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一六章宮宴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p>「都是我平時管教不嚴,嫣然失禮了,還請安福郡主見諒。」「嫣然天真爛漫,我極喜歡她,倒是我失禮了,王妃莫怪。」李小暖忙笑著回道,信王妃上前拉著敏王妃,親熱的嗔怪道:「你呀,就是謹慎...

第二一六章宮宴

敏王妃錢氏年紀比信王妃湯氏小著兩歲,可看起來,卻顯得老相得多了,臉圓圓的,長相極普通,眼睛不大卻極亮,眼神溫和中卻帶著隱隱的戒備和疏離,穿著同樣的親王妃服飾,從頭到腳一絲不苟,也沒有半分禮儀之外的修飾,若不是這一身令人矚目的親王妃服飾,只怕扔進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出來了。

李小暖心底閃過絲驚訝,這和她想象中的敏王妃大不一樣,她聽程恪說過,敏王生得極好,是四位皇子中,儀容風度最好的一位,這敏王妃,能和敏王琴瑟和鳴,能經常裝成男人和敏王到處閑逛玩耍的人,縱不是極美麗的,那也總該是氣度瀟洒、靈氣十足的吧,怎麼會是這麼個不起眼的中年婦人呢?

李小暖微笑著,曲膝見著禮,敏王妃帶著極合規矩的得體微笑,微微曲膝還了禮,並不開口,信王妃笑盈盈的看著兩人見了禮,指著離自己不遠的小姑娘介紹道:

「這是小女,周馨兒,今年十歲了。」

周馨兒穿著身粉綠衣裙,戴著支碧玉水滴形步搖,身形未足,卻已如一支新荷般亭亭玉立,隨著信王妃的介紹曲膝見著禮,滿眼好奇,小心的打量著李小暖,見李小暖看過來,忙羞澀的垂下了眼帘。

李小暖滿眼喜愛的看著她,轉頭看著信王妃,謙意的說道:

「是我想的不周,回去我讓人把見面禮給馨兒送到府上去。」

信王妃滿臉笑容的客氣著,指著站在敏王妃身邊的小姑娘介紹道:

「這是周嫣然,敏王府嫡長女,今年七歲。」

周嫣然正掂著腳尖,活潑潑的從敏王妃身後探著頭,滿眼讚歎的看著李小暖,聽了信王妃的介紹,忙輕盈的跳出來,也不見禮,只仰頭看著李小暖,興奮的驚呼著:

「你長得真好看,比她們說的還要好看」

信王妃眼裡溢滿了笑意,輕輕掃了敏王妃一眼,轉過頭,滿面笑容的看著李小暖和周嫣然,敏王妃忙上前半步,推著周嫣然,低聲責備道:

「快給安福郡主見禮」

李小暖滿眼笑意,愛之不盡的伸手拉住拎著裙子就要曲膝行禮的周嫣然,上下打量著她,這周嫣然生得極明艷,一點也不象敏王妃,看樣子,這容貌應該是肖自父親了,眼睛又大又亮,眼神靈動異常、清澈見底,神情活潑,臉上溢滿了發自心底的笑容,這樣的孩子,必是出於極溫暖的人家,有一對極愛她的父母。

「你長大了,比我還要好看」

李小暖看著她,認真的說道,周嫣然臉上泛著紅暈,歡快的笑容溢開來,掂起腳尖正要說話,敏王妃輕輕拉回她,稍稍曲了曲膝,微笑著看著李小暖陪著禮:

「都是我平時管教不嚴,嫣然失禮了,還請安福郡主見諒。」

「嫣然天真爛漫,我極喜歡她,倒是我失禮了,王妃莫怪。」

李小暖忙笑著回道,信王妃上前拉著敏王妃,親熱的嗔怪道:

「你呀,就是謹慎太過,安福郡主也不是外人,哪會和小孩子計較什麼禮節不禮節的?你也不用這樣小心太過了。好了,咱們進去吧。」

信王妃走在前頭,李小暖讓著敏王妃,稍稍落後半步,和周馨兒、周嫣然等一起進了觀劇的正殿。

程貴妃正往正殿中間的寬大椅子上落著坐,景王側妃孫氏和戴氏小心翼翼的一左一右侍候著。

李小暖等人忙上前歸了位,隨著大家行了磕拜禮起來,程貴妃端莊的微笑著,看著大家落了座,指著信王妃和敏王妃等人,看著大長公主,笑吟吟的說道:

「咱們上了年紀,只管坐著看戲,有什麼事,讓她們忙去。」

大長公主滿眼笑意的點著頭,順著程貴妃的話說道:

「可不是,該是她們張羅的時候了,咱們只管坐著喝茶看戲就是。」

福清長公主轉過頭,也笑著接過了話頭,

「可不是這個理兒,這當了婆婆、娶了媳婦,也就是這點子好處」

汝南王妃、靖北王妃、湯丞相夫人、嚴丞相夫人等坐在程貴妃近處的幾位老夫人都跟著笑起來,七嘴八舌,熱熱鬧鬧的附和著,程貴妃轉過頭,看著李小暖吩咐道:

「你也去,今天也別光顧著侍候你婆婆,母親這裡,你也得多儘儘孝心才好呢。」

李小暖忙曲膝答應著,汝南王妃笑著回身推著李小暖說道:

「你母親吃醋了,去吧去吧,今天跟著幾位嫂子好好儘儘孝心。」

李小暖答應著,轉身退到了敏王妃下首垂手侍立著。

首領內侍送了戲摺子上來稟報了,正殿正中的寬敞空地上,祈福歌舞劇就演了起來。

李小暖隨著信王妃,敏王妃,一眼也不敢去看歌舞,只全神貫注的留神著程貴妃,以及大長公主等陪坐在程貴妃左右的老夫人們的一舉一動,遞送著茶水、點心等等。

景王側妃孫氏、戴氏、信王側妃錢氏,站在再后一排,給信王妃等人接、遞著種種東西,再傳下去給內侍宮人們。

上了幾輪茶水點心,殿堂正中的歌舞也演過了高潮,歌聲琴曲都和緩悠揚了起來,程貴妃轉頭看著三人吩咐道:

「你們姐妹幾個也到那邊聽聽這支曲子,歇一歇吧。」

三人答應著,退到離程貴妃不遠的殿角處坐了下來,李小暖暗暗舒了口氣,轉過頭,凝神觀看起了殿堂中間的歌舞,敏王妃目光瞄著坐在斜對面,正開心的觀賞著歌舞的女兒,暗暗舒了口氣。

信王妃小心的左右看了看,緩緩起身,不動聲色的移著腳步,挪到了李小暖下首椅子上坐了下來,身子微微傾往李小暖,微笑著低聲說道:

「咱們一處看吧,也能說說話兒。」

李小暖心裡驟然警覺起來,臉上卻平常依舊,笑盈盈的點了點頭。

「皇上極愛這支曲子,說是能聽出花草香味來,我們爺也說好聽,說是讓人生了歸田之心,我是個俗人,聽了好幾次,也沒聽出哪一處有花草香味,能讓人生出歸田之心來。」

「嗯,我也聽不出來,不過就是覺得聽著讓人心裡舒坦罷了。」

李小暖老實的回道,信王妃面容舒展著笑了起來,靜默了片刻,彷彿很隨意的說道:

「世子這一趟差使,來來回回也要兩個多月吧?也是辛苦你了。」

「我哪有什麼辛苦的,不過和平時一樣侍候公婆罷了。」

「世子出門,你這心裡總要一直牽挂著,怎麼不辛苦?再說,辦的又是北三路的差使,更讓人擔心。」

李小暖轉過頭,滿眼茫然的看著信王妃,遲疑著說道:

「爺身邊帶著小廝隨從,都是從小侍候著他的,日常起居倒比我侍候得更好,哪裡用得著我牽挂的?差使上的事我不懂,不過,出門在外,總不比家裡,辛苦倒是極辛苦的。」

信王妃看著李小暖,眼底閃過絲疑惑,眉頭微微蹙了起來,敏王妃全神貫注的看著正殿前的演劇,彷彿根本沒留意到信王妃和李小暖的話。

李小暖微微垂著頭,看著敏王妃生硬的放在膝頭的手掌,和被緊緊捏在手指間的帕子,眼裡閃過絲笑意來,北三路之行,除了程惲還有錢繼盛,敏王妃的父親。

這幾天,因著北三路,京城熱鬧非凡,先是徐盛融的失蹤,都傳著是因著和湯二公子搶美人,才失蹤了的,徐母到信王府門口磕過頭,到湯丞相府門口陪過罪,哭著求著放兒子一條生路。

接著是昆河押回的吳萬山和一箱子帳冊子,案子雖還沒明發到刑部審理,可這案子,她細細問過昆河,這案子也沒什麼審頭了,太原府庫銀被挪用一空,已經被程恪做成了板上釘釘的鐵案,再審,也不過就是多殺幾個、少殺幾個,就是看皇上要查到哪裡,肯不肯動動誠王罷了。

吳萬山的案子,她知道,看樣子,信王妃知道,敏王妃也知道就算徐盛融失蹤的事,錢繼盛能勉強撕扯開,嗯,那也得看程恪肯不肯讓他撕扯開去,畢竟,那天晚上,他和湯二公子一處,都在洛城呆著,第二天又是一起啟程的。

至於吳萬山的案子,錢繼盛這個欽差副使怎麼可能脫得開干係?李小暖心裡哂笑著,若不是因了這個,這個冬至節,只怕敏王和敏王妃,還得在家裡『帛著的吧。

信王妃和信王感情極好,敏王妃和敏王琴瑟和鳴,這些事,又關著湯二公子和錢繼盛,兩人自然知道,自然關心,自然要竭力想著法子守護自己的家人。

可自己,程恪對自己如何,自己是不是知道些程恪的事,知道些這朝堂中的事,清楚的人只怕沒有幾個,至少自己身邊的兩人並不清楚,她們只是想在自己這裡探探話罷了。

信王妃轉頭看著微微垂著頭,微笑著喝著茶的李小暖,遲疑了片刻,轉了話題,

「剛才看安福郡主極喜愛馨兒和嫣然,安福郡主這樣喜歡小孩子,要早點生個小世子出來才好,唉,可等有了孩子吧,這做父母的心,就再也放不下了。」

閑周五出發,然後就到了一處深山老林,接受教育去了,頭一天的酒店,網速僅夠上qq,第二天一早起,乾脆斷了網,連手機信號也不順暢起來,悲摧啊

這田園雖好,無網難捱

剛到家,抹汗,以後沒網的地方堅決不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