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一四章收攏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灰的吳萬山面前,伸手「啪啪」的拍打著他的面頰,笑嘻嘻的問道:「你給爺說說,這銀子,哪去了?」吳萬山緊緊抿著嘴,閉著眼睛任程恪拍打著臉頰,程恪盯著他看了半晌,輕輕勾了勾手指,洛川立即遞了一疊...

護衛頭領也不敢抬頭,直直的往下說著:

「除了欽差居住的客棧和張大人府上,滿城都找遍了,也沒找到,徐爺說,人必是在欽差客棧里,想進去看一看,誰知道湯大人就發了脾氣,指揮著滿院的兵丁護衛打了出來,湯大人還叫著,說要讓徐爺斷子絕孫,徐爺的衣服也被人扒光了,小的們拚死搶回徐爺時,徐爺人已經暈過去了,爺,他們人多,小的們實在抵擋不妝

護衛頭領重重的磕了幾個頭,聲音哽咽起來,

「今天一大早,湯大人就找到了張大人府上,說是討債來了,張大人就急忙打發小的們護著二少爺和徐爺,從後門出來,逃出了洛城,誰知道,剛出了城沒走多遠,就被一群蒙面人衝上來一通亂打,小的們拚死護著二少爺和徐爺,才一路逃了出來,小的們該死,求爺做主」

護衛頭領不停的磕著頭,誠王臉色鐵青,突然揚起馬鞭,重重的抽在了護衛頭領身上,狠狠的罵道:

「沒用的東西爺的臉面都讓你丟盡了」

護衛頭領抱著頭,護著頭臉求著饒,

「求爺饒命爺,他們人太多,幾個打一個啊,爺張大人又袖手旁觀,暗地裡還護著那些欽差,爺,小的們實在是寡不敵眾氨

從洛城出來的長隨、護衛們跪了一地,此起彼伏的磕著頭,求著饒,誠王又抽了幾鞭子,才住了手,周世新上前,輕輕拉了拉誠王的衣襟,將手裡握著的一個小小的牌子塞到了誠王手裡,低聲說道:

「父親,這是小安兒和那群蒙面人打鬥時,從其中一個人身上拉下來的。」

誠王低下頭,愕然看著手裡那塊極小卻極熟悉的號牌,這是西京路顏家的號牌,蒙面人身上怎麼會有顏家的號牌?有人嫁禍?不對,在他這裡嫁禍顏家,真是失心瘋了

「父親,盛融舅舅說,帶走他那個丫頭的,是顏家的一個外管事。」

周世新拉著誠王,掂著腳尖,湊近誠王耳邊低低的說道,誠王眼裡寒光閃了閃,抬手將牌子塞到懷裡,低頭看著周世新,板著臉吩咐道:

「這是有人挑事再不準提起任誰也不能再提起,聽到沒有?」

周世新急忙點頭答應著,誠王緊緊抿著嘴,轉頭看著這半天竟然沒有一絲動靜的第二輛車,疑惑起來,點著車子吩咐道:

「去看看舅少爺怎麼樣了」

誠王身邊的親衛急步上前,小心的掀起了車帘子,往裡探頭看了看,頓時呆若木雞。

誠王縱身上前,往車廂里看去。

車廂里,隨車侍候的小廝臉色青紫,大睜著眼睛,舌頭吐得長長的,已經死去多時了,徐盛融卻沒了蹤影。

誠王暴怒著抬腳踢翻了車子,揚著鞭子,也不管是誰,只管劈頭蓋臉的狠抽下去,

「蠢貨一群蠢貨」

周世新目瞪口呆的看著側轉過去的車子,和從車子里滾出來的僵死的小廝,急忙轉頭問著旁邊的護衛,

「徐爺哪去了?」

護衛吭嗤著說不出話來,他哪裡知道徐爺哪去了?

誠王將跪了一地的護衛抽得滿地打滾,才略略散了些怒氣,揚著鞭子,怒氣沖沖的吩咐道:

「傳令下來,給爺搜一寸一寸的搜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幾個親隨答應著,利落的上了馬,四下傳令去了,誠王喘著粗氣,眯著眼睛盯著洛城,咬著牙吩咐道:

「去洛城,爺要問問這張濟深,怎麼侍候的小主子」

這一天一夜,受盡了氣、盡挨打無處還手的長隨、護衛們暴聲答應著,立即精神起來,急忙爬起來上了馬。

親隨抱著周世新,跟在誠王身後上了馬,正要啟程,太原府方向遠遠的狂奔過來一騎,馬上的人搖著鞭子,拚命喊著叫著,沖著誠王一行人沖了過來。

誠王拉住馬,皺著眉頭遙看著來人。

來的人是誠王府管事,奔到誠王馬前,跌滾下馬,臉色蒼白著,喘著粗氣急急的稟報道:

「回爺,王妃遣小的讓爺趕緊回去,欽差……那個程恪,一大早就進了太原府,正在查太原府庫。」

誠王眉梢豎著,一時怔住了,片刻就反應過來,也不及細問,立即轉頭吩咐著親隨,

「你去洛城,讓張濟深把銀子立即運到太原府天亮前一定要運到告訴他,今天的事,爺回頭再找他算帳」

親隨答應著,縱馬往洛城衝去,誠王等人掉轉馬頭,往太原府方向疾馳而回。

午初時分,程恪背著手,在空空蕩蕩的府庫里悠然的散著步,聽著周圍里啪啦響得如急雨般的算盤聲,彷彿在欣賞著最悅耳的歌聲。

程恪哼著小曲,從庫房一邊邁著方步,慢慢晃到面如死灰的吳萬山面前,伸手「啪啪」的拍打著他的面頰,笑嘻嘻的問道:

「你給爺說說,這銀子,哪去了?」

吳萬山緊緊抿著嘴,閉著眼睛任程恪拍打著臉頰,程恪盯著他看了半晌,輕輕勾了勾手指,洛川立即遞了一疊寫滿字的紙過來,程恪接過,拿在手裡抖了抖,遞到了吳萬山面前,

「就差你了,畫個押吧,你這太原府衙,從庫房守衛起,上上下下都畫好押了,你仔細看好了,你畫呢?還是不畫?爺不強求,只隨你」

吳萬山猛的睜開眼睛,眼睛通紅,死死的盯著程恪,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來,

「畫又如何?不畫又如何?」

「畫么,爺的差使就算辦完了,拿了這東西立即走人不畫么,爺就……」

程恪低下頭,俯到吳萬山耳邊,輕輕笑著說道:

「爺心裡有氣,乾脆動用欽差關防,把你就地宰了算了,只可惜了你那十五歲的小妾,也不知道便宜了誰去」

吳萬山死死盯著程恪,嘴唇抖動著說不出話來,他是程恪,是汝南王世子,是元徽朝這十來年最有名的霸王,他殺了他,他死了,也就死了。

吳萬山閉著眼睛點著頭,啞著嗓子說道:

「我畫」

得留著性命,只要誠王趕到,只要命在,就有翻盤的機會

程恪眯眯笑著,南海立即端了筆硯過來,洛川從程恪手裡接過那疊供詞,一頁頁翻著,看著吳萬山在每一頁上畫好了押,仔細將紙收了起來,用漆封封好。

程恪轉過身,遠山忙點了點頭回稟道:

「爺,帳對得差不多了。」

「嗯,就這樣,不用細對了,立即結帳啟程,將這些帳冊子、這些供詞,還有咱們吳大人,統統送進京城去」

「你要做什麼?」

吳萬山眼睛通紅,急得大叫起來,程恪頭也不回,南海上前一步,抬起手,一掌打暈了吳萬山,兩個護衛上前捆好吳萬山,往他嘴裡塞上了麻核,利落的抬了出去。

戶部幾個小吏急急的結了帳,將帳冊子放進箱子里,封了漆封,交給護衛抬了出去,程恪看著人抬出箱子,轉頭看著昆河吩咐道:

「這一趟由你統總,把人和帳押回京城去,從洛城走,今天晚上不要趕路,就歇在洛城,出了洛城,日夜兼程,越快越好。」

「是,爺放心。」

昆河咧嘴笑著,重重答應著出了府庫大門,將護衛三五個一起,分成三四撥,綴在前後,外松內緊的護衛著,自己帶著兩三個護衛,護著輛車,彷彿極普通的行商般出了城,不緊不慢的往洛城趕去。

程恪看著人收拾好其餘的帳冊子,和太原府的小吏交割清楚,畫了押,轉身帶著人離開府庫,出門上了馬,徑直出了城,往西京路大同府方向趕去。

張濟深站在洛城府庫門口,獃獃的看著院子里亂七八糟堆著的巨大的銀錠子,心往下沉著,一直往下沉著,彷彿沉不到底。

一塊銀錠子五百斤,能拉得動五百斤東西的車,一天只能走三五十里,到太原府要多長時候?十天?二十天?隔天,那個程恪,要遣人來點銀子……

「……爺說了,今天這帳,爺回頭跟你細算……」

那傲然揚著馬鞭的護衛……今天的帳,要細算……徐盛融失蹤了……他把這鑄銀的事寫了信,小廝親手交給了他,他還要他運銀子,怎麼運?

張濟深駝著背,摳摟著身子,拖著腳步往安撫使司衙門走去,

徐夫人睚眥必報,誠王對徐夫人言無不從,徐盛融是徐家獨苗,為了他,徐家舍了忠勇伯爵位……

徐盛融在洛城失蹤了……

這些銀子,別說明天早上,就是後天,大後天,大大後天,也運不進太原府,程恪這會兒,只怕早就站在太原府庫房裡了……

這秦鳳路,這洛城,只怕從此沒有了自己的活路,這些年的心血,全部付之流水!自己的命,兒子、女兒們,還有那個小孫子,剛會喊爺爺。

張濟深呆坐在車上,是信王?還是景王?這一環環、一扣扣,環扣相連,絲絲入縫,竟是半分漏洞也沒有,是巧合?是個天仙局?還是……皇上?

張濟深胡思亂想著,只覺得身上冷得幾乎支撐不祝

回去寫摺子吧,皇上一向寬厚,也許還能揀條命回來,就回鄉去,風燭殘年,什麼朱紅紫貴,到頭來都是一場空罷了。

對手指,今天說什麼呢,嗯,說句最經典的吧:親愛滴,投粉投粉,打賞打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