打量著,這一排五間,西間一明一暗兩間,這一處是正屋連著一明一暗兩間房,明間朝南開著窗戶,北面的窗戶外,一片花木扶疏,屋裡床、榻、椅、凳、幾、櫃等傢俱都是齊全的。

李小暖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頭吩咐著竹葉,

「趕緊讓人收拾出來,被褥、簾幄、帳幔,到庫房裡挑好的拿過來,先讓人多支幾個炭盆進來,把屋子烘熱了再端出去。」

竹葉忙曲膝答應著,

「是,少夫人還是先回去吧,我在這裡看著收拾,少夫人放心,我知道的,必是處處妥當。」

李小暖想了想,笑著點了點頭,留下竹葉等人,只帶著蟬翼回去了正屋。

林嬤嬤滿臉好奇的跟在後面看著,見李小暖出了院子,忙上前幾步進了屋,熱情的幫著忙,話里話外的打聽起來。

足足過了大半個時辰,蘭初才引著兩個粗使婆子,半扶半抱著魏嬤嬤進了正院,李小暖得了通傳,已經急急的迎到了正院垂花門外,見魏嬤嬤過來,忙伸手要扶過去,蘭初上前曲膝笑道:

「少夫人別急,還是讓她們扶進去好,進了屋再說話吧,嬤嬤還好。」

李小暖舒了口氣,忙側著身子走在前頭,看著兩個婆子扶著魏嬤嬤進了正屋,在榻上坐下來。

蘭初忙接過蟬翼遞過來的墊子,小心的墊在魏嬤嬤身後,李小暖側著身子坐到魏嬤嬤身邊,急切而擔憂的看著面容青灰、嘴唇青紫的魏嬤嬤,忍不住悲從心來,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般順著臉頰往下滑著,想說話,卻哽咽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魏嬤嬤喘著氣,想笑,卻也跟著落起淚來,舒了舒有些零亂的氣息,有氣無力的說道:

「姑娘別哭,嬤嬤不過,生了點子小病,別怕這……上了年紀,哪有,不生病的?沒事,過一過,就好了。」

李小暖一隻手用帕子拭著眼淚,一隻手握著魏嬤嬤的手,哽咽著說道:

「嬤嬤往後就跟我一處住著,我要看著嬤嬤天天都好才行」

魏嬤嬤笑著點了兩下頭。

各位親愛滴,大家應該都有一張春暖的評價票了,點一點,投給閑吧,那個票,只能給閑的噢嘿嘿,只是,千萬別點錯了,上次有個娃,給了閑五張粉,然後評價給了個一星,閑知道她肯定肯定是點錯了,閑這個鬱悶啊,大家可不能點錯啊

下一章,兩點前更。

親親大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