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一七章閑話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的回道,程貴妃露出滿眼笑意來,「我就說你是個通透聰明的,小恪雖說平時胡鬧些,大事上頭可不糊塗,這媳婦兒也挑得好。」程貴妃頓了頓,目光凝重的看著李小暖,語氣輕鬆隨意的說起了閑話,「今天...

第二一七章閑話

李小暖帶著絲羞澀,微微垂下了頭,信王妃留神著她,接著說道:

「這孩子小時候吧,做母親的操心著吃穿睡,怕他生病,一病了就急得恨不能一夜白了頭,等大了些,又操心他讀書寫字,女孩子呢,操心著她學著針線廚藝理家事,再大些,又該操心親事、子嗣、前程,你看看,竟是沒個頭」

李小暖凝神聽著,連連點著頭,信王妃嘆著氣,傷感起來,

「若是孩子聽話還好,若是……象徐家那樣,養個不爭氣的出來,累得家裡丟了爵位不說,這會兒,還讓父母急成那樣,唉,你看看,如今徐家為了這個兒子,竟是連臉面也不要了。」

李小暖眼睛帶著絲茫然,看著信王妃,信王妃怔了怔,頓了頓,才接著說道:

「我說的徐家,就是誠王側妃徐夫人娘家,就姐弟兩個,一家子都拿這徐盛融當成掌上明珠,真是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寵得厲害,唉」

信王妃轉頭看了眼正喝著茶的敏王妃,接著說道:

「唉,倒也不能全怪徐家太過於寵著,就這麼一根獨苗苗,說起來,這事,還跟誠王有那麼點子淵源,當年徐正虎,就是徐盛融的父親,還沒襲爵,領著宮裡侍衛的差使,那時候誠王也就十來歲的樣子,跟著皇上出去打獵,也不知怎的,不去打獵,倒跑到樹上去了,上去了偏偏又下不來了,正好是徐正虎當值,急忙上去接他下來,誠王大約是嚇著了,又踢又打,竟把徐正虎從樹上踢了下來,自己也跟著跌在了徐正虎身上,誠王倒沒事,徐正虎當時就暈了過去,後來倒是救過來了,別的倒還好,就是傷了下身,身子骨也再沒好起來過,當時,徐盛融還在娘胎里沒生下來,連皇上都盼著是個男孩子,這徐盛融生下來洗滿月那天,皇上還特意讓人抱進宮裡親自給他祈福,只盼著他平平安安長大,好延了這徐家的血脈。」

李小暖凝神聽著信王妃的話,信王妃輕輕嘆著氣,轉頭看著敏王妃說道:

「這事,滿京城也算是無人不知了。」

敏王妃抬眼看著信王妃,垂了垂眼帘,點了點頭說道:

「嗯,我也聽父親說過一回,都知道這徐盛融是徐府的眼珠子。」

信王妃滿眼笑意的轉過頭,看著李小暖,接著說道:

「這徐家聽說徐盛融失了蹤影,就急得糊塗著沒了主張,說起來,這滿京城,誰不知道他們家那點子事,誰肯傷了這徐府的眼珠子去?再說,又是皇上祈過福的人,你說是吧?」

李小暖連連點著頭,微微擰著眉頭,滿臉奇怪的說道:

「王妃說的極是,只是,這徐盛融這樣的寶貝著,若是出去,必定也是小廝、隨從不離身侍候著的,怎麼會失蹤的?這中間,總要有個緣故,順著緣故查,說不定就能找出人來。」

信王妃臉上閃過絲惱怒和尷尬,面色微微沉了下來,端著杯子喝起了茶。敏王妃看了李小暖幾眼,又看了看信王妃,也安靜的喝起了茶,李小暖端起杯子,也轉頭看起了正殿里的歌舞。

沒多大會兒,歌舞就演到了尾聲,李小暖和信王妃、敏王妃三人急忙起身,回去程貴妃和幾位老夫人身邊繼續侍候著,不大會兒,歌舞結束,冬至節宴就算散了,以大長公主為首的諸外命婦告了退,各內命婦也恭謹的告退各自回去了。

李小暖隨著汝南王妃,落到最後,曲膝告著退,程貴妃溫和的笑著說道:

「讓小暖留一留吧,我有一陣子沒見著她了,想和她說說話兒。」

汝南王妃忙笑著答應著,先告退回去了,李小暖站在程貴妃身側,上前虛扶著她,往蘊翠宮回去了。

兩人進了正殿,李小暖和幾個近身侍候的女宮侍候著程貴妃換了家常衣服,扶著她歪到南窗下的榻上,李小暖奉了茶上來,程貴妃舒舒服服的喝了幾口,面容松馳下來,抬了抬手,示意李小暖坐到榻沿上,笑著說道:

「我留你,不過說說話,沒有旁的事,你隨意些就是,我原有個女兒,可惜……都說女兒貼心,往後你可得跟母親多貼心著些才是。」

「小暖往後就做母親的貼身小棉襖吧。」

李小暖也不站起來,只隨意坐著笑盈盈的回道,程貴妃露出滿眼笑意來,

「我就說你是個通透聰明的,小恪雖說平時胡鬧些,大事上頭可不糊塗,這媳婦兒也挑得好。」

程貴妃頓了頓,目光凝重的看著李小暖,語氣輕鬆隨意的說起了閑話,

「今天的歌舞,你看著好不好?只怕你們年青人嫌太喧鬧,也不怕你笑,我可是極喜歡,這人上了年紀,就是喜歡這個喜慶勁兒,你婆婆必定也是喜歡的,你婆婆在家,是不是也喜歡這些紅紅綠綠極喜慶的東西的?」

李小暖忙笑容滿面的點著頭,

「可不是這樣」

「我就說,這上了年紀的人,都愛這樣的喜慶詳和,特別是到了年節,就喜歡滿眼看去,紅紅綠綠的喜慶一片,家裡也好,兒女也好,就是僕從下人,也要他們個個都好了才好呢。」

李小暖全神貫注的聽著程貴妃的話,笑著接道:

「母親教導的極是,平安喜樂是人之大福,做兒女的,也要體會了長輩的心意,守著自己平安之餘,也要顧著兄弟親戚,都要平安喜樂了才好。」

程貴妃喝著茶,看著李小暖,李小暖迎著她的目光,滿眼的明了和笑意,程貴妃目光松馳下來,放下手裡的杯子,往後靠了靠,零零碎碎的說起了真正的閑話,李小暖凝著全部心神,陪著程貴妃說著閑話,從穿衣說到吃食,李小暖彷彿想起什麼來,笑著說道:

「說到這栗子,北邊山裡生著一種極小的野生山栗子,就這麼大,」

李小暖伸出手指比劃著,

「皮又薄又軟,裡頭的果肉極香甜,不用剝,扔到嘴裡直接咬,咬著薄皮把果肉擠出來吃,香得不行,往年在下里鎮鄉下時,每年臘月里掌柜們回來交帳,北地的掌柜就帶一大包送進來,我吃過的栗子里,就數它最好吃」

程貴妃也興緻起來,

「真有這麼好吃?今年掌柜若送來,你也送些進來給我嘗嘗。」

「好」

李小暖連連答應著,

「母親要是吃過這個栗子,別的栗子,可就入不得口了」

兩人笑著說了小半個時辰的話,程貴妃就笑著打發著李小暖,

「聽說如今王府里是你接手當著家呢,我就不留你了,今天是冬至節,只怕你府里正一堆的事等著你呢,趕緊回去吧,有空了,就進來陪我說話。」

李小暖答應著,起身告了退,跟著內侍出了宮門,在宮門裡上了車。

車子緩緩駛出宮門,往汝南王府方向行去。李小暖接過竹青遞過來的茶水,心不正焉的喝著,想出了神。

貴妃這話,是什麼意思?專程讓她遞話給程恪?何苦找她,徐盛融的事,說起來是朝堂之事,朝堂之上,程恪唯周景然馬首是瞻,她該和周景然說這個話才對……再說,看這樣子,北三路的事,她也是極明了的,她就是直接傳話給程恪,只怕也是極容易的事。

她要探的……只怕是自己知道什麼,知道多少,是程恪待自己如何……

李小暖將杯子遞過去,竹青忙小心接過,李小暖將車簾掀起條縫,看著外面熙熙攘攘的熱鬧人群。

這事,如何應對?瞞?不行,這事,只能瞞得過一時,總要露出來,那時候,自己如何自處?程貴妃是個極聰明的人,往後……只怕也是這元徽朝的老祖宗,待她,要以真以誠,半分也瞞不得。

李小暖打定了主意,放下車簾,轉頭看著竹青吩咐道:

「昆河還沒啟程,讓他立即來見我。」

竹青忙點頭答應著,車子進了大門,就急忙跳下車,親自去找昆河去了。

李小暖在二門裡下了車,坐了紫竹小轎,徑直往議事廳去了。

議事廳兩邊的廂房裡,居然零零落落的坐了四五個婆子,裘嬤嬤正站在垂花門下,顯得有些焦急的往外張望著,見李小暖的轎子過來,急忙上前掀起轎簾,堆著滿臉笑容迎著李小暖下了轎子。

李小暖微笑著謝了,抬手止住裘嬤嬤,微笑著說道:

「進屋再說吧。」

裘嬤嬤尷尬的笑著止住了話頭,跟在李小暖身後,不緊不慢的進了正屋。

玉扣侍候著李小暖去了斗篷,接過手爐,李小暖坐到東廂榻上,裘嬤嬤忙接過小丫頭捧過的茶,奉給了李小暖,李小暖接過杯子,慢慢喝了幾口茶,才放下杯子,看著裘嬤嬤微笑著說道:

「嬤嬤這麼急著見我,有什麼要緊的事不成?」

「可不是極要緊的事,我一早上就守在這裡了,這會兒才守到少夫人。」

裘嬤嬤陪著滿臉笑容說道,李小暖垂下了眼帘,玉扣瞄了眼李小暖,在旁邊笑著說道:

「嬤嬤也是糊塗了,少夫人和王妃一早上就進宮朝賀,滿府里誰不知道,你一早上在這裡守什麼?」

今天兩更,只是第二更晚些,下午二點前吧。

親親各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