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一九章熱鬧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笑容,急忙打起王妃轎前的帘子,伸手虛扶著王妃下了轎,許氏忙上前,扶著王妃另一邊,春草等人讓過李小暖,緊跟在李小暖後面,一行人往花廳里走去。田嬤嬤、孫嬤嬤和蘭初等人遠遠的曲膝行著禮,花廳內外的族內...

第二一九章熱鬧

昆河恭敬的見了禮,垂手侍立著,等著聽吩咐,李小暖轉頭看著他,溫和的問道:

「明天一早啟程?」

「回少夫人,等會兒就啟程,要日夜兼程趕回去,爺吩咐過,出了洛城,就要日夜兼程。」

李小暖失笑起來,點了點頭,接著說道:

「我有句話,你想法子傳給你們爺,越快越好。」

「是」

昆河躬身答應著,

「告訴你們爺,辦完差早日回來,要過節了,老人家都愛看個團圓喜慶,就是奴僕丫頭,也要團圓喜慶了才好。」

昆河躬著身子,等著李小暖往下說,李小暖歪著頭看著他,笑著說道:

「好了,就這句話。」

昆河眨了眨眼睛,忙複述了一遍,

「少夫人讓轉告爺,辦完差早日回來,要過節了,老人家都愛看個團圓喜慶,就是奴僕丫頭,也要團圓喜慶了才好。」

李小暖笑盈盈的點著頭,昆河見沒了其它吩咐,恭謹的告退出去了。李小暖起身離了議事堂,回去清漣院換下了大禮服,出門坐了小轎往正院和王妃去商量晚上的家宴細節。

李小暖拿著冬至家宴的菜單子,和王妃一起又看了一遍,又將誰和誰坐一處,哪一處如何安置細說了一遍,王妃滿意的點著頭,李小暖見各處都妥當了,才告辭出來,坐著轎子到各處巡查了一遍,看著時辰差不多了,回到清漣院又換了件淡灰緙絲小襖,一條大紅石榴裙,已經是申正時分了。李小暖忙出了院子,坐轎到了正院,侍候著王妃上了轎,許氏和春草、夏荷、秋桂、冬梅四個大丫頭跟著,一路往二門內的花廳過去了。

花廳里,早到的族內女眷花團錦簇,已經三五成群的站著說著話了,裘嬤嬤和鄒嬤嬤一里一外站著,迎著族內眾女客,行著禮,語笑宴宴的打著招呼,說著客氣話,讓著眾人往花廳里進著。

田嬤嬤帶著幾個婆子,站在花廳院子各個角落裡,留神著各處的燈燭擺設和來往的小丫頭們,蘭初和孫嬤嬤靜立在花廳門內外的角落處,全神貫注的留神看著各處小丫頭們茶水送的是否及時,點心果脯可都滿著等等。

見李小暖和王妃的轎子過來,裘嬤嬤和鄒嬤嬤丟了眾人,急急忙忙的迎了上來,裘嬤嬤陪著滿臉笑容,急忙打起王妃轎前的帘子,伸手虛扶著王妃下了轎,許氏忙上前,扶著王妃另一邊,春草等人讓過李小暖,緊跟在李小暖後面,一行人往花廳里走去。

田嬤嬤、孫嬤嬤和蘭初等人遠遠的曲膝行著禮,花廳內外的族內女眷,也讓出條通道來,起起落落的曲膝見著禮。

王妃一路端莊的笑著頜首致意著,抬著手,示意著眾人不必多禮,到了花廳門口,裘嬤嬤退了下去,李小暖上前半步虛扶著王妃,許氏掃了李小暖一眼,忙悄悄鬆開王妃,往後退著,和春草等人退到了一處,恭謹的垂手跟在王妃和李小暖身後進了花廳。

花廳里的女眷們見王妃和李小暖進來,忙都站起身來笑著、招呼著、見著禮,好奇而驚訝的打量著李小暖,說著吉利奉承話,上前介紹著自己的媳婦、小兒女,不遺餘力的誇獎著李小暖的美貌,奉承著王妃的福氣,一時間,花廳內喧囂異常、熱鬧非凡。

花廳上首已經坐著兩位年高的長輩,王妃一路說笑著,打著招呼,一步三停的往上首走去,直走了小半刻鐘,才走到兩位長輩面前,曲膝行著禮,

「兩位老祖宗,今年精神越發健旺了」

兩位老太太,一位神清氣爽,耳聰目明,忙笑著和王妃打著招呼,

「托您的福,還算結實,這是恪兒媳婦吧?生得真是讓人打心眼裡喜歡」

李小暖忙鬆開王妃,笑意盈盈的曲膝行著禮,另一位老太太耳朵大約已經聽不大清楚了,大聲打著岔,

「開席了?哪有蓮子茶還沒喝呢」

圍在周圍的女眷鬨笑起來,老太太的媳婦兒一邊笑一邊上前跟王妃解釋著:

「王妃莫怪,我們老祖宗這兩年耳朵乾脆一點也不中用了,人也越發糊塗起來,眼前的事統記不得,幾十年前陳穀子爛芝的小事,倒全都記起來了,天天吵著要去外家玩耍,要過年,要聽戲去,要喝蓮子茶今天本沒打算著讓她來的,可她也不知道怎麼想起來的,早幾天前就開始吵了,一定要去吃小然家的蓮子茶」

王妃被她說得笑意濃濃,上前半步扶著老太太,滿面笑容的大聲說道:

「我這就讓人給您送蓮子茶來等過年的時候,我再打發人去接您,接您來聽戲看煙火」

老太太笑著點著頭,連連答應著:

「我不去別處,這裡熱鬧,就這裡好我看得見,你放心」

王妃哭笑不得的看著老太太,李小暖跟在後面,笑不可支,急忙轉身示意著不遠處的蘭初,蘭初急忙轉身招呼著小丫頭,端了兩碗蓮子茶送上來。

王妃接過蓮子茶,先遞了一碗給耳聰目明著,坐在旁邊笑得前仰後合的老太太,又捧了一碗,遞到了糊裡糊塗的老太太手裡,老太太接過蓮子茶,眯著眼睛仔細看了半天,小心的嘗了一口,扁著沒牙的嘴,開心之極的笑了起來,

「就是這個,這個就叫蓮子茶,我心裡最是清爽明白著呢」

老太太媳婦無奈的笑著,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幫她托著汝窯小碗,侍候著她吃起了蓮子茶。

王妃站在旁邊,看著兩位老太太吃完了蓮子茶,轉頭看著糊塗老太太媳婦關切的問道:

「老太太身子骨可還好?請大夫來看過沒有?」

「隔半個月就請城東濟世堂的陳大夫過來診趟脈,都好,就是這記性,唉,陳大夫也沒法子,說上了年紀,這犯糊塗也是常事,天天在家裡,你說東,她就答西,只一刻不離人的侍候著罷了。」

王妃看著還在興高采烈的咋著嘴,品著蓮子茶餘味的老太太,轉頭看著老太太媳婦兒安慰道:

「老太太高興就好,家裡若人手不夠,只管來找我,我這裡閑著沒事的丫頭婆子可多的很呢」

老太太媳婦忙笑著謝過,正說話間,裘嬤嬤在外頭高聲稟報著,又有年高長輩進來了。

王妃忙帶著李小暖緊走了幾步,迎到了花廳門口,門口,三四位六十歲左右年紀的老太太扶著各自媳婦、孫媳婦的手進了花廳,王妃引著李小暖見著禮,讓著幾人進到花廳上首,幾個人和先到的兩位老太太見了禮,分輩份長幼落了座,小丫頭又送了蓮子茶上來,王妃和李小暖接過一一奉上,老太太吃著蓮子茶,七嘴八舌,顧自各說著各的話,和王妃說著話,拉著李小暖的手,不住口的誇獎著,一時花廳熱鬧非常,只聽得幾位老太太一個比一個高聲的說著話。

王妃一邊笑一邊讓著眾人入座,許氏和春草等人忙上前侍候著老太太們一一入著席,正入席間,又有幾位老太太隨著裘嬤嬤的稟報進了花廳,王妃和李小暖忙又迎出去,又接了兩三位頭髮雪白的老太太進來,乾脆直接讓著她們往席上坐去,已經坐下的老太太們卻自顧自的又站了起來,顫顫巍巍的奔來奔去,揚著手,相互叫著、打著招呼,說著話,行著禮,許氏和春草等人緊張萬分的隨侍著,片刻間,又亂成一團。

王妃乾脆讓在一邊,看著八九位六、七十歲的白髮老太太打完招呼,說完話,客氣之極的相互讓著坐下了,才上前虛讓過一回,轉頭四下看著,微微擰著眉頭,看著李小暖吩咐道:

「讓人看看,二奶奶和幾位少奶奶到了沒有。」

李小暖答應著正要出去,裘嬤嬤在門口高聲稟報著,二奶奶顧氏帶著長媳趙氏,二媳婦齊氏,後頭跟著幾個奶嬤嬤,分別抱著二房長子長孫程琦,次子程璟,二媳婦齊氏長子程琝,昂然進了花廳。

李小暖眨了下眼睛,無語的看著一臉昂然的二奶奶顧氏和緊跟在顧氏身後的媳婦、奶娘和奶娘懷裡的孫子們。王妃臉色微變,暗暗吐著口悶氣,帶著笑讓著二奶奶顧氏,

「二奶奶來得正好,正入席呢,二奶奶請吧。」

「我來遲了幾個孩子,又愛哭又愛鬧的,收拾起來真真是麻煩,這出門就慢了不少,可比不得王妃和少夫人,抬腳就能走,可真正是利落」

王妃剛吐出的悶氣又涌了上來,李小暖忙上前兩步,扶著王妃,看著顧二奶奶,笑盈盈的說道:

「二奶奶請入席吧,幾位老祖宗都到了好一陣子了,蓮子茶也喝過兩輪了,滿桌的長輩,就只等著二奶奶入席呢」

王妃透過口氣來,忙接著說道:

「可不是,這孩子鬧,就該早些準備起來,讓長輩們等著,到底不是晚輩該做的事。」

顧二奶奶怔了怔,瞄了李小暖一眼,輕輕『哼』了一聲,拎著裙子坐到了最下首。

下一更,一個小時后,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