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二十章仙桃爛杏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李小暖怔了怔,坊?魏嬤嬤一直在坊住著的,婆子來,是魏嬤嬤有什麼事?李小暖急忙坐起來吩咐道:「帶她進來。」竹葉意外的呆了下,忙曲膝答應著,急步出去叫人去了。不大會兒,竹葉引著...

第二二十章仙桃爛杏

王妃也落了座,李小暖忙著讓著二房大少奶奶趙氏,二少奶奶齊氏,和三小姐程絮儀坐到了一處,李小暖掃了眼滿身緊張僵直,下意識的往後畏縮著的程絮儀,暗暗嘆了口氣,彷彿不經意的走到程絮儀身後,輕輕扶著她的肩膀,指著趙氏和齊氏,笑著說道:

「今晚上,大少奶奶和二少奶奶就交給你了,你可要幫嫂子好好照應著才是。」

程絮儀忙僵硬的的轉過頭,勉強笑著,一下一下的點著頭,李小暖頓了頓,眼底帶出絲憐憫來,轉頭看著遙遙的、憂慮的掃著這邊的許氏,輕輕招了招手,叫過了許氏,笑著說道:

「這一處,就煩勞姨娘幫我照看著,看著小丫頭們上菜斟酒,可別怠慢了客人。」

許氏滿眼感激,急忙曲膝答應著,垂手退到程絮儀身後侍立著,程絮儀舒了口氣,面色也微微輕鬆下來。齊氏若有所思的看著程絮儀,目光從程絮儀身上,又轉向了李小暖。

李小暖也沒空多理會她,忙轉身過去,腳步輕快的圍著花廳走了一圈,看著花廳里各桌上的人熱鬧的相互笑著讓著都落了座,示意裘嬤嬤宴席可以開始了,才退到了王妃身邊,一邊掃著花廳各處,看著小丫頭們上菜斟酒,一邊留神著滿桌的老祖宗們,接過小丫頭托上的菜品布到桌子上,笑著介紹著菜品名字,讓著眾人,布著菜,奉著茶,片刻不敢分神的侍候著。

裘嬤嬤、鄒嬤嬤、田嬤嬤、以及孫嬤嬤、蘭初更是全神貫注的盯著流水般上菜、上茶、遞著熱帕子的丫頭婆子們,唯恐哪裡出了差錯。

冷碟過後,喝了門杯酒,上過三五道熱菜,又喝了幾巡酒,滿廳里的女眷讓著酒,說笑著,漸漸越來越熱鬧起來。

花廳正中的主桌上,老太太們你一句我一句,高聲說起了家常閑話,話里總離不開兒子、媳婦,小孫子。

顧二奶奶眼睛亮著精神起來,揚著聲音,極敞亮歡快的說道:

「……這媳婦娶回來,不就是要她開枝散葉的?兒子可不嫌多越多越好,老話不也說過,多子多福呢」

老太太們有的接著顧二奶奶的話附和著,有的瞄著王妃,只當沒聽到,自顧自的說著自己的話題,王妃臉上帶著笑,笑容卻勉強著有些難堪起來,顧二奶奶目光都轉到了眼角,斜斜的瞄著王妃,頭微微昂著,聲音更加爽利痛快起來,

「我就只生了三個兒子,到底少些,這心裡不知道多自責,這女人家,不就是娶回來持家生孩子的?你說若不能多生幾個兒子,還能有什麼用?那賢人怎麼說來?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這兩個媳婦,我都跟她們說了,怎麼著,一個人也得給我生個四五個兒子出來,咱們又不是那沒錢養兒子孫子的窮苦人家,若真是養不起也就不提了,老祖宗們可說過,子孫繁盛,才是興旺之道……」

滿桌的老太太們,只有那個已經老回到了小時候的老太太滿臉歡喜不盡點著頭誇獎著:

「說得好,這個菜就是好吃」

其餘的人漸漸止了話語,左右顧盼著,要著熱手巾帕子,讓小丫頭換著茶,吩咐把酒再溫熱些……只裝沒聽懂,這樣的話,年年都要聽幾回,王妃的尷尬惱怒,年年也都要看幾回,也早習慣了。

李小暖惱怒的豎起了眉梢,看了眼滿臉難堪的王妃,轉頭看著興奮的聲音一點點高昂起來的顧二奶奶,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小丫頭托著碟子一品赤參進來,李小暖一眼瞄見,忙伸手止住小丫頭,拔高了聲調,邊笑邊說道:

「唉呀,是我疏忽了,這碟子里就這麼點子赤參,送上來哪裡合適的?」

李小暖看著滿桌朝自己看過來的老太太們,微微曲了曲膝,笑著高聲解釋道:

「這都怪我,太過拘泥了母親往常總是教導我,不管什麼東西,什麼事,都要講究個精字,千萬不能只求著多,俗語說的好,寧吃鮮桃一個,不要爛杏一筐,我都記在了心裡,這道一品赤參,我就只讓人挑了最好的幾隻參蒸了出來,剛才聽了二奶奶的話,才想起來,二奶奶最是喜多之人,這一碟子里只放著這麼兩隻參,只怕二奶奶不喜,總要堆得滿滿撲撲,二奶奶才喜歡呢,倒是我疏忽了」

李小暖一邊說著,一邊轉頭找著人,蘭初忙上前兩步,曲膝行著禮,陪著滿臉笑容回道:

「少夫人,這樣的參,幾大筐里才挑了這麼幾隻出來,如今要把這碟子里放的撲撲滿,一時到哪裡再找這樣品相的參去?」

「哪裡要找告訴廚房,只要是參就行,好壞不拘,只要放得撲撲滿就行,二奶奶喜多,到底精不精,倒是不在意的。」

「既是這樣,那奴婢乾脆讓人換個大盆子可好?把廚房蒸的參都堆一處都端上來?」

李小暖眯著眼睛笑了起來,認真的點頭誇獎道:

「還是你想的周到,就這樣最好,趕緊換去」

蘭初答應著,示意著托著碟子的小丫頭,退了出去,李小暖轉過頭,笑眯眯的看著滿臉紫漲的顧二奶奶,王妃舒了口氣,用手裡的帕子拭了拭嘴角,轉頭看著滿桌神情古怪、強忍著笑意的老太太們,嘆了口氣說道:

「我就是這麼個脾氣,什麼東西就只想著要那個尖兒旁的就看不到眼裡去了。」

滿桌的老太太笑著,點著頭,奉承著,

「……可不是,爛杏再多,也比不得仙桃一個不是……」

顧二奶奶臉色由紫轉青,狠狠的瞪著李小暖,李小暖微笑著,閑閑的看著她,顧二奶奶轉頭看著滿桌熱鬧無比的議論著、奉承著仙桃理論的老太太們,呆怔了片刻,猛然站起來,僵硬的曲著膝,惱怒的聲音有些顫抖著告辭道:

「我有些個不舒服,就不多陪各位長輩,先告退了。」

說著,也不等人答覆,轉過身,徑直往花廳外衝去,大少奶奶趙氏和二少奶奶齊氏急忙站起來,趙氏垂著眼帘,手指輕輕顫抖著,滿臉恐慌的跟在跟在後面,急急的奔了出去,齊氏站起來,轉過頭,滿眼笑意的看了眼李小暖,微微曲了曲膝告了辭,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奔了出去。

王妃得意的『哼』了一聲,長長舒了口氣,從小丫頭手裡接過酒壺,站起身,親自給滿桌的老太太斟了一遍酒,讓著大家,眾人忙客氣著,說笑著,重又熱鬧起來。

李小暖恭謹的上著菜,斟著酒,心裡微微有些納悶起來,這顧二奶奶的反應,也太大了些,不過一句話,何至於就氣成這樣?竟就這樣跑了只怕,二房幾個兒子,真是極不爭氣的。

酒過三巡,田嬤嬤看著人成箱成箱的抬了煙火進來放了,直熱鬧到戊初時分,人才漸漸散了,李小暖隨著王妃,將幾位老太太們送到二門上了車,看著車子出了二門,才迴轉進來。

王妃滿眼愛憐的看著李小暖,拍著她的手吩咐道:

「累了一天了,你也趕緊回去歇著去不用侍候我回去了,花廳那裡也不用去看了,讓她們收拾就是,我看你那個陪嫁媳婦,叫什麼?」

「蘭初。」

「這媳婦我看著是個極能幹機靈的,有她們看著,你就少操些心,多養養身子才好,趕緊回去吧。」

王妃推著李小暖,李小暖笑了起來,

「哪裡能累著了,我年紀青,再怎麼累著,不過好好歇一晚上,也就歇過來了,我先送母親回去,還早著呢。」

李小暖扶著王妃上了轎,送她到了正院門口,就被王妃打發回去歇著了。李小暖在清漣院門口下了轎,舒了口氣,閑散的進了院子,沿著抄手游廊,往正院進去了。

竹葉、玉扣等人早就備著熱水等候著了,見李小暖回來,忙上前侍候著她沐浴洗漱,換了家常舊衣服,鬆鬆綰了頭髮,靠在床上,拿了本書看著。

竹葉送了杯茶進來,笑著稟報道:

「少夫人,天剛落黑時,有個婆子過來,說是在坊當差的,說要極要緊的事要見少夫人,這會兒天也晚了,要不我讓她明天再來吧。」

李小暖怔了怔,坊?魏嬤嬤一直在坊住著的,婆子來,是魏嬤嬤有什麼事?李小暖急忙坐起來吩咐道:

「帶她進來。」

竹葉意外的呆了下,忙曲膝答應著,急步出去叫人去了。

不大會兒,竹葉引著個穿著靛藍衣裙的婆子進來,婆子也不敢抬頭往榻上看,一進屋就趴到了地上,緊張的磕著頭,李小暖示意著竹葉,溫和的笑著說道:

「嬤嬤不要急,有什麼話,慢慢說就是。」

竹葉上前扶起婆子,扶著她坐到了榻前的圓凳上,婆子小心的坐下去,突然又站了起來,搖著手說道:

「我不坐,不敢坐,可不敢坐我說了話就得趕緊趕回去」

「嬤嬤請說。」

「少夫人,魏嬤嬤病了,病了好幾天了,病的重,請了兩三個大夫診過,葯也吃了四五天了,就是不見好,我嚇得很,趕緊著就來了。」

.

差不多調整過來了,親們,有粉投粉,有賞打賞,千萬別客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