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一五章冬至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脫了外面的大衣服,笑著問道:「飯吃了沒有?今天回來的倒比平時早。」「吃了。」平安答應著,盤膝坐到榻上,接過田嬤嬤遞過來的茶喝了幾口,放下杯子,看著坐到對面,重又拿起針線的田嬤嬤問道:...

清漣院,李小暖苦惱的看著榻几上堆著的厚厚的兩疊帳冊子,轉頭看著笑吟吟的孫嬤嬤和蘭初,嘆著氣說道:

「有什麼好高興的?這家就是那麼好當的?」

「也沒什麼難當的不是。」

蘭初笑著接過了話頭,李小暖耷拉著頭,又長長的嘆了口氣,煩惱起來,

「怎麼不難的?咱們在這府里,別說立住腳步,就是認人,還沒認全呢再說了,若能好,這家務,早晚也是咱們接,也落不到別人手裡去,往後管事的時候長著呢,也只有趁如今,能輕閑一天是一天若不好,如今費再大心思理這些事,往後也不過是替她人做嫁人裳,有什麼意思?」

李小暖聲音里透出絲絲寥落來,蘭初掃了孫嬤嬤一眼,笑著勸道:

「少夫人也別想那麼多,如今管還是不管,也由不得少夫人不是,你看看,這內庫、外庫的帳冊子都送進來了,少夫人總得過目清點好了,才能安心收著。」

李小暖煩惱的長嘆著氣吩咐道:

「明天就開始清點吧,再晚,交帳的掌柜就都進京了,也沒時候了。」

李小暖無奈的又掃了幾眼帳冊子,轉頭看著蘭初吩咐道:

「掌柜交帳,就在議事廳吧,和回事的婆子們分開時辰,議事廳通往前後院的門,不要同時開著就行了,嗯,」

李小暖沉吟了片刻,接著吩咐道:

「你去找平安,跟他說,莊子里交過來的帳,先請他核好了,再送進來給我看。」

蘭初曲膝答應著,李小暖翻著帳冊子,和蘭初、孫嬤嬤一起商量好查對庫房的種種細事,兩人才告退出去忙了。

汝南王府後巷,平安家是一處三進的大院子,也是雕樑畫棟,花木扶疏。

平安回到家裡時,已經是戌正時分了,田嬤嬤正坐在正屋榻上做著針線,見平安回來,忙起身侍候著他脫了外面的大衣服,笑著問道:

「飯吃了沒有?今天回來的倒比平時早。」

「吃了。」

平安答應著,盤膝坐到榻上,接過田嬤嬤遞過來的茶喝了幾口,放下杯子,看著坐到對面,重又拿起針線的田嬤嬤問道:

「府里,你手裡的差使還順當不?少夫人這接手也接了好一陣子了。」

「還跟原來一樣,大家各做各的,上頭還跟原來一樣沒人管著,我看,王妃是好性子,少夫人根本就是甩手不管,每天到議事廳的時辰倒是卡得極准,也不過坐個小半個時辰,聽人報報那些常例帳,連一句多話也不問,那些管事婆子們,本來也不想有人過來管著,倒是兩相便利」

田嬤嬤嘆了口氣,微微有些抱怨的說道,平安擰起了眉頭,端起杯子,幾口喝光了杯子里的茶,放下杯子,轉頭看著田嬤嬤,低聲說道:

「王爺今天跟我說,少夫人可不象王妃那樣好性兒,讓我告訴你,用心當差。」

田嬤嬤滿臉驚訝的看著平安,

「爺這話什麼意思?」

「聽爺這意思,只怕這少夫人,是個精明糊弄不得的主兒也怪不得,說起來是個孤女,可你細想想,少夫人在古家時,不過是個寄居的表小姐,可聽說這些年一直在古家當著家管著事,如今又嫁進了咱們府上,光看這個,就不簡單再說,看那樣子,世子爺對少夫人……可不象是不上心的。」

田嬤嬤忙點著頭,

「這倒是,世子爺從成了親,就沒在外頭過過夜這些年,何曾這樣規矩過」

「王爺吩咐了,今年莊子里的帳,也要交給少夫人對去。」

平安看著田嬤嬤,接著說道,

「世子爺那脾氣,可不是個肯管著瑣碎府務的,看這樣子,王爺是打算著把這府里里裡外外的事,都交給少夫人了。」

「交給少夫人?」

田嬤嬤愕然的看著平安,平安點著頭,

「世子爺那樣的脾氣,不交給少夫人,還能交給誰去?我看王爺話里話外的意思,對少夫人極是滿意,這少夫人,只怕真不是個好性子能糊弄住的,往後,你這差使,要多經心才好。」

「我也就管著內庫和府里人頭冊子,一直理得清爽。」

「倒不全是這個,往後,你得盡心儘力的幫著少夫人才行咱們年紀大了,可總要替孩子們打算一二,結交好了少夫人,也就留了條路出來。」

田嬤嬤忙點頭答應著,

「你放心,從這會兒起,我打心眼裡把少夫人當主子敬著,盡心儘力就是。」

平安點著頭,和田嬤嬤感慨著想起王爺當年的種種,聊起陳年舊事來。

誠王趕到太原府城下時,已經是臨近子時,一行人叫開城門,沖入城中,才知道程恪早就查好了太原府府庫銀帳,連帳目帶吳萬山,一起讓人送到京城去了,連程恪,也徑自離開太原府多時了。

誠王站在空空的府庫里,臉色鐵青中泛著灰白色,連連發著指令,命人在太原府通往京城的各個關卡上攔截並帶回帳目和吳萬山,命人四處搜尋徐盛融,命人傳令北三路其它各府準備府庫銀帳事,命人死死盯著程恪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

夜半三更,太原府四門都被叫開,誠王府親兵騎著馬,狂奔而出,往四處傳達著誠王的命令。

帳目和吳萬山如同泥牛入海,沒有蹤影,徐盛融也如同泥牛入海,半分蹤影也尋不到,徐夫人幾乎天天以淚洗面,徐盛融若有個三長兩短,徐家可就真是斷了血脈香煙了。

湯二公子帶著張濟深賠給他的花魁和兩個嬌俏誘人的清倌人,樂樂哈哈的和錢繼盛一道,在離太原府不遠的鎮子上趕上了程悖

程恪的行程突然緊了起來,每天天不亮就啟程,天黑透了還不歇息,湯二公子走了幾天,就累得受不住,又不敢和見了他就陰著臉的程恪多說,只好咬牙忍著,只盼著早點回去京城,往後,這樣的差使,他可是再也不接了。

從離了太原府,程恪就帶著錢繼盛,極其中規中矩的查著各地府庫帳冊,清點核對著庫銀,各地府庫,個個都是帳目清楚,銀帳相符,程恪也不多管多問,各府縣,但凡面上帳目清楚、府庫里銀子數目對得上就過,再沒生出什麼事來,一路北行,查好了大同府,程恪就帶著欽差隊伍,日夜兼程往京城趕著,只累得湯二公子連喊累的力氣也沒有了。

北三路這一趟差使,捉了太原府一處,就足夠了,倒不必有一處捉一處,處處起火,皇上臉上也不好看不是。

徐盛融失蹤的信兒,很快就被徐夫人送到了京城徐家,徐母得了信兒,沒等聽完,就直直的暈了過去,醒來大哭著,竟一路哭著跪到了信王府大門口,磕得額頭滲血,哭著喊著哀求著信王放過兒子一條命去,一時熱鬧非凡,鬧得滿城風雨,成了鬨動京城的頭一件熱鬧事。

信王氣得仰倒,信王妃讓人扶了徐母進府,好茶好話的勸慰開解著,話里話外的解釋著,她家信王,跟徐盛現失蹤,半分關係也沒有。

可緊接著,徐盛融和湯二公子在洛城的那一場熱鬧,如風般傳進了京城,被傳說成無數的版本,但不管哪個版本,都是湯二公子在徐盛融手裡吃了大虧,揚聲著要徐家斷子絕孫

徐母急得發瘋一般,幾乎天天去信王府,或是湯府,不是磕頭就是坐在門口大哭,只求著信王和信王妃,放她家徐盛融一條生路。

景王同情著信王,滿懷熱情的看著熱鬧,小恪這把武士之刀,不過小試一回,就這樣銳不可擋,真是令人欣慰

焦急、憤怒、熱鬧中,冬至節很快到了,頭天晚上,李小暖早早就歇下了,第二天一大早,她要和王妃一同進宮,參加宮裡的冬至節慶典,從宮裡回來,還要祭祀先祖,晚上,還要款待同族親長聚會晚宴,這一天,從早到晚,沒片刻空閑。

第二天寅末時分,李小暖就被竹青叫了起來,打著呵欠洗漱了,玉扣給李小暖精心綰了髮髻,和竹青、竹葉一起,侍候著李小暖穿了郡主禮服,戴了五鳳朝陽赤金步搖,李小暖頂著沉重的衣服出了院門,上了轎子,先往正院去了。

扶著王妃出了正院,兩人到二門裡上了各自的車子,車子緩緩駛出汝南王府,往宮裡行去。

兩人先去給程貴妃請了安,和程貴妃一起出來,往觀賞冬至節舞的大殿去了。

李小暖虛扶著王妃,跟在程貴妃身後,一路進了正殿,正殿門口,信王妃湯氏為首,眾內外命婦已經恭敬的站著等候著了。

程貴妃溫和的笑著,抬了抬手,端莊的吩咐道:

「都起來吧,今年的冬至節舞聽說別有一番新意,倒與往年不同。」

眾內外命婦笑應著、奉承著,隨著程貴妃進了正殿。

李小暖扶著王妃,略落後幾步,信王妃湯氏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有幾個人,安福郡主大約還不認識,我來介紹給郡主吧。」

信王妃說著,轉身讓著離自己幾步遠的一位同樣親王妃服飾的女子說道:

「這是敏王妃。」

李小暖眼底閃過絲亮光,滿眼笑意,小心的打量著敏王妃。

閑昨天下午就出門在外接受教育去了,今天就一更,唉,現在酒店網速慢得無法想象,還不知道這一章什麼時候能發上去,閑祈禱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